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军反攻基辅,为何被普京召回?俄罗斯岳飞,为何被抛弃?

率军反攻基辅,为何被普京召回?俄罗斯岳飞,为何被抛弃?

这段时间俄乌战局久陷入僵持状态,很多人预想的顿巴斯决战迟迟没有到来,只有亚速钢铁厂算是有些动静,其它地方都鲜有消息和变化。

而俄罗斯某人对此十分不满,他早在俄乌开战后,就提醒普京要加大军事力量投入,以免战局陷入僵持,现在更是批评俄军行动缓慢,导致俄罗斯越来越被动,甚至面临崩溃的危险。

许多人在听了他对俄军的批评后,都是嗤之以鼻,认为“你行你上,不行别BB”。然而在人们了解了这人的事迹后,纷纷闭上了嘴,甚至认为如果让他上的话,说不定俄乌战局真的会是另外一种情况。

这人就是伊戈尔.斯特列科夫,他是连车臣人都害怕的狠角色,被车臣人称为“恐怖戈尔金”,他还被称为是“克里米亚的解放者”,在2014年假传普京圣旨,策动了克里米亚的独立,帮助俄罗斯兵不血刃地拿下克里米亚。

在当年的顿巴斯战争中,他更是带领3000多乌东民兵对抗乌克兰6万大军,把乌军搅得狼狈不堪鸡飞狗跳。但是当乌东民兵和俄罗斯联军在顿巴斯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他准备要带领军队反攻基辅,拿下整个乌克兰时,普京却将他紧急召回俄罗斯,因此很多人还称他为俄版的岳飞,或者称他为“斯岳飞”。

那么他是如何让以残暴著称的车臣人害怕,又如何假传普京“圣旨”解放克里米亚,以及如何率领乌东民兵对抗乌克兰6万大军的?今天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位很角色。

伊戈尔.斯特列科夫,原名叫戈尔金。他在1970年冬天出生于莫斯科,父亲是苏联红军一名中层军官,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戈尔金也算得上是一名军二代。

受父亲和家庭的影响,戈尔金从小就对军事方面的东西十分感兴趣,喜欢看战史和军事知识方面的书籍,他还十分崇拜那些战场上的英雄,比如朱可夫,并且立志也要当一名军人。

所以在他高中毕业后,就考入了俄罗斯军事历史档案学院,成为了一名准军人。

只是那个时候,苏联已经风雨飘摇,乱相丛生,贪腐大行其道,军队羸(lei)弱不堪,这让戈尔金大失所望。

与此同时,他在学院的各种书籍中,看到了许多关于沙俄时代的历史,开始对那个时代心生向往。于是渐渐地他成为了一名“保皇派”或者说“皇俄分子”,认为国家只有实行沙俄时代的帝国制度,才能重现往日荣光。于是他变得更加激进,更加渴望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像沙俄时代那样开疆扩土,改变苏联的现状。

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他在大学时期就加入了一个极右保皇小团体,开始摩拳擦掌,等待机会。

而当他在1992年从大学毕业时,苏联已经解体。在戈尔金毕业答辩完当天,他就迫不及待地拿了一把二战时期的老枪,呼朋唤友冲向他早已物色好的战场——正在发生战争的德左共和国。

德左共和国位于东欧平原上,处在乌克兰和摩尔多瓦之间。苏联在1991年解体后,从苏联独立出来的摩尔多瓦就一直试图兼并德左,但是德左却希望能够以独立共和国的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于是在1992年,双方爆发了军事冲突。而作为俄罗斯人的戈尔金,自然是站在德左一边,帮德左人一起对抗摩尔多瓦。

虽然戈尔金之前从未上过战场,可以说毫无实战经验,在德左和摩尔多瓦这场“旗帜战争”也没有立下什么显赫的战功,但作为一个新兵蛋子,他在战场上表现得十分活跃和英勇,也积累了一定的战斗经验,为他后来在战场上大放异彩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在这次“旗帜战争”后,德左共和国也获得了实质上的独立,在2006年,该国还进行了全民公投,有97%的人支持加入俄罗斯联邦。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俄乌战争爆发后,摩尔多瓦以及它背后的北约成员国罗马尼亚又开始蠢蠢欲动,有种种迹象表明它们似乎想要借机“收回”德左,而近期德左的局势也是颇为动荡。

为此戈尔金在近期还特意发声,提醒普京和俄罗斯方面一定要提高警惕并做好相应准备。

在旗帜战争后,戈尔金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同在1992年爆发的波黑战争。波黑战争是南斯拉夫内战的一部分,简单说就是一场种族内战,相比小打小闹的“旗帜战争”可是要残酷很多倍,它是二战之后,科索沃战争前,发生在欧洲的最大的一次区域战争。

这场战争对战的双方,一方是主张从南斯拉夫独立出去的穆族和克族武装,一方则是坚决反对分裂的塞族武装。战争持续三年多时间,造成死亡近30万人,还有200多万难民。

在波黑战争中,戈尔金积累了更加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战场上是越来越如鱼得水。不过他并没有参加完这次战争,因为在1994年12月,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了。

这次战争缘于车臣想从俄罗斯分裂出去,所以叶利钦便派遣俄军进入车臣围剿叛军。而戈尔金作为俄罗斯人,怎会错过这样一次为国立功的机会?

