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江苏男子晕倒在村口,全身无伤,检查却发现脑袋额骨断裂

2018年,江苏男子晕倒在村口,全身无伤,检查却发现脑袋额骨断裂

江苏一男子,身上明明没有酒气,却倒在村口昏迷不醒,身上明明没有明显的伤痕,医生却发现他脑袋上的额骨断裂了。

医院通过手术进行紧急治疗,没想到的是男子还是在急救室中死去。

意识到很不对劲的医生告诉患者父亲,赶紧报警。

那么在男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无缘无故晕倒,连生命也没能保住。

2018年10月6日,全国人民还沉浸在国庆的喜悦中,而作为收割机司机的张斌已经开始下地干活了。

割完好几亩小麦地之后,张斌开始坐在路边和老农闲聊起来。

老农说了一件有趣的事,他早上来的时候,发现村口草堆里有一个男子躺在上面,他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人不知道咋样了。

张斌听对方这么一说,也感到好奇,趁着休息时间,他叫上老农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人之后,张斌对着人喊了好几次,一句回应也没有,他以为是草堆里的男子喝醉了,壮着胆走近仔细查看。

没有闻到男子身上有什么酒气,就用手翻了翻对方身子,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心里非常疑惑,后来直接选择报警。

警察来了之后,也是先对着晕倒的男子喊了好几声,男子同样不出声,大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民警把男子扶起来,发现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直沉默不语,身上除了后脑勺有一个淤青红肿的小包外,没有其他任何受伤的地方。

警方怀疑,他要么是摔倒了,要么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又或者是被人打了。

从他兜里得到的身份证一看,户籍是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县的村民,名字叫黄小峰,今年29岁,家就在麦田的对面。

因为离家近,就找人通知他的亲属,送去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父亲黄鹤龄看到儿子倒在地上,心疼不已,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打了,说了半天,他听到父亲声音爬起来后一动不动。

不管儿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首先还得是送去医院检查看看有没有问题。

看着他面部表情很痛苦的样子,黄鹤龄心里也很难受,就招呼周围人帮忙把黄小峰抬上三轮车,送到了附近最近的一家医院。

原以为只是一个小伤小病,送到医院治疗后,就可以问清事情缘由,可是医生的话却让黄鹤龄吓了一跳。

医生说:“黄小峰瞳孔扩大,眼神折射散光,如果不做手术百分百要死亡”这在脑外伤中间属于最严重的一种神经反射。

通过手术将脑部瘀血清除,但是因为挤压时间太久,黄小峰一直昏迷不醒,情况非常严重,他的生命有很大的危险。

医生还发现病人头上额骨断裂,额骨一般都是人身体最坚硬的地方之一,不可能因为摔倒而造成。

就像西瓜被砸落在地,全身裂开一样,黄小峰的伤情很不寻常,医生把情况告诉了黄鹤龄,并建议报警。

连云港分局警察接到报案后,先是去了医院看看当事人,再找医生了解情况,黄小峰因为一直在急救室拯救,估计一时半会儿很难从他那里了解信息。

通过和医生的交流,事情发展已经超出想象,一块巴掌大的淤青变成颚骨断裂,这事已经成了刑事案件。

这次和警察一起的还有黄小峰的弟弟黄小磊,根据黄小磊的说法,警方得到一条线索。

10月5日下午,黄小磊曾打过电话给哥哥,哥哥告诉他要去市里和一女孩吃饭

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会怀疑,因为哥哥经常去市里和同学朋友聚餐,但是这次的对象他却不认识。

他把哥哥的手机充满电以后,并将手机以指纹的方式打开,发现两人聊天记录很可疑。

此女有点类似酒托,找人吃饭喝酒去KTV她可以有一笔小费。

两人言语之间似乎产生了矛盾,哥哥发现被套路之后很愤怒地离开了,而女子一直在问他去哪儿了,赶紧买单。

黄小磊怀疑哥哥和女孩产生矛盾后,回家路上被报复殴打了。

警方通过手机联系到那晚和黄小峰在一起的女孩,毕竟她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位知情人。

