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毛主席对陆定一说:胡先骕很顽固,却是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1956年,毛主席对陆定一说:胡先骕很顽固,却是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1956年4月25日,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在会议上发表了关于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的关系;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等十大关系的讲话。

这篇讲话稿《论十大关系》,后来收入了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毛主席发表这篇讲话说的主要目的,是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总结我国工作上的得失,认清前面的道路,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4月27日,时任中宣部部长、主管学部委员评定工作的陆定一在和毛主席讨论《论十大关系》讲话时,突然提到了我国生物学家胡先骕的一篇文章,他说:“之前因为他批评苏联科学家李森科的那个东西,我们有一些人生气了。但那是属于学术性质的问题,我们不要去干涉比较好,他讲的是生物学界很重要的问题。”

毛主席对胡先骕的名字并不陌生。

老覃在去年写过《傅斯年早年打毛主席一耳光,主席后来抄录一首诗给他?答:想歪了》一文,文中提到,1919年,毛主席曾有过一段在北大图书馆当助理员的时光。

那个时候,陈独秀、胡适等人掀起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

胡适先是把自己的论文《文学改良刍议》发表于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二卷五号上,后来从美国归来,就任国立北京大学教授,直接参与《新青年》的编务活动,又推出了《建设的文学革命论》,发表在《新青年》四号四卷上。

胡先骕和胡适是老同学,他推崇古文和古诗词,非常反感胡适的观点,撰写了《中国文学改良论》《评<尝试集》等长篇论文,把胡适最为自负的“中国第一本白话文新诗集”《尝试集》贬斥得狗头喷血。因此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两胡之争”。

从1919年到1956年,时间已经过了37年,胡先骕仍然一如既往地坚持使用文言文。

不得不说,胡先骕是个很顽固的人。

因为,毛主席听陆定一提到他,就皱了皱眉头,说:“胡先骕这个人也太顽固了,他赞成文言文,反对白话文。”

不过,毛主席的语气突然转柔,说:“嗯,他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很了不起。他现在还是中科院学部委员吗?”

老覃在这里补充一下,当时的“中科院学部委员”即是现在的“中科院院士”。

陆定一挠了挠头皮,回答毛主席,说:“不是,没有给。”

毛主席怫然批评说:“不给就太说不过去了,必须给,他可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应该说,毛主席评价胡先骕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是名副其实的。

要知道,被誉为近代世界自然历史研究三大发现之一,对植物形态学、分类学和古生物学都具有重要意义的“活化石”水杉的发现、以及引种成功,都是得益于胡先骕研究和探索。

胡先骕是江西南昌新建人,出生于1894年,比毛主席小一岁,他3岁便熟记《三字经》,5岁通读《论语》、《诗经》,7岁能通训诂,辨四声;被时人誉为“神童”。

这位小神童在15岁考入京师大学堂预科,19岁赴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农学院森林系攻读森林植物学。

留学期间,他勤工俭学、节衣缩食,创办了中国最早的综合性科学刊物——《科学》杂志,还在纽约成立了中国最早的科学机构——中国科学社。

1916年11月,22岁的胡先骕学成归国,受聘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农业专修科教授。

任教期间,他带领师生辗转于各省山区,开展了历时一年、行程万里的植物考察与采集活动,写出了《浙江植物名录》等一系列具有开拓性质的著作。

1922年,南京高师扩建为东南大学,他领衔编著了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高等植物学》教材。

1923年秋,他赴美哈佛大学深造,两年后获植物分类学博士学位。

有了这次镀金经历,他在英国剑桥召开的第五届国际植物学会会议上当选为国际植物命名法规委员会委员。

再度归国后,胡先骕先是在1933年创建了中国植物学会,随后在庐山创建起中国第一座正规植物园——庐山植物园。

有一件事颇能体现胡先骕的风骨。

事情是这样的:胡先骕花了大价钱和下了大工夫从万里之外的意大利引进了一棵红枫,种植在庐山植物园里。

这棵红枫亭亭玉立,分外妖娆,被宋美龄看中了。

宋美龄为了得到它,朝思暮想,寝食难安。她让担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王陵基出面,让王陵基派人把它移栽到“美庐”。

关于这个王陵基,老覃曾在《因为杀了瞿秋白,这个国军兵团司令拒绝起义,晚年以“鹰犬”自况》《最顽固的国军名将,早年被毛主席复试招进黄埔军校,晚年幡然悔悟》等一系列活画国军战犯群像的文章中提到过他,他是国军上将,后来在功德林接受改造。

话说回来。

王陵基带着人马,兴冲冲地赶往植物园。

胡先骕软硬不吃,坐在红枫树前面,平静地说道:“想要移树,请先枪毙了我再说。”

王陵基束手无策,只好灰溜溜地回去向宋美龄报告。

宋美龄虽贪,却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悻悻作罢。

1949年前后,是胡先骕出成绩的黄金时期,他先是鉴定出了被称为“活化石”的水杉,获得“水杉之父”的称号;随后,第一个提出植物多元分类系统,在国际上获得了“中国植物分类学之父”的盛誉,非常了不起。

最难得的是,北平即将解放的前夕,国民党不断安排专机“抢运”北平的著名学者、教授,胡先骕对新中国的诞生充满了憧憬,毅然留了下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苏联农科院院长、苏联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所长李森科提出了一系列植物学“新理论”、“新见解”。

胡先骕根据自己的学识,判定李森科这些植物学“新理论”、“新见解”为“伪科学”、“反科学”,他大胆进行了揭露和批判,一度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过,随着苏联国展开了对李森科“伪科学”的批判,胡先骕在生物学界的权威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所以,毛主席称赞胡先骕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还有一件小事值得补充一下: 1961年,胡先骕创作出了古体长诗《水杉歌》。他视此长诗为自己平生得意之作,欣欣然投稿给北京某权威文学刊物。但是,一连数月,诗仍未得刊发。他按捺不住,另外誊抄了一份,寄给平日常一起诗歌唱和的诗友陈毅。诗实在太长了,陈毅想来想去,还是拿去向毛主席请教。毛主席是一代诗宗、一代词宗,细读后之,高度评价说:胡先生的古体诗写得很高明嘛。陈毅于是在胡先骕的诗前写了一段《读后记》,交付胡先骕先前投稿的权威刊物,该诗才得以顺利发表。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