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浙江老人坐公交车1个月后离奇去世,儿子换寿衣时发现伤口

16年,浙江老人坐公交车1个月后离奇去世,儿子换寿衣时发现伤口

2016年的一天,周宝英正一如往常地在家烧艾草杀菌消毒,她的丈夫张金炎看到这一幕后,嘴里大声叫喊着:这艾草有毒。

周宝英并不理会张金炎,因为这段时间他就像着了魔似地疑神疑鬼,不是说这个有毒,就是那个有害。

本以为张金炎只是中了邪,过段时间就好了。

可令周宝英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他却猝然长逝,死因不明。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张金炎看似疯言疯语的背后究竟还藏着什么隐情?

2016年一个稀松平常的的晚上,张金炎一家早早地吃了晚饭,围坐在饭桌前拉家常。

没说多久,张金炎便提出自己要早早地洗漱睡觉了,因为第二天还要去田里干农活。老人一般都是早睡早起,家人并没有觉得异常。

可令张家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他们与张金炎老人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上午,日晒三竿,张金炎迟迟没有起床吃饭。儿子张智勤以为父亲睡晚了,于是去叫父亲吃饭。可连敲了好几次门,都没听到丝毫回应。他意识到不对劲,便用脚踹开门,门内的景象让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门背后,张金炎横躺在地上,脸色惨白,肢体僵硬。

身为医生的张智勤立即给父亲检查呼吸,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父亲已经去世了。

张智勤不能抑制自己的感情,瘫靠在门上,号啕大哭。闻声赶来的妻子和母亲周宝英,一见这场面,瞬间跌坐在地上,哭得天昏地暗。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家人才慢慢冷静下来。

他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张金炎虽然已年过花甲,但是身体硬朗。他平常除了干一些农活,还要蹬人力三轮车补贴家用,重活、累活都不在话下,也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怎么说没就没了。

正当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周宝英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对儿子儿媳说:“你爸最近像变了个人似的,神神叨叨,总嚷嚷着有人要害他。连我烧艾草他都起疑心,怕有毒。”

此话一出,张智勤夫妇也回想起父亲最近一个多月是有些异常,话要比以前多些,常常一个人坐在凳子上,莫名其妙地絮絮叨叨。

想到这,一家人都十分后悔忽视了张金炎的生活状况。究竟他在害怕谁害他,抑或是他遭受了什么变故。要是他说胡话的时候,大家能多关心他,或许就能知道发生什么了。

如今一切都太晚了,斯人已逝。正当张智勤夫妇懊恼不已时,周宝英的一番话点醒了他们。

“不会是你爸的老毛病又犯了吧。”周宝英说。

张金炎的老毛病是精神分裂症。这病主要会引起患者认知功能出现障碍,发作起来会有类似疑神疑鬼、自言自语等一些现象。

难道是精神分裂症导致张金炎死亡的吗?

这个疑问一经提出,张智勤便直接否决了。因为父亲早已经针对精神分裂症进行过两次治疗,病情已经基本上得到控制。另外,父亲日常都会按时服药,服完药后和正常人无异。

张金炎旧疾复发的概率很低,不过联想到父亲的种种怪异行为,张智勤并不排除旧疾复发的可能。

但是精神分裂症和死亡并没有因果联系,张金炎因为精神分裂症导致去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话说到这,疑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一个,那就是张金炎如果旧疾复发,会是因为什么刺激他的呢?

排除了患精神分裂症直接致死的可能性,一家人左思右想后觉得很有可能是猝死。据统计,我国每年因心源性猝死的总人数为54.4万人,是全世界发生心源性猝死人数最多的国家。

就在大家都以为张金炎是猝死,准备安排后事,让他早日让他入土为安时,一个偶然的发现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张智勤给父亲换寿衣时,发现了父亲腹部的一个伤口。这个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是表皮颜色和正常的皮肤颜色相比存在色差。看父亲的伤口情况,他判断这不像是最近的新伤。

这个奇怪的伤口一出现,作为医生的张智勤敏锐地意识到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他第一时间询问家里人,父亲有没有受过伤。可家里人被问得一头雾水,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据张家人说,张金炎平日里虽然过得比较粗糙,但是对于身体健康很是在乎。他带孙子时,总是十分关注小孩会不会被磕到碰到。对于自身,他也是一样,若是受伤,肯定会第一时间和家人讲。

想到这一点,张智勤似乎找到了破解谜团的方向。他紧闭双目,沉思片刻后,他想起了父亲曾和他说过在公交车上受过伤。

这事发生在父亲去世前一个月,当时父亲外出办事,是公交车司机刹车太突然,被磕到了。

在公交车上被磕到后,张金炎晚上回家吃饭时提过一嘴,但是也没有细说磕到哪了,一家人看父亲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深究,所以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不过这一个月前的磕伤会导致父亲一个月后的死亡吗?

