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摆谈《少年包青天》第一部《高丽太子案》中包拯与母亲的亲情

继续摆谈《少年包青天》第一部《高丽太子案》中包拯与母亲的亲情

电视剧《少年包青天》中,包拯和母亲不是在开怼,就是准备开怼,母子俩越开怼感情越深,他们的戏也越来越有意思。

包拯的母亲主要在这部系列剧中的第一个第二个和最后一个故事中出现,她参与儿子破获的案子有三个。

第一个是高丽太子案,第二个是天鸿书院案以及最后一个狸猫换太子案。

在这三个案件中,她都起到很大的作用,有的是直接作用,有的是间接作用,在帮助包拯破案中,有对他进行为人处世的教育。

而母子俩也在破案过程中不断磨合,不断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和关爱。他们的母子情也不断深化。

我们看看在第一个案子,也就是高丽太子被害案中,包拯的娘亲对儿子有什么帮助吧。

因为北宋邻国高丽国国王将郡主嫁给北宋皇帝宋仁宗做妃子,并且专门派了以当朝太子与七王子为首领的送嫁使团,而且还让大将军带领三千人马保驾护航。

不过,这队人马真是出师不利,刚进庐州就遭遇一队黑衣人追杀,淬了剧毒的飞镖差点打中太子,而在人堆中看热闹的包拯出手相救,让太子很欣赏。

太子要奖赏包拯,包拯却拒绝了,他认为无功不受禄,帮助别人,这是他应该做的。

不管是宋人还是高丽人,只要遇到危险,他能够出手帮助,他都要尽自己的力量给与帮助。

这是包家家风所致,虽然包拯父亲走得早,但是,他们的家风延续下来,包妈妈不但用善良正直的思想教育包拯,她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包妈妈开医馆,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对于看不起病的穷困人家,包妈妈都不收取治疗费。

她看到刀头沈良单身在庐州,主动给他泡鹿尾巴酒,为他制作寒衣,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在剧中,无论小艾,凌楚楚、蒙放、常雨、展昭都把包家当作自己的家。

虽然凌楚楚后来恩将仇报,编造谣言,以为在给包拯解围,结果让人家无端被攻击,但是,包妈妈也没有计较,对待凌楚楚依然很好。

高丽太子是一个花花公子,外出狩猎看到美貌的小艾在河里沐浴,于是,色心大发,想占有她。

太子追击小艾来到破庙中,将小艾击昏,正要图谋不轨,却被化妆为女鬼的凌楚楚相救。

而被沈良救回,在包大娘家休养的小艾因为差点受辱的恐惧,吓得语无伦次。

小艾的遭遇不但激起她男朋友沈良的愤怒,更是让浑身正义感的包拯怒火冲天。

他冲动地要找公孙真,为小艾讨还公道,让公孙真严惩高丽国太子,为小艾声张正义。

他认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天理。”

包大娘拦住冲动的儿子,她先表扬儿子“见势不趋,见威不惕。”意思是说见到权势不去巴结,见到威逼不害怕,这也是她希望儿子能做到的。

接着,给儿子分析利弊,她说到:“天子犯法何以与庶民同罪,隋炀帝荒淫无道,唐太宗杀兄屠弟,要论罪,有几个皇帝能够逃得了。公孙真懦弱,大宋朝廷又有求于高丽,他怎么可能为小艾声张正义?”

包大娘这番话简直不得了,可谓一针见血啊,这是包拯这样的书生不可比的。

她很清醒,而且懂得历史,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说说而已,连天子犯法都没有人敢追究,何况王子呢?

