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存在吗?伪科学概念,无实用性

针对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存在吗?伪科学概念,无实用性

昨天晚上,有一位朋友询问我:针对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存在吗?

我告诉他:主流科学界早就定论,针对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是伪科学概念。科学理论上来看,就是吃力不讨好,研究出来没有意义。即使搞出来,也是同归于尽,没有任何使用价值。那些鼓吹的人,一部分是源于不了解知识,一部分是为了获取流量。

为什么针对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研究出来没有意义?我稍微举一个直观的例子。

比如,大家看看这个人,当过美国总统的,奥巴马,他是混血儿,既是黑人,也是白人,你得用哪一种“基因武器”去和他聊天?

奥巴马

人类基因图谱早就是公开的,中国也参与其中。可以自由的下载,没有任何秘密。

从基因学来看,所有全世界的所有人类其实就是同一个物种,不同族群间的遗传差异极小。即使是这极小的差异,也不是说和我们有差异的“外族”身上就一定没有,而是比例少一点。比如,东亚人与白种人确实有微小的基因差异,但这个差异基因在白种人身上依然有一定比例存在。

而且这些差异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最多的是SNP,也就是单核苷酸多态;其实是串联重复序列、微卫星序列等的多态性。这些多态可能影响某些基因的表达水平,从而产生出我们能够观察到的族群不同特征。

但是,性状的表达是多基因共同作用的。由于人类是同一个物种,而不同族群间基因交流的存在,使得这种多态性在不同族群间是以个体的携带概率差异存在的。换句话说,某个多态性位点,可能在汉族里带有70%,另一个族群中只有50%,这在统计上是显著差异的,但对于所谓的“基因武器”来说,这也太不精准了——如果真的针对这一位点,要不就是漏了30%的汉族,要不就是误伤了50%的其他人群——这种“武器”真的好用吗?这里还没考虑侨民的问题,如果算上侨民。

下一个问题是,交流到国外的遗传数据,是否会如同这些人所言,成为“针对中华民族的基因武器”的“原材料”?

我只能说,这完全属于科幻小说看多了,或者阴谋论看多了的产物。无论在原理还是手段上,针对某一特定人群的“基因武器”,不会比普通疾病厉害多少。

截图

从原理上来说,“针对中华民族”就是个不可能达到的目标。首先,“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概念而不是遗传学或生物学概念。整个认同中华文化、自身或其近期祖先生活在中国境内的所有人群都可以认为是“中华民族”,其最开始来源多样,包括蒙古、欧洲、以及东亚本土。这种祖先群的多样性恰好反映了中华民族兼容并包的宽容态度。可能是为了克服这个bug,金微在行文上暗搓搓的有引入了“汉民族”这个概念,妄图吸引极端者的支持。

然而他又犯了一个错误。即使是“汉民族”,也无法产生专门的“基因武器”。因为所有全世界的所有人类是一个物种,不同族群间的遗传差异极小。这些差异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最多的是SNP,也就是单核苷酸多态;其实是串联重复序列、微卫星序列等的多态性。这些多态可能影响某些基因的表达水平,从而产生出我们能够观察到的族群不同特征。

但是,性状的表达是多基因共同作用的。由于人类是同一个物种,而不同族群间基因交流的存在,使得这种多态性在不同族群间是以个体的携带概率差异存在的。换句话说,某个多态性位点,可能在汉族里带有70%,另一个族群中只有50%,这在统计上是显著差异的,但对于所谓的“基因武器”来说,这也太不精准了——如果真的针对这一位点,要不就是漏了30%的汉族,要不就是误伤了50%的其他人群——这种“武器”真的好用吗?这里还没考虑侨民的问题,如果算上侨民,这种近似“无差别”的打击就更无所谓“准确针对某一人群”了。

从技术上考虑,“基因武器”也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手段。要做基因武器,总得有载体吧?载体算起来,也就是细菌和病毒了。然而,即使再强的细菌和病毒,其本质也是细菌和病毒。所有抵抗细菌、病毒的医疗手段,都能用来对抗这种所谓的“基因武器”——本质就是防生物攻击而已。我国的三防部队不是吃素的,金微之流多虑了。

另外,基因武器依靠什么开展攻击?表达特殊的毒物?插入特定的基因?这些只用提取病原、测序后搞清所谓的“武器”序列,破解方法分分钟上线。这种“给对手提供武器数据”的攻击方式,也只能糊弄糊弄外行了。