张智勤不敢妄下定论,为了让事情的真相早日浮出水面,他决定去当地的公交公司讨要个说法。

只是这一个月前的事情,公交车司机还能有印象吗?公交车监控还保存着吗?

张智勤本以为去公交公司打听父亲的事要一波三折,毕竟公交车上的乘客那么多,磕到碰到也不稀奇,没有人会记得。

可出乎意料的是,松阳县公交公司安全机务部经理许云涌,和张金炎一个月前乘坐的76路公交车司机罗法奖,都对这件事情有印象。

不过当听到张金炎去世是因为在公交车上磕到后,许经理连连摆手说不可能。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他便将那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据许经理说张金炎在事发后的当天下午还来找过他。张金炎说因为腹部被磕到需要公交公司赔偿50元医疗费。说是医疗费,其实只不过是他买止疼药的钱。

许经理在得知张金炎身体有不适后,便提出带着他去医院进一步观察。只是这个提议被张金炎拒绝了,由此可以看出,当时他并不认为自己受了严重的伤。

这时,76路公交车司机罗法奖也赶了回来。他对张金炎的去世也是一脸错愕,和许经理一样,不相信是因为一个月前的磕碰导致张金炎死亡。

他也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那天,76路公交车在罗师傅的驾驶下,正在平稳地前进。途径太保店邻角处,一辆不知何处冒出来的电动车成了“拦路虎”,罗师傅始料不及,连忙踩下刹车才避免事故的发生。

交通事故是避免了,可罗师傅和车上的乘客却被吓得不轻,因为刹车来得毫无征兆,车上很多乘客都将身体惯性地向前倾。

谈及这次经历,罗师傅一脸无辜,毕竟这突如其来横穿马路的电动车并不是他能控制的。当被张智勤问及刹车是不是急刹车时,他连连摇头,反复强调这是一次普通的刹车。

那普通的刹车威力会这么大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张智勤提出了看监控的请求。好在公交公司一个月前的监控还完好地保存着,他顺利地看到了父亲被磕碰的画面。

据监控画面显示,张金炎侧坐在公交车下客门的对面位置,一路上一直安静地坐在位子上。途径太保店邻角处,司机意外地刹车让他的身体瞬间往前倾。

初看监控,张金炎的表现和大多数人一样,很正常。反复观看几次后,张智勤发现了父亲的一个小动作。

事发后,张金炎曾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肚子,这个动作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可以反映出当时他确实是被磕到了。但是是轻微的磕碰还是猛烈的撞击,监控视频并不能很好地体现。

这时,罗师傅又说到事发后,张金炎并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现,也没有当场提出因为磕碰导致身体不适。这就说明,磕碰并没有给他带来特别大的影响。

既然没有什么影响,那为什么张金炎在事发后的下午又来找公交公司进行索赔呢?

在场的人猜测,张金炎在车上遭到磕碰后,因为一直坐着,可能疼痛感并没有蔓延开来。下车后,他可能意识到身体不适,所以才来公交公司索赔。

说到这,张智勤认为父亲已有不适症状,公交公司没有进一步跟踪父亲的身体状况,只给了50元,太说不过去了。

“不止50元,没过多久,他的老婆还要走了500元。”徐经理忽然想起张金炎的老婆也曾找过他要赔偿款,便在一旁补充道。

这额外的500元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张金炎不自己来拿,要周宝英来取?

要解决上述的疑问,就必须问一下周宝英。

张智勤连忙打电话给母亲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这才知道,原来父亲当初要走50元买了点止疼药后,疼痛并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于是父亲又自己去医院治疗,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500元。

之所以是周宝英去取钱,这是因为她发现了丈夫偷偷去医院看病的事实。因为几天前,丈夫和家人说过在公交车上磕碰的事情,因此她觉得丈夫去医院就是因为公交车上的磕碰。她想着自己不能花这个冤枉钱,于是自个去公交公司要了钱。

500元的事情倒是说清楚了。那么既然父亲在吃了药之后并没有好转,反而严重到要去医院治疗。

张智勤由此认定父亲的意外去世和公交车上的磕碰逃脱不了关系。

可公交公司听了张智勤的判断后叫苦不迭。又不是急刹车怎么可能把人磕碰得这么严重,况且张金炎是事发后一个月去世的,怎么能断定就是那次磕碰导致的呢?

