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朝历代的国号来源(四)---明朝

历朝历代的国号来源(四)---明朝

在中原地带,忽必烈任蒙古大汗兼职元朝皇帝,由于元朝管理比较原始粗放,而且无科举,致使大批知识分子无上升阶层,再加上民族等级压迫,只短短九十多年,就被赶回大漠吃沙子了。


元末的红巾军起义,韩山童刘福通挑动黄河民夫,宣传明教中的“明王出世”,1355年,刘福通立韩林儿为帝,国号宋,年号龙凤,称小明王。朱元璋一直是奉红巾军为正朔的,1356年占领集庆(南京)发展之后,1361年被小明王册封为吴国公,1364年,称吴王,1366年小明王被朱元璋部将溺毙于江水中,1368年,在应天(南京)称帝,国号大明。



同年攻克大都,推翻元朝统治,将在中原作威作福的蒙古贵族赶回沙漠吃沙子了。幽云十六州,自从在938年被石敬瑭割让给契丹,到1368年,四百多年过去了,终于回到汉族政权的手中。


幽云十六州,是中原地带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屏障,越过燕山山脉,便是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一路直接放马,直奔腹地,农业社会最害怕就是北方的骑兵了。宋朝被辽国一直压制,又加上失去了河西走廊地带的优质产马地,只能依靠步兵的血肉之躯来和北方的骑兵对抗。



对付骑兵,一定是要武力和火力的完全压制。


当年红军长征结束,由于陕北地薄民瘠,养活不了这么多人,想要东出黄河,后又朝着河西走廊方向,建立新的根据地,并且打通新疆,与苏联的国际交通线。1936年11月,四方面军三个军为主力,由徐帅率队西征,孤军奋战,且无后勤补给,遇上宁夏青海甘肃的双马,被这些人的骑兵冲击的非常惨淡,两万人西征,经过多次激战锐减到3000人,最后分成三队,最后只有四百多人突围到新疆。


然而短短十几年之后,彭德怀带领的第一野战军,横扫大西北,所谓的宁马、青马都不负当年之勇,被我军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兰州战役中,利用城坚之固,一度阻挡我军,随后我军再次攻城,歼灭主力4万余人。


我军在抗日战争时期,有个名号叫做三枪八路,开三枪之后,就要开始刺刀冲锋了。当年的艰苦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想象的,拍得最好的抗战片《亮剑》和《雪豹》,也只是接近当年的困难。


为什么一个小炮楼,就能挡住八路军这种正规军,因为我军实在是缺乏重武器,无法攻坚,鬼子龟缩在炮楼上,架上机枪探照灯,外面铁丝网、壕沟加地雷。没有大炮,想要攻下来,可不是一般的困难。


当年西路军比八路军还要困难,没有足够的火力,面对骑兵,很可能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当年金军对宋军,是铁浮屠,就是重甲骑兵,对轻骑兵都是直接碾压过去,而宋军骑兵稀少,大多是步兵,列阵迎敌,宋朝的弓弩非常强大,一般是依靠弩来增加火力输出,后面就靠岁币来维持和平。


扯远了,接着说明朝。蒙古人依靠着强大的骑兵横扫欧亚大陆,一统南宋之后,汉人也学会了骑兵战术,并且用骑兵战术打败了马背上的民族。


明朝是为数不多的,从南向北一统全国的。但是也没有逃出历史规律,大多数王朝是自北向南建立大一统王朝。朱元璋死后,太孙朱允炆继位,削藩,燕王朱棣造反,一路直下南京,赶走朱允炆,建立永乐朝,还是自北向南。


永乐朝有一个皇皇巨著《永乐大典》,成书22877卷,光目录就有60卷,由于火灾和战乱,各种天灾人祸,最终仅存800余卷,且散落于世界。



明朝的皇帝都算是很聪明的皇帝,基本没有笨蛋,被控制的昏君,明朝虽然也有宦官之祸,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威胁到皇帝,唐朝的太监之所以权力无限大,是因为掌握了兵权,而明朝的太监,只是皇帝的傀儡,一张纸条就能要他们的命。


《明朝那些事》开创了历史也可以写得很好看,很有趣,一反当时的历史学著作的枯燥。


明亡于党争,党争这个事情,无法避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党派,党派内部还分左右,各朝各代都避免不了党争。


党派很多时候都是顶层一把手为了平衡手下势力,防止一家独大,架空自己,才看你俩打得头破血流,我来当裁判这种把戏,还被某些人尊为帝王心术,导致现在的某些企业,也喜欢玩这些。


老板们也不希望看见自己手下部门之间一团和气,就盼着他们斗得头破血流,自己出来拉架,当和事佬:“算啦,大家各退一步,都是为了公司嘛!”


