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能源转型”助煤炭保留

“合理能源转型”助煤炭保留

正文:1211字 1图 预计阅读时长:4分钟

【Zawya网5月13日报道】

开普敦——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有一种被称为“帕克顿对虾”的祸害,实际上是一种巨型蟋蟀。

这种昆虫长达七厘米(2.8英寸),难以杀死,据说非常可怕,即使成功压死,它也会留下黑色的粪便,造成污点。

南非的煤炭就像帕克顿对虾:很难除去,即使除去也留有痕迹,但也因为它吃蜗牛等害虫,算是有点用处。

因此,本周早些时候,当参加非洲最大的矿业投资会议的总统、矿工和说客们谈到“合理能源转型”时,很显然,这个词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我们保留煤炭的助推器。

去年11月,南非、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达成一项正式协议,将调动85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南非实现经济脱碳,这是“合理能源转型”首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南非是非洲大陆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其大约80%的发电量依赖煤这种污染性燃料。南非也是仅次于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世界第四大煤出口国。

虽然南非的政治领导人和采矿业仍然致力于经济去碳化,但在深层次来看,对煤炭和煤炭所提供的就业机会的持久依恋就很明显了。

前矿业工会领导人西里尔·拉马福萨总统(President Cyril Ramaphosa)在开普敦举行的非洲矿业大会上称,非洲大陆的资源对能源安全、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减少贫困至关重要。

这听起来很合理,但拉马福萨还使用了其他说辞,似乎为南非如何实现其气候目标提供了很大的灵活性。

他在活动中表示:“重要的是,在我们进行合理能源转型时,我们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所载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能力原则。”

从实际意义上来说,这很可能意味着,像南非这样的国家将希望尽可能长时间地保留煤炭,而把摆脱化石燃料的重任留给有能力的更多发达国家。

精神分裂症

南非矿业委员会似乎也在努力争取自己的“利益”,其仍然致力于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并将气候变化描述为一个生存问题,但其也希望保留煤炭工作岗位和潜在利润。

在Mining Indaba的媒体简报会上,该委员会负责环境、卫生和遗产的高级执行官尼基西·莱苏菲(Nikisi Lesufi)首先就恳求记者们“不要把我看成是精神分裂”。

然后,他概述了一个可能不符合精神分裂症医学定义的立场,但肯定在本质上是矛盾的,他说有可能同时降低碳强度和保护煤炭行业。

该委员会及其矿业成员提出的许多建议对气候问题来说是个好消息,例如使用可再生能源为矿井供电,以及改用清洁车辆,如氢动力自卸卡车。

但是,这些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只解决了所谓的“范围1”和“范围2”的排放问题,而留下了煤炭的“范围3”排放的巨大问题,也就是燃料燃烧时产生的污染。

在会议上与矿工、官员和投资者进行幕后交谈,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尽管开发新电厂和矿井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但大多数人预计燃煤发电将在南非长期占据主导地位。

南非的能源困境反映了其他处于类似情况的国家的现状。

在印度、印度尼西亚、甚至中国等国内储量巨大、能源需求迅速增长的国家,煤炭很可能很难被淘汰。

那些能够开发国内储量并在很大程度上控制当地市场价格的国家可能会发现,与更清洁的替代品相比,煤炭仍然具有竞争力,而且还额外提供大量就业机会。

译者:申艳彩

审校:赵艳杰

编辑:畅欣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