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让美国在俄间谍损失惨重,美前官员爆料:中情局今天还有内鬼

曾让美国在俄间谍损失惨重,美前官员爆料:中情局今天还有内鬼

美国和苏联/俄罗斯之间的谍报战贯穿了整个冷战时代,如今虽然苏联已经不在,但美俄之间的间谍交锋仍然惊心动魄。最近,曾经因为工作出色获得奖章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官员罗伯特·贝尔即将出版一本新书,书中称,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莫斯科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内部还埋有一名尚未被抓获的重要间谍。

中央情报局

贝尔称这个人为“第四人”,中央情报局的爱德华·李·霍华德和奥尔德里奇·埃姆斯以及联邦调查局的罗伯特·汉森是前三名“叛徒”——他们帮助莫斯科识别、逮捕、监禁或处决了大多数秘密为美国从事间谍活动的苏联特工。这些特工的损失使中央情报局在莫斯科几乎处于黑暗之中多年。埃姆斯和汉森最终被捕,今天仍被关在联邦监狱,而霍华德则叛逃到莫斯科,并于2002年去世。

罗伯特·贝尔

贝尔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可能有第四名美国主要间谍从未被抓获。他认为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这个“第四人”一直是有一个嫌疑对象的,此人是中央情报局的一位杰出人物,但没有什么可以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位退休军官就是那个“第四人”。

亚历山大·扎波罗日斯基

“中情局的俄罗斯双重间谍逃脱的故事可能听起来像是冷战中一些未完成的事情,”贝尔在他的书中说。“我相信还有第四个人,很多事情都指向这一点,”参与调查的前联邦调查局反间谍特工吉姆·米尔本本周在接受采访时说。“还有更多我不能谈论的。这一切都使我感觉到有第四个人。而前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助理局长约翰刘易斯补充道:“绝对有第四个人,我们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其他三个人都无法解释。”

“三鼹鼠”之一的奥尔德里奇·埃姆斯被判终身监禁

贝尔的书揭示了这个案件的“种子”可以追溯到1988年,当时驻扎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的一名中央情报局官员第一次遇到了一名名叫亚历山大·扎波罗日斯基的克格勃官员。中央情报局给扎波罗日斯基起了个代号“GTZORRO”,给他起了个绰号“马克斯”。

据贝尔说,随着一系列中央情报局官员多年来继续与扎波罗日斯基会面,他开始提供线索,揭示克格勃在美国情报部门内部有鼹鼠。在某个时候,扎波罗日斯基暗示克格勃有两个“鼹鼠”,一个在中央情报局,另一个在联邦调查局,尽管他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一个在克格勃内部被称为“卡拉特”,另一个被称为“鲁宾”。

扎波罗日斯基关于存在两个“鼹鼠”的信息早在中央情报局或联邦调查局确信莫斯科在美国情报部门内部有双重特工之前很久就出现了。在扎波罗日斯基之前,“中央情报局俄罗斯特工遭受了毁灭性的,无法解释的损失......当然,有些人怀疑问题是‘鼹鼠’导致的。但是没有任何实锤来支持这一理论,“贝尔写道。

1994年,埃姆斯被捕并被指控为莫斯科从事间谍活动,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扎波罗日斯基提供的信息。埃姆斯被捕后,中央情报局秘密成立了一个新的反间谍小组,试图确定是否有任何损失无法用1985年叛逃到莫斯科的埃姆斯或霍华德来解释。最终,他们确信至少还有两只“鼹鼠”,其中一些证据指向2001年被捕的汉森。贝尔的书中透露,该团队仍然相信还有另一个,第四只“鼹鼠”——跟扎波罗日斯基相同的结论。

1996年,一名中央情报局官员再次与扎波罗日斯基会面,这次是在格鲁吉亚第比利斯。他告诉中央情报局,他认为自己在莫斯科受到怀疑。但他也表示,他听说俄罗斯情报部门招募了另一名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这名官员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招募的,现在被分配到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外的中央情报局培训中心“农场”。根据扎波罗日斯基的情报,中央情报局很快将中央情报局官员哈罗德·尼科尔森确定为俄罗斯间谍,他于1996年11月被捕。但尼科尔森从未在中央情报局的苏联或俄罗斯行动中工作过,因此很快被排除为“第四人”。

1998年,扎波罗日斯基被中央情报局重新安置在美国,与其他被认为处于危险中的特工一起撤出莫斯科。随着扎波罗日斯基和其他特工的离开,中央情报局在莫斯科又处于黑暗之中。

安娜·查普曼

不过扎波罗日斯基也误读了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在美国重新定居后,他又“作死”自己跑回俄罗斯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捕,并且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最后于2010年被释放并被送回美国,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间谍交换之一。扎波罗日斯基是莫斯科送回美国的四人之一,以换取10名被美国逮捕的俄罗斯“潜伏”特工,包括著名的“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

在这本书里,贝尔指责中央情报局高级管理层对证据采取了“缺乏想象力的奥卡姆剃刀方法”,导致了反间谍官员的挫败感。美媒承认,由于这种想法,许多不公正的行为已经发生,许多人被合理但错误地指控为间谍。比如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莱斯利·詹姆斯·贝内特、军情五处的罗杰·霍利斯和中央情报局的布莱恩·凯利。

不论这个“第四人”是否存在或者能否被抓出来,美俄之间的谍报斗争是一直不停的,有人会暴露,有人会完成任务顺利退休,也有人可能到死后很多年才被子孙后代发现当过间谍,这就是间谍必然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