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普京时代俄罗斯什么样?《伏罗希洛夫射手》,老兵为孙女复仇

前普京时代俄罗斯什么样?《伏罗希洛夫射手》,老兵为孙女复仇

2022年5月9日,俄乌冲突的硝烟正浓,和西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俄罗斯正常举行了胜利日阅兵仪式。

通过阅兵式,俄罗斯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强大的凝聚力和韧性,这无疑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全球广告”。

这让人不禁想起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第一次车臣战争,面对比乌克兰弱小许多的车臣,俄罗斯动用大批军队却伤亡惨重被迫撤军,实质上输掉了那场战争。

难以想象,如果俄罗斯还是九十年代的水平,现在的俄乌冲突会打成什么样。

很多年轻读者也许会问,九十年代的俄罗斯真的那么差吗?

如果你想知道答案,不妨去看一部剧情片《伏罗希洛夫射手》,该片拍摄于1999年,正好是普京上台前,那部电影反映的就是前普京时代的俄罗斯。

一、剧情

经历过二战的老兵伊万·费多罗维奇已经退休,和孙女一起住在一个城市社区里,他每天除了照顾上大学的孙女卡嘉外,主要的生活就是和社区邻居们一起下国际象棋消磨时光,邻居们都很尊敬这位老兵。

(要不说俄罗斯国际象棋厉害,不仅非常普及,小区里下棋都用专业设备)

社区里有三个纨绔子弟,分别是年轻的投机商鲍里斯(光膀子那个),风流大学生伊戈尔(墨镜男)和年龄最小的帕舒金,他们每周三都要在鲍里斯的房子里聚会,喝酒、听音乐、看电影和约女孩,他们被社区邻居称为“新俄罗斯人”。

鲍里斯盯上了路过的卡嘉,伊戈尔和帕舒金死皮赖脸用下跪的方式骗卡嘉上楼,借口为鲍里斯过生日,身为帕舒金同学的卡嘉拗不过他们只好勉强答应。

三个男人用花言巧语诱骗卡嘉喝酒,并偷偷在卡嘉的酒里下了药。


感到不适的卡嘉想要离开,却被鲍里斯和伊戈尔拦住,他们像饿狼一样强暴了卡嘉,身为卡嘉同学的帕舒金虽然一开始有些惊恐不安,但最后他还是参与了暴行。

卡嘉扔掉伊戈尔硬塞给她的十五美元,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家,爷爷伊万发现了受伤的卡嘉,他从卡嘉口中知道了三个男生的恶行,拿着一把斧子怒气冲冲下楼。

邻居约斯卡是警察,他拦住了伊万,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伊万告诉他卡嘉受到强暴的事情,约斯卡要求伊万冷静,让他去处理这件事。

约斯卡将案情上报,警察队长带一队人前往案发地点,他用冲锋枪逼住鲍里斯和帕舒金,将三个人全都拷了起来然后分开就地审讯,如果罪名成立,每个人都要被判十年以上徒刑。



队长是看着卡嘉长大的,愤怒的他用暴力手段挨个收拾三个罪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让他们招供画押。

(这一段看着很过瘾,警察队长对三个罪犯下手很重,在他的暴力审讯下,三个罪犯全都变成了小绵羊)

警察局长突然来到现场,他是帕舒金的父亲,在他的胁迫下,队长不得不将三个罪犯交给局长处理,他无奈告诉约斯卡,这三个人很快就会被释放。

伊万带着卡嘉到检察机关协助调查,猥琐的检察官故意用言语刺激卡嘉,他用粗俗无理的话质疑卡嘉也许是想去那个房子赚钱,也许是想和三个男生中的谁谈恋爱,这让卡嘉非常受伤不得不逃离检察机关。

三个罪犯很快就被释放,他们重新聚集在社区里,路过的伊万看到了他们。

伊万带上自己所有的勋章到上级部门投诉检察机关和警察局,但上级机关依然袒护了三个罪犯,这让伊万极度愤怒。

(伊万身上的勋章有好几枚,其中最明显的是一枚伏罗希洛夫射手勋章,那是奖励给部队里神枪手的奖章)

伊万没有回家,他走进一家银行,将乡下的老房子以五千美元的低价抵押给了银行。

(此时伊万的心里应该已经有了复仇计划)

