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率高达40%—80%!达能旗下纽迪希亚奶粉深陷“病菌门”事件?

致死率高达40%—80%!达能旗下纽迪希亚奶粉深陷“病菌门”事件?

文:向善财经

5月2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门发布通告称,澳大利亚海关在常规筛查中,于一批次达能旗下纽迪希亚生产的可儿康KetoCal 3:1(批号101101598,2023年7月8日)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奶粉中检测出对新生儿致死率极高的克罗诺杆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款产品未能通过我国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注册,所以并未在我国正常销售渠道流通,但不排除国内有消费者通过非一般贸易渠道(如代购、海淘)购买该企业相关批次的奶粉。

因此,建议相关消费者仔细检查并暂停食用纽迪希亚旗下可儿康系列奶粉。

而纽迪希亚方面已经就污染源展开了调查,但究竟有多少奶粉产品受到污染,又有多少“毒奶粉”已经被婴幼儿们所食用,这场纽迪希亚“病菌门”事件到底会有多大的危害和影响,这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今年2月份曝出的雅培“毒奶粉”事件风波尚未过去,如今达能旗下的纽迪希亚又被检测出致命病菌。难道与蒙牛分手后,达能真的彻底飘了?

“质量门”风波中的纽迪希亚和达能

据了解,此次在纽迪希亚可儿康奶粉中检测出来的克罗诺杆菌与上次雅培“毒奶粉”事件中的致命病菌相同。

其全称是阪崎克罗诺杆菌,也叫作阪崎肠克罗诺杆菌,是一种食源性致病菌。这种病菌生命力顽强,可以在多种或干燥或湿润的环境中存活,尤其喜爱在干燥的奶粉食品环境中。

除此之外,克罗诺杆菌还有一个狡猾的地方,就是致病剂量非常低。在奶粉和婴幼儿辅食中,即使存在少量的克罗诺杆菌,也能迅速导致婴幼儿不适,进而诱发脑膜炎、败血症等严重疾病。

因此,婴幼儿是克罗诺杆菌的高危感染人群,一旦新生儿被感染发病,死亡率高达40%~80%。

所以,如何控制和杀灭奶粉中的克罗诺杆菌是每个奶粉企业和牛奶生产企业的基本操作。而在对质量安全要求更高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领域(下简称特医食品)中的佼佼者纽迪希亚,却在此次事件中染上了克罗诺杆菌,这不得不让人对其特配奶粉生产标准心生疑虑。

有专家指出,婴幼儿配方乳粉在生产加工过程中染菌一般存在三个原因:一是工厂生产设施太老旧;二是原料存在污染,在生产过程中没有发现;三是在生产环节中出现污染。不过,每款产品都会在出厂前进行检测,如果检测没到位,那这也反映出其生产安全管理不到位。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此次纽迪希亚奶粉染菌事件是何原因,其生产安全管理和出厂检测或许都存在一定的争议。因为无论在奶粉的生产环节还是最后的安全检测环节,达能和纽迪希亚只要能把控好其中一个环节,就不可能出现出现奶粉染菌事件。

事实上,据向善财经搜集整理发现,纽迪希亚和达能在近年来被曝出的奶粉质量安全问题并不在少数。

2018年7月11日,法国达能集团旗下纽迪希亚的爱他美婴幼儿配方乳粉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提示风险预警,称该品牌奶粉在英国引起婴儿呕吐及胃肠不适症状,需谨慎通过境外直邮购买。

虽然纽迪希亚英国公司发布声明称,工厂检查了生产记录,对每批产品都进行了31项测试,均通过所有安全和质量标准,也测试了不同水温以及不同的冲调方式,最后发现由于生产工艺的改变,粉末的质地与之前不同,所以需采用略微不同的方式来冲泡产品。

但把婴幼儿肠胃的不适归咎于冲调方式的不同,这样的解释如何能令消费者信服?对此,有媒体指出,在该问题出现之前,爱他美更换了3款产品的配方,其中就包括此次引起婴幼儿肠胃不适的新版爱他美First Infant奶粉(1段)。

而除了纽迪希亚之外,达能旗下的另一款奶粉品牌多美滋(现在归属于达能旗下,之前是蒙牛集团的)最近同样陷入了食品质量安全风波事件。2022年4月28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13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情况的通告〔2022年第14号〕。

其中,山东省潍坊宝多多母婴用品有限公司创业街分公司销售的、标称上海市浦东新区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进口的、Arla Foods amba AKAFA(原产国:丹麦)生产的宝贝与我蓝曦婴儿配方奶粉0-6月龄1段(2020年9月29日生产、保质期至2023年9月29日,规格型号:800g/听,商标:宝贝与我,),其中香兰素检测值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检验结果为1360μg/kg,标准规定为不得使用。