最后说说如何看待“遗传信息外泄”问题。需要保护的特殊家系或野生动植物的遗传资源,这方面是要加以保护的。而普通人的遗传信息更多是保护隐私这一社会问题,而非安全问题。事实上正常人的基因组数据网上都能找到,压根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信息。炒作“孕妇遗传信息泄露”,更多是利用孕妇群体缺乏安全感这一情况来煽动舆论而已。

,但是后来被淘汰掉了。由于他们的人骨化石是在德国境内尼安德特山谷的一个山洞里被发现的,所以就以地名命名他们为尼安德特人。就像我们命名“北京人”“元谋人”一样的道理。

之前学术界以为我们与他们没有过交集,但目前被否认了。我们不但与他们有交集,还非常密切。几乎所有的人类身上都和他们有血缘之亲。遗传学家用DNA测序技术发现,远至西伯利亚,再到中国境内,再到欧美、大洋洲、非洲东部,人们身生都有他们的基因。比如,现代欧洲人体内有1.8~2.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而以中国人在内的现代东亚人群体内的比例则为 2.3~2.6%。

基因片段

可以肯定的是,当今所有的人类都是智人的后代,最早的智人发源于非洲,大约在10万年前非洲智人开始向世界各地迁徙,在迁徙途中,智人和尼安德特人有过交集,发生了基因融合事件,诞生出了带有尼安德特人基因的后代。据研究发现,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人类身体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这些基因10万年来一直发挥着作用。

问:您是说,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人类身体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

我:也有一小部分人身上没有。在非洲南部的一些黑人部落里面,他们身体就没有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人类身体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当年智人祖先向世界各地迁徙,这些在地理上与世隔绝的黑人,并没有参与这个历史进程。

迁徙图

问:这些非洲南部黑人身上没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是不是说明......

我:不要多想。他们和我们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而已,但是在那个方面没有本质差异......

问:额......

我:人类身体内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虽然不多,但绝对存在。其中有两种比较特别的基因,和新冠有重大联系。一个,是加重疫情重症化的基因,就是说,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这个基因会导致你死亡的概率放大几十倍;一个,是阻碍疫情重症化的基因,如果你感染新冠,这个基因将发挥效力,让你避免重症化,对于你来说,充其量是得了一场重感冒,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其实,这两个基因是同时存在于人体内的。特别西方人,体内都同时存在着这两个来源于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我们人类把两个基因都继承了下来。那么,如果一个人体内同时有两个基因,一个基因是放大病毒的毒性导致重症化,一个基因是缩小病毒的毒性避免重症化,两个基因同时发挥效力,会怎么样呢?

问:是啊,会怎么样呢?

我:生物学科学家做过很多实验,欧美国家的白人,恰好有导致重症化的这个基因,也有后面那个避免重症化的基因,他们身上两个基因都有。但是,如果两个基因都有,同时发挥效力,则前面的基因的效力,是后面基因效力的3~5倍。

也就是说,一旦两个基因都在身上,导致重症化的概率会放大5倍。

而凑巧的是,东方人,特别是东亚人体内正好缺乏导致重症化的基因,绝大多数人体内是阻碍疫情向重症化发展的基因。

对比图

为什么同样是治疗,西方人死亡的概率更大?一方面,主要是西方政府不负责任,还有一方面就是西方白人天生就惧怕这种东西。

如果新冠疫情真的是西方人向东方发动的生物战,他们不是脑袋瓜子坏了?这完全是故意用自己的短,去碰东亚人的长!

如果按照阴谋论的说法,恰恰可能是东方人发动的生物战。但是很明显,我们东方人是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的。因为我们是有较高文明道德的国家和民族,是有儒家思想沉淀的。西方人穿着西装,其实他们不少人心理黑暗,他们可以把我们想象的这样坏,我们不能跟他们学坏,把阴谋论中的最恶心的那套学过来。

所以说,阴谋论是无耻的,目的是拉低中国人道德底线的。西方人迷信阴谋论,那是他们西方人的文化中道德基因本来就不高,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一个底线。

问:谢谢您的讲解。您能继续详细地说说尼安德特人的这两个基因吗?

