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前,装甲师、机步师长期并存,有什么区别?侧重点有所不同

军改前,装甲师、机步师长期并存,有什么区别?侧重点有所不同

经常看军旅剧的朋友们,经常会看到装甲师、机步师的概念,醉心于剧情之余,反倒是囫囵吞枣不明所以。

想必绝大多数军事小白,听到“装甲师”的概念,还是得益于《王牌部队》顾一野的经典台词:


我参军的目的,就是率领自己的装甲师驰骋疆场……


其实,这是一个细节穿帮。顾一野入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军那时还没有装甲师的概念。至于为什么,后文笔者会做进一步解释。

▲《王牌部队》顾一野剧照


机步师顾名思义就是机械化步兵师,步兵不再靠“铁脚板”走天下,而是靠各类步战车。与摩步师相比,机步师拥有一定的防护能力,且火力很是彪悍。

实际上,我军在军改前,装甲师、机步师曾长期并存。那么,二者之间有何区别?笔者就为大家说一说其中的诸多讲究。

▲我军某机步师演训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一个大前提,无论是机步师还是装甲师,二者都是基本战役兵团,且多兵种合成化程度非常之高。因而,此二者与传统的步兵师相比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接下来,笔者给大家分析一下装甲师、机步师二者的区别,主要集中在以下三方面:


一、出现的时间点有早晚;


1984年4月,北京军区第38军112师改建为机械化步兵师。1985年8月,第112师正式改称机步第112师,此为我军历史上第一支机步师。

▲第112师旧照


相比之下,装甲师出现的时间节点,要比机步师晚了一个时代。1998年五十万大裁军,我军将各大集团军坦克师(旅)改建为装甲师(旅)。

笔者留意到,网上好多人总是说“坦克第×师改称装甲第×师”。事实上,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仅以坦克第1师为例,未改建为装甲师之前,主要是靠坦克单打独斗。

改建为装甲师后,编入步兵、炮兵、防空兵等兵种,多兵种协同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说得通俗易懂一点,装甲师跟坦克师的区别,不亚于人和猴子的区别。

▲装甲第一师旧照


回到文章开头,按照顾一野所处时代的认知,以及我军当时的体制编制情况来看,称之为“坦克师”更为合适。所以说,军旅剧难拍就难拍在这里,细节不容易落实到位。


二、侧重点有所不同;


空口白话,大家难免感觉晦涩难懂。为此,笔者以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为例,给大家分析一下机步师、装甲师的各自侧重点。笔者给大家说一下第38集团军的编制情况,具体如下所示:


机步第112师、机步第113师、装甲第6师、炮兵旅、防空旅、陆航第8旅、特战旅,以及通信团、工兵团、防化团、电子对抗团等军直单位。


由上可知,机步师、装甲师在一个编成内。二者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从编制情况就能看出来,具体如下所示:


机步第112师

机步团×3;

炮兵团;

高炮团;

装甲团;

师直分队。

备注:机步第113师情况与之相似,笔者不再赘述


装甲第6师

装甲团×3;

自行火炮团;

防空团;

作战支援部队;

作战保障部队;

师直分队。


大家看到没?机步第112师侧重于机步团,而装甲第6师则侧重于装甲团。虽说机步第112师也有装甲团,可是占比并不大。


三、用途不同;


机步师本质上还是步兵,无非是机动性、防护性、火力输出稳定性比以往大幅度提升。由前文可知,机步师的装甲防护能力弱,在快速前推的过程中,几乎处于“零防护”状态。试问诸君,如之奈何?

▲我军某装甲师演训


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装甲师可以凭借强大的突击能力,在集团军编成内,为机步师扫清障碍。这就是合成集团军的优势,可以调动不同的兵种进行搭配,充分释放多兵种协同作战的优势。

相反,装甲师在快速前推的过程中,也需要机步师来“打助攻”。虽说装甲师辖内编有步兵团,可还是显得单薄。所以说,谈及机步师、装甲师的用途,不能单一分割开来去看。

▲脱胎于装甲第一师的机步第×××旅


自1998年开始,我军机械化、信息化、现代化建设突飞猛进,装甲师、机步师组成的钢铁洪流,每每出现在演习场上,那场面蔚为壮观。但是,我军的体制编制调整从未中止。

2011年~2013年,我军将部分装甲师拆分为装甲旅、机步旅。至此,装甲师完成了历史使命。譬如,装甲第一师就是在这一时期,拆分为装甲第×旅、机步第×××旅。

但是,第38集团军装甲第6师是一个例外。2017年,装甲第6师拆分出装甲第22团组建中型合成第×旅(转隶第81集团军),余部则改建为重型合成第×旅(转隶第82集团军)。

▲第82集团军某部演训


至此,装甲师、机步师长期并存的局面,才真正意义上的结束。相比之下,机步师退出历史舞台的时间点,则要远远晚于装甲师。

2020年,中部战区陆军以机步第112师拆出机步第334、336团为基础,组建重型合成第×××旅(转隶第82集团军),第335团则编入第81集团军中型合成第×旅。

▲第81集团军某部演训


综合来看,机步师、装甲师在军改前长期并存,也是我军多兵种协同作战的有益探索。当然了,装甲师、机步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也是时代发展的需要。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战区体制下合成旅的诸多思路,正是从大军区时代摸索出来的经验。这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我军谋求多兵种协同作战之路的艰辛。

参考资料:

[1]《“万岁军”的机械化》(陈辉大校·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 高级记者);


[2]《徒步行军到信息作战--中国军队80年的历史性跨越》(新华网)。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