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肋如何做成美味,谈谈蜀汉第三次北伐的收获

鸡肋如何做成美味,谈谈蜀汉第三次北伐的收获

公元228年冬,诸葛亮发动第二次北伐,从十二月一直打到次年一月,围攻陈仓不克,在粮草不继的情况下,蜀汉退回汉中,针对曹魏的第二次军事行动以失败告终。

这次行动与第一次北伐都发生在同一年,诸葛亮漂亮地杀了曹真一个回马枪,虽然战略目的没有达到,但依然有所收获。第一输而不败,主力悉数撤回汉中。第二设伏斩杀魏国大将王双。第三又刷了一波经验值,蜀汉攻坚战和野战能力再次通过实战得到提升。

顶住了蜀汉两轮军事行动的曹魏眼下有点蒙。诸葛亮还会不会再来?诸葛亮何时会来?诸葛丞相要的就是曹魏瞬间的犹豫。虽然没有拿下陈仓,魏国的主力和重心再次转移到了关中,这就够了。

就在魏国上下举棋不定,还没有确定防御重点之际,蜀汉再次杀出了回马枪:这次诸葛亮的枪头没有指向关中,而是再次对准了第一次北伐走的祁山道。

公元229年初,返回汉中的诸葛亮立即采取了针对曹魏的第三次军事行动,遣将军陈式直取武都、阴平。

按时间节点看,相隔如此之近,我们可以将此次行动视为第二次北伐的备选方案:拿下陈仓,蜀汉就有了一根楔入关中的钉子,进可攻退可守。拿不下,吸引你主力的同时,再次猛击你的薄弱环节。因此,诸葛亮的第二次北伐和第三次北伐,其实可以合并为一次军事行动。

对于诸葛亮到底是先返回汉中再派遣陈式出兵,还是在回军途中直接扑向武都、阴平,两种结论我觉得都不重要。

陈仓道返回途中可不经汉中直接转向西北走祁山道奔武都

重要的是看诸葛丞相的心情。一是因为围攻陈仓没有太大损失,没打下来搓一肚子火的蜀军直接换个场地继续的可能性很大。二是沿陈仓道返回途中可不经汉中直接转向西北走祁山道奔武都。三是这套方案应该是在围攻陈仓之前已经拟好了的,运往武都战场的粮草应该已经在出发的路上。

武都和阴平是个啥概念。

地处西秦岭山地的武都郡,东汉隶属于凉州,曹魏时期归雍州管辖。当年刘备打赢汉中之战,曹操在对汉中实施战略性放弃的同时,并没有直接撤退。曹操深知人口资源的重要性,连带把武都郡的氐人一并北迁。

当时曹操这样做,一是避免他们受马超影响归附蜀汉。二是预留将来刘备继续对武都用兵,如果连人带地都被刘备抢去,就得不偿失了。

与此同时,居住在武都西侧的“广汉属国”氐人见武都的同族北迁,便在综合考量之后,选择了主动归附曹操,“广汉属国”自此更名为阴平郡。

诸葛亮北伐时期的武都和阴平,已是人烟稀少,土地贫瘠。因此,这里对于曹魏和蜀汉的价值就非常清楚了。在曹魏眼中,武都和阴平是食之无肉弃之有味的鸡肋,但对于家底子薄的蜀汉来说,诸葛丞相则本着”苍蝇腿也是肉“的原则,志在必得。

陈式是谁。在三国早中期的历史中,群星闪耀,英雄辈出。陈式在这些耀眼的星光下,自然暗淡了许多。而且他第一次出现在史籍中,也以惨淡的失败收场。

这还要从当年的汉中之战谈起。战事初期,刘备的主要策略为“断绝内外”,即切断或削弱汉中与外界联系。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刘备派遣张飞、马超、雷铜、吴兰等人攻打下辩,曹洪在曹休的建议下,趁蜀军兵力尚未集结之时袭击吴兰,雷铜、吴兰等战死,马超、张飞于是退走。

战事初期不利,刘备兵行险招,派遣将领陈式去攻打马鸣阁道,但被徐晃击败,死伤甚多。但是陈式应该是在这次危险的军事行动中幸存了下来。可以说汉中之战,刘备集团在这一地带打得及其不顺利,而战事的地点:下辩、马鸣阁等处,正是武都、阴平方向。

