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改良记(二)

茶馆改良记(二)

义和团的钢筋铁骨到头来还是没有能挡住八国联军的枪炮,苟延残喘的清政府终究还是被革命党所推翻。

王掌柜眼见着共和的到来,早早地顺应潮流,又做起了改良。他不仅把八仙桌和条凳换成了小桌和藤椅,墙上的古画也换成了外国公司的广告海报。除此之外,王掌柜还把后堂全部改成了公寓出租给大学生们,自己在耳融目染之下也学会了几句顺口的洋文。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皇帝虽然没有了,但想做皇帝的人还是此起彼伏,到处还是“吃人”的人,只是换了一副招牌而已。

茶房李三至今还留着自己的小辫,因为连年的军阀混战,今天是黎大总统当政,明天就变成张大帅掌权了。旧皇帝是没有了,新皇帝却是一个接着一个上台。没完没了的打仗,使得四九城里是人心惶惶,纷纷各自逃生保命,这便使得各行各业都没得生意做,城里的大茶馆也只仅剩下了裕泰一家。

既然做生意的人不多了,那么仅剩的几家就成了各方势力吃拿卡要的重点对象。小小的巡警每日一早便来索要保护费,而抓壮丁的老总则紧随其后,抢走了两条新铺的桌布。清朝的特务如今也成了军阀的特务,按月向王掌柜勒索着钱财。

不过还好还有几位老朋友可以稍微安慰下王掌柜的心情。

自从“铁杆庄稼”倒了之后,常四爷便自力更生地卖起了青菜,而松二爷虽然是能写会算,可终究还是放不下对贵族生活的留恋。最终宁愿将自己饿死,也没有舍得自己养的小黄鸟。

当年被卖给太监做老婆的康顺子带着太监买来的儿子康大力来到茶馆投奔王掌柜,恰巧碰到了日渐败落的刘麻子。庞太监终究没能保住自己的家产,不仅财产被侄子们瓜分,就连自己也被侄子们活活饿死。

刘麻子照旧干着东拉西扯的行当,开始帮逃兵买起了老婆。在门口盯梢的特务则顺势进门威胁了起来。就在双方拉扯之际,逃兵们用现大洋买通了特务,而无人交差的特务则将刘麻子交给了大令,作为逃兵在街头被问斩。可怜的刘麻子自始至终也没有旁人为他说情,大家都觉得他死有余辜,并不在乎他的罪名是否符实。

当年倡导实业救国的秦二爷,如今不仅开起了工厂,也办起了票号。可是这一切在前国会议员崔久峰的眼中不过是秦二爷自我救赎和自我满足的行为,对于时局于事无补。这种看法其实是有良知的个人所感到的无力和失望所导致的。救国并非不对,只是同志太少,顿感力不从心而已。

如同此时在教育部任职的鲁迅先生所感,社会仿佛是一群人被困在无门无窗的黑房子之中,大家尽皆昏睡,唯一两人独醒。与其高声呐喊,将众人惊醒,在黑暗中伴随着无助的恐惧死去,不如任由大家昏睡,尚无惊慌与失措之苦。然而,在钱玄同先生的软磨硬泡之下,鲁迅先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举起了新文化运动的大旗,振臂一呼便将旧社会摔得粉碎。

“作过国会议员,那真是造孽呀!革命有什么用呢,不过自误误人而已!”

“办了工厂、银号又怎么样呢?他说实业救国,他救了谁?救了他自己。”

“死马当活马治?那是妄想!死马不能再活,活马可早晚得死!”

声明:本文内容取自老舍先生所著剧本《茶馆》,若有兴趣可搜寻同名原著、电影、电视剧、话剧等详细了解,一品其深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