从历史上来看,要论罪,几乎所有帝王都逃不脱,(包括他们所处的北宋都有烛光斧影和狸猫换太子的悬疑),可是,谁敢追责啊。

她不反对儿子刚正不阿,但是要让儿子学会审时度势。

第二,她提醒儿子,要知道,公孙真本来就胆小怕事,何况犯案的是高丽国的太子,朝廷有求于高丽国。

因为当今北宋西北大辽虎视眈眈,东北高丽狼烟滚滚,在主和派八贤王的斡旋之下,高丽国才答应将郡主嫁到北宋。

就这样,北宋每年要进贡给高丽国上万两白银以及绸缎还有上千万牛羊。

我没有听错吧,这是北宋仁宗年代吗?难道不是徽宗和宋钦宗时代吗?

朝廷憋屈,地方官员更是憋屈,谁敢得罪高丽太子,为一个普通女子声张正义啊。

包大娘一番话让包拯冷静下来,他不再冲动,想去找官府鸣冤了。

在破庙中遭遇女鬼的太子吓坏了,被救回驿馆还瑟瑟发抖。

结果,虽然驿馆内外重兵把守,但是,太子居然在密室中被杀害,脸上还被抓得鲜血淋漓。

驿馆出了命案,官府也不能闲着,专业捕快与业余侦探统统上阵,而包大娘这位业余法医也被请到案发现场破案。

她从太子身上的伤痕探查出太子的死因,为包拯破案提供了有力证据。

包拯在短短三天时间里连头绪都没有,他发现一个武功特别高强的人,但是,那个人来无踪去无影。

而三天之后,他将从军了,案子却没有头绪,他在帮母亲切草药的时候,不小心切了手指,母亲很心疼。

她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将儿子养育成人,儿子也很争气,深受天鸿书院院长赏识,让他半工半读求学,而且成绩很优异。

三个月后,就可以进京赶考了,没有想到却出现了这样的命案,一个文弱书生也得上前线打仗。

她心疼儿子,让他什么都不做,只要好好读书,谁知,儿子连草药都不会切,上战场刀箭无眼,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想到这里,包大娘很心疼。

而包拯安慰母亲,他知道,他参与破案不是为了玩,而是揪出真凶,为大宋消弭一场战争,让生灵不再涂炭。

母亲鼓励他好好干,也相信他能够做得更好。

当然,包大娘和天下母亲一样,也喜欢催婚,看到儿子身边出现的女子,也有别的联想。

虽然小艾住在他们家,但是,人家是沈良的女朋友,因此,她希望儿子身边出现其他女孩。

果然,这个女孩就出现了。

包拯在救太子的时候,在街头遇到化妆成乞丐的凌楚楚,英姿飒爽的凌楚楚有一定的武功,很有灵气,更有正义感。

她居然再次化妆为乞丐出现在案发现场,还戏弄官兵,让沈良误以为杀手,差点将她拿下,接着,她装扮成女鬼两次从太子魔掌中救出小艾。

可是却被当作凶手擒拿,好在包拯和公孙策用计为她们洗刷冤屈。

无家可归的凌楚楚与小艾都住进了包拯家,这更加让包大娘忧心忡忡了。

虽然她知道小艾是沈良的女朋友,也知道自己儿子20岁,谈恋爱很正常,可是,总得要一个她所喜欢的姑娘啊。

凌楚楚风风火火咋咋呼呼的,而且来历不明,她可不敢将凌楚楚当作自己的儿媳啊。

谁知,凌楚楚和包拯走得很近,两人一道查案,分析案情,看到一个高丽女子穿着宋人的衣服,去药店买药。

本来,高丽人来到大宋,水土不服,生病很正常,生病后,让侍女出来买药也正常,不正常的是她穿着宋人的衣服。

两人跟踪高丽女子来到药店,打听,因为那个女子买的药不是普通的药,涉及到人家的隐私,老板当然要给人家保密。

于是,包拯买了和那个侍女买的一模一样的药,其他药不清楚,但是他认识红花这个药。于是,回家风风火火地向老妈求证。

他拉着凌楚楚的手,跑回家,不顾老妈正忙着给一大帮妇女看病,问到,女人吃了红花有什么反应。

包大娘愣住了,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凌楚楚,大骂臭小子干的好事,其他妇女也看着凌楚楚和包拯一眼,马上恭贺包大娘一番,然后离去。