话说手下的人也不是傻子啊,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老板们担心自己被架空,担心手下这群人干脆踢开老板,自己组团出去开个公司,挣得更多,岂不美哉!


老板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历史上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我们这个系列下来,也数了不少。


但是老板如果是这种喜欢搞平衡,玩弄权术的人,那么他的手下必定投其所好,不管是真矛盾还是假争抢,老板乐于看到手下争斗,我要是想要得到老板的欢心,那我势必要和其他部门争个你死我活,最后请老板出来平定局面,给老板一种满足感成就感:“看,怎么样,公司离了我就不行吧!”


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人。老板喜欢什么,下属们就投其所好。


正德皇帝喜欢玩乐,那就有擅长玩乐的人被皇帝重用,嘉靖皇帝喜欢修道,严嵩和徐阶要想得到皇帝信任,就要写青词,戴清冠。天启喜欢木匠活,喜欢独处,那魏忠贤就专挑皇上玩得兴起的时候去请示,皇帝怕麻烦,就说都听你的,你自己做主吧。


对于位高权重的人而言,提倡什么,反对什么,须谨慎行事,否则会带来严重后果。


明朝末年,魏忠贤被崇祯皇帝拿下之后,再次起用东林党人,这群读书人已经把持了东南富庶之地多年,士绅是无需缴纳田税的,承担农业税的就是普通农民,再加上商业税收的比较少,东南一带通过与西班牙的白银交易,卖出的丝绸、生丝、瓷器,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但是国家却只从中拿到极少的利益,几乎没有收到关税。



朝中重臣多是源自东林党或者是东林党的门生故吏,形成盘根错节的一股重大势力,皇帝也拿它没辙。这个时候,就知道帝王心术还是有点用的,与其尾大不掉,还不如大家一起拖下水,遇上厉害的主子,就进两步退一步,遇上平庸的主子,就进一步退一步,遇到昏庸的,那就直接退步,等着灭亡的来临即可。


崇祯末年间,东北在和女真在打,西北有李自成,西南有张献忠,而且还在中原河南及陕西一带活动,再加上老朱家的一堆子孙需要财政养活。财政危机时刻,崇祯没有办法只能加税,政策实施下去,都是读书人去实施,肯定不能对自己人动手,分了少部分在苏州、松江、湖州等富庶之地,大部分税都被阁老们派给了河南陕西。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吴广的举大事的原因,放在明末,仍然好用。


前有孔子感慨:苛政猛于虎也。后有柳宗元: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再到明朝的“闯王来了不纳粮”,天下穷苦百姓最真挚的心声。


李闯原是陕西的一名驿卒,因为政府节省开支,被分流了。后来加入了闯王的队伍,农民军的战斗力并不是很强,只是明军实在是太烂,经过多次战斗,农民军的战斗力一点点变强,一路从西安北上到大同,出居庸关,直逼北京城。


本来崇祯这边是想着攘外必先安内,先和关外的皇太极谈和,承认你的帝位。开始的时候是安排了一个人和清谈判,但是因为消息走漏,被朝廷言官弹劾:怎么能与蛮夷谈和?这群读书人和皇帝都是把身后名声看得比生死还重,皇帝为了脸面,只能杀掉负责谈和的人。



国家危急的时刻,没有人愿意牺牲,愿意站出来承担责任,反而是退缩和扯后腿,为了自己的利益,拨打着心中的小算盘,那这样一群自私自利、精致利己的人,时间自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眼看着李闯的军队都要到北京城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迁都南京,但是有了上次和清军谈判的经验,朝中大臣无人敢提起,不是怕被喷,还要担心被皇帝卸磨杀驴,用完即弃。


崇祯也要脸面,就是不敢提出迁都,农民军只占有陕西河南一带,其他都是大明王朝的地盘,南京还是陪都,留存有一整套文官班子,只要皇帝换个地方,其他的都是现成的。


在这群读书人眼中,君王死社稷,那是应该的,是你的责任。而自己换个老板,继续当自己的高管,照样吃香喝辣。


道德嘛,都是用来严于律人,宽于待己的。这群人站在道德的高地上,高喊着:君王死社稷。轮到自己的时候,换个口号:良禽择木而栖。


当年拿破仑进军巴黎的时候,巴黎一家报纸几天内的报道标题:


