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书生生活艰难,去投奔叔叔时,砚台口吐人言:千万别去

民间故事:书生生活艰难,去投奔叔叔时,砚台口吐人言:千万别去

明朝年间,庐州府舒城县城外有个刘家村,村里有个刘姓人家,家主名叫刘旺,娶妻王氏,育有一子名叫刘喜,一家三口虽不富裕,但夫妻恩爱,其乐融融。

刘旺十三岁时便拜师学的木匠手艺,由于他手艺精湛,收费合理,十里八乡的人都愿意找刘旺做事,刘旺平生没有多大的抱负,只想凭借自己的双手让妻儿过上稳定的生活。

刘旺不仅勤劳,还心地善良,时常帮助乡里乡亲,谁家有需要修缮的东西,刘旺都主动上门,对方实在没钱,刘旺也不计较,就当是行善积德。

妻子王氏在家纺纱织布,相夫教子,照顾活泼可爱,而又懂事的儿子刘喜,由于夫妻同心,他们家的日子比其他人家要富裕。

夫妻二人将平时攒的钱一分为二,一部分用于日常生活,另一部分拿来供刘喜上学堂念书,希望儿子有朝一日博取功名,光宗耀祖。

刘喜聪慧好学,学习十分的刻苦用功,白天在学堂上学,晚上还回来掌灯夜读,因此他十分讨先生的喜爱,先生断言刘喜前途无量。

果然刘喜也不负爹娘所望,十四岁就中了秀才,这不说是在刘家村就是在庐州府舒城县,也鲜有这个年纪就能中秀才的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刘喜十六岁那年,刘旺去镇上帮人建房子,由于耽搁了时间,独自一个人夜里回家,翻过一座小山时,不慎跌落山崖,虽然救了回来,但伤势严重,还是撒手人寰了。

王氏因此备受打击,悲痛欲绝,再加上她经年累月的辛苦劳作,本就有旧疾,一下卧病不起,不久后离世。

刘喜是个孝子,为了厚葬父母,已经家徒四壁,他本想放弃学业谋生,可这是他父母对他殷切的希望,也是他自己生平的抱负,所以他决定不放弃学业,可是要怎么生存呢?

刘喜想到母亲临终前对他说的话:“喜儿啊,你爹生前有个好友名叫李恒,他现在居住在庐州府,听说现在很有钱,你不妨去投奔他,也好继续求学。”

李恒原来也是刘家村的人,和刘旺是邻居,比刘旺小两岁,因为李恒父母去世早,跟着他的叔叔婶婶一起生活,奈何他的叔叔婶婶为人势利而刻薄。

李恒常被叔叔婶婶打骂,寄人篱下的生活过得很苦,经常饿着肚子,吃不上饭,刘旺心地善良,很同情李恒的遭遇,经常接济他,李恒感激不尽,尊称刘旺为大哥。

后来李恒不愿意再过这种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日子,决定到外面去闯荡,临行前李恒跟刘旺辞行,刘旺知道李恒身无分文,一个人在外如何谋生?

所以善良的刘旺,拿出积攒的二两银子交给了李恒,李恒感激涕零:“大哥的恩情,恩同再造,你的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等我将来赚钱回来定当加倍奉还。”

就这样,李恒拿着刘旺的二两银子到了庐州府,他先在一家绸缎庄做伙计,李恒有过寄人篱下的经历,善于察言观色。

再加上他聪明能干,进步很快,很受掌柜的赏识,后来老掌柜因为年龄原因返乡颐养天年,他向东家推荐李恒做掌柜,东家听了老掌柜的建议,李恒成了绸缎庄的掌柜。

刘喜十岁那年,李恒曾风风光光地回过一趟刘家村,带了不少礼物去看望大哥刘旺,拿出二十两银子作为当年刘旺借钱的回报,但刘旺死活只收二两银子本金,还说兄弟之间,收取利息,有辱兄弟情谊。

然而自从李恒那次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再后来李恒开了自己的绸缎庄,人称李员外,虽然李恒没回来过,但是刘旺为好兄弟感到高兴,想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不回来自然有他的理由。

想到父母曾经说过的话,想到父母对他的厚望,刘喜决定去投奔李恒叔叔,那晚他辗转反侧,想着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久久不能入眠,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

忽然,他听到有人对他说:“刘喜,刘喜,你明天不要去庐州府找你的叔叔李恒,因为此行凶险,恐怕你会性命不保,尤其是你的李恒叔叔可能对你不利。”

刘喜大吃一惊,如今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怎么会有别人在屋里说话呢?刘喜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寻找着。

忽然,借着皎洁的月光,他发现书桌旁竟然站着一个书童打扮的小男孩。约莫七八岁的样子,身着粗布麻衣。

刘喜忙问:“你这孩子,为何深更半夜出现在我的房中?”

