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国共和谈,国民党不安排住处派人监视,民主人士偏袒国民党

1946年国共和谈,国民党不安排住处派人监视,民主人士偏袒国民党

1946年5月至1947年3月,国共谈判期间,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都工作、生活在梅园17号、30号和35号。


名叫梅园,但是没有“梅花”,也没有“园”。和民国政府的“心脏”总统府仅仅隔着一条街。早在1946年2月,周恩来就致信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希望能为代表团安置落脚点。


周恩来走出梅园新村17号照片


但是宋子文毫无音信。直到代表团快要到达了,才匆匆拨出梅园的17号和30号。但是这两处地方根本住不下代表团所有人员。


最后还是廖承志的夫人经普椿女士出面,用35根金条租下了隔壁的35号院,代表团才勉强安顿了下来。


房屋少,大家不得不挤在一起办公,几个人合用一间屋子休息,甚至召开记者招待会没有地方,只能用食堂。


这还不是最恼人的。国民党还派了很多密探在梅园的周围,每时每刻都有几十双眼睛盯着。三座房子周围的监视点有十几个之多。


就是在这样恶劣艰难的环境下,中共代表团顶着压力,依然每天积极奋斗着、工作着,努力争取中国的和平道路。


1946年10月11日,蒋介石不顾正在和中共代表进行和谈,悍然出兵强占了张家口。并且在当天下午宣布,11月将举行“制宪国民大会”,由国民党一党包办。并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国民党继续攻下长春、苏北、山东等地。


国共谈判眼看就要失败,梁漱溟等第三方民主党派人士竟然还提出了一个所谓的“折衷方案”,那就是双方“就现地一律停战”。


这无异于让共产党将之前被国民党强占的地方拱手相送。后来梁漱溟在《过去和谈中我负疚之一事》中回忆,当周恩来总理听到这一条的讲解时,


“面色骤变,说:不用再往下讲了,我的心都碎了!怎么国民党压迫我们不算,你们第三方面亦一同压迫我们?”


到后面周恩来甚至激愤地流下了眼泪,梁漱溟等人自觉理亏,收回了所谓的“折衷方案”。现在这一方案也陈列在梅园新村纪念馆的史料陈列厅中。


现在的纪念馆还是保留了当年的样子。17号楼是中共代表团办事机构所在地,设有会议室、新闻组、电讯组、外事组、妇女组、抄报室等办公室。


35号楼是董必武、李维汉、廖承志等人的办公地点和居所。30号的二层小楼是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办公室和居所。35号的东边还有一个小门,方便避开监视和30号楼的周邓二人联系。


就在双方胶着之时,美国政府也派出特使马歇尔参与调停。美国是希望维护国民党的利益和地位,以方便自己抵抗苏联的在华势力。


当时的驻华大使一职空缺,周恩来力荐了司徒雷登担任。司徒雷登出生于中国杭州,在中国已经生活了50多年,非常了解中国文化,且未涉入党派纷争,所以周恩来认为他非常适合。


谈判过程中,司徒雷登建议改组政府,制定宪法,打击贪污,实行民主建国,并提议由美国分别装备和训练国共两党的军队。


1946年11月15日,国民党的“制宪国民大会”召开,第二天,周恩来就在梅园召开了记者招待会,痛斥“国大”违背政府协议和民心,中国共产党坚决反对,代表团将离开南京返回延安。


周恩来曾送给司徒雷登一个五彩瓷瓶。1949年,司徒雷登返回美国时,还随身带着。晚年病重时,由于他的妻子早已在杭州去世,并安葬在杭州,所以他也嘱咐自己的秘书傅泾波,自己死后,要将自己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且要把这个五彩瓷瓶还回到“原来的地方”。


1988年5月26日,傅泾波的女儿专程从美国回到中国,将这个五彩瓷瓶交到梅园新村纪念馆。梅园新村纪念馆现存文物1170件,一级藏品有100余件,名列国家一级博物馆。


司徒雷登曾在《在华五十年》中写道:“我梦想中国成为一个安定、团结、进步的国家……我的梦想是对的,是可以实现的,因为我对中国人以及他们的历史有所了解,知道他们有着坚贞不屈的美好品德……我相信我对中国所抱的梦想也必将成为现实。”


【童淇历史】


了解梅园新村纪念馆和这段历史后,我内心被革命先辈坚韧不拔、威武不屈的奋斗精神感动得热泪盈眶。此刻我们过着幸福的生活,都是先辈们奋斗来的,我们继承先辈们的革命事业,继续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和统一奋斗!革命先烈不朽,中华民族不朽!


参考资料:《国家人文历史》2021年第6期


#博物馆奇遇记#

【作者介绍】

童淇,写作者,热爱历史。

欢迎留言~

动动你发财的大手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