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谁才是美国真正的“主人”

一文读懂,谁才是美国真正的“主人”

2009年3月27日,美国华盛顿,乌云密布。

幽暗的白宫里,奥巴马向13位华尔街巨头撂下一句狠话

人民的长叉就在外面等着,要看你们人头落地!

然而6个月后,他就连夜飞往纽约,行色匆匆地走进一座没有任何标志的大楼。

在那里等着他的,正是高盛一号人物——布莱克芬。

布莱克芬

一个凌驾于美国权力中心之上的高盛帝国,渐渐浮出水面。

从金融到实体,从庙堂到江湖,从美国到全球,处处都有高盛的身影和布局,犹如一只吸血的八爪鱼,将触角伸进了每一个角落。

高盛,无处不在。

下面,我们就来深扒一下“华尔街之王”高盛的那些隐秘,看看它是如何从一个末流小厂成长为吸血全球的怪物,而这背后,又充斥着多少贪婪、狡诈和肮脏。

2000年3月的一个下午,希腊财政部长办公室迎来一位不速之客——一个带着“入群方案”的优雅女子。

在这之前,希腊挤破头想加入欧元区,却因债务高企被排除在外。

风景如画的希腊

而高盛,却在这里嗅到了金钱的气息。

3个小时后,希腊宣布公开发售100亿美元国债。

另一边,高盛全盘买入,并用一个优惠的“虚拟汇率”,以欧元支付。

一来一去,28亿欧元的债务神奇的从希腊报表上消失,高盛拿到6亿美元报酬。

9个月后,希腊成功加入欧元区。

但实际上,希腊这笔债务并没有消失,而是被高盛用金融衍生品转移到了未来,在经济萧条期才会暴露。

这还没完,高盛前脚买了希腊国债,后脚就悄悄在德国买了份“信用违约互换”(CDS)。

啥意思呢?一旦希腊未来不能偿还债务,德国这家保险公司将向高盛全额赔付,相当于给自家借款买了份保险。

紧接着,高盛开始在二级市场频繁买入不起眼的希腊CDS,为做空希腊做准备。

2009年10月,希腊在次贷危机的牵连下曝出债务危机,国际信用暴跌。高盛趁机抛售CDS,大赚一笔。

随后,高盛又联合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举做空欧元,导致欧洲股市全面下跌,欧元兑美元汇率跌破1.3,震惊世界的欧债危机全面爆发。

即便是13年后的今天,欧盟依旧没有恢复之前的高速发展。

那么问题来了,高盛在欧洲,为何能有如此予取予求的力量?

早在20世纪80年代,高盛就对欧洲进行了布局。他们招募各国精英培养成管理层,灌输“高盛文化”。

而这些人,将会成为高盛在全球布局的关键环节。

引爆欧债危机前,高盛已经在欧洲政界拉起了一道“内网”,可以说是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

意大利前总理、欧盟竞争力委员蒙,曾是高盛国际顾问;欧盟委员会主席、前意大利总理普罗迪,与蒙关系密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担任高盛副总裁;前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曾是高盛副董事长;前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在高盛任职13年。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奥特马尔伊辛,与高盛关系密切;前国际货币基金欧洲部主任柏格斯,与高盛关系密切;

从左至右:蒙蒂、普罗迪、德拉吉、佐立克、卡尼

整个欧洲政界早已被高盛渗透得体无完肤,而这个庞大的关系网,成了高盛做空希腊和欧元的关键。

在高盛内部,还流传着一个段子:

布莱克芬在任何时间找欧洲领导人,都只需要一个电话。

那么,高盛是如何发展成一个能影响核心政坛的庞然大物的呢?

