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木匠心地善,外出干活时,乞丐提醒他说这寿材打不得

故事:木匠心地善,外出干活时,乞丐提醒他说这寿材打不得

话说古时候,在汉中府辖下有一个小镇。小镇身处深山之中,距离县城较远,而且交通很不便。镇子上有个木匠叫刘进,他今年25岁了,妻子前不久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五口过着幸福的生活。

刘进是个苦孩子,如今能过上好日子,都是他努力拼搏而来。他家住在离镇子不远的一个村子上,其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家中只有二亩薄田,平日里靠种地砍柴养活一家人,日子过得很拮据。所以刘进8岁就得帮着家里干活,想去私塾念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每当看到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高高兴兴地去私塾念书时,心里是非常的羡慕。他望着身边埋头苦干的父亲,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可是一年到头家里连多余的粮食都没有。他就觉得自己不能像父亲一样,守着这二亩薄田过日子,得去念书学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正巧私塾离他家的地并不远,于是他就每天勤快地抓紧时间把活干完,然后跑到私塾的窗户旁偷听。私塾里的孩子高声朗诵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刘进在窗户边也跟着念。教书先生见刘进在窗户外偷听,不但不赶他离开,反而大方地让他进屋里听。

转眼间四五年过去,刘进已经十三岁了。这一天父子俩从田间干活回来,见村子里围了一群人。刘进好奇,小跑着过去,想看一个究竟。见人群中,一个身穿华丽衣服的中年男子,向村里人讨口饭吃。

又听村里的一个年轻小伙刘奎嘲笑道:“我只见过身穿破衣烂衫的乞丐讨饭,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回见。你看你穿得比我们村子里任何人都好,你这一身行头就值不少钱吧。你一个富人,来向我们苦巴巴的庄稼汉讨饭。你是来搞笑的,还是来耍我们的?”

中年男子向众人拱了拱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在下出门探亲,离家时是带了钱的。谁曾想路过小镇之时,发现钱袋子被人给偷走了。现在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了,如今饿得前胸贴后背,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还望各位老少爷们给点吃的吧?”

刘奎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子身上的华丽衣服,一脸为难地说道:“你也应该知道,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这里人多地少,粮食本来就紧张。我们每天也就吃个半饱,哪有多余的粮食给你?”中年男子闻言,一脸的失望。

刘奎见状继续说道:“不过嘛,你想要吃的也不是不可以。我看你身上这衣服挺不错的,而且咱俩的身材差不多。不瞒你说呀,过几天我就要娶媳妇了,正愁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这样吧,你将你的衣服给我,我把我的衣服给你,我包你吃饱喝好,你看这样如何?”

这下到中年男子一脸为难地说道:“哎呀,实在不行啊。我这身衣服是母亲亲手给我做的,现如今她已经不在了,这衣服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实在对不起这位小兄弟,这衣服我不能换。”

刘奎听罢,顿时就怒了,向众人说道:“我看这人就是骗吃骗喝的骗子,大伙的粮食都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千万不要给这样的人吃。他应该就是那种为富不仁,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大家千万不要可怜这种人,说不定他身上有钱就是舍不得花,骗我们给他吃的喝的,把我们当冤大头呢。”

中年男子连忙解释:“我真的没骗大伙,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刘奎又说道:“大家伙都散了吧,别理他。他说的是真是假,我们又怎能知道。”毕竟中年男子是外乡人,而且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说的话是真是假,确实没人知道,所以有不少人听从了刘奎的话,各自散去。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缓慢地朝村口走去。刘进想起教书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与人为善,于己为善。”他小声地对身边的父亲说:“爹,这位大叔嘴唇干裂,说话有气无力,应该是真的饿了。咱们一人少吃一点,帮一帮这位大叔吧。”

刘父也是心地善良的人,就说道:“谁都有落难的时候,既然咱们能帮,就帮一把吧。”得到了父亲的同意,刘进上前叫住了中年男子。说道:“大叔,来我家吃饭吧。”中年男子闻言大喜,跟着刘进父子来到刘家。刘进的母亲张氏,早就煮好了饭菜,等他们父子回来一起吃。