我:根据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的研究成果,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COVID-19)有部分患者病情会重症化,需要住院治疗,但也有很多患者症状较轻或者没有症状。COVID-19是否出现严重的症状受很多因素影响,比如年龄以及是否有慢性病等。但研究发现,遗传因素是最大的影响因素,2020年的COVID-19宿主遗传学计划的研究显示,3号染色体区域的基因多样体(变异体)会增加重症化风险。科学研究进一步发现,该基因变异体是大约6万年前尼安德特人通过交配遗传给现代人类的祖先的。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及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Hugo Zeberg教授指出,携带这个尼安德特人变异体的人类,当他感染COVID-19时,重症化风险大大提高了。年龄以及其他疾病等也会影响重症化,但是遗传因素的基因变异体,是导致重症化最大的因素。

在《自然》期刊上的研究论文说,一些科学研究还发现,在东亚地区,人们身上几乎没有这种基因变异体,所以感染上新冠病毒后,身体出现重症化的概率要远低于其他地区的人。

这确实是我们东亚人的幸运。大幸运啊!

问:非常感谢您的讲解。我也特别讨厌阴谋论。阴谋论对国家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我:我只讲实话,做人要做得坦坦荡荡。人类和谐发展才是时代的主流。而阴谋论则是破坏和谐发展的。对于阴谋论,必须深恶痛绝。阴谋论今天可以当做工具去抵制西方,西方反过来也能用它来抵制我们。我从来不做“圣母”,我一直认为西方国家与我们就是竞争关系,在竞争中完全可以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但是运用阴谋论对整个人类文明都是耻辱。纵容阴谋论,世界上再无道德和诚信可言,必将人人自危,将整个地球拖入灾难。中国以后是必定要领袖全球的,做堂堂正正的文明大国,不能要这些垃圾。迷恋这些垃圾,会被全世界人民看不起的。所以,消灭一切阴谋论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作者:怀疑探索者

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diypw0xBAUMLcauQr2Tc1w

节选:

这次俄罗斯因为进攻乌克兰,遭遇了西方的大规模、高强度的封锁。中国在未来还有统一问题没有解决,而且是肯定要解决的。如果以后发起统一之战,肯定会遭遇西方国家的制裁和封锁。而我们国家历来是农业技术落后、耕地面积相对缺乏的缺粮国,每年都需要从巴西、阿根廷、印度、美国等国家进口1.6亿吨粮食。一旦进口粮食的通道被西方国家封锁,真的是不堪设想。所以,保障中国的国家粮食安全,是中国最首要的任务。而传统的农业技术,包括杂交都已经走到了尽头,每年充其量增产2%。要保障年增产6%,才能维系人民的需求。中国不进口任何粮食当然的最好的,旦目前还做不到,所以一方面要扩大进口渠道,一方面要用技术增产。妖魔化转基因技术,为了骂外国出气,就把一种全球科学界都集体认可的技术捏造出种种子虚乌有的“负面”,这显然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最终会导致中国梦破碎。

那么,作为一个中国的科普工作者,应该怎么样做呢?

我认为是:假话绝对不说,真话不完全说。

假话绝对不说——不妖魔化转基因和一切从事正当贸易行为的企业,绝对不编造关于转基因的谣言。不仅仅是关于转基因,其他世界上任何的谣言、谎言,都不应该去传播。这是人的道德底线。守住底线,就算是一个人。

真话不完全说——有学术检索能力的人都知道孟山都的转基因和其他很多“问题”其实没有问题。说实话,到了我们这个层次,不论是战斗经验、知识储备、研究方法、还是思维分析能力早就顶级的炉火纯青,什么迷雾都看穿了,几乎没有任何谣言能干扰到我们。但也不用闲得慌专门开长篇替孟山都辩解,因为孟山都毕竟是我们中国的竞争对手,孟山都太强大了对中国没有好处。同理,还有所谓的实验室疑云。

孟山都在2016年已经不存在了

记住:我们不必给孟山都辩解。

这样做了,就最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我们同时要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抵制转基因,只能是让孟山都这样的外国企业受益。

我的朋友“烧伤超人阿宝”表示:

有人口口声声转基因的安全性存在很大争议,但是很遗憾,这种“很大争议”并不存在于科学界。看看国内,无论在网络上还是传统媒体上,真正的农业科学家和具备生命科学知识背景的科学工作者,几乎一边倒的支持转基因。而那些整天上窜下跳反转基因的都是些什么人?记者,明星,哲学家,饭馆老板,教徒,诸如此类。