女子叫小七,她透露自己并没有套路黄小峰,吃饭前也是得到同意的,去ktv也说过有最低消费,可以自主选择,最后他们选择的是680的包间。

在ktv里,黄小峰没有和其他任何人发生矛盾,喝的酒也不多,只有一瓶多一点,总共点了6瓶酒,几乎都是她和另外一个叫六月的女孩喝的,因为黄小峰说自己酒量不好,后面喝得是白开水。

警方联系到另外一人,两人都没有说谎,从监控器里看,黄小峰走后她们二人并没有跟随,也的确没有喊人报复。

警方问为何在微信里一直联系对方,她说黄晓峰最后没有付钱就走人了,这让人很不开心。

通过ktv监控录像和对二人的审讯,她们的确没有作案的可能。

就在办案人员对嫌疑人进行审查时,在病房里的黄小峰最后还是死了,民警对案子的重视程度又提升了一个高度,命案必破。

既然没有相关的知情人提供线索,经警方决定对市里的各处监控录像进行查探。

黄小峰从KTV出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也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他曾在路边上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描述,这位乘客有点心绪不宁,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心情似乎很不好,脸上是一点儿也不开心。

在这一过程中他报了好几个目的地,先是说去登丰酒店,后来又说要去25公里外的新坝老家。

当天他把人送到23公里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黄小峰要求下车,说是有人来接他了。他心里虽然疑惑却没有没有多管就放他走了,下车时间是确定为12点54分

警方通过黄小峰的通讯录找到当晚他打过的电话,当晚他确实有打电话叫人接他,这位男子是他朋友。据他所说,半夜时候接到黄小峰电话,朋友说自己平时开的车是弟弟的现在用不了,后来他挂了电话就睡觉了,没有去接人。

案子是起起伏伏,一波三折,警方只好继续查找有关录像。


警方发现,他走路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但是在凌晨3点过14分,他曾用手去打开路边的车门,没能打开后就走了,这举动很奇怪。

后面发现他在一个丁字路口,过了马路后上了三轮车后厢,直到早上7点起来才离开,这说明他在三轮车上待了四个小时。

根据断断续续的监控视频,黄小峰最后消失的镜头距家500米,这距离发现他的地方是20米。这段时间是早上,路上已经有行人了,如果真有人想谋害他不会选择这个离家近的白天时间。

这时候医生提供了一个消息,对于被害人会不会早就遇害了,后面看到的情况只是他在强撑,或者说只是看似很精神的样子,这是有可能的。

如果他真的被人打或者是被撞击,晕倒醒来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清醒期。

警方决定查看他下出租车到上三轮车这段时间有没有出现异常。

在1点零4分时,有一个路口拍下了这么一幕。

他由西向东过马路,一辆大货车准备右转,因为开的是远光灯,黄小峰正好出于视线盲点,被大货车直接撞到在地。

司机发现撞人之后,下车查看了一分钟,然后关闭大车灯,他根本没有关,上车就走了,而黄小峰待了8分钟左右才醒来。

这就能解释,为何他要去开路的边车门,最后还上了三轮车休息三小时,估计就是被撞晕了。

警方通过车头两个大灯之间独有的led灯和后车轮前的挡板以及油箱上有醒目的颜色的塑料袋最后找到了肇事者。

司机最后也招了,他觉得当天很邪门。司机原本是附近的居民,每天凌晨出门到不远的地方拉小石子,他干这活已经大半年了从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按照往常的习惯,他1点30分起床开车出门,毕竟闹钟设定的时间就是1点30分。

那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12点过的时候被一泡尿给憋醒了,上了厕所回去发现怎么也睡不着。

然后他就提前开车出门,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当时确实没看到有人,是撞人后才发现异常。

如果他及时打120进行急救,黄小峰应该不会丧命,主要还是耽搁的时间太长。

他也后悔当时为何没救人,可能因为撞人后脑袋迷糊了,司机原本是想赔钱私了,黄小磊认为,既然他撞人后第一时间没有选择救人,就要负责到底。

人已经没了,自己家人拿着赔偿款也没有什么意义。

司机肇事逃逸是很恶劣的事情,并且本案中受害者最后还丢了性命,他的罪行更加严重。

打家开车一定要看清前面,小心再小心,出了事故不要逃,赶紧报警拨打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