陈式第二次出现在史书中,是后来的夷陵战役。为了培养年轻干部,刘备讨伐孙权,特意带上了冯习、张南这些年轻的将领。刘备也好,后来的诸葛亮也好,都知道蜀汉不能吃老本,随着关羽张飞离世,赵云马超的老去,蜀汉必须培养和锻炼新人。

这里面就有陈式。不幸的是,刘备和陈式遇到了初出茅庐但却深有谋略的陆逊,如果不是后来孙权因为太子的事和陆逊闹掰,陆逊的超长待机说不定还能活过孙权。如果此次诸葛亮不启用陈式,他在历史中必定会被冠以“常败将军”的绰号。

陈式影视形象

所以我们终于明白了诸葛亮启用陈式的良苦用心:当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雄起。用实际行动证明你可以打胜仗。

诸葛丞相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陈式领命去取武都和阴平,应该没带多少兵。连防御重镇陈仓才有区区一千人,人烟稀少的武都阴平守军想必过不了大几百。因此陈式的兵一到,估计就望风而降了。历史上也没有陈式在此遭遇抵抗的记载。

这桃子陈式摘得轻松、漂亮。但精彩还在后面,虽然是鸡肋,那也是曹魏的领土,怎么能说丢就丢,按道理讲事后是要被追责的。因此负责陇右地区防守的雍州刺史郭淮赶紧亲率主力来救。

自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之后,曹魏加强了陇右地区的防务。驻军在原来的常规军基础之上,增加了专门防御蜀汉的部队。虽然魏国家大业大,但要同时防御东路的合肥战线、中路的襄阳防线,辽东还要防备公孙氏(注1),凉州要防备西北的羌胡。陇右驻军加起来应该也就五万左右,分布在各个据点。

这次郭淮直辖的援军,除了一少部分留在他驻守的上邽之外,应该悉数出动了。我们按常规估算,应该在一到两万兵力。郭淮起初的心思很简单:诸葛亮大军围攻陈仓失败,已经退回汉中,憋了一肚子火想找回点面子,就让陈式带着一支偏师取了武都和阴平。

因此郭淮自信满满地出发了。此刻他还没有意识到诸葛亮之前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铺垫。取武都和阴平毕竟是攻坚战,且占领之后曹魏必然来夺,如此险峻的任务为什么没有交给魏延王平或者姜维来担任?因为他们和诸葛亮的主力部队在一起,等着郭淮。

从古代战争到现代军事战争,取胜的一方从来都是围点打援,用小股部队吸引对方主力,而自己真正的主力或埋伏在侧翼,或迂回到敌人身后,在野战中歼灭对方。历史读到这,我们深感诸葛亮的军事指挥能力在蹭蹭地往上涨。

如果郭淮的两万部队不计一切地赶到武都,与坚守城池的陈式对决。诸葛亮的主力就会迅速出现在郭淮身后,来个里应外合。人数不占优势,野战不是蜀汉对手的魏国援军一定会被歼灭。

接下来诸葛亮一定会像第一次北伐那样,率领主力再次反攻陇右,主帅郭淮的部队被歼灭,曹魏陇右地区群龙无首,兵力基本相当甚至蜀汉还略站优势的双方将在陇右地区展开一场拉锯战。但是这一次诸葛亮可以不用着急了。有了马谡失街亭的教训,诸葛亮一定会抢先派魏延镇守街亭,彻底堵住曹魏的关中援军。

历史如果真的这样发展,蜀汉就可以实现第一次北伐的目标:全据陇右,满占雍凉,蚕食关中。原来,陈仓不是目标,陈式也不是诸葛亮故意的安排去摘桃子,武都和阴平也不是出气筒,这才是诸葛亮第二次北伐的全部真相。

好比我们逛古玩市场,如果卖家不识货,买家就会拿一件毫无相关的不值钱玩意还故意给出高价。不明就里的卖家以为赚大发了,自然会放松警惕,届时买家再拿起真货和卖家商量,您赚了这么多,把这件送我吧!

