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吴努访华,期间发牢骚冒犯了毛主席,周总理:不必耿耿于怀

1954年吴努访华,期间发牢骚冒犯了毛主席,周总理:不必耿耿于怀

1954年,缅甸独立之后的首任总理吴努,应周总理的邀请来到了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会见了他。

而就在与毛主席进行交谈的时候,吴努忍不住发牢骚冒犯了毛主席。对此,毛主席是什么反应呢?当时吴努在冒犯毛主席之后,他又有什么反应呢?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久,缅甸便承认了新中国,更是在1950年6月8日,正式与新中国建交。

这里要讲一个小故事,当时缅甸为了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还专门给当时的印度总理尼赫鲁发去电报,问他们可不可以先让我们承认?

为什么要给尼赫鲁发报?因为当时印度在南亚实力也算排得上号的,至少在缅甸面前也算得上是位“大哥”。

尼赫鲁与吴努有私交,关系还不错,再加上当时印度高层也还在讨论,要不要承认新中国,因此尼赫鲁就说,那好吧,让你们先承认新中国。这么一来,缅甸就成为了南亚地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

而缅甸之所以急着承认新中国,也是因为想要和新中国搞好关系,得到新中国的帮助。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当时缅甸面临的情况了。

1044年,缅甸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1824年,拥有了700多年国家主权的缅甸,遭到了英国的侵略。缅甸人自然是不甘心被侵略的,他们做出了反抗。但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战事持续了一年,缅甸还是败了。

第一次英缅战争,直接打断了缅甸社会独立发展的进程,甚至还加深了缅甸的民族危机。此后,英国又接连对缅甸发动了第二次、第三次侵略,至此缅甸彻底沦为了英国的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缅甸又被日本占领。在日本控制缅甸期间,出现了一个名叫昂山的人。昂山亲日,之后他便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组建了缅甸独立义勇军,不断对英军发起战斗,随后又在日军的支持下,宣布缅甸独立。

但到了1944年,昂山眼见日军逐渐衰落,便站在英美的同盟国一边,与同盟国一起对抗日军。1945年日本战败,缅甸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英国手里,但其实缅甸之前的独立是有效的。

1947年2月,缅甸的缅族、掸族、克钦族以及钦族领导人,共同签署了《彬龙协议》,同意建立统一的缅甸联邦,共同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1948年1月4日,缅甸脱离英联邦,终于获得独立。

吴努

缅甸独立之后,曾为缅甸独立义勇军创建人之一的吴努,担任了总理一职。不过,虽然获得了独立,但缅甸却无法安心发展。因为正当他们想要安心发展的时候,被解放军击溃的国民党残部,躲到了缅甸。

那些国民党残部,窜入缅甸之后,便在蒋介石的命令下,整军备战,积极准备“反攻”。这缅甸政府肯定是不答应的,他们想尽了办法要把国民党残部赶出去。然而,国军打不过解放军,可对付缅甸军队还是绰绰有余的。很快,国军就控制住了缅甸的北部地区。

而国军不止控制了这里,还在这里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与此同时,老蒋见流窜到缅甸的国军,战绩如此辉煌,立马也为其提供大量帮助,比如运送武器、军官和特工等等。

这样,缅甸北部的国军发展迅速。那个时候,缅甸政府对缅甸北部地区的控制能力很弱,因此只能眼看着国军残部快速发展,自己却毫无办法。

在军队围剿又一次惨败之后,缅甸政府意识到,或许只能通过外交努力,来赶走这些国民党残部了。正因如此,吴努想要和新中国搞好关系。

1950年6月8日,中缅正式建交。建交以来,两国互通有无,双边关系平稳向前发展。到了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期间,中央领导人之一的周总理,决定出访缅甸,于6月28日到达仰光。

周总理到达的当天,缅甸总理吴努亲自迎接了周总理。在等待的过程中,吴努心里既高兴又紧张,事实上,这种情绪从他刚得知,周总理要来访问缅甸时就出现了。

高兴是因为这是周总理首次、首先来访缅甸,紧张则是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共产主义大国"的总理,吴努不知该如何接待才显得不失礼。

不过,等吴努见到周总理之后,那种拘谨、紧张的情绪就消失了,而这是因为他发现周总理对接待工作很满意,本人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彬彬有礼,丝毫没有一点架子。试问,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不让人的情绪放松下来呢?