“我一直住在这里”。童子指了指旁边的砚台,说完化作一缕轻烟进入了砚台,然后又变了出来,刘喜看得目瞪口呆。

男孩接着说:“你可以叫我小砚,我曾经是文曲仙翁身边的砚台,因为跟着仙翁年代久远,有了灵性,后来跟随仙翁修行。

有一次,因为我贪玩,打翻灯台,烧了仙翁的书房,被仙翁罚到凡间,机缘巧合,被你父亲作为生辰礼物送给你。

我跟着你读书,增长了见识,度过了无聊的时光。你可记得,有一次,你娘帮你收拾屋子的时候,不小心把我跌落,碎成两半,让我身负重伤。

当时你父母都说将砚台扔掉,重新买一个新的给你,幸好你说我是你父亲送的生辰礼物,意义重大,求你父亲找人将我修好,因此让我伤势痊愈,小砚感激不尽,特来报恩!”

刘喜听完小砚所说,知道他并非凡人,赶紧上前一拜,并说道:“李叔曾经得过爹娘的恩惠,多年前还来看望过爹娘,他不像是坏人,再说母亲临死前交待我要去找李叔,我不想违背母亲的意愿。”

小砚说:“好吧,你既然坚持要去,就带着我一起去,记得一直将我带在身边,如果你遇上什么困难我还能帮帮你,切记切记。”

刘喜刚想和小砚再聊点什么,此时金鸡报晓,刘喜被惊醒,才知道原来是南柯一梦,刘喜觉得梦中之事有些不可思议,便穿衣起床,在收拾的行李中寻找砚台。

奇怪的是他明明将砚台放在行李中,可是此时怎么都找不到,那块砚台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如今父亲已经不在了,他对那块砚台格外珍惜。

刘喜四处寻找,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刘喜十分难过,一则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父亲,二则如果梦中之事是真的,没有砚台该如何是好?

然而在他收拾床铺时,竟然发现在枕头下面,露出了一角,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好好的砚台怎么跑到枕头下面呢?这让刘喜觉得梦中之事兴许是真的。

由于砚台不大,再加上梦中小砚说将它随身携带,他觉得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刘喜将砚台揣在怀中,起身赶往庐州府。

舒城县距离庐州府虽然只有一百余里的距离,但刘喜是个书生,还要翻山越岭,刘喜一路辛苦,到了庐州府。

通过打听,才知道寻找的李员外果然家大业大,在庐州府开了好几家绸缎庄,刘喜到李府之后,让门童通报了姓名,不到一会就有人来把他领了进去。

刘喜被来人领着进了李府,还没有走几步,远远走来一个穿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因为刘喜见过李恒叔叔,所以快步向前行大礼。

李恒见到刘喜,也是喜出望外,忙大声说到:“刘喜贤侄,我们应该有六年没见了吧?上次我见你时,还是个稚嫩的孩童,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快快进屋。”

来到会客厅,刘喜含泪向李恒讲述父母去世的消息,还有这几年遭遇,并告诉李恒这次前来是来投奔他的。

李恒忍不住落泪,埋怨自己这些年忙着做生意,都没时间回去看刘喜他们。

李恒拉着刘喜的手说:“我当年也曾经被叔叔婶婶照顾,知道其中的滋味,你安心在我家住下,好好准备举人的考试,你爹对我有恩,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就这样,刘喜在李府安顿了下来,李恒还特地在后院安排了一个环境优雅,僻静的屋子让刘喜住在里面安心苦读,并且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他的屋里,这让刘喜备受感动。

刘喜偶尔会想起梦中小砚所说的话,但是他觉得一路从舒城到庐州府都很顺利,见到叔叔李恒之后,李恒对自己非常照顾,何来危险,甚至性命堪忧呢?

看来梦中小砚所说并非属实,多想了,但刘喜还是多了个心眼,毕竟他现在是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处处小心,处处谨慎,除了吃饭,基本都留在屋里读书。

刘喜虽然从李府的下人口中得知李恒有个女儿名唤蕙兰,待字闺中,但叔叔李恒也并未引见,也许是男女有别,刘喜不方便与她相见,所以住了几日一直未曾谋面。

有一天,刘喜读书读了很久,有些乏了,眼睛有些干涩,便出来到院子里转了转,忽然他看到李恒在陪一个中年男子说话,而且很神秘的样子。

刘喜觉得贸然打扰他们说话,不合礼节,赶紧暂避在一个屋子的拐角处,他见李恒微微弯腰,脸上堆满了笑容,似乎对那个中年男子十分尊敬的样子。

而且刘喜还意外听见李恒对那个中年男子说道:“李管家,你回去之后,让你家老爷放心,人我已经找好了,现在就住在我家后院,就听你们的安排了。”

中年男子说:“那我这就回禀我家老爷,到时候你只要把人送来就行了,府衙那边我们老爷已经打点妥当,剩下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

刘喜没头没脑地听到了这番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见他们还在说话,觉得背地里偷听别人对话,实在是读书人不妥,便折返回屋里继续读书。

正准备继续读书时,忽然那晚他梦中见到的小砚出现在屋里,刘喜大吃一惊,连忙起身,也顿时想起了小砚曾经在梦中所说的话,刚想问小砚是人是仙?难道自己真的有危险吗?