回到家的伊万发现警察局长送来了一沓钱,他拿着钱跑到局长家,将钱全甩在了局长脸上。

玛莎姨妈要去乡下,临行前将自己的房子托付给伊万照看,玛莎姨妈的房子在社区14栋顶楼,正对三个罪犯所在的二楼阳台,伊万查看了地形后心里有了数。

伊万以告状的名义去了莫斯科,到莫斯科后他去了批发市场。

在莫斯科的黑市里,伊万暗示摊贩,自己要买真枪,摊贩心领神会。

一伙人将伊万带到郊外一个秘密地下室里,伊万点名要带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对方看在他是二战老兵的份儿上,给他提供了一把价值1500美元的高档狙击枪。

伊万试枪,三发全中,枪贩子惊呼:你以前一定是个狙击手。

回到家里的伊万发现女儿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年轻男人。

女儿虽然对孙女的不幸很遗憾,但她却并不是很在意,她听说伊万卖掉了老房子赶紧找伊万要钱,还埋怨伊万不该把局长的钱退回去。

愤怒的伊万怒斥了女儿,将她和她的小男友一起赶出了房子。

又是一个周三,伊万像往常一样围观邻居们下国际象棋,但他的眼神一直留意着对面鲍里斯的房子。

三个罪犯开着车来到了房子,准备过一个放纵的周三。

伊万偷偷离开了邻居们,迅速跑到玛莎姨妈家,将狙击步枪架在窗口,瞄准了对面房子里的三个罪犯。



伊戈尔正在开香槟,酒瓶放在双腿之间,伊万果断击发,子弹击碎酒瓶,伊戈尔的裆部立刻血花四溅。

伊万迅速藏好狙击枪并捡走弹壳,然后再跑下楼重新来到邻居们中间。


救护车来了,裆部严重受伤的伊戈尔被抬上救护车。

警察局长到案发房子里调查,他发现了沙发上的弹痕,质疑儿子和鲍里斯他们一起玩枪,他告诉惊魂未定的两个罪犯,你们兄弟的小伙伴被割掉了。

又是一天,投机商人鲍里斯买了一辆绿色宝马车,他开着崭新的车来到社区,伊万马上跑到玛莎姨妈家里等待时机。

鲍里斯回到车里听音乐,伊万瞄准了汽车油箱扣动扳机。


汽车爆炸了,鲍里斯下半身被严重烧伤,社区邻居们救了他,消防车和急救车先后赶来。

(被烧的地方有点儿巧,理想主义结果)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人说鲍里斯的车里有炸弹。

人群里也有警察约斯卡,他敏锐地感觉到,连续两起意外也许跟伊万有关。

警察局长带着专家对爆炸车辆进行了详细检查,再次发现了被子弹击中的痕迹。

心中已经有答案的局长回到家里,警告儿子,他的两个朋友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开枪,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吓破胆的帕舒金把窗帘拉上,抱着一把霰弹枪惴惴不安地躲在家里。

一心保护儿子的局长带队到伊万家里搜查证据,毫无所获。

玛莎姨妈正好回家,她来拿自家钥匙,局长得知玛莎姨妈家的地址后立刻意识到也许在她家里才能找到证据。

局长带着伊万去玛莎姨妈家,社区邻居们看到这个场景,有人立刻猜到连续两起意外都是老兵伊万干的。

(卡嘉被三个罪犯强暴的事情社区邻居都知道,连续两个罪犯出事,自然有人怀疑伊万这个老兵,看到警察局长来查伊万,正好验证邻居们的猜测)

看到玛莎姨妈家的窗户,局长立刻认定,最佳狙击点就是这里。

虽然伊万心里很慌,但几个警察却没搜到任何证据,他们只在衣柜里发现了一卷纸,狙击步枪不见了。

不甘心的局长严厉警告伊万,他知道事情就是伊万干的,离他的儿子远一些,但伊万告诉他:太晚了,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伊万给玛莎姨妈解释说,从罪犯施暴那一刻起,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这个解释有些牵强,只是为了配合剧情)

误以为儿子已经出事的局长慌了,他扔下伊万往家跑,家里的门却打不开。

局长心急之下想用手枪强行开门,却被门内发射的霰弹击中了肚子。

警察冲进局长家,在冰箱后面发现了抱着霰弹枪的帕舒金,他精神崩溃了。

急救车拉走了局长,精神病院的车拉走了帕舒金,坐在窗前的卡嘉目睹了这一刻。

伊万回家的路上被约斯卡拦住,他拿出了那把狙击枪。

原来,怀疑伊万的约斯卡之前已经到伊万家里偷偷检查过,也发现了玛莎姨妈家的钥匙,他趁卡嘉不注意拿走钥匙,在玛莎姨妈家里发现了狙击枪,他将狙击枪换成了纸卷,然后将钥匙再放回伊万家。

约斯卡问伊万,非要用这种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吗?伊万说我别无他法。最后,约斯卡没收了狙击枪,然后告诉伊万,他是自由的,继续生活吧。

