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使赫尔利,三次阻挠毛主席访美,干了一件事得罪全中国人民

美国大使赫尔利,三次阻挠毛主席访美,干了一件事得罪全中国人民

我这几条烂枪,既可同日本人打,也就可以同美国人打,第一步我要把赫尔利赶走了再说!”这是毛主席结束重庆谈判回到延安后接见美国民主同盟代表时发出的嗔语,从字里行间中我们不难体会他对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深切厌恶。

那么,这个赫尔利到底做了什么,使得毛主席如此大动肝火,发誓要将他赶出中国?此人又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今天康叔就带大家看看这位中美史上最受诟病的外交官——赫尔利。

毛主席与朱老总在延安迎接赫尔利

1944年9月,赫尔利刚刚晋升少将,他便在马歇尔的举荐下当上了罗斯福总统的特使,奉命前往中国准备接替驻华大使高斯的职务。当时美国在太平洋战场上胜局已定,所以美国的战略目标已经由“寻求战争的胜利”变成了“争夺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利益”,而派遣赫尔利前往中国,实际上是罗斯福出于争夺胜利果实的目的。

临行之前,罗斯福还特意交待过赫尔利,让其重视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必要时甚至可以向中共进行援助,以谋求双方在政治上展开交流与合作的可能。罗斯福之所以重视起中共,全然是因为美国政府一贯支持的蒋介石让他看不到希望,此时的国民党不仅在对日正面战场上一败涂地,其政治更是腐朽不堪,惹得民怨沸腾。而这样的执政党统治中国,显然已经损害了美国在华的利益。

因此,罗斯福于1944年7月向延安派遣了一个观察团,试图打探共产党的执政情况。结果,以驻华使馆武官包瑞德、三等秘书谢伟思为首的美国观察团一下飞机后,便被中共治下稳定和谐的延安社会环境所折服,其中谢伟思更是直言不讳表示:中共早晚会成为执政党!

得到了观察团对中共的一致好评后,罗斯福对中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接受了马歇尔的建议,开始向中国派遣自己的特使,其中重要一个目的便是与中共展开交流。带着罗斯福总统的嘱托,赫尔利雄心勃勃地来到了中国,在与蒋介石会晤后,他随即向国民政府提出了访问延安的计划。

美国总统罗斯福

此时蒋介石也大致猜到了赫尔利访问延安的目的,于是他以种种理由拒绝了赫尔利的要求,期间还不断对中共进行“妖魔化”,企图改变赫尔利的心意。原本赫尔利对中国的国情就不甚了解,在听信了蒋介石的抹黑后,他对中共果然产生了抵触。不过,本着罗斯福总统赋予他的使命,他还是坚持要去延安看一看,并且对自己能够完美解决国共两党争端一事充满了信心。

1944年11月,经中共方面同意,赫尔利被允许前往延安访问。而随着赫尔利前往延安,美国正式开启了与中共在政治上的交集。

1944年11月7日,赫尔利正式抵达延安,毛主席随即与之展开了会谈。当时国共的分歧主要存在于如何建立联合政府,而赫尔利自然不可避免地卷入到了这一矛盾之中。

当时的国民政府在党内和民主人士的重压下,被迫出台了《为着协定的基础》的文件,文件中对联合政府的构成做了一些构想。蒋介石为了维护一党专政的现状,不惜多次修改了文件,而后这份毫无诚意的文件就被赫尔利带到延安递交给了毛主席。

毛主席看过文件,自然无法接受,于是他对蒋介石的建议进行了再度修改,最终增补删减为了五条协议,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增加了一条:将现在的国民政府改组为包含所有抗日党派及无党派人士为代表的的联合政府

开罗会议中的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

对于毛主席增加的这条建议,赫尔利非常赞同,他表示这符合中国的国情,而能够提出如此意见,他还深切感受到了毛主席的热枕和智慧。对此,毛主席对赫尔利的印象也十分不错,双方谈得尤为融洽。

最后,双方签订了由毛主席修改的“五点协议案”,赫尔利就带着这份协议兴冲冲回到了重庆。可是,蒋介石哪里会同意废除一党专政去和共产党建立联合政府,赫尔利带回来的协议终归成了一团废纸。

对此,赫尔利非但没有指责蒋介石的独裁,反而转过头试图去劝说中共妥协,可毛主席哪里会同意。于是,赫尔利对于国共的第一次协调,以彻底失败告终。而后,赫尔利将自己失败的原因全部归咎到了共产党的身上,认为都是中共的强硬态度导致,他对中共的态度也由此发生了转变。

