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临江,萧劲光千方百计调兵,解散警卫班,给部队补充兵力

保卫临江,萧劲光千方百计调兵,解散警卫班,给部队补充兵力

黑土地,谁主沉浮(四)

作者:爱军

正当陈云在七道江做的文章尚未开篇,南满3、4纵留在长白山上打红旗的决心刚刚下定,敌人已经兵临城下。

1946年12月17日,郑洞国率6个师的兵力首次向南满根据地进犯。民主联军随即展开了保卫临江(一保临江)的斗争。

第二天,4纵由六道江出发,悄悄穿过敌封锁线,在安沈路两侧开辟了敌后战场。出击十天,即打掉敌据点十余处,收复自永桓公路以东、八河滩大清沟以北纵横150里的地区。接着,又奔向清河,碱厂、赛马,打乱了敌人的部署。

杜聿明得知4纵冲出了包围圈,出现在安沈线附近时,立即命令郑洞国回调两个师,以对付4纵。这样就减轻了临江方面3纵的压力。

杜聿明、郑洞国

1947年1月2日,林彪为了牵制敌人对南满根据地的进剿,亲自指挥北满主力南渡松花江,向北满敌军主动进攻。杜聿明不得不再次从南满抽调兵力北上。这样一来,首次进犯临江的敌军就只剩2师和195师两个师的兵力。

面对敌人步步进逼,辽东军区和3纵首长决定采取集中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术。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到南满不久,对部队的战斗力还不清楚。他带着两个参谋乘一辆吉普车,日夜往返于3纵各师、团之间,了解情况。

他首先发现3纵各部队都不满员,于是想尽千方百计从机关和地方部队抽调人员,予以补充,甚至把陈云和自己的警卫班都解散了。其次,他又发现不少战士没有棉衣,在零下30度的室外,战士们只好把草绑在身上,战斗打响后,冻伤的比枪伤的还多,连旅长都成了冻昏的雪人。他鼓励部队一定咬紧牙关,坚持战斗,仗打胜了就一切都有了。

萧劲光和陈云

1月4日,萧劲光首先集中3纵主力及4纵炮兵团,猛攻大通沟。守敌第195师惧怕遭到围歼,留小部队阻击,主力慌忙后撤。担负掩护任务的敌小部队被歼灭。

1月18日,萧劲光指挥3纵、4纵在南北夹击敌2师,歼敌一个加强营。敌2师慌乱溃逃。在这次战斗中29团9连战士房天静机警灵活,一人击溃敌一个排的进攻,并生俘一个班,立了大功。这个真实故事被许多影视剧选用。

杜聿明进犯临江的两个师均受重创,同时北满民主联军主力南下出击。蒋军首尾难顾,不得不放弃进攻临江的计划。

当郑洞国指挥大军向南满根据地东征时,北满主力第1、2、6纵队,于1月2日,南渡松花江,迫使敌南北两面作战。

当时松花江已经冰冻三尺,“天堑变通途”。大部队过江像赶集一样热闹。北满主力自拉法之战后,已经半年没真枪实弹干过仗了,士气非常高。

1纵第1师师长梁兴初接到纵队伏击敌人的电报后,命令部队连续三昼夜急行军,于预定时间到达张麻子沟一带布下口袋阵。

1月7日,各团于拂晓前进入阵地,当时气温下降到零下38度,战士们趴在雪地上,身上盖着防空伪装用的白布。敌先头部队于上午九时从阵地前通过,有的阵地离公路只有50米米,由于风大,敌人一个个缩着脑袋,捂着脸,没有发现局我军的“口袋”。原来预计敌人上午10点可以进入我袋形阵地。可是敌人像乌龟一样缓慢,直到12点,才全部进入伏击阵地。战士们在雪地里趴了七个多小时,冻伤了不少人。

梁兴初

梁兴初站在吴家岗子山头上,果断地一挥手,早已瞄准好的炮兵立即开火。各团迫击炮,轻重机枪也同时开火。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战士迅速跃起,发起冲锋。敌113团妄图抵抗,但为时已晚,部队被分割包围,到处是白刃格斗的景象,重武器完全不能发挥作用。我军人多势众,七八个人对付一个人。敌人溃不成军,一大半成了俘虏,团长顽抗时被当场击毙。

号称“天下第一军”的新1军一个整团被歼灭,创下与新1军交战以来的最佳战果,也打破了新1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需知,一年前曾有过民主联军一个团打不下新1军一个连的战例。从蒋军出关开始,新一军一直充当急先锋,在四平更是大出风头,全机械化部队,追着民主联军直打到松花江边。全军都憋着一口气,部队有句顺口溜:吃菜要吃白菜芯,打仗要打新1军。

