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强的马仔被陈益兵绑走了,张子强派人去谈判,结果发生了冲突

张子强的马仔被陈益兵绑走了,张子强派人去谈判,结果发生了冲突

张子强被迫给京城安徽帮做馆陈益兵写下100万欠条。事情过去两天之后,也就是第3天,陈益兵的马仔方谦章,就带人来张子强在京城投资的歌舞厅要账,当时歌舞厅正在装修,马上进入开业阶段,张子强呢,刚结交了一个小女友,每天陪女友逛街玩乐,也没时间来歌舞厅,而负责在歌舞厅的人叫陈友林,香港人,也是张子强的一个合作伙伴。

方谦章他们来了之后就要找张子强,这时候陈友林就过来了,我们张老板没在,你们有什么事吗?方谦章说话很不友善,他欠我们一笔欠款,按规矩高利欠款不能超过三天。陈友林听了之后,就想把他们先打发走,然后再把事情告诉张子强,因为这种事不想张扬,做小弟的得懂得替老板解决问题。

但是这伙人呢,今天是必须得拿到钱,陈友林就觉得这个事他也应付不了,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张子强,这时候是上午11:00钟,张子强昨天晚上跟女友打一晚扑克,还现在还没有睡醒呢,张子强打扑克不喜欢被扰,所以电话也是关机状态。陈友林的举动方谦章看得清清楚楚,方谦章就觉得张子强故意不接电话,躲着想赖账,就给陈益兵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陈益兵电话里说,张子强敢躲着,好,抓他一个人,看他出不出面。

方谦章接完电话给兄弟们使了个眼色,把他弄走,几个小喽啰掏出小刺刺架在陈友林脖子上,走吧,我大哥说了,拿不到钱就拿人。陈友林不是混江湖的,就一直求饶,但这,都是没用的,拿笔的是斗不过拿枪的,而且这些人也都是些糙人,不会跟你讲道理,就这样,把陈友林带走了。

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张子强睡醒了。拿起电话就给陈友林打了个电话。就想问问装修的进展如何了,什么时候能开业,但是接电话的人开口就说,你是张子强吗?张子强听到对方的声音,第一想法是,陈永林去上厕所了,接电话的是里面的装修工人。张子强就问,你是谁?陈友林去哪儿了?接电话那头就说。张子强,欠我们钱想赖账?陈友林在我们这里,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把钱给我送过来。晚一分钟,你的朋友身上就少一两肉。张子强也很生气,就威胁地说,如果我的朋友受一点伤,我端了你们的老窝。

俩人挂完电话,张子强就让手下汪凤琪拿100万去把陈友林带回来。不管对方使用什么手段,让你写下欠条,毕竟是欠人家钱。欠债还钱,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汪凤琪和大哥D拿着100万来到朝阳的一家宾馆。方谦章他们在二楼250房间,汪凤琪把装有100万的袋子。往桌子上一放。方谦章指了指袋子,这是多少钱?汪凤琪很疑惑,大哥交代的欠你们100万,这是100万呀?有什么问题吗?方谦章坐在那里,手里一边玩着明晃晃的小刺刺就说,欠的钱是100万,还有利息呢?汪凤琪觉得,才三天利息才能多少啊?顶5000块,汪凤琪从兜里拿出1万块放在桌子上,这些够了吧。

方谦章站起来走到汪凤琪跟前,抿了抿嘴,1万?当我们要饭的呢?“30万”,汪凤琪苦笑了下,30万?比香港的贵利成要的利息还高。这时候汪凤琪点了点头,我做不了主,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张子强,张子强听到很愤怒,就说了一句话,给脸不要脸,一毛钱也不要给他,把陈友林带回来。汪凤琪从小跟着张子强,张子强的心思他很清楚。就跟方谦章说,你们在这等着,我们去拿钱。

汪凤琪回去之后和大哥D一人拿了一把小biubiu又回到宾馆,来到250房间门口的时候,从包里把小biubiu拿了出来。咚咚咚,敲250房间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马仔,当门打开的那一刻,一把小biubiu顶在脑门上,这时候方谦章坐在椅子上,正在想,一会拿到30万利息,大哥该怎么赏我们,这时候汪凤琪对着方谦章的腿,啪,就是一下。方谦章抱着腿倒下了,其余几个马仔吓得都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办,心里都在琢磨,老师没有教过我遇见这种事怎么处理呀?怎么办?他们站在那里谁也不敢动,“这就对了,站着不动就是他们正确的选择”。

这时候大哥D,赶快把绑着的陈友林解开了,汪凤琪顶住方谦章,别怪我,我们都是给大哥做事,我大哥说了一毛钱也不给你们。然后拿起桌上的100万,带着陈友林就走了。方谦章他们6个人没有做防御准备,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汪凤琪他们两个胆量这么大?毕竟在朝阳区没人敢惹陈益兵。这一次交锋还都是些小喽啰,大哥还没有登场,那么陈益兵会善罢甘休吗,您关注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