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雕报恩记|两狼偷窃牧民襁褓中幼儿,金雕痛杀两狼救出孩子

金雕报恩记|两狼偷窃牧民襁褓中幼儿,金雕痛杀两狼救出孩子

金雕捕狼。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辽阔的青海果洛州甘德草原上,豪爽的扎西和他的漂亮老婆德吉央宗盛情地招待着我。忽然天上传来金雕滴哩哩地啸叫,德吉央宗指指金雕又拍着已经能在地上蹒跚学步的孩子说:尕(ga)娃三个月大时被野狼偷走了。是金雕舍命给我救回来的。这只金雕就是尕娃的救命恩人呢。

我抬头看了天上盘旋的金雕一眼,扎西赶忙双掌合一地对着天上的金雕说:活佛见证,金雕是尕娃的救命恩人。

我向来不相信动物的报恩报仇之说,但是德吉央宗的故事告诉我:动物都有自己的爱恨情仇,而且恩怨分明。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去年六月,甘德草原一片新绿。扎西告别漂亮的媳妇德吉央宗,赶着羊群到远处牧放去了。德吉央宗则背着三个月大的孩子忙着挤奶。

两只狼慢慢地溜达过来,看看远处剽悍的扎西,悄悄地向着德吉央宗的毡房接近,并伏地窥测。

德吉央宗忽然感到背上一片湿热,知道是孩子尿了,急忙回到毡房为孩子换尿布。

两只伏地观察的狼立刻分工,黑狼跑到了毡房前潜伏,灰狼跑到毡房后潜伏。

正忙着为孩子换尿布的央宗,忽然听到毡房的后边传来抓挠毡房声。她来不及把襁褓中的孩子背到背上,急忙手持打狼棒跑到毡房后查看。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匍匐在房前的黑狼趁机溜进毡房,叼起央宗的孩子就跑。

央宗转到毡房后,灰狼依然在奋力抓挠毡房。央宗大怒,挥棒打去,灰狼边跑边回头,似有挑衅之意。央宗生气地持棒追打了一阵,忽然想起毡房中的孩子,急忙舍狼回身。但那灰狼偏缠住她不放。央宗只好继续挥棒奋力打灰狼。如此三番,纠缠不休。

灰狼稍退,央宗便朝着毡房疾跑。灰狼却像狗一样坐在地上看着央宗,似甚得意。

央宗跑进毡房一看,孩子没了!急出毡房四顾,发现二百米外一黑狼叼着孩子在磕磕绊绊地奔跑。央宗哭喊一声:尕娃!拎着打狼棒急追黑狼。先前抓挠毡房之灰狼在她身后急追,企图阻挡她追赶。

黑狼。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追赶央宗的灰狼跑得快,一会儿即追上央宗,并奋力阻挡她去追赶那只叼孩子的黑狼。央宗无法脱身,只好棒打灰狼,但灰狼缠着自己,眼看叼孩子的黑狼越跑越远,却无可奈何。

阻挡它的灰狼发现叼孩子的黑狼已经远去,便也舍弃央宗,放纵追赶黑狼去了。

央宗知道追不上了,急忙把红色头巾绑到长杆梢头猛烈地摇动,并大声朝着远处的丈夫呼喊。这是丈夫扎西教给她的呼救办法:草场上的狼多、马熊多,他会随时关注德吉央宗的安全。只要看到长杆上的红头巾,听到她的呼喊或者敲打铁桶铁盆声,他就会立即驰马回来救援她。

可是,今天偏偏逆风,央宗喊破嗓子扎西也没有听见。她只好举起铁盆奋力敲打。扎西终于听见了断断续续地敲打铁盆声,并且看到了那杆梢上摇动的红头巾,知道妻子可能遇到了危险,立即策马驰回。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叼着尕娃的黑狼跑到了一片洼地,累得气喘吁吁。毕竟孩子有十多斤重了。黑狼放下孩子想歇一歇,恰巧掩护它的灰狼跑来,叼起孩子再跑。黑狼跟随其后。

盘旋在扎西草场上空的金雕,忽然看到了央宗摇动的红头巾,也看到了两只狼正叼着央宗的孩子往远处的草滩逃跑。它滴哩哩地尖啸一声,收翅缩羽,从千米高空呼啸而下,盯紧叼孩子的灰狼,扇动两支铁翅,朝着狼头拍下。金雕铁翅力大,扇一下力逾百斤。灰狼被金雕的铁翅搧了个跟头,口中的孩子也掉在了一边,摔得哇哇大哭。金雕刚想抓起孩子,却被黑狼窜过来扑倒在地。灰狼趁势爬起来,叼起孩子又跑。金雕却和黑狼打作一团。