小砚却笑了笑说道:“刘喜,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吗?你刚才看到和听到的,正是你叔叔李恒和另外一个人密谋,打算偷偷地加害你,不过你放心在屋里待着,今晚我就去会会你的叔叔李恒。”

话音刚落,小砚忽然又消失不见了,不过这次是刘喜亲眼所见,并非是做梦,所以刘喜相信了小砚所说的话,虽然内心忐忑不安,但是想着小砚是神仙,也就放心了许多。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喜在睡梦中被小砚摇醒,刘喜忙问小砚所说的会会李恒叔叔,是否已经会过?小砚随后的一番话让刘喜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小砚能够进入人的睡梦中,并且能制造场景和人说话,所以小砚在李恒睡着之后,就进入了他的梦中,在梦里,小砚把李恒的阴谋诡计全部给套了出来。

原来庐州府的绸缎生意非常好,但因为做绸缎生意的人比较多,各商家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

李恒从小寄人篱下,受尽了白眼,所以他拿着刘旺的银子到了庐州府以后,一直潜心学习,吃苦耐劳,有了本钱之后,他开起了自家的店铺,生意也越做越大。

但是他终归是外乡人,也没有大树庇荫,有几次生意都被别的商家抢走了,李恒是商人,时间长了,利益熏心,一门心思,想攀权附贵。

所以李恒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跟刘旺一家联系,而且他尝过人间疾苦,也怕刘旺一家粘上自己,虽然自己受过刘旺二两银子的恩惠,但李恒觉得自己上次回去,已经还清了。

后来,李恒好不容易通过人介绍,认识了张员外,张员外是城中首富,不仅如此,张员外的妹妹还嫁给了朝中的大员,因此在庐州府,张家名望甚高,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如果能够攀附到这棵大树,可以说是几世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奈何李恒多次想和张员外在生意上有更加深入和广泛的合作,可是张员外压根就看不起李恒。

好在李恒有个女儿蕙兰,长得花容月貌,在庐州府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李恒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张家公子,想通过姻亲背靠张员外这棵大树,说不定还能够因此染指皇家的生意订单。

于是李恒费尽心思,讨好张员外,多次请张家公子来府上做客,制造他和女儿蕙兰见面的机会,果然张公子对蕙兰一见倾心,非蕙兰不娶。

然而张员外觉得李恒是个外地商人,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和更好的人家结亲,所以对李恒不冷不热,对他儿子和蕙兰之间的婚事坚决不同意。

直到有一天,张员外忽然派李管家把李恒叫去,这次张员外对李恒格外客气,亲自将李恒叫到书房议事,让李恒受宠若惊。

寒暄之后,李恒说道:“多谢张老爷的盛情相约,在下感激不尽,不知张老爷此次召唤我前来有何要事?如有吩咐,请直言相告,在下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员外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老弟,别叫我老爷这么见外了,往日我生意繁忙,有不到之处,还请见谅,以后可以叫我张大哥。”

李恒连忙说岂敢岂敢?张员外又说道:“老弟,不必客气,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儿女亲家了,犬子一直仰慕令千金蕙兰,如今茶不思饭不想,我有心成全犬子,不过.......”

李恒一听张员外现在竟然不反对张公子和自己女儿的婚事,顿时喜出望外,还没等张员外把话说完,立即信誓旦旦地说道:“张兄,不过什么?但说无妨,小弟愿效犬马之劳!”

张员外说道:“眼下我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如此事办成,你我立即为儿女定下婚约,你看可好?”

李恒连忙让张员外说出需要办的事情,并表示无论什么事情,都会答应,可是张员外随后说的话,让李恒大吃一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原来张员外的公子在做生意时,仗着家里有权有势,竟然在争执时失手将人打死,正羁押在大牢里,张员外承诺只要李恒能找人去顶替罪名,救出公子,就答应张公子和蕙兰的婚事。

李恒暗想:“看来张员外果然能量很大,将这件事情瞒得滴水不漏,难怪这些日子没见张公子来我府上,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杀人乃大罪,弄不好,会惹祸上身,可是这又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我该怎么办呢?”