只是这场战争的进展却让戈尔金失望不已,由于俄军战力羸弱,指挥系统落后,后勤保障不力等诸多原因,俄军被车臣叛军打得丢盔弃甲,损失非常大,最后在1996年被迫撤出车臣。

虽然戈尔金在这次战争中屡立战功,甚至于在战争结束后,他还带领一支民兵小队坚持战斗,活跃在前线,并且多次击退击毙向俄罗斯渗透和进攻的车臣叛军,但是他终究还是无法改变俄军战败的结果。

因为这场战争,戈尔金对于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也是心生强烈不满,认为就是叶利钦的贪污腐败和领导无能,导致了俄军的失败。

不过因为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优异表现,戈尔金这个“民兵”也终于被俄军所关注,并将他吸纳进了正规军。当1999年,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后,再次进入车臣参加战斗的戈尔金已经成为了安全局特种部队的指挥官。

戈尔金也终于迎来了他大展身手的机会。

原先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车臣独立武装的特种作战给俄军制造了巨大的麻烦和损失,车臣叛军的残酷作风,也让俄军很多人闻风丧胆。

而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戈尔金带领着他的部队,以特种作战对车臣叛军的特种作战,表现地比对方更加英勇、善战、狡猾,还有残酷。

他经常指挥特种部队对车臣武装实施突袭,不管对方是投降还是抵抗,都是格杀勿论。

他还屡屡亲自率领特种小队,向车臣军营渗透,对那些车臣指挥官进行斩首行动,而且手段残忍,许多车臣指挥官都是莫名其妙死亡或者失踪。

在车臣人眼里,戈尔金这支部队神出鬼没,行踪飘忽,防不胜防,而且战力强悍,所以都称他为“恐怖戈尔金”。

车臣人在两次车臣战斗中的强悍表现可谓举世皆知,人们都称他们为“战斗民族中的战斗民族”,对于他们的凶悍残忍,网上还流传“车臣武装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连路边的狗都要扇两巴掌”的说法。

而戈尔金在凶残的车臣人眼里都是个“恐怖”的存在,可见他绝对是个狠角色,连车臣人都不得不忌惮甚至于畏惧。

但是戈尔金在车臣战场上的生活却比人们想象的要丰富多了,绝不只是打打杀杀而已。在战争期间,他还作为记者、作家、时事评论员,发表了不少新闻、散文、诗歌还有时事评论文章。

而他的时事评论,最大的主题就是从各个方面批评当时快要从总统位置上退下来的叶利钦,包括大肆鞭挞叶利钦在指挥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无能表现。

可见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的失败,也是戈尔金的“意难平”。

第二次车臣战争,俄军在普京的指挥下最终获得了胜利,普京因此声望大振,之后顺利接了叶利钦的班。

战争结束后,戈尔金也获得荣升,并进入了莫斯科安全局总部,主要负责处理高加索和乌克兰相关事务,过了几年相对平静的生活。

但是戈尔金却觉得这种没有战斗的生活太无聊,为了满足自己的战争瘾,他喜欢上了“角色扮演”游戏,经常参加在各地举办的军事模拟活动,模仿各个历史时期的军人形象,包括罗马军团士兵、拿破仑战争中的沙俄骑兵、苏俄内战时的白军和红军等等。

由于参加这些活动十分积极和活跃,他在俄罗斯军事模拟界也是声名鹊起,成为了一名知名的发烧友。

在2010年,戈尔金以上校军衔退役。不过有传言说,当时戈尔金就极力主张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但是却得不到上层的支持,所以他便愤然退役。

不过退役后,戈尔金却没有消停,相反,他有如龙归大海,终于可以尽情施展自己的抱负了。

他很快就潜入乌克兰,并联系上乌克兰的皇俄派。在他们的支持下,戈尔金四处活动,结交各路人马,并且暗中布局,策动克里米亚的独立运动。而在他的活动下,克里米亚从乌克兰独立出去,加入俄联邦的意愿也是越来越强烈。

只是当时俄罗斯的国家政策依旧偏向西方,不想跟西方世界撕破脸皮,所以也不喜欢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太过激进。而且当时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相对来说是亲俄的,俄乌关系也还算不错。所以虽然当时戈尔金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但一直没有得到太好的机会。

不过到了2014年初,乌克兰危机爆发,在美国中情局的策划下,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乌克兰换上了亲西方的波罗申科政府。