包大娘对一头雾水的凌楚楚说到,包拯既然做了这样的事,那就要负责到底,她一定安排好这件事,要将凌楚楚接到包家。

这下,两人才明白过来,也难怪他们买药时候,老板都有些不怀好意,而且还叮嘱凌楚楚,这个药不能多吃啊。

包拯知道老妈想岔了,于是,告诉她,自己在查案,这药不是给凌楚楚的,包大娘也难为情,于是告诉他们,这药是堕胎药。

这下让他们坐实了自己的猜测,原来,郡主在出嫁路上被王子玷污,已经有了身孕,于是,吩咐侍女买药堕胎。

他们告诉公孙真,在公孙策的极力主张下,来到高丽军队的营帐,要追查凶手崔尚书。

可是,崔尚书并不是凶手,但是,他是郡主的恋人,知道太子和七王子都觊觎郡主的美貌。

太子对郡主的不轨,非常愤怒,而有人为他们除去太子和七王子,他们很高兴,于是,崔尚书化妆为黑衣人,到营帐准备带着郡主远走高飞,但却被拿下。


案子被包拯抽丝剥茧,所有证据指向小艾,可是,小艾却自杀了,沈良悲痛万分,庞太师却非常高兴,只要能够结案,不管凶手是谁,都对他有利。

而包拯却很忧心,因为这样一来,北宋的和平局面就会遭到破坏,高丽国两位太子在大宋境内被一个女子杀害,这不是让高丽国仇恨吗?

果然,大宋边境,战火一触即发。

包拯也不知道自己一再追查真相是不是做错了,包妈妈看到儿子忧心忡忡,关切询问儿子,却被儿子粗暴声打断,母子俩发生第一次冲突。

当包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向母亲道歉时候,母亲却说到,母子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让他自己盛饭,两人的隔阂得到化解。

包拯觉得小艾不是凶手,自己被真正的凶手误导了,要继续彻查案子,不能让小艾成为朝廷的牺牲品,庞太师反对。面对包拯的坚持,庞太师挥刀相向。

八贤王也不便阻止,当然,他相信庞太师也不会随便杀人,只是威胁包拯而已。

而大将军觉得大宋在糊弄高丽,随便找一个死去的女子就判定为凶手,于是,冲进庐州府尹府,结果也制止了庞太师杀人。

庞太师命令包拯接下案子,命令他在一天之内查出真凶,不然,提着自己的脑袋和祖先的牌位来见他,他要在大宋诛包家九族,掘包家的祖坟。

年轻气盛的包拯居然坚定地回答道,“好。”

结果,回家就被老妈痛骂,这个臭小子也太大胆了,不知道庞太师的性格,不知道朝廷深浅,居然敢接下案子,如果拿不出真凶,连娘的脑袋也要搬家。

此时,包拯反而豁出去了,别说小艾和他们相处很长时间,就算素味平生,遇到危机,他也不能不管不顾。

如果破不了案,是能力问题,可是,不破这个案,他良心不安,也对不起自己的爹爹。

最终,包拯破获这个案子,查出真凶就是沈良,原来,他是辽人,在大宋境内卧底,而他杀人的目的在于挑起大宋和高丽之间的仇恨,让辽国从中获利。

可是,他却杀害了心爱的小艾,这让他非常痛苦,最后,他自杀了。

案子破获了,包拯为大宋消弭了一场战争,大家都很欢喜,包妈妈也非常高兴,想庆祝这难得的胜利,谁知,包拯却对母亲发火了,因为他刚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没有必要欢呼雀跃吧。

母子俩很受伤,倒是凌楚楚很理解他们的感情,开导包拯,结果,包拯追问凌楚楚的家庭情况,又得罪了凌楚楚。

那么,包拯和他母亲还有什么样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