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从军17年退役军官的回忆(26) 百年修得同坐车 千年修得军旅情

一名从军17年退役军官的回忆(26) 百年修得同坐车 千年修得军旅情

打开记忆的闸门

用笨拙的笔倾诉自己真实的人生故事~~

一名从军17年退役军官的回忆

(26) 百年修得同坐车 千年修得军旅情

新兵连经过50多天的军政训练,据说我们必须赶到老连队过春节,所以提前结束新兵连生活。

在新兵连,让我学到了政治常识,增长了军事才干。一同入伍的新兵战友们也通过言谈举止,看到了他们已经变得非常老练,变得非常成熟,走路姿势虎虎生威,双肩平衡,昂首阔步,骨子里有了军人的气质,慢慢完成了从社会青年到合格军人的蜕变。

作者从军军装照

新兵连时间虽短,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砺炼,是人生一次不平凡的体验和感悟,摔打了筋骨,磨练了钢铁般的意志。

大家即将奔赴各自的老连队,都有点依依不舍。

这天,班长神秘兮兮透露我们班部分新兵分配到城市或工种情况:高中岳分配在某市某部汽修厂、周斌武、滕海召等去司训队~~

我问:“班长呀,您知不知道我分配到哪里?”

班长对我看了看道:“你呀,我还真不知道分哪里?”

刚巧,田友龙过来,拉了拉我衣袖道:“新兵连就这样子了,一切下老连队再说。走,我俩去军人服务社买点花生瓜子之类的,下到老连队好招待老兵,初次见面留过好印象。”

作者便装照

我马上热情响应。分别买了瓜子、花生、糖果,我道:“我们不知道分配到哪里,还要准备些火车上吃的东西吧。”我们俩又买了皮蛋、快餐面等。

回到宿舍,有个战友惊讶地:“你俩还有钱买这些东西吃呀?”

我点了点头。反问道:“你没钱了吗?”

田友龙给我使了个眼色,低头轻声对我道:“他们这些人呀,贱东西,想开车,结果钱打水漂了!”

我恍然大悟。

第二天,新兵团五个连齐聚团操场,听候点兵分配。

我班战友高中岳首点离开,他帅气,头脑灵活,与我村邻居,家住房屋遥遥相对。这一别,竟是四年后的湖南衡阳相见。这是后话,现在不提。

点名完毕,我与田友龙同车同行。那个时候,我与田友龙横下一条心,听天由命!

从随州火车站上火车,新兵班就是我与田友龙,其他人很陌生,火车上不言其他,俩人带有零食,边吃边聊天,开心得很!

经十几小时风尘,我们到当阳火车站下车,数百新兵依次下车,排着队伍,喊着口令来到火车站广场。广场很大,一辆辆军卡成“一”字形摆停,车被蓬布盖的严严实实。

再一次点名分兵,我又与田友龙一起上卡车,一阵颠簸,两个多小时到某市远安县左家坪老连队下车。

夜幕徐徐降临,再次点名,我提着包由老兵带着进宿舍。我正解包打开被子之际,田友龙进宿舍,接着,当兵第一次上火车坐对面认识的第二个战友孙科民进来......我愣住了,这是缘分吗?

佛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同车同行千里,如今又同锅吃饭,同檐就寝,铺挨铺,床连床,老连队相聚可不是新兵连的那份幼稚情哟~~

(连载)

笔者以17年军旅生涯的历史事实为主线,以自己在军营怎样服役、怎样成长的大量鲜活的生活情节为依据,以纪实文学手法串联成故事,以连载形式把自己推到读者面前。这是初稿,欢迎评头论足,更欢迎战友们批评指正。➖作者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