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长女8岁被卖作童养媳,11岁才知父母是谁,后来过得咋样?

刘少奇长女8岁被卖作童养媳,11岁才知父母是谁,后来过得咋样?

1927年,一个女婴在湖南省总工会一间屋子里出生了。孩子的父亲正是中共中央委员刘少奇,他低声对刚生产完的妻子说道:“组织根据目前的情况,决定将所有党员转入地下,我们需要做好充分准备……”

3个月后,刘少奇与妻子何宝珍接到了组织的指示,前往上海组织工人运动。临行前,何宝珍舍不得放下怀中的女儿,用恳求的目光望着刘少奇,希望能带女儿一起去上海。

刘少奇心中何尝不是在滴血,但他只能提醒道:“我们的工作太危险了,孩子跟着我们不方便。”这个道理何宝珍不是不知道,可心头肉哪有那么容易割舍。最后,他们还是把孩子寄养在一户人家。

图|刘少奇

刘少奇长女“爱儿”(乳名)渐渐长大,开始管工人的妻子叫“妈妈”。工人一家人对爱儿还不错,她的一声“妈妈”更是让人心生怜爱。这些年中,国家混乱,工人一家也都下岗了,没有任何收入。

“妈妈”家并不富裕,可以说是一贫如洗,一家人挤在贫民窟里。这是用破草席搭起来的,原本是用来避难的,现在成了他们的家。在这个歪歪斜斜的小棚子中,没有铺盖、家当,甚至连一个碗都没有。

爱儿渐渐懂事,“妈妈”就一手牵着她,一手挎着一个破竹篮,走街串巷,帮人家缝补衣裳赚点吃饭的钱。爱儿还没有桌子高,但她已经可以牵着比她小一岁的弟弟去捡菜叶、煤渣……

生活越来越艰难,家中“奶奶”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爸爸妈妈”经常唉声叹气。在这段时间里,爱儿发现“爸爸妈妈”总是看着自己,眼神非常奇怪。

“妈妈”拉着爱儿的小手,轻声说道:“好孩子,这些年让你跟着妈妈受苦了。明天妈妈送你去城里的亲戚家,他们家的饭可好吃了,还有新衣服穿……”“妈妈”说了很多好处,爱儿脑中却只有一个想法:妈妈不要我了。

小爱儿委屈地哭道:“我哪里也不想去,我就要妈妈。”“妈妈”听后心中十分难受,顿时泪如雨下,她只能搂着这个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安慰道:“爱儿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有空就去看你……”

就这样,小爱被卖到了汉口的一户有钱人家,给他们家当童养媳。在旧时代,童养媳就是用钱买来的丫鬟,什么活儿都得做,长大了还要给他们传宗接代。运气好的话,碰到好人家,日子也不会太差。

爱儿“妈妈”做这个选择,其实并不能怪她。在那个时代,哪怕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会如此。他们认为,孩子能活下去、有口饭吃就可以了,总比跟着自己饿死强。

可惜的是,爱儿的“婆婆”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她自私、吝啬、冷血……对爱儿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年仅7岁的爱儿从此掉进了苦难的深渊,感受不到一丝亲情。

爱儿来到“婆婆”家后,从早干到晚,“婆婆”的叫骂声就没有停止过,爱儿没有一分钟的空闲时间,繁重的家务已经远远超出了爱儿小身板能承受的范围。到了晚上,爱儿全身就像散了架一般,十分酸痛。

爱儿在“妈妈”的调教下,懂事乖巧听话。她来到新家后,对“婆婆”也是言听计从,她说什么就去做什么。但小爱儿年龄太小,做事有些慢,“婆婆”就认为爱儿在偷懒,常常掐她。

新家在当地还算是有钱人家,“婆婆”却是出了名的小气,为了省几个铜板,给爱儿吃得很少,还经常罚她不许吃饭。爱儿自从来到这里,身上总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左青一块,右紫一块,头上还起了几个大包。

有一次,爱儿去水井边打水,和她半个身子一样大的水桶装满了水,爱儿吃力地往上提。突然,爱儿感到眼前一黑,双脚无力,竟然一头栽进了水桶,连人带桶掉进了水井。爱儿害怕地大声呼救,幸好“公公”听到了呼救声,才赶了过来,让爱儿抓紧水桶,才将她拉了上来。

