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而又陌生的概念--CPI(二)

熟悉而又陌生的概念--CPI(二)

(全文字数:2789字,阅读完大约需要9分钟)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大家好,我是王同学。


01| GDP平减指数和PCE


除了昨天说到的CPI核心CPI之外,还有另外两项指标常常被用于观测通胀(TZ)。


第一个就是GDP平减指数。王同学在写GDP的文章里面说到过这个概念。


GDP平减指数=名义GDP/实际GDP=现价*今年产量/(基准价*今年产量)[1]


在上一篇文章当中,我们说到,由于石油产量的锐减,导致价格暴涨,但是在CPI当中,这一项的权重是固定的,CPI的值一定会暴涨,所以,一些经济学家提出了把石油从CPI里面剔除出去,以免影响判断。


现在,如果我们用GDP平减指数来做观测,由于石油产量锐减,所以它对GDP平减指数的影响会缩小很多,同时这个产量由于是社会内所有产品的产量,石油的替代产品的增加量也会被计算进来,比如说页岩油。所以王同学觉得GDP平减指数可能是比CPI更好的一个衡量TZ的指标。


虽然说,美国劳工部每个月都会公布上个月的CPI数据,但是美联储更加关注的是经济分析局给出的PCE(Perso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个人消费支出数据。他们认为这个数据更能体现美国的实际TZ水平。这个数据是衡量一定时期内消费者个人消费总支出的变动情况。比如,猪肉从10元到30元,大幅上涨,但是人们的生活情况,可能没有受到那么大的影响。猪肉太贵,我可以选择吃鸡肉,鱼肉或者其他。PCE就是从实际支出去测算的,更能够反映消费者的个人支出情况。


02| TZ和上述几个指标的关系


TZ不是指一个产品的价格上涨,也不是很多商品的价格上涨,而是几乎所有产品价格都在持续上涨,一般用CPI的涨幅来表明TZ程度。[2]


CPI是一个固定的篮子,权重和项目,一年一小改,五年一大改,市场上短期产生的变化往往会过很久才能反映出来。这种固定篮子的统计数据,如果有一个因素价格暴涨或暴跌,它统计的结果往往偏大(比如猪肉的例子),尤其是和PCE相比。


核心CPI则是去除了由于供应导致的价格上涨的影响。

PCE分为耐用品,非耐用品和服务三个项目。是跟随消费者购买而随时变化的,是非常及时的数据。而且也考虑到了消费替代品的情况,所以数据往往要比CPI小一些。但是也有局限,比如说,节假日人们的消费可能会变多,这个时候并没有发生TZ,但是他统计出来的数据就是会变大;另外,当猪肉价格上涨的时候,很多人选择去吃鸡肉或者减少吃肉,确实会让PCE的数据比较好看,但是那些喜欢吃猪肉的人生活水平下降了,这一点数据是无法统计到的。也就是说,有的时候物价上涨了,我被迫选择购买更差的东西来,这个时候PCE数据显示上涨幅度不大,一切都非常和谐美好,可是我的实际生活水平是下降了的。


PCE这个数据只能反映人们在生活消费品以及服务上的支出,但是不能够反映人们的生活质量,也不能反映TZ。


GDP平减指数,这个指标考虑了所有最终产品,考虑了单个因素暴涨,考虑了替代品,是比较理想的指标,相当于CPI的升级版。但是这个指标统计数据范围很大,工作量大,一年才能公布一次,不像CPI和那样可以每季度,每月公布。之前我们说过CPI是抽样调查,为了节约成本。


多数严重或持续的TZ都是由于货币量持续的增长导致的。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如果发生了TZ,CPI极大概率会涨,但是反过来却不成立,CPI上涨不一定产生了TZ,因为CPI只是一篮子的货品,不是所有商品,只能说CPI的篮子当中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商品,同时CPI有可能被其中某几个因素的暴涨所影响。


如果发生了TZ,PCE不一定上涨,PCE基本就不能反应TZ。这个指标纯粹是那些人为了降低某种预期设立的,还美其名曰,要把PCE控制在2%以内。


发生TZ则GDP平减指数一定会上涨。反过来,GDP平减指数上涨也一定证明产生了TZ,这个数据相对理想


03| 万物皆可刷


所以看到这里,大家很多东西就可以自己想明白了。如果说大家对上面王同学所说的都没有疑问的话,就又掉到坑里了。


王同学想说一个比较大胆的结论--CPI和TZ根本就没关系最多只能用来判断被统计的那些日常用品和服务的价格波动情况,不能用于判断TZ。


发生TZ,CPI不一定上涨,CPI上涨,有可能发生了TZ,但不一定。


为了理解上面这句话,我们要知道,钱和钱是不一样的,银行里的钱(A)和我们钱包里的钱(B)不是一回事。之前王同学说过,GDP是可以刷的,同理,在这个万物皆可刷的年代,CPI也是可以被刷的


A在银行体系内部流转的,用于购买资产和偿还债务,原先的100元,可能在各家银行账上就变成500元,800元甚至1200元,倍率叫做货币乘数。


B就是我们平常使用的购买日常消费品的钱。


只要有办法阻止A变成B,就可以一边大幅度TZ,一边CPI非常好看。这里面有三个方法,


第一,就是创造各种经济术语,比如说核心CPI,CPI,PCE,告诉大家TZ没有那么严重,大家不用过于担心,手上不要拿太多现金;

第二,补贴基础物价;

第三,给银行体系内的A创造一个去处,比如说一个大大的金融市场;

最后,大家发现生活用品价格基本没有变,但是大类资产价格在暴涨,所以,现在CPI和TZ基本没什么关系了


04| TZ是好是坏?


对于government而言,当然是好事,因为它是社会上最大的债务人,TZ之后,他的债务就会被稀释。另外,短期看通货膨胀有拉动就业的效果。


对于个人呢?下面我们看一下某一位经济学家的评论。


当TZ不严重的时候,对经济不但没有什么伤害,反而可能有些好处。不严重的TZ特点是不出人们所料。大家都认为明年通货膨胀是3%,工人统一要求加3%的工资,卖家要求加价3%进行销售,价格涨了,但是所有人的利益都没有受到伤害。

我只能说他一定是象牙塔里面读书读傻了的类型。

工人加工资有那么随便?

卖家涨价有那么随便?

水来了,我们现有的财富呢?


直接把我们丢进热水里面,我们会挣扎着跳出来。如果温水煮青蛙,我们就觉得很舒服?这没有道理。

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TZ对于大家来说,一定是一件坏事,需要有方法去应对。大家还是要自己去把一些概念打磨清楚,有些专家真的是乱带节奏。


05| 如何判断TZ?


那么就会有人说了,王同学你说了半天说了个寂寞,到底如何判断TZ?很简单,回归原始定义,货币相对于真实财富增加的速度更快,看看central bank的资产负债表*倍率/真实财富,就这么简单。


至于那些眼花缭乱指标呢? 我想用我大学时看不懂,而现在渐渐明白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文章。


生活的幻觉,本质上都是相同的重复的事物,变化只是折射的诡计而已。

--加雷·加勒特 《金钱生长的地方》

祝勇猛精进,心想事成。

王同学

2022.5.14




[1] 我这是个简便写法,大家要正确理解。分子,分母都是所有产品的产值的总和。

[2] 我放弃了曼昆的定义--经济中物价总水平的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