金雕空中功夫了得,即便在地上也不示弱。它扇着翅膀,张开钩嘴,两只钢爪不断地弹地跳跃,凶猛异常。黑狼很想利用陆战技巧攻击空中霸主,却总也占不了便宜。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金雕担心孩子,不想恋战,急忙振翅高飞。黑狼认为金雕败逃,急忙纵身追赶灰狼而去。却不知金雕是欲擒故纵,它升空之后一个利剑直射,一头扎向黑狼,双爪准确地抓进了黑狼的眼窝。黑狼双眼破碎,眼前一片漆黑,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失去了战斗力。

抓瞎了黑狼,金雕再次展翅追击叼着孩子逃跑的灰狼。灰狼深知金雕是狼族的克星,几次想扔下孩子逃跑,但是几次不舍。这可是它们狼夫妻策划了很久的偷孩子计划,如今孩子到口,还没有来得及享用一口,岂能丢下?何况不知现在黑狼如何呢!

跑!灰狼再次鼓足劲儿逃跑时,空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啸叫。不好!灰狼胆寒,只好扔下孩子亡命奔逃。但是,金雕岂能容它逃离?若在金雕追杀黑狼时,灰狼扔下孩子逃跑,金雕会放它一马,但是现在晚了。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金雕再次鼓动铁翅,狠狠扇向灰狼的头颅。灰狼再次栽倒在地。金雕不容灰狼爬起来,立即伸开两只钢爪,一爪死死地钳住了灰狼的嘴巴,一爪从狼眼直透狼脑深处。灰狼痉挛了一阵一命呜呼。

金雕滴哩哩尖叫一声,叼起孩子向着哭喊着追来的德吉央宗飞去,然后慢慢降落,轻轻地把正啼哭的孩子交到央宗的手中。

扎西驰马追上瞎眼乱闯的黑狼一顿打狼棒将它打死,再俯身抓起地上的灰狼,驰回央宗和孩子身边。

金雕见扎西一手一狼跑回来,高兴得滴哩哩长啸一声,腾空而起。它知道,这两天又有狼的肠肚下水吃了。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原来四年前,德吉央宗偶尔路过断山崖时,捡到了一只在地上挣扎着喳喳叫的雏雕。这是一只被兄妹窝里斗挤出雕巢的雕雏,羽毛未丰。

金雕幼雕若超过两只,便会趁着老雕不在巢中时狂斗不止。这是金雕的天性。自打能吃食时,幼雕就开始争夺食物,强者可以从兄弟口中夺食。老雕根本不管。稍大,强者会趁着老雕不在巢中时把弱的幼雕挤出巢外。雕巢一般筑在危崖险峰或者参天大树之上。雕雏若是被挤出巢外,大多会被摔死。摔不死的也会被饿死,或者被其它动物吃掉。但是这只雕雏运气好,偏偏遇到了路过断山崖的德吉央宗。

央宗的爷爷是驯雕高手。央宗自小受其熏陶,对小雕自然会养。就这样,一只奄奄待毙的雕雏竟然被她救活了,而且养成了一只威武的大雕。央宗从来不束缚金雕的天性,它会飞时便带它爬上悬崖,把它扔下悬崖助它飞行……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央宗希望金雕成年后远走高飞,但是这只金雕虽然离开了央宗,却从来不离开央宗和扎西的草场。央宗曾亲眼看到此雕把原来这片领空的霸主打得雕翎飘落,落荒而逃。央宗知道,是金雕舍不得离开她,所以才夺取了草场上这片领空。

三四年来,由于金雕的防守,从来没有野狼敢于侵犯草场,没想到这两条灰狼和黑狼竟然敢偷央宗的孩子,幸亏有金雕在,否则……

——后来,我就金雕救尕娃的事儿请教了几名动物学家,他们表示:野生动物都有自己的爱恨情仇,而且爱憎分明,只要有机会,恩仇必报!作者简介:王天祥,高级记者、作家,出版长篇小说等各种专著42部,撰写电视剧200多集,创作历史、文化、风光、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

此图版权归于网络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