但中共一边,由于赫尔利的到访,毛主席和周恩来意识到罗斯福总统很可能有意与中共接触,于是便向继任了驻华大使的赫尔利提出了访美的意图,从而探讨双方合作交流的可能。不过,为了表达对蒋介石的支持,赫尔利果断拒绝了延安的橄榄枝,他对中共的不善也始见端倪。

1944年12月,当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克罗姆利等人再度访问延安时,毛主席又一次提出了访问美国的想法,克罗姆利对此大加表示欢迎。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周恩来还在克罗姆利离开前特意嘱托他绝不能让赫尔利知道此事,因为中共并不相信他的判断力。可惜的是,这件事终究还是传到了赫尔利的耳中,延安的访美事宜再度被截胡。

到了次年3月,驻华大使秘书谢伟思又一次访问延安,毛主席再度提出了希望能当面与罗斯福商讨某些事宜的意图。可结果依旧还是被赫尔利破坏,谢伟思还因此受到了处分。

1944年谢伟思访问延安时与中共领导人的合照

一个月后,罗斯福总统在任上去世,继任的杜鲁门是个极端反共分子。至此,中共彻底放弃了与美国进行交流的意图,而双方原本可以展开对话的三次机会,就这么被赫尔利全部破坏。

赫尔利除了破坏毛主席的访美计划外,还干过一件令所有中国人都深恶痛绝的事,那就是支持蒋介石发动内战。

杜鲁门上台后,美国政府一改罗斯福时期的对华政策,开始由“促蒋联共抗日”转变为了“扶蒋反共”。而原本就对蒋介石无比支持的赫尔利在接到杜鲁门的指示后更加得心应手,在反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945年5月-8月间,赫尔利多次访问延安,其目的主要都是为了劝说中共接受蒋介石的领导。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赫尔利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国际时机,于是他督促蒋介石邀请中共领导人来重庆谈判。根据赫尔利的如意算盘,如果共产党不来的话,那么国民政府完全可以将挑动内战的罪名安置到中共头上;而毛泽东一旦答应来重庆,那么国民党也能争取足够的时机抢占胜利果实。如此看来,重庆谈判对国民政府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赫尔利显然低估了毛主席和共产党人的魄力与智慧,结果,毛主席不仅以极为高调的姿态亲自去了重庆,更以极高的威望斩获了大部分民主人士的支持。如此结果让赫尔利大为光火,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正是由于赫尔利在重庆谈判中流露出的狡诈,毛主席对他才由最开始的好印象变得极为厌恶,顺利从重庆返回延安后,他也才会在前来访问的美国民主同盟代表面前发誓要将其赶出中国。

重庆谈判(左为赫尔利)

而赫尔利在诡计没能得逞后,便开始在杜鲁门的授意下积极煽动蒋介石挑起内战,这引起了中共以及各民主党派乃至全国民众的不满。毕竟,除了国民党反动派和美国人,没有人希望中国的土地上再度燃起战火,大家都渴望和平。

赫尔利在引起了中国人民公愤的同时,他的反对派也在美国对他进行着声讨,有人还趁此机会把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全部归结到了他的身上,指责他错误低估了中国共产党的实力。

1945年11月9日,美国民主党派狄拉西在众议院指责赫尔利全盘支持蒋介石的政策,而后赫尔利在美国众议院的党派斗争中接连失败,最后只能被迫辞去了驻华大使的职务,悻悻回到了美国。

之后,这个协助蒋介石给中国带来了新一轮战火的罪人,再也没有回过中国,当然中国人民也不会欢迎他。回到美国后,赫尔利于1946年,1948年和1952年三次作为共和党代表参加新墨西哥州的参议员选举,但均未能当选,而后郁郁不得志的赫尔利没有再涉足政界,于1963年7月20日病死。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赫尔利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外交官,他在最开始处理国共争端时就展现出了自己的唯心,竟然试图同时接受中共和国民党的要求。也正是由于找错了出发点,才会导致赫尔利始终无法找到解决方案,最终索性摆烂朝着国民政府一面倒,将中国推到了深渊当中。归根到底,赫尔利还是不够了解中国的国情,才会犯下如此离谱的错误。

赫尔利的错误,不仅让中国人民大为不满,同时也让美国利益受损,连美国国内对他也颇有微词。如此来看,既不得中国的赞许,又不得本国的肯定,赫尔利堪称是中美历史上最失败的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