解决完一个疑问,就有新的疑问出来,事情的真相好像藏得太深,一时大家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同意自己的观点。

就在双方争得不可开交时,张智勤提出了尸检。话音刚落,现场由原来的喧闹变得寂静。双方都明白这是唯一可以证明自身观点正确性的方法。

就这样,在公安机关的交涉下,张金炎的尸体被尸检了。

没过多久,杭州华硕司法鉴定所就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书的结论是他的真正死因是胃破裂。

而导致胃破裂的原因有很多,其中胸腹部遭受重大钝性外力作用是原因之一。

在报告上,司法机关还特别强调了在公交车上剧烈碰撞时是可以形成胃破裂损伤的。

显而易见,尸检报告的结果是更加倾向张智勤的判断。

公交公司看到结果后也傻眼了,他们实在是不敢相信一次不急的刹车居然很有可能导致了张金炎的死亡。

针对公交公司的疑问,专业人士也给出了相应的解答。张金炎在公交车上发生磕碰后,并不是简单的外伤,而是已经伤及到身体的胃部。

胃破裂如果通过及时的治疗,是能够转危为安的。但是如果长时间忽视它,日常进食、呕吐、运动都会加速病情的恶化。特别是进食,这一过程很可能会导致细菌感染,继而弥漫至腹膜,从而导致整个腹腔被毒素包围,最终出现张金炎休克死亡的结果。

小病不治,大病伤身,其实说的就是这个理。张智勤这边非常认同报告,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对上了。

自公交车磕碰后,父亲就变得奇奇怪怪、坐立不安的,这极其有可能是因为事发后的疼痛以及精神紧张刺激到了他。

至此,真相水落石出。可是公交公司还是难以信服这个结果。

一是他们觉得这事情就是天方夜谭。更重要的是,鉴定所的意见只是给出了公交车上的磕撞导致张金炎受伤的可能性,并不是一个肯定的判断。

二是他们认为当初张金炎找他们要50元的医药费时,他们就提出带张金炎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是张金炎自己拒绝了这个请求。

三是从监控中可以看出,张金炎在座位上并没有按照正确的规范落座,他是斜坐在位子上。

说到落座规范,就必须解释一下为什么大部分人在遭遇刹车后没有出现严重的问题,而张金炎却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这是因为张金炎的座位前面有一个保护栏杆,人如果正常地坐在座位上,在遭遇急刹车后,手会不自觉地靠在栏杆上,从而起到保护作用。而他是斜坐在座位上,刹车来临时,保护杆不仅不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反而将他磕伤了。

综上三点原因,公交公司认为于情于理该做的事情他们都做到了,张金炎老人去世和他自己有分不开的关系。

张家人认为有因才有果,公交公司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张智勤认为父亲出事后找过公交公司,但是他们并没有对这件事给予足够的重视,没有通过查看监控等方式确定事故的严重程度。

另外公交公司内部也有相应的事故上报制度,正是因为公交公司没有很好地履行,所以导致了这个后果。

双方是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

张智勤不想再折腾下去,于是一纸诉状将公交公司告上了法庭,并索赔死亡赔偿金等各类费用总计达81万元。

法院经过调查后认为在现有的证据支撑下,张金炎的死亡可以被认定为是因为公交车上的磕撞导致。但是不可否认,张金炎及其家人对该结果的发生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公交公司承担70%的责任,同时还需要一次性赔偿张家人各项损失41万元。

法院宣判后,双方都没有上诉,这件骇人听闻的案件自此也彻底了解。

此事件一经报道,便在网络上发酵。网友们纷纷站队,表达自己的看法。不过,不管网友的意见再怎么分歧,他们还是在以下几点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事发后,公交公司若能不顾老人推脱,及时将他带往医院检查,家人们能第一时间意识到老人的情绪及身体变化,从而更早地了解事情经过。那么,老人便不会离开人世。

当然,事已至此,一切都没有如果。那就让此事给人们敲响警钟:尽职尽责,关爱家人,珍惜当下。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