答案,源自一个清洁工。

1907年11月,一名16岁男孩走进曼哈顿交易广场43号大楼,成为了高盛的一名清洁工。

他的名字叫西德尼·温伯格

西德尼·温伯格

很快,聪明机巧的温伯格获得了高盛合伙人保罗萨克斯的赏识,将他送到纽约大学深造。

而当温伯格接手高盛时,恰恰赶上美国1930大萧条,公司股价从326美元跌至1.75美元,苦苦积累50年的财富一夜蒸发。

此时的温伯格,开始了一系列开挂操作。

1932年美国大选,候选人罗斯福认为银行家们应该为大萧条负责,让整个华尔街都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只有温伯格力排众议,选择支持罗斯福,并为其竞选筹集了最多的资金。

罗斯福竞选演讲

次年,罗斯福成功当选。豪赌胜利的温伯格被授权组建商务顾问策划委员会,成为了华盛顿与商界沟通的桥梁。

高盛在华尔街的地位一跃千丈。

随后,温伯格又拿下了福特汽车的股票发行权,创下了当时全球最大的IPO记录,一举冲上全球十大投行。

但最让高盛受益的,还是就此牢牢绑定了与白宫的关系。

1933年之后,高盛依托温伯格与罗斯福的关系,一步步走上了“政商旋转门”。

大量公司高管进入政府工作,形成了在高盛与白宫之间轮替的“壮观”景象。

高盛总部与白宫

迄今为止,高盛共诞生过4位财长、4位美联储地区主席、10多位高级经济顾问,其他各种重要职务更是不计其数。

例如高盛前合伙人怀特黑德,担任过里根政府的国务卿、纽约联储主席;

高盛前首席合伙人鲁斌,担任过克林顿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财政部长,并与传奇人物格林斯潘并称“美国20世纪90年代经济繁荣的两大设计师”;

高盛前董事长保尔森,担任过小布什的财政部长,直接组建“高盛帮”。大到副部长,小到助理,美国财政部成了“高盛财政部”。

保尔森

到了建国时代,更是将高盛搬进白宫,他的财政部长、经济委员会主任、纽约联储主席都是高盛人。

当然,更传奇的还是2016年大选时,流传在坊间的希拉里的那段“跪舔”:

我想要成为高盛的总统,通过高盛成为总统,为高盛而存在的总统,我竞选总统是为了建立一个为高盛服务的美国……

2013年,希拉里在高盛做过3场有偿演讲

虽然以上内容后来被证实为谣传,但希拉里也从未出面辟谣。而不可否认的是,凡是有利于高盛的,同样有利于美国,如今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的共识。

而就在这一步步的控制与渗透中,高盛帝国的獠牙,早已顶在了美国的咽喉。

从80年代拉美经济危机,到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再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高盛从未缺席。就连自家后院起火,高盛也同样是火上浇油的那一个。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初显端倪,高盛依旧将风险最高的房贷打包成投资产品,又靠强大的关系网取得了AAA的最高评级,公开售卖。一边为其“安全性”站台,又一边与客户对赌买跌。

6个月后,美国房产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相继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普通人手中的房子被迫收回,700万家庭破产。

次贷危机下的美国民众

而当整个美国陷入恐慌时,高盛内部却举行了一场盛会:他们大赚170亿美元,将这次行动称为“大卖空”、“世纪大抢劫”。

后来,尽管有客户将高盛告上法庭,也只是象征性地交了4亿罚金,连罪名都没有成立。

而高盛前董事长、美国时任财长保尔森,还借次贷危机帮老东家锤死了主要竞争对手。

2008年9月,风雨飘摇的雷曼兄弟投行向法院申请紧急纾困,却遭回绝。

新闻发布会上,保尔森意味深长地说:

我认为用纳税人的钱,来解决雷曼兄弟的问题是不恰当的。

最终,雷曼兄弟破产,次贷危机被彻底引爆。

雷曼兄弟破产

与之相反,本应破产的美国最大保险公司AIG,却被注资1600亿美元,并向高盛“全额赔款”140亿美元,以弥补高盛在次贷危机中的“损失”。

更戏剧性的一幕是,明明在危机中创下营收历史记录的高盛,又获得了100亿的政府救助金。理由是:

政府有责任帮助银行度过危机。

到了2009年,公然对抗新总统奥巴马的布莱克芬,被英国《金融时报》评选为“年度人物”。

08次贷危机,让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期,影响绵延至今,却让高盛成为最大赢家。

