新闻8点见丨“空中倒车”:液体火箭首次完成公里级垂直起降试验

新闻8点见丨“空中倒车”:液体火箭首次完成公里级垂直起降试验

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火箭升空后也能“倒车入库”!近日,我国首次完成液体火箭公里级垂直起降试验,成功回收“星云-M”试验箭。为什么要研发可回收复用的火箭?火箭回收是如何实现的?

今年5月份,由深蓝航天公司自主研发的“星云-M”1号试验箭完成了1公里级垂直起飞及降落(VTVL)飞行试验。在发射场地,点火升空的火箭,从地面上升一公里后,开始返回着陆。如同“倒车入库”一般,爬升的火箭最后降落至离着陆场“靶心”位置不足0.5米的点位。

“星云-M”试验箭的成功回收,标志着我国首次完成液体火箭公里级VTVL垂直回收飞行试验。此前,“星云-M”试验箭曾在去年7月至10月期间,先后完成了十米级、百米级VTVL垂直回收飞行试验。

为什么要研发可回收复用的火箭?深蓝航天火箭总体部技术工程师郑泽告诉新京报记者,其主要原因在于要大幅降低入轨火箭的生产和发射成本。只有降低成本,才能更游刃有余地实现成千上万颗“星链”卫星的组网任务,未来大型卫星星座的发射需求与可回收火箭的运载成本是息息相关的。

郑泽称,当火箭变成了一种可重复使用的交通运输工具后,将大幅降低参与航天事业的资金门槛,会让更多的企业或者是个人参与其中,为中国迈向太空强国贡献力量。

他透露,下一阶段,深蓝航天将采用与入轨火箭完全相同的全尺寸试验火箭,继续进行高空回收试验阶段,向着10km、100km的高度快速突破迈进,力求最终实现入轨火箭一子级的可控回收和重复使用。阅读全文

房山管控区化工四厂社区(简称化四社区)书记牛蕊,是一名“85后”,今年是她参加社区工作的第十二个年头。此轮疫情,她带领一支“妈妈队”,24小时待命。老龄社区如何保证信息流通顺畅?“妈妈队”成员们如何化解难题?

5月10日晚上八点,北京房山区化四社区升级为管控区,社区进行足不出楼管理。升级为管控区,为化四社区工作团队带来了不少压力。牛蕊介绍,化四社区工作团队目前有6名在岗人员,唯一的一位男同志居家隔离,包括她在内的6名女性,组成了一支“妈妈队”。

4月27日,化四社区开始实施防疫措施,要求每隔一天做一次全员核酸检测。牛蕊和“妈妈队”的成员就住进了居委会。居委会空间不大,勉强能放得下几张折叠床。牛蕊说:“最开始我们睡在桌子上,后来买了几张折叠床,白天工作的时候收起来,晚上就拿出来,往地上一放,就能睡。”

化四社区一共有285户居民,其中老龄人口占比几乎一半。早先,化四社区常开展社区活动,牛蕊认为最骄傲的活动,就是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牛蕊表示,如今社区里的老年群体,基本上都会使用智能手机。她说:“他们能及时收到我们的消息提示,也会使用接龙功能,帮助我们社区工作人员整理居民信息和掌握情况。”

“我们是24小时待命的。”牛蕊告诉记者,完成白天的核酸检测安排工作,还需要回到居委会办公室处理居民来电,有时候晚上十一点,仍旧有电话打进来。她说:“现在就是舍小家为大家,我们什么也不考虑,以居民为先,凌晨四点打来的电话,我也得接。”阅读全文

近几年,不少电影导演回归拍电视剧,一些新锐导演,更是电影、电视剧“两线作战”。什么电视剧题材最受电影导演青睐?在电影市场活力不足的当下,导演跨界去拍电视剧是不是“大势所趋”?

电影导演的入局让剧集产业逐渐呈现出新变化,比如越来越多的观众会用“电影质感”来夸赞一部剧集的高质量,电影导演加盟也成为剧集宣传上一个卖点和“底气”。在拍剧的电影导演里,年龄段分布广泛,除了第五代电影导演,第六代也不乏尝试者,尽管不如前辈的大刀阔斧,但小试牛刀时,总有眼前一亮的佳作。

在传统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之外,剧集方面尝试更多的要数港台导演们。市场的开放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机遇,王晶、李力持、陈正道等港台电影导演纷纷“北上”,寻求新的合作空间,除了“老本行”拍电影之外,拍电视剧、网剧也给他们提供了另一个施展平台,这些电影导演越来越成为如今拍剧行列的主力军。

记者对近年来电影导演执导网剧作品梳理后发现,2017年至今已播的比较有代表性的22部剧集作品中,一共有近十个类型,其中,悬疑剧集达7部,成为最受电影导演青睐的题材。

悬疑题材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观众在看剧时相当于也参与了推理与破案的过程,可以对细节和伏笔进行解读,既满足紧张的参与感,又增添侦破的骄傲感,自然是乐此不疲。而在一些电影导演看来,悬疑剧人物关系复杂,探讨人性的主题更有“影感”,这也正是他们所擅长的。阅读全文

斯里兰卡,这个拥有2200万人口的南亚岛国,正面临着自1948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定居斯里兰卡7年的杨诗源是亲身经历者。冲突现场状况如何?斯里兰卡物资供应方面存在哪些困难?斯里兰卡人的抗议诉求是什么?

物价飞涨,燃料、药品等生活必需品短缺,民众生活难以为继,各地不断爆发抗议活动。5月9日,抗议活动在首都科伦坡演变为暴力冲突,并造成较大人员伤亡,目前斯警方已采取宵禁措施。杨诗源告诉新京报记者,暴力冲突当日警笛鸣响至凌晨,当地缺粮缺电已有数月。

杨诗源介绍,现在斯里兰卡普通人经历的情况包括:每天家里可能会停电多达十多个小时;物价也在上涨,比如斯里兰卡的咖喱饭前几年200卢比左右一份,现在需450卢比才能够买得到;此外,出行加油比较困难。有一位司机曾对她说,他晚上排队加油,排到凌晨4点多,才加到了一点油。

5月9日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冲突时,杨诗源没有在现场。但由于她的住所距离发生抗议活动集中发生的区域较近,所以在家里可以听到外面警笛声、汽车鸣笛声、人群呼喊声持续不断,警笛声一直持续到凌晨。她的朋友下班后刚好经过事发地,亲眼目睹了有人在烧车,她从阳台上也可以看到有浓烟升起。

据她观察,斯里兰卡人抗议的原因在于,在收入急剧下降、支出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斯里兰卡人的生活困难,家里缺电缺油缺粮。对比2019年之前的生活状态,斯里兰卡人会有落差。此外,斯里兰卡是热带国家,停电意味着无法开风扇,没有风扇意味着酷热难耐。不过,近段时间以来,停电情况稍微有所好转。阅读全文

编辑 刘喆 李佳蓉 校对 陈荻雁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