这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刘少奇已经到达了延安,他正在想办法联系爱儿。周恩来作为负责人,前来询问刘少奇孩子的特征和其他相关信息。

刘少奇伤感地说道:“长子是在1921年出生的,我们把他留在身边养了一段时间,1925年才送去了湖南宁乡老家;长女是1927年出生的,当年老蒋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我们把她送给了汉口的一个工人家庭;小儿子是1930年出生的,1933年,宝珍在上海被捕,把孩子交给了邻居。”

十多年过去了,三个孩子一点消息都没有……

周恩来听后,拍了拍刘少奇的肩膀,安慰道:“你不要担心,孩子们肯定会没事的。他们是党最宝贵的财富,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找回来!”

就在爱儿快要被新家折磨得快受不了的时候,爱儿的“妈妈”带着一个陌生叔叔来到了家门口。爱儿见到“妈妈”,痛哭着扑进了“妈妈”的怀抱,诉说近日的委屈,一大颗的泪花连串落下,爱儿急切地说道:“妈妈,你怎么现在才来呀?你快把我接走吧!我会干很多活,你带我回家吧!”

“妈妈”搂着爱儿,安慰道:“你受苦了,是妈妈没本事,妈妈对不起你,这次来就是为了领你回家的。”

“婆婆”听见了要带爱儿走的话,立即笑盈盈地走了出来,说道:“爱儿在我在这里可好了,不会冷着也不会饿着,还学会了不少东西。你问爱儿,让她自己说。”

陌生叔叔接了她的话,两人在一边交谈了一会儿,阴着脸的“婆婆”立即喜笑颜开,她从屋子里拿出了一套全新的衣服,假惺惺地对爱儿说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你要走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这套衣服是为你准备,本来是留给你过节穿的,怕是没有机会了,你现在就穿上吧!”

陌生叔叔带着爱儿和“妈妈”去了一家旅馆,让她们好好休息。第二天早上,陌生叔叔带爱儿和“妈妈”去了一家照相馆,爱儿穿上了那套新衣服,和“妈妈”平生第一次照了一张照片。

爱儿很喜欢那个陌生叔叔,他非常和蔼。照完相后,陌生叔叔指着“妈妈”,对爱儿说道:“孩子,她是你的养母,你的亲生母亲不是她。你的亲生父亲现在在延安,离汉口很远。你父亲委托我带你回家,你跟我走好不好?”

有了前车之鉴,爱儿听后第一反应便是:“妈妈”又要把我送走了。爱儿大哭,拉着“妈妈”喊道:“你是不是又要把我卖掉?我要回家!我要和弟弟在一起!”“妈妈”蹲下来,捧着爱儿的脸蛋,说道:“这次妈妈没有骗你,叔叔说的是真的。过去是妈妈不好,让你吃了苦,你要听叔叔的话。”

几天后,爱儿来到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这一路上陌生叔叔对自己照顾有加,来到办事处,共产党员夏之栩见到爱儿后,一把搂进了怀里亲了又亲,双眼含泪地说道:“长得太像你妈妈了,可怜的孩子,你妈妈生前最想见的就是你们几个孩子了,她一直说对不起你们……”

原来夏阿姨曾经和爱儿的生母关在一个牢房中,爱儿的母亲何宝珍在几年前不幸罹难,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夏阿姨让爱儿安心,马上就可以去延安找爸爸了。

图|何宝珍

爱儿在夏阿姨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生母何宝珍的事情,1933年,夏之栩和何宝珍被反动派关进了南京老虎桥监狱里,母亲在狱中非常乐观,她的坚强乐观感染了整个牢房。

母亲聪慧、活泼开朗、体贴,她的年纪在牢狱中算是比较小的,因此大家都称呼她为“小大姐”。母亲很会唱歌和唱戏,还会自编自演,经常逗得大家开怀大笑,一度让人忘记自己身处监狱。

人们都说母亲是一个天生的乐观派,其实她也有忧愁的时候。她每次独自久坐在一个地方,偷偷抹眼泪,那就是在想念自己的三个孩子了。爱儿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刘允斌,另一个叫刘允若。

刘少奇长女8岁被卖作童养媳,11岁才知父母是谁,后来过得咋样?

