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华夏五千年“常羲”,找回汤加国原住民亲兵

找华夏五千年“常羲”,找回汤加国原住民亲兵

昨晚看到中科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所视频,讲南岛人类的血脉及人文是源于五千年的华夏,而正是我2013年所发文章《用卫星看妈祖就是常羲》相关的内容,特介绍如下:

“常羲”是盘古的嫡妻,又名“常仪、尚仪”,其原本可能名“尚”,因为所嫁的盘古也叫“帝俊”,取其字形中的“巾”与“尚”字相配成了“常”字,而由于其最多陪护盘古,所以“常”字才有了“经常、平常、常委”这个方向的词义。

“常羲”是盘古的嫡妻,当然是华夏所有人的大妈,在华夏开天辟地南渡渤海的时候,“常羲”是带着女儿们先期渡海,那时,“常”通“长”,所以,海上有好几个较大的海岛名字都带着“长”字,而且,“庙岛”还有天下第一“妈祖庙”。

“常羲”在海上接应,在岸上的烟台施放烽烟导航,在中原做好了安置的先期工作,结果被公认是华夏所有人的恩人,“恩”的造字就是“像大妈那样的心”,所以,“常羲”是受华夏所有人的崇敬的“妈祖”,《书》加字为《尚书》就是实证,“妈祖”不是宋代未婚的林墨。

可惜“神农氏世衰”,天下大乱,炎帝当权却“弗能征”,结果黄帝崛起救世,在平复了其他人之后,唯蚩尤仍不服,结果被黄帝追到山西解州杀死,其部分余族后来被离开中原的盘古带走继续南下,这时盘古已经显老,日常多由“常羲”主理,这是“常委”的出处。

因为不想与黄帝一起号令天下,“常羲”在长江南岸设置防线,“长江”源于她带来的“长干”,上海是“尚海”,其连着“常熟”的“尚湖”,连着“常州”,连着“镇江”,连着“南京(蚩尤余族始建)”,连着“含山”,连着“裕溪河(北岸的‘凌家滩遗址’)”,最后是巢湖。

这些其实就是一般所说的“良渚”,或者叫做“走江湖”的“江湖时期”,中心在“太湖”和“杭州”,“太”是“华胥氏”,“良渚”在“艮山门”山脚下的河汊转弯不远处,应该叫“艮渚”,“艮”是盘古本人。

后来,盘古和“常羲”又南撤到“衢州”附近,盘古守住“江山”,“常羲”在对面的“常山”,而因为黄帝希望他们不再结伴而行,于是他们开始分衢行动。

首先是盘古转向东行,他在金华及磐安县附近被去除了“盘”字下面的“皿”,结果,盘古只剩单“舟”去到“舟山”,最后走向了“龙王跳海湾”,这事非常奇怪,浙江有一个与盘古大历史相关的“磐安县”,甘肃天水甘谷县也有一个与盘古大历史相关的“磐安镇”。

华胥氏是盘古的母亲,她一直在与大历史相伴而行,但到了衢州一带之后,她被分衢为与一些讲“虱乸话”的支系经江西井冈山的“华屋村”,走向了广东韶关的“华屋村”,还好,她在韶关度过了四世同堂的“韶华时光”。

后来,她在韶关“石峡遗址”留下了五个华夏最高礼器的“玉琮”和一些华夏玉器,再后来,其最南的痕迹在深圳南山区的“鹦哥岭遗址”,那时她可能是整一百岁了,其有的族人最西出到国外。

“常羲”自己带着一些支系进入福建,包括一些蚩尤余族“建陀罗”的支系,“建”是出自于“建陀罗”,福建是最大的“建”,“常羲”在福建可能从“龙岩”再去了”云霄县“,那里也有“常山”和“武进山”,然后去到莆田市半岛状的“秀屿区”,那里紧挨着“湄洲岛”。

由于黄帝为统一华夏一直在北边施力挤迫,福建带“黄”字的地名非常密集,包括“武夷山”的主峰都叫“黄岗山”。

“常羲”执意要下海继续南行,于是她反复派亲兵经台湾继续往南探路,并且每天都到“湄洲岛”海边的“烟墩台”上遥望等候,但是,她每日盼望的亲兵并没有带回好消息,甚至人都没见回来,其中很多可能就留在了南太平洋的汤加等岛国,最后,“常羲”可能是终老在“秀屿区”附近的“后没乡”。

实际上来讲,长程的海路远航出去时可以带够给养,但从莽荒处回程时给养会是特别艰难,所以,很多人是只能客留他乡了,包括落在“汤加”等南太平洋岛国成了原住民,现在,台湾的少数民族原住民很多就是这样到了台湾并居住至今。

据资料介绍主要包括“高山九族”:泰雅、赛夏、布农、曹(后改邹)、鲁凯、排湾、卑南、阿美、雅美(后改达悟),这里面可能属“邹族”最为明显,因为有成语“海滨邹鲁”及中原有“邹地、邹国”等。

结语:

“常羲”才是华夏真正的“妈祖”,正常“妈祖庙”祭拜的是盘古的三元配。

网络上的台湾原住民

(丁丁哥/20220512/完)

参考:

http://blog.sina.com.cn/gzd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