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队长讨薪记

国足队长讨薪记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夺冠分两种



国米在意大利激情夺冠,曾经兄弟队的江苏队员只能在微博讨薪。


国米时隔11年重夺意大利杯冠军,国米主席张康阳在微博晒出冠军奖杯,感叹“终于再次捧起这座奖杯,但这不是终点”。几小时后,包括吴曦、吉翔、田依浓在内的前江苏队员纷纷转发这条微博,提起欠薪事宜:


“可就在不到两个赛季前,我们全体工作人员和教练员球员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也捧起了江苏足球多年来的第一个全国冠军啊!更令人惋惜的还有,那两天大家连与广大江苏球迷在南京一同庆祝的机会都不曾有过。不会真的只有国外球队的努力才值得尊敬吧?我们这些球员和工作人员的欠薪等已经拖了一年多了,和解协议也违约了数月。”


中国运动员讨薪方式并不多,微博是最常见的一种。对球员们来说,借助国米夺冠的热点,试图在微博这片舆论场制造一点声量,可能是得到回应最有效的方式了。今天,前江苏队外援特谢拉也加入到讨薪团队中,参与中国式微博讨薪。


世界杯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周期,是世界大国的流水席。中国足球像一只当红的土鸡,在这个周期里养在深山人未识。它是大国流水席的一张vip入场券,在盛宴开始的时候,这只鸡被赋予期待,做成一道辣子鸡、红烧土鸡,或者其他什么大菜。然而,宴席开始,不论怎么换厨师,端出的都是一盘鸡肋。这只鸡就去掉了当红二字只剩下了土。


江苏不是个例。自2020年辽足解散之后,球员们的欠薪问题也未能解决。足协仲裁无果,劳动维权无果,辽足球员也曾在微博讨薪,但他们还没有顺利拿回欠薪。所以,无论是辽足还是江苏,无论普通球员还是当红国脚,当面临同样的遭遇,微博讨薪成为了一种共同的选择,因为和制度规定的常规渠道相比,微博网友的转评赞或许要更有用。


在常规渠道难以发挥的环境下,微博作为舆论传播的渠道,反而成为了解决问题的通道。不久之前,国足队长蒿俊闵就曾在微博为自己说话,向武汉队讨薪,最终也得到回应,让事情有了结果。不仅球员讨薪,许多公共事件的解决也有舆论。人们在社交媒体围观公共的事务,表达共同的义愤。义愤是一种朴素的公共表达,让问题在公共压力中得到解决。


舆论是公共空间的空气,但不能仅有空气,只能呼吸的人们是脆弱的。我们常常放大热搜的力量,而忽视热搜当事人的脆弱。就像吴曦一样,他是公众人物国足队长,处在足球这样有能量的社会集合中,在社交媒体拥有80多万粉丝,拥有超越一般人的影响力,属于我们常说的“名人”那类人。但即便如此,可供吴曦讨薪的选择也不多,还是只能像普通人一样寄希望于微博。


人们常说抱团才能取暖,球员无法抱团,所以只能各自脆弱。但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抱团取暖本身即意味着个体保障渠道的缺失。社会本身就是最大的团,但个体并不能从这样的团中收获温暖,所以才需要“抱团取暖”,寄希望于陌生人的转评赞,即便有时候看不见转评赞。常规渠道的缺失是组织的失败,也是社会的潜在风险。当矛盾无法消解于常规机制的日常,就容易演变成更大的矛盾。


国米在意大利夺冠,吴曦发微博讨薪。但其实,吴曦的意大利同行去年也有类似的欠薪遭遇。去年5月,国米夺得意甲冠军之后,张康阳要求全队自愿放弃两个月薪资,来应对捉襟见肘的资金。球员显然无法接受,球员工会也没有接受,欧足联也有关于欠薪影响欧冠资格的要求。最终,张康阳准时发放了工资。现在,国米球员们的社交媒体只有自己的冠军奖杯,还有度假训练的日常。


中国足球是一潭死水,国足队长和兄弟们微博讨薪,不过是死水微澜。这些昔日足球盛宴里众星捧月的球星,正在遭遇事业的低谷期。中国足球已经不关心这些昔日的明星, 看热闹的人们也见怪不怪,连微博讨薪这么戏剧性的事情也觉得索然无味。讨薪的球星们已经成了祥林嫂。


没有人有耐心听他们的抱怨,这是今日中国足球戏剧性的一瞥。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