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娇惯,杀子刀剑

父母娇惯,杀子刀剑


图片源于网络


陈及第出生时,众亲来喝喜酒,恭贺喜得贵子。他爹爹二木匠高兴地蹦高,地瓜干酒喝得云山雾罩的,瞪着通红的眼珠子问:俺老陈家就不能出息个状元吗?众亲回答:能!二木匠大腿一拍:有道是众口铄金,今日就借恁吉言,给他起名叫及弟。

及第九岁时去私塾念书,一年下来,《三字经》《弟子规》背得滚瓜烂熟,先生常夸他聪明。待到他能给自家写对联了,二木匠喜得逢人便夸自家孩子有出息。

及第懂规矩,讲礼数。二木匠大名里有个“九”字,在遇到九字时,他总能想办法讳去。

有人不信,特意商量好来捉弄他,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某一天,来了两个人,一个自称东村李九,一个自称西村王九。李九手里拿了两瓶白酒,王九手里拿了一捆韭菜,叫及第和二木匠说一声,九月初九日他们两个请二木匠去饭店喝酒。

及第进家跟二木匠说:东村李三三,西村王四五,一个拿着扫愁帚,一个拿着镰刀数,约定重阳佳节日,来请爹爹赴宴席。轻而易举地避开“九”字。

这个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老少爷们说,这个孩子聪明,长大能有出息。

有这么个儿子,二木匠烧得不得了,走到哪里,三句话离不开“及第”。

及第十三岁了,老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及第放学回家常大呼小叫地要东西吃。二木匠说,能吃不要紧,只要能把书念好就行。他嘱咐家里人:及第念书累,放学前,得给他提前熥好饭,别等他回家饥困找不到东西。

二木匠每次出去帮工,不管回家早晚,都会专门带些好吃好用的留给及第。渐渐地,及第养成个习惯,凡事以自我为中心,喜欢吃独食,只要回到家就得有好饭好菜端出来,否则就甩脸子,甩书包。

有一天,二木匠回家忘了带东西,及第放学回家就翻二木匠的家什斗,一看除了凿子、錾子、斧子没有别的,生气了,边哭边闹:没有给我带好东西,我不念书了!歘歘歘,三下五除二,把书撕了。

第二天上学堂,及第没有书本,先生讲新课,他跟那抓瞎。先生问他:及第,你跟那蛄蛹半天,书呢?及第说:书落家了。

先生说:上学不拿书,来干什么?勾留回家拿。及第知道书撕了,不敢回家,在私塾外面的墙埵下看蚂蚁上树。先生出来看见后,很生气,呲了及第一顿。及第知道瞒不过去,就实话实说了。先生一听,这还了得,读书人撕书,这简直是大逆不道,有辱斯文,绰起戒尺就是一顿揍。

及第放学回到家,一摸屁股疼,对他妈说:这个事都怪俺爹,今晚上怹回来我要杀了怹。

晚上,及第他妈包了饺子,二木匠还没回家,及第气乎乎地用手抓着饺子往嘴塞,吃饱后,就去磨二木匠放在家里的锛。

锛,是木匠专用的,把有一庹长,锛头一拃长,锛刃锋利。

二木匠回到家,老婆跟他说:坏了,及第得杀你,因为你没给他带好东西。

二木匠一楞:我是他亲爹,对他这么好,就为这么点事他会杀我?绝不可能。

及第妈说:这么地,晚上弄个假人在炕上,你先找个地方躲躲,看看他能不能真动手杀你。

二木匠说:行,咱们试试。

约目二更天,及第妈睡不踏实,起来点上灯,拿针线笸箩缝衣裳。

及第拿着锛进来了,问:俺爹呢?及第妈看了一眼睡在炕上的假人,小声说:恁爹睡了,出去干活把衣裳划烂了,我给他敹两针。

话音未落,及第抢起锛对着脑袋砸过去。

及第妈“啊呀”一声,当场吓晕过去。及第直跐一溜烟,跑了。

藏在一旁的二木匠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他叫醒及第妈,两个人都直愣怔地不知说什么,抱一起嚎啕大哭。

及第以为把爹杀了,一去路不回乡。

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及第妈想孩子,天天哭泪悲悲的,打发二木匠出去找,二木匠一边找活干一边打听儿子的下落。

二十年后,二木匠老了,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找儿子。一天,二木匠背着木匠斗子在邻县街上找活干,一个年轻人叫他:老师傅,您来,我家里有活。

年轻人领着二木匠进了一处大宅院。二木匠抬头一看门头,嚯,挺阔气,双户对,圆门当。他走南闯北几十年,懂得,这是个大户人家。

年轻人带他来到后院,指着一棵歪脖老槐树说:给您三个月时间,看看能不能把它弄直溜了,三个月不管他直不直溜,工钱一分不短。

二木匠心里直犯嘀咕,这是什么木匠活,在这住好多天,又是绳子拉,又是搭架子,方法用了不少,却一点不见成色。

东家不急不恼,天天好饭好菜伺候着。

二木匠实在木有办法了,找到年轻人说:对不住了东家,这个活我干不了,这树得从小整,大了,没办法。这些日子净浪费恁家伙食,工钱我不要了。

二木匠转身要走,就听身后“扑通”一声,随后听到年轻人喊:爹!我是及第啊!

犹如一声惊雷,二木匠定在那里,慢慢转过身,仔细一端详,跪在眼前的年轻人可不就是多年不见的儿子吗。二木匠大叫一声:哎呀!老天爷!禁不住老泪纵横。

原来,及第出逃这些年,全靠乞讨要饭,受尽了饥饿,饱受了冷眼,终于体会到了父母的温暖。后悔来不及了,他杀了亲爹,已经没有脸面再回自已的家。在他饿得两眼昏花,命悬一线时,被一大户人家救了,因看他谈吐不凡,就收留下来,及第在这户人家的资助下考中举人并做了上门女婿。这正是:父母娇惯,杀子刀剑。悬崖勒马,回头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