而作为引爆金融危机的“种子选手”保尔森,早在10多年前就开始布局东方了。

1994年,高盛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默默注视着这个即将重回世界的古老国度。

直到1998年,广东窗口公司粤海资不抵债,有高达29.42亿美元的债务急需解决。

此时,蛰伏了4年的高盛主动请缨为粤海债务重组,并在国际上高调背书,还出资2000万美元成了公司股东。

当时还是高盛董事长的保尔森专程飞到中国,出席签约仪式,并由此展开了长达10年的访华之旅。

保尔森在中国

在成为美国财政部长前,保尔森访问中国高达70多次,并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甚至还描绘了一幅赶超美国的美好前景,成了基辛格之后又一个“老朋友”。

而当2001年6月海南证券急需解决大量坏账的时候,高盛再一次出现了。

他们先是找人在内地成立了3家“民营公司”,又拉上联想,凑齐了做一家证券公司的底层条件:有国企背书,有民间资本。

于是,上述4家公司合股,顺利组建“高华证券”。

高华证券总部,延续了高盛没有logo的风格

但事实是,那3家民间公司,都是靠着高盛“捐赠”的钱成立的。

2004年,高盛被批准与高华证券组建合资公司“高盛高华”,高盛持股33%,高华证券持股67%,全力解决海南证券的坏账。

表面看,高盛高华的大股东是中资的高华证券,但背后却是高盛实际控股83.25%,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这就是高盛内部大名鼎鼎的“中国登陆计划”,代号“汉克”。

而在执行汉克计划的过程中,高盛还顺手宰了联想一刀——忽悠杨元庆贷款,吃下了净资产是联想3倍的IBM的PC业务。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

这一蛇吞象的举动,让联想10年没缓过劲儿来。

《环球时报》曾说:

高盛掌握的信息数据和处理能力,远在一个普通国家之上。

在长达10年的观察与研究中,高盛甚至做到了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他们对中国经济的预测,经常和公布的数据完全一致。

高盛深知中国人爱吃猪肉,人均年消费80斤。老百姓对猪肉价格极为敏感,甚至整体CPI都要看“二师兄的脸色”。

于是,高盛打出一套组合拳——2004年入股南京雨润、2006年入股河南双汇,随后又在湖南、福建收购了数十家养猪场,打通了猪肉生产、加工、销售三个环节。

高高在上的华尔街之王开始养猪了,你敢信?

但紧接着高盛就通过期货杠杆,重创了“新希望”等大型饲料企业,导致猪肉价格在08年翻了一番。

在暴涨的猪价中,高盛大赚一笔。不过,他们很快又退出了中国猪肉市场,因为他们错估了这里散户的力量。

猪肉价格飙升,让农村挨家挨户开始养猪。随着供给增加,猪肉价格迅速回调,将高盛打了个措手不及。

最终,“华尔街之王”黯然退场,只留下一句复杂的叹息:

我们看不懂中国散户...

但养猪失败并没能阻止高盛的兴风作浪,这些年我们很多民族企业,都栽在他们手里:

他们诱导彩电龙头TCL收购法国汤姆逊,让前者几乎破产;他们狙击民族品牌太子奶,让一代“奶王”销声匿迹;他们蛊惑中航油看空石油期货,让后者巨亏36亿,管理层锒铛入狱;他们操纵“原油宝”事件,让银行损失90亿,客户“倒欠”3倍本金。

太子奶事件

一桩桩一件件,只要是我们刚刚与世界接轨吃过的亏,总能看到高盛的身影。他们或是幕后黑手,或者全程参与,或者出谋划策。

这让我想起了《滚石》杂志对高盛的评价:

它宛如一只吸血乌贼,盘踞在人性之上,无情的将触角伸进任何闻得到钱味的东西里。

事实上,当西方发展到金融资本时代,出现高盛这样的手眼通天、横跨政商两界的暗黑巨头,几乎已是必然的结果。即便没有高盛,也会有“中盛”、“低盛”。

而孕育出这个金融怪物的美国,也将在未来承受最强的反噬后果。

174年前,一个德裔犹太人孤身前往纽约,开了一家小店,专门从事票据业务。

37年后,小店正式更名为“高盛”,而创始人的生存信条也成了这个未来金融帝国的“最高法则”:

干掉所有人,就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