1938年的春天,11岁的爱儿终于来到了延安。时任中共北方局书记的刘少奇因公务也来到了延安,他知道女儿不容易,从小有上顿没下顿,还被卖去当了童养媳。爱儿经历了多少苦难,刘少奇就有多少心酸,他不禁自责,自己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父亲啊!

孩子们在没有消息的那段时间里,刘少奇常常会想到妻子何宝珍将孩子抱在怀中,不舍得交给他人的场景。

爱儿在警卫员的带领下,被带到了一个窑洞前。爱儿在窑洞前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灰色军装的高个子男子走出了窑洞,爱儿目光跟随着这名男子,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带着爱儿来的警卫小声对她说道:“他就是你的爸爸。”

图|刘少奇

爱儿呆呆地站在那里,刘少奇见到女儿,大步走了过来,他拉起爱儿的手,上下打量着,还不停地问道:“孩子,这几年你还好吗?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没?”刘少奇关心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过来,爱儿一个一个回答。

父亲慈爱的目光,穿透了爱儿11年来悲凉的内心,爱儿发现,她对“抛弃”自己的父亲母亲恨不起来。刘少奇牵着女儿的手,放在手心里揉了又揉,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说:“你回来了,我很高兴,回来了就好。”

旁边的警卫员小声地提醒道:“爱儿,叫爸爸,快叫爸爸。”

爱儿在心里默默叫了一句“爸爸”,但始终没有张开嘴叫出来。刘少奇摆手,说道:“我们有十几年没有见面,算了,以后还有时间。”接着,刘少奇大手拉着女儿的小手,进了窑洞。

刘少奇慌忙地拉开了椅子,对女儿说道:“爱儿,这几天累坏了吧,你先坐。”

爱儿说了一句:“我不累。”就坐了下来。

刘少奇不慌不忙地倒了一杯热水,送到女儿面前,问道:“爱儿,你知道你现在几岁了吗?”

爱儿随口回答:“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引得大家笑了起来,刘少奇微笑道:“爱儿,你这几年的生活,我大概了解一下,你受苦了。是爸爸不好,没有早点去找你。现在回来了就好,我听说你经常会肚子疼,等会爸爸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爱儿自懂事起,就跟在养母身边,风里来雨里去,带着弟弟到处挖野菜。在其他人眼中,这可能是“可怜”,但在爱儿眼中,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和一个爱她的“妈妈”,她并不认为这是在受苦。真正让爱儿感到痛苦的日子,是给人家当童养媳的那段生活,十分煎熬。

刘少奇对女儿说道:“孩子,你知道吗?你是党用10块大洋换回来的。你要记住,你是用人民的血汗钱赎回来的。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为人民做贡献。”

爱儿心中第一次有了目标,她突然认为“为人民做贡献”是一个伟大的目标。

爱儿与刘少奇相处了一段时间,在爸爸身边,爱儿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感到十分幸福。爸爸刘少奇旁边住了毛泽东和周恩来。

刘少奇带女儿前来探望,介绍:“爱儿,快来,这是你毛伯伯和周伯伯。”爱儿不似第一次来那么腼腆,她深深鞠躬,乖巧地说道:“毛伯伯好!周伯伯好!”毛泽东和周恩来非常喜欢这个乖巧的女孩,毛泽东摸着爱儿的头说道:“爱儿都长这么高了呀!”

此后,爱儿每次遇到毛泽东,毛泽东都会亲切地询问:“爱儿又长高了啊,今天认识了几个字呀?”爱儿从心底爱上了这里,她喜欢慈祥可亲的毛伯伯,喜欢文质彬彬的周伯伯。

爱儿有时间就往毛泽东和周恩来那里跑,听说了不少关于爸爸的事迹。毛泽东常说:“你爸爸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他是苏联的劳动大学毕业的,回到国家后,一直在革命,领导过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

爱儿问道:“为什么要领导工人罢工呢?”