作者:汪诘

https://mp.weixin.qq.com/s/yBKF4EOS8eWxX3lWP5DUxg

节选:

可以在大使馆网站上公开下载到的,并不是什么机密文件。这些文件中也没有任何与生物武器相关的内容。

生物实验室安全等级是 P2。

作者:内含子

链接:

https://m.weibo.cn/status/IsZVZ8xVQ?type=repost%3Ftype%3Drepost&jumpfrom=weibocom

节选:

比如你质疑既然是基因武器,为什么不用现成的杀伤力很强的病毒,比如天花呢,他们就说又不是打仗,不为杀人,就为了制造混乱,拖累经济。可是你信不信,如果死亡率高,他们又会说敌人的武器太厉害了,杀伤力真高。

他们说石正丽和美国人一起构建超级病毒。我当时就指出这种所谓人造病毒比天然病毒更安全,是实验室常用的研究方法。然后,这两天又有人发了论文的详解,里面显示这种嵌合病毒确实致病力低。你猜怎么着?今天就看到有人说石正丽的病毒致病力低,难怪这次的死亡率比较低呢。

(个人点评:21世纪还迷信所谓的“基因武器”,一辈子就看地摊文学了。)

作者:内含子

链接: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6789113783986946575/

节选:

“基因武器”是人们臆想出来的一种武器,但它纯粹是伪科学概念。传言中,据说它能精确地识别人种,只杀伤某一个或几个种族的人。事实上,并没有哪个基因能区分人种,比如最近很多阴谋论讲到的O-M175基因标记,它只是在汉族男性中比例高,但并不是所有的汉族男性都有这个标记;也不是黑人、白人男性就没有这个标记,只是比例低。况且,基因武器仍然会遇到前面说过的问题:即便你使用精准杀伤的基因武器,还是会遭到对方严厉的报复。

不过,还是有人喜欢刨根问底儿,他们好奇从技术上讲到底能不能造出针对某一个基因标记的病毒。就算基因标记无法区分种族,但不是在不同种族中的频率不同吗?就算伤敌一千,自损五百我也认了,你就说技术上到底行不行?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我可不是想造武器,而是出于专业人士的好奇,会想这个问题,毕竟假如可以,在医学上也会很有用。以前我还真没什么思路,但自从2013年CRISPR出来之后,我觉得理论上倒有了这种可能。比如,我们可以让向导RNA特异的识别某一个序列,把一个外源片段插进去。虽然做不到把一个病毒基因组那么大的片段插进去,但小一点的还办得到,然后再让这一小段去驱动下一步的反应。或许在Cas9上连上某个酶,当向导RNA和目的序列结合后激活这个酶,而这个酶的底物则是病毒的开关……

那么,这种设想能实现吗?可预期的遥远未来还是实现不了。烂土豆这类的外行们根本不知道做实验有多难,他们纸上谈兵可厉害了,左手一指就造一艘航母,右手一指就一架战斗机……其实就你那脑子,一辈子连个战斗机的零件都搞不出来。

就上面说的设计,实施起来非常难。在实验室各种条件保证,能勉强运行就不容易,至于包装出新病毒,还得能继续感染就不可能。然后还得离开实验室扔到外面还能感染、增殖,就更天方夜谭了。如果我是负责人,我绝不会支持这样的研究,效率太低了,真不如把钱省下来研发物理武器(各种枪炮、战斗机、航母、潜艇、核武器、导弹、电磁、激光、计算机病毒等)。

真要打仗,物理的性价比高得多。

在科学的发展上,物理远远走在生物前面。真要打仗,物理的性价比高得多。

我们研究生物技术主要是因为我们自己是生物,我们要吃饭得靠农业,我们要治病得靠医学,这些必须依靠生物,光物理是办不到的。但要打仗,物理攻击就很犀利了。

即便用生物手段……用前面提到的传统生物武器也合算得多。你非要闲着无聊,费劲吧啦的研究什么精准识别的所谓基因武器,根本就比不上人家反手扔你一个传统的天花制造的混乱大。还有和平时期要捣乱,就打贸易战……总之,研究什么武器也都比研究基因武器效率高,而且安全,不容易被反杀。

用基因武器技术杀人,是脑子不太好使。

(个人点评:烂土豆这类的外行加谣棍,水平太低,无法理解科学知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