正当李恒犹豫之际,张员外说道:“老弟看来有难处啊?也罢,我做事情从来不强人所难,这事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

我只是考验一下你是否真心实意和我们张家结亲,你若不愿意,就此作罢,我来找别人来办,只是今天我所说的事情,走出这个门,你就把它忘了,否则出了什么差错......”

李恒立即说道:“老兄,你放心,这事我来办,如果事成之后,还请你莫忘承诺,以后我们成了儿女亲家,生意上还希望你能多多提携小弟啊?”

“那是自然,只是这事越快越好,迟则生变,要是没什么事情,今天就说到这里了。”张员外说完,又说了一些如何顶替的细节,李恒一一记牢后,起身告辞。

可是这事情并非易事,李恒正在为这个事情一筹莫展之时,刘喜投奔李恒来了,本来他心情烦躁,不想搭理刘喜的,可是后来他想到刘喜现在应该已经是少年了。

于是李恒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热情的把刘喜招呼了进来,安排住在后院,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想找准机会下手。

刘喜听完了小砚的话,心里一阵冷汗,忙问:“这该怎么办,叔叔现在肯定对我加以防范了,怎么能逃得出去呢?”

小砚说:“你不用着急,我自有办法,今晚你去找你叔叔李恒,就说叨扰他多日,当面表示感谢,然后给他敬茶,我会跟着你一起去,不过他看不见我,后面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刘喜正在和小砚说着话,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二人赶紧安静下来,不多时,敲门声传来,刘喜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李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这完全超出了刘喜和小砚原本的计划,好在刘喜聪慧,他定了定神,请李恒坐下,然后倒了一杯茶递给李恒说道:“叔叔,小侄在你府上居住多日,叨扰之处,还请见谅,他日我若功成名就,定当厚报,如今只能借花献佛,以茶代酒,敬叔叔一杯。”

“贤侄说的是哪里话?我来找你,是有事情和你商量,你随我去我的房间吧?”李恒说完,便往外走,刘喜赶紧跟着李恒去了书房。

刘喜惊讶地发现书房外站着几个人,进入李恒的房间之后,李恒说道:“贤侄,我见你每天在屋里苦读,甚是辛苦,我生意繁忙,也没时间照顾你,你别见怪,我备了一些点心,你尝尝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刘喜有些害怕,不知道吃还是不吃,而耳边传来小砚的话,让他放心地吃,刘喜便吃了几块,而此时李恒看着刘喜大口地吃着点心,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喝了几口桌上的茶。

忽然小砚用了法力,让李恒和刘喜互换了模样,而此时变成李恒模样的刘喜完全什么都不记得了,当刘喜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回到了屋里,而且已经是上午日晒三竿之时,他惊讶的听到李府上下一片哭声。

原来晚上的时候,李恒原本和李管家约好,让李恒在点心里面下了蒙汗药,让刘喜吃下,将刘喜悄悄地送到牢中替换了张公子。

可是他们抓取的却是变化成刘喜模样的李恒,李恒当晚就被严刑拷打,可怜的李恒被打得皮开肉绽,最后屈打成招,按了手印。

而另一方面小砚去找了巡抚大人,让巡抚大人连夜去了牢房,巡抚大人去了后看到的却是已经变回本来面貌的李恒,李恒本来是想陷害刘喜的,结果自己成了罪犯,他为了保命供出了张员外和他的计划。

正当张员外得意忘形和儿子相聚时,突然衙役前来又将他的儿子,连同张员外一起抓进了府衙,张员外和张公子因此被获罪,李恒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经历这件事情后,刘喜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小砚的帮助下,衣食无忧,专心苦读,后来金榜题名,为官一方,造福百姓,在小砚的撮合下,娶了贤惠的妻子,生儿育女,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小砚也重返天庭。

(故事完)

声明: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与封建迷信无关,谢谢阅读,欢迎点赞评论。

笔者说:

刘喜的父亲刘旺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仅尽力帮助村民,还在李恒落难时倾力相助,然而李恒不仅不知恩图报,反而为了攀附权贵,不择手段,企图陷害好友也是恩人的儿子刘喜,最后害人不成反害己。

刘喜母亲不小心打碎了父亲送的砚台,但刘喜没有随手抛弃,而是想方设法将砚台修好,一来说明他尊敬自己的父亲,看中父亲送的生辰礼物,二来说明他对心爱之物格外的怜惜,也是个勤俭节约的人,最后在小砚的帮助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一切说明百善孝为先,行善之家,必有余庆,善良的人,运气不会差,会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也说明天理昭昭,果报不爽,多行不义必自毙,您觉得呢?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