毛泽东解释道:“因为工人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家出来赚钱的,他们干了很多活,却得不到他们应得的报酬,资本家还压榨他们的工钱,克扣他们的饭钱。资本家敢这样,无非就是因为工人背后没有人撑腰,任人宰割。”

爱儿听明白了一些,之前她跟在养母身边走街串巷,帮人家缝补衣服,一些有钱人家接到补完的衣服后,处处挑刺,说养母不会绣花,把他们的衣服缝得不好看了,怎么说都不肯给钱。

这一年7月,刘少奇找到了长子刘允斌,爱儿十分高兴,她有了哥哥。

刘少奇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对兄妹两人说道:“她以后就是你们的妈妈了。”爱儿和刘允斌都感到十分奇怪,自己的生母不是牺牲了吗?

那名女八路军一头短发,显得十分干练,一身军装,腰间系着一条腰带,看起来非常精神。她主动拉起两个孩子的双手说道:“可怜的孩子,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了。”

图|刘爱琴、王光美和刘少奇在中南海的合影

那名女八路军叫谢飞,是刘少奇另娶的妻子,她也成为了孩子们的继母。谢飞对兄妹俩还不错,看着孩子也到了年纪,提出送孩子们去学知识。刘少奇对谢飞说道:“孩子们是到了读书的年纪,爱儿这个名字是她生母取的乳名,原本是表达我们对她的爱。但毕竟只是一个乳名,上学了要取一个正式一点的名字才好。”

谢飞点头同意,提议道:“爱儿这个名字叫了十几年,改了孩子会不会不习惯?这也是她生母留给她的念想。”

刘少奇表示赞同,说道:“你说得没错,这个‘爱’字,就很好,可以留住,我们再加一个‘琴’字,就叫刘爱琴。”谢飞将“刘爱琴”这三个字写在纸上,对爱儿说道:“爱儿,这三个字以后就是你的名字了!”

刘爱琴和弟弟在延安的保育小学读了一年多的书。1939年,刘允斌和刘爱琴被送去了苏联莫尼诺儿童院读书,这是共产国际专门为中共领导人的后人和烈士子女建成的儿童院。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也在这里学习过。

刘允斌和刘爱琴白天在莫斯科一所十年制的学校读书,到了晚上就补习俄文,生活十分丰富。孩子们在这里彻底了解到了父辈们正在从事的革命事业,他们在这里受到了很好的共产主义文化教育。

17岁的刘爱琴在莫斯科通讯技术专科学校学习,报到那天,女教师问道:“你是从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过来的吗?”

刘爱琴回答说:“是的。”

这一番对话引起了一个外国男孩子注意,刘爱琴报到完后,男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大步追上了刘爱琴,追问道:“你是从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来的吗?”

刘爱琴看到了一个一头栗色头发,白皮肤,五官分明的外国男孩子,她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男孩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听到了你和老师的对话。我想说,我也是国际儿童学院出来的。我们应该是老校友啦!对了,你是中国人吧?”

刘爱琴点头说道:“是呀,那你一定是西班牙人咯!”

图|刘少奇和长子刘允斌、长女刘爱琴在苏联

西班牙发生了内战,西班牙的共产党人在前线牺牲,他们的孩子就送到了这里学习。来到国际儿童学院读书的人都是烈士子女,因此他们对彼此的身份都心照不宣。

交谈过后,刘爱琴迈着欢快的步调走了。男孩子在身后大喊:“喂!中国女孩,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你在哪个系?”