陈仓也好,武都阴平也罢,无非都是那些不值钱的假货。真正的大鱼,是郭淮和他率领的主力部队。

因为武都和阴平的地位不足以威胁到陇右地区,所以郭淮并没有太着急赶路。在救援的途中,郭淮也在思考,同时边走边搜集情报。很快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诸葛亮的主力已经驻扎在了建威(注2),祁山道的一条支路上。

脑子和反应都够用的郭淮立刻明白了诸葛亮的所有意图,如果继续进军救援武都和阴平,要么在城下被诸葛亮包了饺子。或者抢回了武都阴平,归路却被诸葛亮切断。郭淮迅速做出了最佳选择:武都阴平老子不要了,迅速赶回陇右布防,将曹魏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尽管后来的阳谿之战被魏延打得满地找牙,但我们仍然通过这次郭淮的谨慎、缜密和快速的反应处置,见证了他的军事才能、大局意识和战略意识。

郭淮影视形象

之前做了那么多铺垫,多次的声东击西,最理想的战略目的没有达到,撤退了的郭淮,已经将陇右地区的防御等级升级,敌人没有太大损失,本方两年三次军事行动也需要休整,诸葛亮的第三次,确切的说应该还是第二次北伐这才正式结束。

到此,我们来总结一下蜀汉这次军事行动的综合收益:再次锻炼了队伍;陈式将军洗白了自己。最大的收获,是蜀汉政权自关羽大意失荆州之后,版图第一次实现了扩张。

收复武都阴平之前蜀汉的版图,可以看成一个人缩着脖子

收复武都阴平之后的蜀汉版图,脖子”扬“起来啦

这一次北伐,蜀汉实现了开疆拓土,武都与阴平,未来可以成为北伐的桥头堡(注3)。尽管土地贫瘠人口稀少,但对于提振士气,提升信心都有重要的刺激作用。而这次北伐带来的收益,远不止这些。

从公元228年冬围攻陈仓,蜀汉最初的目的只是策应一下东吴。在石亭打了一场大胜仗的孙权还是比较紧张的,反应过来的曹魏极有可能采取报复性的军事行动。因此直到郭淮识破诸葛亮的意图退回陇右全力布防,东吴孙权的压力才基本消除了。

三国的人物都是戏精。得知诸葛亮为蜀汉扩充了版图,刘禅及时地送来了奖状和任命书,据《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街亭之役,咎由马谡,而君引愆,深自贬抑,重违君意,听顺所守。前年耀师,馘斩王双;今岁爰征,郭淮遁走;降集氐、羌,兴复二郡,威镇凶暴,功勋显然。方今天下骚扰,元恶未枭,君受大任,幹国之重,而久自挹损,非所以光扬洪烈矣。今复君丞相,君其勿辞。

我不逐字翻译了,大意就是街亭之战,全怪马谡(诸葛亮用人失误只字不提),您还非要上书自贬三级。这次出师又斩杀了魏将王双(围攻陈仓无功而返不提),这又吓退了郭淮,收复了武都、阴平,真是功勋卓著,值得嘉奖!您再不恢复丞相职位,我都觉得对不起先烈了,您就别推辞了。

很多人给刘禅定义是扶不起的阿斗,后来又有人评价刘禅是大智若愚。刘禅是不是个合格的君主我不能妄下定论,但刘禅这番言论证明了他的高情商——善于揣测领导意图:对于好些需要做,但不方便明说的工作,下属往往能第一时间明白领导的真正想法,还能运用语言艺术,把这事说的名正言顺,甚至不办不行。

如果我们用现代术语评价刘禅,叫这孩子会来事。

诸葛亮两年内三次军事行动,没有取得实质战果,折损了将领、兵马和钱粮,诸葛亮需要给朝内文武百官一个交代,而武都阴平这块鸡肋正好可以交差。

这还不是最终的收益,在石亭打了一场胜仗,又被蜀汉围攻陈仓完美策应的孙权,准备称帝了。他最担心的是蜀汉的态度。刘备兵败夷陵,反过来却是孙权遣使求和,因为双方都明白,两家再这么斗下去,受益的只有曹魏。