所以只做了三个人的饭菜,见父子俩还带了一个陌生人回来,问明原因后,就去多添了一份碗筷。刘家并不富裕,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家里的粮食并不多,仅能解决一家三口的温饱问题。张氏给中年男子盛了一碗饭,而他们一家三口就只能一人半碗饭。

中年男子见后是十分感动,说自己日后一定会报答他们的。刘家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中年男子也实在是饿了,大口朵颐起来,没多大功夫,碗里就一粒米都不剩了。中年男子吃饱喝足,说自己还要赶路,就告辞离开了。

这件事只不过是刘家人生活中的小插曲,没多久他们就忘了。可是三个月后,中年男子又来到了刘家,还带来了不少礼物。这时刘家人才知道,中年男子叫马文斌,在县城开了一间木匠铺。这次来除了感谢刘家人上次的赠饭之恩,还有就是他看上了心善的刘进,想收刘进为徒,传他木工手艺。

刘家人非常高兴,只要刘进学会木工手艺,就不用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了,而且将来讨媳妇也容易许多,正所谓大旱三年饿不死手艺人。于是刘进告别父母,跟马文斌离开了村子。他到了县城后,吃住都在马文斌的木匠铺里。

除了跟马文斌学习以外,木匠铺里的其他木匠,对刘进也是多有点拨。刘进8岁就开始跟父亲干活,知道生活不容易,所以他非常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每天就早早起来,准备木材与工具,好方便师傅们干活,他也可以从中学习。

晚上睡得最晚的也是他,他每晚都得记录温习白天学到的木工技巧。一晃6年时间过去,刘进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终于成为了一名手艺精湛的木匠。师父马文斌本想让他留在木匠铺帮忙的,可是刘进却收到了父亲生病的消息,所以他就回家照顾父亲了。

为了父亲看病方便,他一家搬到了镇子上居住。镇上本来只有三个木匠,如今加上他也才四个,所以木工活还是比较多的。刘父看病抓药花费不小,刘进需要每天起早贪黑出去干活,才能维持家里的开销,母亲张氏则在家照顾刘父。

在母子俩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后刘父的身体终于康复了。刘进的木工手艺也越来越娴熟,不少人慕名而来找他干木工活。又经过两年的努力,刘进积攒了些银子,娶了个贤惠的妻子。妻子马氏,是当年那个教书先生的女儿,不仅知书达理而且干家务也是一把好手。

夫妻俩成亲三年非常的恩爱,马氏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五口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天,刘进正在家里干活,耳边传来了熟悉的敲门声。声音三长两短,就像某种暗号一般。刘进放下手中的工具,洗了一下手,来到厨房拿了一个肉包子。

妻子马氏见状,笑道:“是不是那位老乞丐又来了?”刘进回道:“没错,除了他没人这样敲门。”说话间刘进来到了门口,将门打开一看,果然是那一张熟悉的面孔。门口站着一位年近五旬,身穿破衣破衫的老乞丐。

这位老乞丐是三年前来到镇子上的,有一天刘进出去干活时遇到了他。刘进见他一大把年纪了,因为常年吃不饱骨瘦如柴,就动了恻隐之心,递给老乞丐两个包子。

老乞丐却是只要了一个包子,说行有行规,乞丐是吃百家饭的,不能单吃一家,如果单吃一家会把别人吃穷的,所以他每次有饭都是一家要一点,别人给多了他也不要。对于这样的说法,刘进倒是头一次听说,对老乞丐多了几分尊重。

他知道乞丐不是每天都能讨到饭的,就对老乞丐说道:“你以后要是讨不到饭,可以来敲我家的门,我会给你吃的,我住在……”后来老乞丐,那一天没讨到饭,就会去敲刘家的门。他也不多要,就要一个包子。

