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女疯子

村里的女疯子

村里有一个女疯子,这是我从小就知道的事。我还经常和村里小伙伴跟在她的身后向她扮过鬼脸,扔过石子。

80年代的农村条件滞后,儿时几颗石子、一节木棍甚至是一坨泥巴,都能让我和我的伙伴们欢呼雀跃,因为物质生活的穷困也导致了精神生活需要更加新鲜有趣的事物去填充,探究村里的女疯子便成了我和我的伙伴们荣登榜首的选择。

我们经常去故意捉弄她,有时候躲在角落里吓她一跳,有时候在水洼旁跺脚溅她一身水,她每次都是看着我们痴痴的笑,从来没见她恼过。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伙伴们都叫她疯子,她家在村西边儿的一个池塘边儿上,几间低低矮矮的土房子真的可以用“上雨旁风,无所盖障”来形容。家里还有一个暮景残光的老母亲与她作伴。

初见她时,她穿的衣服很大,人长得又瘦小,就像村里戏台上唱大戏的,显得非常怪异。头发也是不合时宜的兀自立在脑后,就像我家扫院子的破笤帚。脸上满是脏污,焦渴的嘴唇上一直布满裂纹,两只眼睛却是粲然若星。她有时愣怔着呆望着前方,嘴里喃喃自语,谁也听不懂她说什么。有时又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情绪难以自抑,瞪着双眼,围着她家边上的池塘疯狂转圈。

儿时记忆里最爱雪融草青、绿茵遍野的春天,我们可以甩掉厚重的棉衣,贪婪的享受大自然的馈赠。

万物生长,风柔雨润,春笋、春芽、榆钱、荠菜都给我们打了牙祭。这时村西边的池塘也成了我们这些孩子心里北斗至尊的要地,我们两三结伴,或逗弄那一汪春水里的蝌蚪,或撒网竭泽而渔。在这要地,我们玩的眼开眉展。可是扫兴的是,这个女疯子每次在池塘边看到我们,都会一边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手臂,一边大声胡言乱语,脚步踉跄地跑过来赶我们离开。我和小伙伴们对此气的直翻白眼,个个横眉冷目,本来我们都不想理会她,可是她见我们都不离开,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眼底透出一股子疯狂的光芒,灼灼目光把我们吓得心生畏惧,只能仓惶而逃。

小孩子的报复心是极强的,对于她这种行为造就了我们村儿十岁以下孩子第一次召开了非常严肃认真的重大对外会议。会议重点就是讨论如何捍卫我们的池塘要地,击退女疯子的驱逐行为。会上我们做出了战略部署,那就是对女疯子实施穷追猛打的攻势,让她看到我们知难而退,不再侵犯我们。

很快我们把思想转化成了行动,见到女疯子,我们真的是运用了老一辈革命先烈打游击的精髓,采取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的战略战术。往往见到女疯子,我们把地上能拿到手里的零碎物件全部往她身上扔,看到她双手抱头,疼的龇牙咧嘴状,我们都有了快意恩仇之感。一次我和母亲从外婆家往回走,正好碰到女疯子,女疯子一看到我连忙双手抱头,母亲见她看到我胆战心惊的样子,立刻明白了我肯定做了许多伤害她的事,温柔的拍了拍女疯子,安慰了她几句,转身冲冠眦裂揪起我的耳朵把我提溜回家。本来我看到女疯子见到我恐慌状正感到得意,没想到乐极生悲,马上自己要面临一场亲痛仇快的雷霆暴击。

回家以后,母亲大声呵斥了我的行为,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让我向女疯子道歉,并让我彻底解散我的同盟军。我想揭竿反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母亲阐明,怎奈母亲一把把我摁到凳子上,红着眼睛给我讲了一个关于女疯子的故事。

那个疯子原名叫荷香,十几年前嫁到我们村。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肤色白皙,眼波灵动的清秀女子。为人妻后更是孝敬公婆,勤俭持家,一年之后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为了贴补家用和她丈夫承包了村子里的池塘养鱼种藕。在两人的辛勤劳作下,日子渐渐红火起来。但是在一个五黄六月的午后,她家孩子贪玩掉进了池塘,她丈夫为了救孩子,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跳了下去。那几日正好是梅雨霏霏之季,池塘里的水太深,淤泥积的太厚,等乡亲们赶来相救却已太迟,她丈夫和她的孩子双双殒命。当时打捞上来时,她丈夫臂弯里紧紧护着孩子。乡亲们想把父子分开,可发现怎么掰也掰不开。那时她正好有事回家,听到消息跑来时,看到她丈夫和孩子惨死的模样,一下子昏死过去。乡亲们看了都目不忍视,更别提身为至亲血脉的她,她所受的痛要比那万箭穿心之痛都要痛上千倍万倍。最终乡亲们没有忍心硬分开已故父子,让他们相伴九泉一起合棺入土为安。从此以后,她刚开始天天跑到池塘边发呆流泪,再以后慢慢开始胡言乱语、疯疯癫癫。因为农村条件有限,她的公婆年老体残自顾不暇,娘家更是没有对她知疼着热之人,就任由她痴傻变疯。后来因为她天天围着池塘转,怕她再出意外,她公婆索性就卖了村里的房子,在池塘边盖了几间房住了下来。过了两年她的公公也是在忆子思孙的痛苦中撒手人寰。现在还好,她婆婆还能给她做口热乎饭,但是她婆婆也是一个天天承受相思之痛的古稀老人,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乡亲们见了她只能摇头叹息,感叹她的命运多舛,大家日子都过得捉襟见肘,想帮真的是有心无力。最近几年她虽然疯傻厉害,但她从不祸害乡亲。只是每次看到有孩子们在池塘边玩时会把孩子们赶走。那是她怕有孩子掉进池塘再出意外,她是用她最大的力量来保护村子里的孩子们。

母亲讲完,眼泪已打湿了衣襟。我听后,懊悔、伤心像野兽一般吞噬着我的心。我重重的推开门,背着母亲抹了一把泪,答应母亲从此再也不会欺负女疯子,不,是荷香姨,我会向她道歉。

我再次召集了村子里的小伙伴,推翻了第一次会议的全部内容。我们重新约定一起守候荷香姨,无论四季轮回,还是有一天我们会青涩尽去,都会恪守承诺。

小孩子的心是最为质朴烂漫的,认定的事就会一往无前。只要空下来有时间,我们像一个个撒欢的小马驹奔向荷香姨家,卯足了劲再一次用行动实践了我们的承诺。

暮来朝去,四季轮回长更迭。荷香姨的婆婆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离开人世。这位老人一生如牛负重、饱经风霜,但她因为牵挂痴傻的荷香姨,从来没有放弃过直至自己归于极乐,她是让人敬佩和难忘的。

风吹起如花般转瞬的流年,让我的小伙伴长成了大伙伴。照顾荷香姨成了我们村孩子们之间一份传承和坚守。相信因为有了这份传承和坚守,荷香姨暮年能够晚景如春!

我相信肯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