只有两家继续联合,才能谈生存和今后的发展。刘备也不是那种气量狭小的人,当即同意了东吴的和谈请求。但经历了吕蒙偷袭荆州擒杀关羽,再到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两家的关系貌似再也恢复不到之前了。

孙权的那点小心思,诸葛亮全明白,那我就配合你把戏演好。正当蜀汉上下君臣争论不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诸事“咸决于亮”的丞相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也是结论:不要太在意什么帝号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作为三国中实力较弱的蜀汉和东吴,两家联合永远是基本国策,用满足孙权称帝,换来东吴这个盟友的坚强支持,蜀汉对内可以一心发展生产,对外可以放心大胆的北伐。诸葛亮为了把戏做足,特意在公元229年6月派遣使者祝贺孙权称帝。

得到确切消息的孙权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欢天喜地的接待了诸葛亮派来的使者,并表示从此以后,东吴将全方位多角度的与蜀汉加强合作,进则兼济天下,退则互相帮助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

为了将合作制度化,双方的合同条款中甚至写好了怎么瓜分魏国的领土。徐、豫、幽、青四州归属吴国,并、凉、冀、兖四州归属蜀汉。至于天下之中的司州之土,则以函谷关为界各领一块。看起来是个相当公平的方案。双方在地图上先过了一把开疆扩土的瘾。

蜀汉与东吴灭掉曹魏后的假想版图划分

读历史应该轻松些,前几篇长文,过多的倾注了情怀,理想和对历史人物的叹息,气氛颇有些沉重。我是个乐观的创作者,既然文章标题使用了鸡肋,那就用它做本文的结语吧:

人生就是一台戏,每个人都要演好自己的角色,协助他人演好他的角色。丢失了领土的郭淮并没有被追责,这恰恰证明了武都、阴平的鸡肋本质。通过诸葛亮、刘禅和孙权几个主导三国历史的重要人物,他们用高超的厨艺,把这块鸡肋做成了完美的椒盐鸭架,又有味,又有嚼头。

短期内的多次军事行动,魏蜀双方已经把对方研究透了,暂时没有新的战术和机会的蜀汉开始了又一轮的休养生息,下次北伐已经是三年之后了。

写北伐的文章算上此篇已经是第四篇了,肯定还要继续写下去。但既然诸葛丞相的北伐暂时告一段落了,让我们换换口味,讲讲三国时期还有那些值得研究和回味的历史吧。

回到汉中休整的诸葛亮,把目光转向了东南方向,那个让蜀汉最纠结,三国时期发生故事最多的荆州。诸葛丞相心里苦啊,如果有荆州,自己的团队何须穿越茫茫秦岭与曹魏死磕。

从刘备借荆州,到孙刘两家划湘江为界平分荆州,再到关羽失荆州,历史上的借荆州到底是不是一笔糊涂账?刘备到底借了荆州的哪里?孙权讨要荆州是否合情合理?我们将在后面的文章中与大家探讨。

我是器与不器,都是人生。爱玉,爱历史,爱生活。希望与您分享更多的知识和有趣的话题。

注1:公孙度,东汉末年辽东太守。在中原地区董卓乱起,各地军阀无暇东顾之际,公孙度趁机自立为辽东侯、平州牧。继则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南取辽东半岛,越海取胶东半岛北部东莱诸县,开疆扩土;又招贤纳士,广招流民,威行海外,俨然以辽东王自居。

后传至其孙公孙渊,景初二年(238年),司马懿率军四万进讨辽东,公孙渊抵御失利,与其子为魏军所斩。

注2:建威,据考证其地点位于今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该县下辖西峪镇,在三国时期有名为建威的军事据点,属于古祁山道的一条支线。

注3:关于武都和阴平早期的归属,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蜀汉在此前曾经占领过这两个地方,大致应该是汉中之战后刘备顺势取了武都和阴平。但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时这两个地方被曹魏夺走了,因此蜀汉第三次北伐取武都和阴平应该算是“收复”而不是攻克。

关于这个争论,我单独开设一个问答,来谈谈我个人的看法:诸葛亮第三次北伐武都阴平二郡是“收复”还是“攻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