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协议"

"君子协议"


市东风化纤厂的维修组长文大海,今年二十七岁,是个身强体壮、浓眉大眼、敢说敢干、办事利索、技术熟练的汉子,可是组里有个人称“包打听”的小秋,最近打听到关于文大海的重要消息:大海的妻子王风英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别看大海在厂里说一不二,回到家里见了妻子,却像老鼠见猫似地不敢吱声,妻子叫他往东不敢往西,叫他打狗不敢撑鸡,就是出门小事也得经批准。

可是组里听了小包的话,一个个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因为他们知道文大海的夫人是个见人带笑、性格温柔的贤姜良母,咋会变成一只令人惧怕的“母老虎”?可小包一口咬定,情况可靠,绝无谎报。为弄清真相,小伙子们一致推举机灵鬼小苗前去文家实地访查。

这天晚饭后,小苗提上一包书,骑上车子直奔文家。文家住的是个大杂院,院里住了八户人家,文大海住在北排最里边的两间瓦房里。小苗来到门口一瞥,房里马上传出了甜甜的声音:“谁呀,请进。”门一拉开,风英使从里间迎了来、“哟,我出是谁呢?原来是小苗兄弟。快,到坐。”边说,边给小苗倒茶边递烟。

小苗客气道:“嫂子,我来找文哥有点事,他在家吗?”“咋,你不知道?今晚你一不是要开组长会?”风英边说,边疑惑地两眼紧盯着小苗。

“噢,对了。”小苗一拍脑门,终于想起来了,“你看我这心性?你要不说、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文哥不在,就给你说吧!”

“啥事?说吧!”

“其实事情小得针尖大,明天我休息,小包又总着要书,麻烦文哥明上班时,把这包书给小包捎去。“他边说,边把书包放到了桌了了。

“这点小事保险没问题…”小苗再没说啥,就辞别风英,离开文家。

第二天上班后,文大海没好气地将那包书扔给小包,说:“给,这是小带带给你的。这个小苗,真不像话,中不带,晚不带,偏自己歇班时让人带…”话没说完,正好厂长派人来喊他,他只好打住话头,跟来人到厂办公室去了。

待文大海离开后,小包迅速打开书包,从包内取出一个小型录音机,摁动开关,机子里立即传出了文家夫妻对话的声音:“回来了?”“回来了。”“咋回来这么晚?”“哎,这个工会主席,啰嗦起来没完没了,真烦死人。风英,今天我有点累,这家务活往后推一下吧!”“不行。今天的事今天办,明天还有新安排。赶快吃饭,吃了饭,先洗衣服,后洗尿布,然后再把地板打扫一遍。”录音机顿了一下,接着传出一个无可奈何的“中”字。再往后,便是吃饭、洗衣、擦地板的声音。奇怪的是,直到录音带放完文大海竟没敢说半个不字。

听完录音,大伙方才相信小包的话,不由议论纷纷,为组长鸣起不平来。大家一致表示,一定要为组长争这口气,不能让长头发欺负咱义大哥。可这工作咋作呢?

小伙子们议论开了。有的说,找两个弟兄扮作蒙面人,狠狠揍这坏女人一顿。有的说,打人要犯法,不好,不如写封信,吓唬她一下,叫她改邪归正,听组长的。还有的说,现在是文明年代,咱应该先礼后兵,买上礼物直接去找风英,叫她当面说个清楚。最后,还是小包办法高。他说:“咱一不能胡来蛮干,不能与风英直接见面,咱应该通过组织!去做她的工作。她们棉纺厂的妇联主任我认识,咱找她去。”

下班铃响,小包直奔妇联主任家。棉纺的妇联主任姓高,今年四十七岁,当多年的妇联干部,做思想工作很有一套。她听小包他们把情况讲了遍,又放了录音,也对风英起了疑心。表示尽快摸清情况,做好风英的工作。让她以后不要再欺负丈夫。

这大是风英休班的时间,高主任一上班便来到文家,边和风英拉家常,边问她和丈大近来的关系如何?风英听后,自头微微皱,笑笑说:“高大,俺家人关系很好,从未闹过什么别扭,”

高主任知道风英是在有意隐瞒,只好直接了当地说:“风英啊,你别不好意思,听说最近你和大海闹了点矛盾,回家后经常罚他干这干那。告诉大姐,这可是真的?”

风英见高主任已知底细,知道隐瞒不住,只好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大姐,您的消息真灵,俺家的这点小事也没躲过您的眼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不是体罚,是他自己要求俺这样下的。”

“什么,他要求你这样干的?不可能。”高主任边说,边一个劲地摇晃着脑袋。

风英见她不相信自己的话,就走过去,打开抽屉,在一个红本子里取出一张信纸,递给高主任说:“大姐,俺说的都是实话,您若不信,请看看这个。”

高主任半信半疑地接过信纸,不由暗暗点头。只见信纸上写着:

本人为戒赌,自愿接受惩罚,决定从今日起,承担全部家务,一切听从妻子的安排,接受妻子的监督,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决不反悔…

高主任还未看完,只听风英又说:“大姐,不怕您见笑,前个时期,大海赌博上瘾,俺劝说无效,一气之下就谎称要与他离婚。他不肯离,才与俺订了这个协议。”说到此,她顿了一下,把嘴朝门外一努,说:“俺对丁那家是个赌窝,天天一干就是通宵,俺不把他管紧点,万一病复发。就难治了。”

高主任听风英说完,不由得从内心钦佩风英的智慧。她笑眯眯地用食指点风英的额头,说:“看你怪文静的,没想到肚里还有这么多花花点子。对丈夫严格要求,帮他改掉坏毛病是我们作妻子的义务。不过,人家大海知错就改也就行了,你可不能借此机会故意欺负人家哟…”

一席话,把风英的脸给说红了,她正在向大姐检查自己的作法有些过份时,在门外听了多时的大海一步跨了进来,他边给高主任鞠躬,一边激动地说:“高大姐,谢谢您,谢谢您对俺的关心。”高主任高兴地一手拉上大海,一手拉上风英,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大海呀,风英对你的要求是过于严厉了一此,不过,她可是恨铁不成钢,是为了你好哟!你应该谅解妻子,理解她的一片苦心,不要辜负她对你的希望。至感谢,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你们维修组的那帮小兄弟吧,是他们为你鸣不平,叫我来做风英的工作的…”

#头号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