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志怪故事:狐七则

古代志怪故事:狐七则

河间人李翁家教很严,他儿子性情轻佻经常挨打。李翁家后院有座小楼,相传有狐精居住。李家儿子读过聊斋,很向往和狐女邂逅,每次路过楼下就祈祷说,愿意做狐仙的女婿。

有一天,他又路过楼下,看到一个丫环打扮的少女,艳丽多姿,对他招手。李家儿子大喜,跟着少女走过几道门,来到一个房间。床帐掩映,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漂亮女子。少女小声说:“我家小姐害羞,公子自己上床吧!”李氏子脱了衣服,掀开纱帐拥抱床上的人,却听一声怒喝,原来身处父亲的卧室,床上的人正是李翁。

李翁的儿子被一顿痛打,罚跪一整天。

安徽石埭县公署有小楼五间,已经闭锁多年。不时有丽人出现在窗口,对着远处眺望。幕僚桂某年少轻佻,多次到楼下祈祷:“久慕芳容,愿成连理。”一天晚上,他又来祈祷,楼上丽人出现,抛下一根绳子。桂某把绳子绑到腰间,女子扯拽绳子,升到半空而止。桂某不好意思呼喊求救,直到早晨才被公署杂役发现。

张子修秀才,是我们郡荆溪人,他家贫好学,擅长写文章。因为贫穷,四十岁了还没娶妻。某年,他去了洛阳,给县令魏君做书记。

一天晚上,张子修正在整理文书,窗外有人说道:“张秀才公务繁忙,废寝忘食啊!”声音清丽,好像是个女子。他以为是同僚戏弄,随口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窗外回答:“我不是公署里的人,是霍家翠玉,特来解除你的寂寥。”张子修说:“感谢你的好意,但我年龄大了,对风月之事已经不感兴趣。”

窗外之人说道:“我不是来自荐床笫的,什么事都自有定数,我们只是聊天的缘分,命中注定相伴两年,却不能见面。”张子修明白对方是狐,就开门请她进来。一阵清风,狐精进了门,但是看不到身形。

狐精说道:“我本来住在河北,明代躲避兵乱到了这里,住在公署后面的废园至今。你在四世前是河间富商的妻子,当时我道术未深,去你家楼上偷酒,大醉后露出原形动弹不得,被富商抓住。在你苦劝下才得以释放。二百多年来没找到你,没想到在这遇到。”

从此,狐精每夜都来清谈,张子修需要什么也马上就弄来。有一天张子修病了,左胸红肿,疼得睡不着觉。他告诉狐精后,对方没说什么,一连两天没来。第三天晚上,狐精到来,放到桌上一个红色药丸。张子修拿起来准备服下,狐精制止说:“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岂能乱吃,赶快放到病患处摩擦。”按摩后,张子修的病症去除。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有一天,狐精来告别。张子修很舍不得,说道:“你不是住在后园吗?现在要去哪里?”狐精说:“缘分是天定的,我们只能相处两年,即使我不走,你也会离开。”张子修恋恋不舍,好半天说不出话来。狐精又说道:“你前途无望,也赶快离开,还可以做个富家翁。明天去后园树下,有一棵野草长成如意形状,我送你的东西在下边的土里。”

次日,张子修在后园挖到一个小木匣,里面有四个金饼,八个银元宝。当夜,狐精又来了。张子修喜出望外,对她给的金银表示感谢。狐精说:“这次是真的要分别了,我对你的报答不止这些,还会给你寻一门亲事。”桌上出现一只绣鞋,小巧精致,狐精让他收好,说是将来送给新人的礼物。

张子修再三要求看看对方的样子。狐精说断断不可,只露出一只手让他握一下。空中出现一只女子的手,白皙纤长。张子修握住舍不得放开,反复摩擦,狐精笑道:“老呆子不要恶作剧,我要去给你牵红线了。”话音落地,小手消失,再没了声音。

张子修辞职回乡,走到澄江时结识一个老翁,互通姓名。老翁姓梁,听到张子修的姓名后梁翁大喜,把他请到家中,招为女婿。原来,不久前,老翁和女儿坐船出行,遇到风浪翻船,被一个仙女救起。仙女给张子修做媒,让老翁的女儿嫁他为妻,老翁自然答应,只是不知道张子修在哪里。

梁翁没有儿子,张子修入赘后继承家产成了富翁。《翼駉稗编》

乾隆丙子年,有个举子进京考试,仓促间住在城北庙里的一间老屋。过了十多天,半夜窗外有狐说:“先生醒醒,有话和你说。我住在这间屋子很久了,念在你是读书人,不远千里而来,所以搬出去避让。起初看你每天外出,以为刚到京师,寻亲访友并不奇怪。后来看你每天醉归,就有些怀疑。今天听你和僧人闲聊,原来每天到酒楼看戏。我为了躲你住在佛像后面,出入很不方便,如果明天不搬出去,砖头瓦块我都准备好了。”读书人很惭愧,第二天早早搬走。

董曲江初到京城的时候,和某人同租一所房子。其实他和那个人并不是同道,只是为了省房租勉强凑到一起。某人谄媚权贵,大多数游走在外,很少在这住。董曲江经常在夜里听到翻弄书本,挪动器物的声音,知道是狐,也见怪不怪。有天夜里,他听到有人读他写的文章,早晨看到文章上圈圈点点批注了多处。祷告呼唤,狐精却不出现。

只要是某人住在这里,就毫无怪异,寂静无声。某人很高兴,自认为前程远大,鬼神不侵。

有一天,董曲江和某人都在,李子庆也来借宿。半夜时李子庆到院子里散步赏月,看到一个老翁一个童子站在树下。李子庆知道这是狐精,就躲在一旁观察。那童子说:“外边很冷,我们回房里吧!”老翁摇头说:“和董公同住一室固然无碍,但是某人俗气逼人,哪能同住。宁可坐在清风冷月中。”

后来,李子庆把这件事告诉了别人。传到某人耳朵后,他对李子庆恨之入骨,想方设法排挤打压,李子庆只好离开了京师。

堂哥纪垣居说,有个农家子被狐女魅惑,家人找来道士,把狐精捉住。要下油锅烹死的时候,农家子磕头求情,于是放掉。后来,农家子思念狐女成疾,吃药也没有效果。某天,狐女又来相见,农家子又悲又喜,狐女也神情落寞。狐女说:“你苦苦思念,不过是喜欢我的美貌,其实这都是幻像,看到我的真实样子,恐怕躲避还来不及。”说完扑倒在地,变成一只狐狸,毛色苍老,眼睛里闪动着凶光。狐狸长嚎几声离去,农家子的病慢慢好了。这个狐女报恩的方法值得记载下来。

堂哥纪旭升说,以前村南有个狐女,经常魅惑年轻人,人称二姑娘。有两个书生住在村南庙里读书,狐女和甲书生缠绵,却从来不去乙书生的房里。甲书生开玩笑说:“为什么不鱼和熊掌兼得呢?”狐女说:“磁石吸针,因为它们气类相同。气类不同,引之不动,我可不想自取其辱。”《阅微草堂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