刘家人善良,不管谁在家,只要老乞丐来,都会给他一个包子。这老乞丐并非天天来,有时隔个两三天,有时隔个七八天。可以看出这三年来,老乞丐也是实在讨不到饭才来刘家的,把刘家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来的次数多了,刘进也知道了老乞丐独特的敲门声,所以这次一听到三长两短的敲门声,他立马就懂了。刘进将手里的肉包子,递给了老乞丐。老乞丐伸手接过包子,道了一声谢就步履阑珊地走了,刘进则回去继续干活。

第三天,有一个叫许嵩的年轻人匆匆忙忙跑到了刘家,说他的父亲病故,让刘进到他家打一副寿材,还说木材他都准备好了,只要刘进带工具过去就行了。刘进知道这事比较急,带上工具就跟许嵩走了。来到了许家后,他就开始忙活起来。

为了赶工,刘进中午饭都是在许家吃的。不过吃饭的时候,令他觉得奇怪的是,徐家人做的菜是荤素搭配非常丰富,而且他们胃口都非常好,脸上也没有一点悲伤之色,哪里像家中有亲人过世的样子,更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一样,脸上的笑意若隐若现。刘进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想这件事情。

反正他是来干活的,只要一心一意把活干好,到时候拿钱走人就是了。刘进吃过饭后,又开始忙碌起来。一直到了傍晚,刘进还在忙碌着。突然,他听到门口传来了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声音并不大,许家人在屋里听不到,而刘进在院子中干活,离门口非常近。

他一听到这熟悉的敲门声,就知道外面的是谁了。他走了过去打开门,问道:“老人家,你怎么来这里了?讨不到饭可以去我家要,我现在在这里干活,也没有食物给你。”

老乞丐说道:“我不是来要吃的,而是特地来告诉你,这寿材打不得。”刘进问道:“这是为何?”老乞丐说道:“你打的这寿材不是给许家人用的,而是给王霸用的。如果被人知道你给王霸打寿材,那以后还有谁找你干活啊,你一大家子要怎么养活?”

刘进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老乞丐缓缓说道:“许嵩的父亲许老汉根本没死,他现在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许家人贪财,知道你们4个木匠都不肯给王霸打寿材,就与王家人商量,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那就是骗你说许老汉病故,请你帮忙打寿材,然后他们会将这副寿材给王霸用,王家人会给他们一笔银子。”

听罢,刘进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天前,那一天王霸病故,因为王霸生前作恶多端,镇子里的百姓对他是非常的痛恨。百姓们纷纷找到了他们4个木匠,要求他们不要给王霸打寿材,说王霸生前作恶多端,死后不配用寿材。镇子上唯一的一个寿材铺,也是其中的一个木匠开的。

只要他们4个木匠,不给王霸打寿材,加之镇子与外界的交通不方便,想要从外地运寿材根本不可能。刘进与其他三个木匠,对作恶多端的王霸也一样痛恨,所以当时四人与百姓们都商量好了,绝不给王霸寿材。

刘进说道:“难怪许家人胃口那么好,一点不像有亲人过世,原来这是一个骗局。哎,我真是太大意。这一次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然我怕以后都无法在镇子上立足了。”老乞丐说道:“不用客气,你是一个好人,我肯定得帮你呀。”

刘进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老乞丐没有回答,而是微笑不语,一脸的高深莫测。刘进见状,也就没有多问,觉得眼前的老乞丐不简单,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随后,刘进回到院子,看了一眼地上的材料,就收拾起了工具。

许嵩见状问道:“刘木匠,你怎么不继续打了?”刘进冷哼道:“你爹根本没死,你们与王家勾结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所以这寿材我是不会打的,我奉劝你们一句,不要跟王家人走得太近,更不要作恶,不然王霸就是下场。”

许嵩听罢,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刘进不再理会他,收拾好工具就回了家。刘进靠木工手艺养活了一家人,靠与人为善于己为善这8个字,平平安安过了一生。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