1、“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2、“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拉斯逼近。”


3、“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4、“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5、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6、“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东西方都一样,人都一样,都是擅长见风使舵的。


能够坚持自我的,坚持信念的人,坚守气节的人。孟子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此之谓大丈夫。


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国家的脊梁,一个民族的风骨,一个文明的精神。


不迁都也得准备守城打仗啊。北京城,自燕王朱棣起,再到于谦于少保的北京保卫战,再到嘉靖年间的瓦剌围城,最后崇祯时期,皇太极绕过山海关,兵出蒙古,再次围困北京城,经过这么多次战斗,北京城没有丢过。


北京城作为一国首都,肯定是城坚墙高,准备得当,就凭李闯的农民军,攻城器械不多,想要拿下,肯定是个大问题,至少是个时间问题,时间一久,山东的地方军赶来支援,农民军也就不战而退了。


同时农民军李自成也非常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也没想非得打下北京城,就只想签个城下之盟,要求崇祯封他为西北王而已。李自成提出的条件为:“闯人马强众,议割西北一带分国王并犒赏军百万,退守河南……闯既受封,愿为朝廷内遏群寇,尤能以劲兵助剿辽藩。但不奉诏与觐耳。”


再说守城,守城需要人,就得有钱,国库里面空空如也,户部尚书两手一摊,真没钱了。没办法崇祯只能找大臣们募捐。


结果文武百官都说没钱,内阁首辅魏藻德,捐了500两;太监王之心,捐了1万两……崇祯的意思是“以三万为上等”,但没有一笔捐款达到此数,最高一笔只两万两,大多数“不过几百几十而已”,纯属敷衍。更多的权贵在哭穷、耍赖、逃避,一时间什么“新鲜”事都出来了:有的把自家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叫卖,有的在豪宅门上贴出“此房急售”……这一切都是在告诉皇帝:咱真的没钱捐,看你能怎么着。


崇祯急啊,于是想树个榜样,想来想去想到了自己的岳父周奎。他知道周奎有钱,也以为大难临头,周奎身为国丈,与大明皇室休戚与共,怎么也该有些担当吧。于是他派太监徐高上门拜访周奎,先不提钱的事,一上门就给周奎封侯,然后说:“皇上希望你捐10万两银子,给大家带个头。”周奎马上哭得死去活来,说:“老臣安得多金?”意思是:“我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啊……”他还试图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勤俭节约的清廉官员,举例说家里穷得只能买发霉的米吃。他坚定地给皇帝女婿打了个1折,只肯捐1万两。


崇祯也不好逼国丈大人太甚,于是把数额从10万两变成两万两。周奎眼看糊弄不过去了,就进宫去找女儿周皇后求援。周皇后深明大义,要求父亲也要深明大义,为权贵们做表率。做完思想工作后,周皇后拿出5000两银子给父亲。周奎又干了一件令人不解的事:他捐出3000两,另外2000两落入自己的腰包。最后他总计捐出1.3万两。最终只凑齐了20万两。


这件事情呢,崇祯自然有自己的责任,但是这群没骨头的读书人行为也确实让人不齿。


话说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北京城不能说是固若金汤,也只能说是略逊一点了。结果,闯王没费多少力气,明朝的兵部尚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进城。


闯王进城后,缺少粮饷,户部仓库早已清空,没捞到啥好处,那怎么办呢?


李自成占领北京后,曾颁布一条军令:敢伤人及掠人财物妇女者杀无赦!


刘宗敏为了收集粮饷,必须从这些王公官宦手里要,先是逼捐之后,后来干脆放飞自我,严刑拷打,哭穷的周奎,从家里搜出来的现银就有53万两,最终刘宗敏在京城这群达官显贵中,敲出来7000多万两白银。



李自成对刘宗敏的所作所为非常生气,就找到刘宗敏,结果刘宗敏强横地顶了他一句:皇帝之权归你,拷掠之威归我。


驻扎在山海关的吴三桂,正处在观望之时,本来李自成大顺军对他的招降,很成功,在回去北京的路上,听说自己家被刘宗敏劫掠,京城也被大顺军劫掠一空,当即后悔,改变投降大顺军的初衷,改投关外的清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