这一次会见,周总理和吴努两人侃侃而谈,可谓是宾主尽欢。一场交谈下来,不仅使吴努见识到了周总理的风采,而且还让他进一步认识了中国共产党。

不久后,周总理便准备返回中国,在返回之前,他还邀请吴努前往中国进行访问。吴努开心地当即答应下来,1954年12月,吴努来到了中国进行访问。

12月1日晚上,在中南海地勤政殿,毛主席隆重地接见了吴努及其率领的代表团。除此之外,参加会见的领导人还有,朱老总、刘少奇、周总理、陈云、陈毅和我国首任驻缅甸大使姚仲明。

一见到毛主席,吴努便伸手向前走,毛主席也笑着伸出了手,同他握住了一起,并亲切地说道:“欢迎你来到中国。”吴努也笑着进行了回应,同时也与其他人打了招呼。说话间,一行人便坐到了座位上。

这一次的会谈,吴努显得十分拘谨,谈话时小心翼翼,虽然毛主席非常和蔼可亲,但是当一个智者、伟人坐在他面前,他还是忍不住会拘谨。

期间,吴努曾谈到了流窜到缅甸一带的国民党残部,讲他们是如何大肆搞破坏、贩毒、抢劫,无恶不作。

对此,毛主席十分关切,他表示缅甸的困难,我们是清楚并谅解的,国军能够在缅甸收留,并不是因为缅甸收留,而是缅甸无法讲起赶走。

主席强调,我们也会对国民党残部采取防御措施,但绝不会越过边境一步,也绝不借口“国军在缅甸”破坏我们两国之间的和平关系。

这一番话,让吴努松了一口气,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有些担心,会不会因国民党军队的关系,而使得两国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

在吴努看来,中国就好比大象,缅甸就好比羔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大象会不会发怒,无疑会使羔羊常常提心吊胆。”

而也因为,吴努这种对中国的复杂感情,或者说是对大国的复杂感情,也使得他加深了这种担心。只能说,吴努的这种心理根本就没必要存在,毕竟一直以来,中国都讲究和平发展。

事实上,在吴努谈到国军残部的话题时,毛主席就已经察觉到了吴努真正的想法,因此说出那番话,也是在打消吴努的担忧。

12月11日晚,毛主席再一次会见了吴努。在这次会谈中,毛主席着重谈及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所谓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指的便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

可以说,这番谈话再次表明了毛主席的态度,对待朋友我们是真诚的。吴努看到毛主席语气诚恳,心里十分感动,之前的戒备慢慢消除,胆子越来越大,也就使得他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

一开始,吴努在会谈时还比较收敛,到了后来,什么话都说,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别人都没问呢,他就噼里啪啦全“倒”出来了,比如说,中缅边境的一些小纠纷也放大了来说,大发牢骚。

这还不算完,吴努还冲毛主席直嚷嚷,最后更是以这样一段话作为结尾:“不好意思,以前我们讲话是有所保留的,不像现在这样敢畅所欲言,怕的是被当作英、美的走狗。现在,我们都敞开了天窗说亮话,您也别怪我说话太直接。”

毛主席当然不会因此而生气,以毛主席宽厚的胸襟来说,他根本就不会在乎这样的“冲撞”。但是,吴努却被自己的“瞎想”,给吓得惴惴不安。

当时,会谈结束之后,缅甸来华代表团便和吴努说,他说话实在是太过直接了,而且那些牢骚和大声嚷嚷也太不礼貌了,绝对冒犯到毛主席了。听了代表团的话,吴努一想也觉得刚刚自己的行为举止看起来很没有礼貌。

吴努越想越后怕,晚上连觉都睡不着了,想来想去,他也没什么办法,便决定第二天找周总理,问问解决的办法。第二天一大早,吴努便找到周总理,悄悄问他:“周总理,我昨晚那样冲撞毛主席,该怎么办呢?”

周总理听了,顿时笑了,说:“你不必担心,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讲究的就是坦诚,毛主席绝对不会因为昨晚的事对你产生不良印象的。”

听了这话,吴努深感内疚,他忍不住说:“我感到十分抱歉。先前,我对中国恐惧过,但是,现在我发现,恐惧都是无来由的,因为没有了恐惧,所以我说话直接了。”

周总理当即亲切地说:“直接没什么不好,你不必对此耿耿于怀。”这下子,吴努彻底转忧为喜了,也因此更加感觉到毛主席等领导人,宽大的心胸。

伟人有博大的胸襟与格局,朋友来了,自然是不拘一格,以诚相待,而这也正是伟人的伟大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