俄乌关系也急转直下。戈尔金却欣喜万分,觉得终于等来了大好机会。

他立刻招募了上百志愿老兵,赶赴乌克兰。到了乌克兰后,他占领了当地的军事和政府设施,并且戈尔金自称是普京的钦差大臣,受普京“旨意”来支持克里米亚独立。

他还自封克里米亚占领政府的首脑,以普京的名义,找到克里米亚一众政府和军队的高官,对他们许以高官厚禄。在他的威逼利诱下,这些人大多数都接受了他的领导,支持克里米亚独立。

甚至在他的神操作下,驻扎在克里米亚多达2万人的乌克兰驻军,也兴高采烈的向他“投诚”,“光荣”地成为了俄军的一分子,其中包括驻扎当地的乌克兰海军,还有上千名乌克兰特种部队“金雕部队”的特种兵。而俄军也趁势进入克里米亚,维持当地秩序,协助戈尔金接管当地所有军政机关。

之后戈尔金火速推动克里米亚通过了全民公投,从乌克兰独立了出去,并且要求加入俄罗斯联邦,接着俄罗斯也顺势发布法律,接受克里米亚加入。

就这样,在戈尔金的操作下,俄罗斯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克里米亚这个拥有重大战略地位的地方。由此戈尔金也被人称为是“克里米亚的解放者”。

但是戈尔金并没有留恋在克里米亚,而是很快就转到去了乌东的顿巴斯地区。

原来当时在看到克里米亚独立后,顿巴斯地区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等地也眼红了,开始学克里米亚宣布独立,并组建了独立武装,而乌克兰则连忙派出军队去镇压,由此顿巴斯战争爆发。

在2014年4月,戈尔金带着50多名志愿兵赶到乌东时,乌东各支独立武装正被乌军压着打,处境十分不妙。

戈尔金到了乌东后,又是借普京钦差的名义,成为了顿涅茨克的国防部长,并借此将乌东一些松散的民兵武装给整合起来。之后两三个月时间,戈尔金带着这支部队实施各种战术,什么迂回包抄,什么围魏救赵,不但多次打退乌军的进攻,还以少胜多几次给予乌军沉痛打击,包括击杀了多名乌军高级指挥官。

在这样的情况下,乌军的士气越来越低,乌东民兵的士气则越加高涨,并积蓄了更多军事力量,为接下来的全面战争做好了准备。

乌克兰方面不甘心失败,集结了多达6万军队,包括亚速营、维京营等纳粹武装,一起开赴乌东,围困了戈尔金部队驻扎的斯拉维扬斯克城,誓要将戈尔金的部队剿灭。

当时亚速营的指挥官还叫嚣要活捉戈尔金,并且要把戈尔金的头皮剥下来塞进他自己嘴里。

然而面对6万大军的围困,戈尔金却不慌不忙,带着3000多人的部队,还有家属乃至重武器,在乌军重重包围中穿插前进,最终几乎没有任何损伤就跳出了乌军的包围圈。

甚至于在突围期间,他还带着一支10人小队,像车臣战争时那样,搞起了特种斩首作战。当时他们摸进乌军亚速营、维京营的营地,杀死了对方7名指挥官,在撤离时,还在对方营地前埋下了大量地雷,之后制造骚乱,杀伤了大量乌军。

突围后,戈尔金又带领这支重新整合后,人数已经多达上万人的野战部队,通过游击战、运动战和阵地战结合的各种战术,不断打击乌军。

到了8月份,乌东独立武装联合俄罗斯志愿军发动全面反攻,取得乌东大捷,6万乌克兰军队大部分被歼灭、逃亡或者投降。

而戈尔金想要乘胜追击,打下基辅,解放整个乌克兰,因为当时乌军几乎丧失大部分有生力量,基辅兵力空虚,所以在戈尔金认为,这是解放乌克兰最好的机会。然而在这关键时刻,俄罗斯政府出于诸多原因,包括顾忌会遭到西方世界更加严厉的制裁等,所以紧急把戈尔金给召了回去。

在很多中国网友眼里,这是一场俄版的“十二道金牌召回”,所以把戈尔金称为俄版岳飞,或者“斯岳飞”,而把普京称为“普构”。

戈尔金回到俄罗斯后,就一直处于类似被雪藏的状态,生活也颇为低调。

不过在2020年4月,他曾向媒体发声,提醒俄罗斯方面,认为乌东局势对乌东民兵十分不利,俄罗斯应大规模增兵,否则乌东局势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进而引爆俄罗斯国内危机。

在今年俄乌开战后,戈尔金终于被越来越多人认识,不过却不是因为他过去在克里米亚和乌东的事迹,而是因为他作为一名时事评论员,屡次在电视节目中准确预测到俄乌战局的走向。

很多人都惊叹他对战局预测的准确性,却并不知道他曾经也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几乎主导了当年的克里米亚事件和顿巴斯战争。

好啦,那么今天就聊到这里,我们下期不见不散,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