刘爱琴没有告诉他。

刘爱琴被分配到了经济计划系,她学习十分努力,成绩一直不错。她在学校的目标,就是拿出最好的成绩,给爸爸汇报。

1946年的新年,学校里举行舞会。众人围住了一个男孩,男子长相出众,舞步非常优雅。刘爱琴好奇地看了一眼,发现竟是当初那个西班牙男孩。

男子一曲舞完毕,也看到了刘爱琴,立即朝她走了过来,邀请她跳舞:“你好,中国女孩!好久不见,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爱琴不知为何,心跳突然加速,同意了男孩的邀请。

此后,两人成为了朋友,男孩名叫费尔南多(后面称他为“费尔”)。费尔的母亲是一名共产党人,跟随姨妈投身革命21年,在一次任务中不幸牺牲。刚满13岁的费尔跟着姨妈来到苏联,得到了救助。

两人命运相似,常常在一起聊天。两颗青春勃发的心开始靠近,他们也成为了恋人。费尔与爱琴并没有过多地询问对方家中的事情,都不知道对方父母的身份,观念中也就没有了“门当户对”,他们只知道对方一定是革命家庭。

费尔与爱琴没有考虑太多,毕业前结了婚,他们并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坎坷。

1949年,苏联报纸刊登了刘少奇将要率中共中央代表团访问苏联的消息。在饭桌上,爱琴指着报纸说道:“刘少奇是我的父亲,他来了后,你应该去见见他。”

费尔不敢相信,连忙问道:“什么?你的父亲是刘少奇?你没有开玩笑吧?”费尔不敢置信,他居然娶了中国的“红色公主”。

爱琴说道:“是真的呀!我怎么可能乱认爸爸?不过我还没有把我结婚的事情告诉他。”

图|刘少奇在苏联访问期间,与刘允斌、刘爱琴(左一)及朱德女儿朱敏合影

费尔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他想起了姨妈曾经说的话:“你们一个来自中国,一个来自西班牙,牵扯到了政治问题,你们要多考虑将来,要做长久的打算……”

费尔之前还认为姨妈是在杞人忧天,现在他才明白了姨妈说的话。

费尔不知道岳父和中国是否会接受自己,心理压力顿时增大。他和妻子一同拜见了刘少奇,刘少奇和他们见面后,简单地询问了费尔的家庭,并用征询的口气说道:“我想要请你批准,让爱琴在我这里住几天。”

费尔一个人回了家,他的心里总是不踏实。

刘少奇身份特殊,作为他的女儿,在当时也并不是自由的。刘少奇劝说道:“你之后,是要和我回中国的,费尔也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或者留在苏联。你们不能在一起。”

爱琴说道:“费尔可以和我一起回中国。”

刘少奇双眉紧锁,说道:“他是西班牙人,你有想过他会习惯中国的生活方式吗?他不懂中文,如何融入?还有很多问题,你有想过吗?”

爱琴流泪道:“他是我的爱人,我可以教他中文,我第一次来苏联,最后也都习惯了。爸爸,费尔也是革命烈士的后代,政治上能有什么问题呢?”

刘少奇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安慰道:“你长大了,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国家和党。爸爸让你读书,是希望你能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这也是你妈妈想看到的……”新中国成立前夕,刘爱琴回到了阔别十年的祖国,投入工作,费尔留在了苏联。

刘爱琴回国后,刘少奇把对女儿的爱化作了严格的管教和要求。刘少奇首先就是让女儿换下她在苏联穿惯了的西服套装,刘少奇说道:“你现在是一名教师,人民教师的形象是朴素的。”

刘爱琴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工作,递交了入党申请,在考试的时候,刘爱琴认不全试卷上的中文,查了字典才勉强完成。在中南海办公的刘少奇知道后,一通电话打到了学校,说道:“请你们严格要求,不要因为刘爱琴是我的女儿就特殊对待。”

刘爱琴预备党员的资格被取消了,她感到十分难过,将挫折变成了动力,苦心学习中文。三年后,她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升。

图|刘爱琴

除了学习,刘少奇还严格规范女儿的思想和行为,比如:不许坐专车、吃小灶、向国家伸手等。

刘爱琴一生经历了三次婚姻,第一位丈夫是在苏联遇到的西班牙男孩,后来他娶了一个俄罗斯姑娘;第二位是刘少奇为她介绍的男子巴彦孟,刘爱琴工作出现变动时,两人离婚;第三位是沃宝田,他的性格开朗幽默,家里常常是欢笑不断。

刘爱琴到了晚年,回顾往事,她说:“我从不抱怨生活给予我的一切,我衷心地祝愿祖国繁荣昌盛、天下所有的父母和儿女都能平安幸福。”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