接着,1纵3师攻克其塔木,全歼守敌一个营和一个保安中队。6纵在焦家岭经过两昼夜激战,又全歼新一军30师之90团。

孙立人几天之内丢了两个整团,气得暴跳如雷,大骂杜聿明指挥无方,将他的兵力到处分散,使我军得以各个击破。

杜聿明得知林彪主力南下,北满兵力空虚,在孙立人等将领的压力下,不得不停止对南满根据地的进攻,调3个师北上增援。

一下江南的胜利,让远在陕北窑洞里的主席十分欣喜。他看完东北局发来的电报后,提起毛笔,在电文纸上一阵狂草:“林、高、彭:南满4纵采取的勇敢进攻的方针是胜敌之道……利用结冰时期有计划的发动进攻,普遍寻找敌之薄弱据点,采取围城打援方法,大量歼敌,转变敌我形势……只要你们能用一切方法,将杜聿明现有力量加以削弱,例如平均每月歼敌一个师以上,一年内歼敌十二个师以上,就可能使自己转入有利地位。如此打两三年,就可以从根本上转变敌我形势,并建立巩固根据地。”

北满主力撤回江北后,杜聿非明又腾出手来再犯临江,尽管郑洞国等忧心忡忡。1月30日,赵公武指挥4个师的兵力,第二次向南满根据临江地区进犯。

号称“常胜军”的195师,孤军冒进。萧劲光分析敌情,发现195师远离敌其它3个师已达三五天路程以上,遂决定集中优势首先打击该师。195师为52军主力,即使不能全歼,也要力争其歼一部。195师一垮,敌人第二次进攻临江的部署就将彻底打乱。决心一下,部队立即行动。当时天气奇冷,气温连续在零下30度以下,大雪足有两尺厚,汽车,战马都不能行动。3纵第7、8、9师两万多人在冰天雪地里长途奔袭。

2月6日,3纵主力完成了对进入高丽城子之敌195师的包围。拂晓,各师开始向尚在睡梦中的敌人发起攻击。由于缺少重武器,火力不够猛,使敌能凭借山炮营的掩护,从西南突出了包围圈。195师虽然避免了被围歼,但却丢掉了所有重武器、汽车及辎重。

当195师被包围时,新6军207师3团由十里甸出发,向高丽城子疾进,妄图解195师之围。但当195师突围后,增援敌军不明真相,仍继续向前行进。对这块送上门来的肥肉,萧劲光当仁不让,不失时机地组织3纵主力,来了个“大会餐”。经一夜激战,将该敌全歼。

二保临江之战,历时9天,东北民主联军南满主力共歼敌3900人,成功地粉碎了蒋军第二次对临江的进犯。

二犯临江的失败,使杜聿明十分恼怒。他无法理解四个师全套美式装备,兵力优势,火力优势,每次作战却总处于劣势。敌军指挥灵活,不打仗时四处运动,让你无法捕捉战机。一旦蒋军露出破绽,他们便蜂拥云聚,打起来对手在局部兵力也占优势,火力也占优势。结果蒋军不打仗时处处占优势,打仗时却处处占劣势。焉有不败之理?

杜聿明认为这是战场指挥员无能造成的。于是,他决定亲自披挂上阵,与那些“用兵如神”的我军将领一见高低。

2月16日,杜聿明指挥五个师的兵力第三次向南满根据地进攻,他还是过低估计了南满我军的实力,他以为只要整师行动,我军想以大吃小也无从下口,然后乘我军呑不下,啃不动的时机,就可集中兵力与之决战。但他想不到南满我军的胃口那么大,牙齿那么利,竟然在数小时之间就吃掉了暂21师两个主力团。

暂21师是临时组建的部队,实力相对较弱,杜聿明把它单独放在北部,原本是为了作诱饵,钓大鱼,意图等民主联军包围暂21师时,调主力来个反包围给民主联军致命一击,但没想到,当他的援军才走了半途,民主联军已经干净利索地吃掉了暂21师。而现在,杜聿明的援军在运动中分散开了,又成了机会。萧劲光抹了抹嘴,又扑上来,结果91师272团又在大北岔被围歼。2月22日晚,3纵全部和4纵10师趁敌惊慌失措时,向91师和195师残部发起猛攻。蒋军不适应夜战,加上地形不熟,不敢恋战,弃阵向通化败逃。混战中195师少将副师长何世雄被击毙。

此时杜聿明已顾不上收拾临江方面的残局。因为当日,北满民主联军主力15万人第二次南渡松花江,北面又告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