事件发生后,上海市浦东新区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对检验结果提出异议,并申请复检;经复检后,维持初检结论。

同时,上述产品所属的阿拉福兹上海公司回应称,该公司一批次经由丹麦进口的蓝曦1段产品被检测出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公司立即停售并召回该批次产品,同时展开调查。根据工厂溯源调查,该批次产品问题系因生产过程中的设备故障导致,其已经对生产流程进行了梳理和整改。

据了解,香兰素是一种常用的食品添加剂,因具有香荚兰豆香气及浓郁的奶香,广泛运用于各种需要增加奶香气的调香食品中,尤其是乳制品、烘焙食品、饮料和食用油中。

按照标准要求使用香兰素不会对人体造成健康危害,但大量摄入香兰素会导致头晕、恶心等症状,严重时会造成肝、肾损伤。而更最重要的是,在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中明令规定,0至6个月婴幼儿配方食品中不得添加任何食用香料,较大婴儿和幼儿配方食品才可按照规定限量使用香兰素。

虽然在上述香兰素事件中,问题产品并非多美滋直接生产,但总的来看,无论在普通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还是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奶粉领域,达能和纽迪希亚们似乎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生产经营或销售管理问题,而这明显与其专业营养健康的国际大牌形象所不符,那这样的奶粉和品牌如何能获得国内消费者的信任?

特配奶粉染菌或成压倒纽迪希亚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达能旗下的纽迪希亚之所以备受关注,关键在于其所处的特医食品领域是个重要且关键的小众市场。

据了解,特医食品是介于药品与食品之间的特殊食品,不具备治疗效果,但能够以较少的食用量提供人体必需的营养,其瞄准的是有特殊医学状况或特殊营养需求的婴幼儿群体。

而据患病率测算估计,我国每年至少有约100万以上的特殊医学状况或特殊营养需求的婴幼儿诞生,其中包括对食物蛋白/牛奶蛋白过敏、乳糖不耐受和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人群。同时还有身患罕见的遗传代谢性疾病苯丙酮尿症(PKU),需要终身服用特医奶粉来补充营养的约12.73万人(PKU在我国的发病率为1/11000)。

但由于我国特医食品赛道尚处于崛起阶段,截止到2022年4月,国内仅有83款特医食品通过注册,包括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共46款,婴儿特医食品为37款。其中,针对0—12月龄苯丙酮尿症婴儿和1—10岁苯丙酮尿症人群的氨基酸代谢障碍配方,仅纽迪希亚的两款产品“纽贝瑞”和纽贝福 Periflex通过注册。

从这个角度看,脆弱而又特殊的消费人群就注定了纽迪希亚要用更高更严格的生产管理标准来对待,但如今纽迪希亚可儿康特配粉却被发现存在对新生儿致死率极高的克罗诺杆菌,这很难不令人担忧其奶粉安全问题?

不过,针对我国通过的特医食品注册产品数量不足,且部分品牌在部分领域具有独占性的“痛点”,去年10月,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显示,缩短监管部门现场核查时间,将临床核查时限由40个工作日压缩至30个工作日,提高评审时效。

对此,贝因美方面表示:缩短核查时限,一定程度上可加快研发新产品的上市进度。而飞鹤方面也表示:体现了监管部门对特殊需求群体的重视,也让企业能在更短时间知道产品是否获批,及时安排生产及上市事宜。

而从目前已通过注册的特医食品的玩家组成来看,新入场的玩家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以华森制药、恒瑞医药为代表的医药企业;二是以圣元、贝因美等为代表的国产乳企巨头们。

但有意思的是,或许是为了最大程度发挥自身的竞争优势,药企玩家们大多盘踞在1—10岁以上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领域,而圣元、贝因美们则是以0—1岁的婴幼儿人群为主要阵地。

这就意味着纽迪希亚、雀巢和美赞臣等海外大牌所占领的0—10岁的特医食品市场,目前正面临着国产乳企巨头和医药巨头们的双线冲击。

再加上新政的出台在某种程度上又会进一步加快国产特医食品的规模化上市的速度,而特医食品新玩家的大量涌入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纽迪希亚们现在的市场地位造成二次冲击。事实上,在天眼查APP上搜索“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关键词,可以发现目前该赛道已有超10万家相关企业。

在这种情况下,纽迪希亚们早期积累的先发优势和市场红利似乎正在消退。但屋漏偏逢连阴雨,如今纽迪希亚的可儿康特配粉又被检测出克罗诺杆菌,这是否会成为压垮纽迪希亚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内特医食品市场留给纽迪希亚改变的时间不多了......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