社区里连续发生三起意外,受伤的是三个罪犯和包庇他们的局长,卡嘉已经猜到是爷爷为她复了仇,她在自己房间里弹着琴唱起了俄罗斯民歌《孤独的手风琴》。

听到孙女的歌声,伊万知道卡嘉终于从噩梦中走了出来,他坐在孙女房间门口老泪纵横。

二、背景

《伏罗希洛夫射手》拍摄于1999年,虽然故事不大,但故事内外反映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混乱的俄罗斯。

电影里通过一些桥段和细节展现了那个时代的背景。


新俄罗斯人

这个名词一般代指苏联解体后在俄罗斯出现的一批新贵人群。

一般用法上,新俄罗斯人是带有贬义的,因为这部分俄罗斯人发家致富的方式很多都见不得光,电影里社区邻居们就用这个名词代指那三个年轻罪犯。

这些“新俄罗斯人”的标签包括能买到任何东西,也能弄到任何紧俏商品到俄罗斯售卖,他们还经常出国旅游,在全世界消费。片中伊万痛斥这些人为“蛀虫”。

投机倒把

伊万的女儿从事投机倒把生意,把土耳其的商品倒腾到俄罗斯卖,她经常更换男朋友,所谓的男朋友其实都是帮她投机倒把的生意伙伴或跟班。

对这些投机倒把的人,伊万也非常厌恶。

美元

片中几乎从未出现过卢布,人们交谈时言必称美元,感觉这不像是一部俄罗斯电影,而像是美国西部某个城市社区。

原因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卢布曾经出现过瀑布式贬值,从苏联解体开始,卢布兑美元的汇率一路暴跌,100美元从兑换180卢布最高贬值到100美元兑换几十万卢布。

也就是这个时候,国内很多“倒爷”纷纷到俄罗斯淘金,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农副产品换飞机,以物换物取代了正常的货币贸易,这是九十年代俄罗斯的真实写照。

土耳其火车头

片中多次出现火车头,火车司机就是伊万的老朋友,他告诉伊万,他驾驶的那辆火车头是从土耳其弄来的废品。

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在第一次车臣战争失败的原因之一,整个国家包括军队都无力购买新装备和新设备,只能从国外淘换废品。

军火黑市

伊万去莫斯科大市场买枪,只见市场上到处在售卖俄罗斯军品,连高档的狙击步枪都能轻松买到。

相信国内不少人对所谓“俄罗斯军品”深有体会,当年各种真假“俄罗斯军用望远镜”着实流行了好久,现在去中俄边境市场依然有人售卖这些玩意。

当然,比起《战争之王》,伊万在俄罗斯黑市买的狙击步枪就不算啥了。

腐败

《伏罗希洛夫射手》中,让伊万用私刑复仇的根源在于当年俄罗斯普遍存在的黑暗腐败现象,但凡警察局和检察机关能够秉公执法,伊万都不会走出这一步,这也是当时俄罗斯社会的真实再现。

可以说,《伏罗希洛夫射手》看似是一部剧情片,但该片无处不在的细节反映的正是那个混乱时代的俄罗斯。

三、导演和主演

《伏罗希洛夫射手》从电影角度看至少存在两个严重问题,一个是理想主义,一个老头在极短时间内实现完美复仇,本身就存在很多理想化剧情,说是神剧也不过分。

二是法律问题,该片有两个以暴制暴的角色,一个是暴力审讯三个罪犯的警察队长,另一个就是老兵伊万,他们的行为原则上都是法律不允许的。

因此,《伏罗希洛夫射手》上映后曾在俄罗斯国内引发正反两方热议,其中代表“新俄罗斯人”利益的某杂志是这么评价的:太庸俗、太无聊、太残忍、太有教唆味道。

事实上,该片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戈沃鲁欣本身就是俄罗斯杜马议员,而且是负责文化委员会的,作为著名导演他当然清楚这部电影存在的硬伤,但他拍摄该片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引发思考,该怎么拯救黑暗中的俄罗斯。

有意思的是,请注意该片的主演,饰演老兵伊万的是前苏联功勋演员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他最著名的角色就是二战英雄朱可夫,其红军元帅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也许,导演的意思是,面对黑暗和腐败,只有朱可夫来了才能拯救俄罗斯。

《伏罗希洛夫射手》上映同一年,普京正式上台,第二年被选为俄罗斯总统,开启了崭新的普京时代。

普京的身上存在一种特殊元素,和老兵伊万、朱可夫一样的红色基因。

从这个角度讲,普京也许就是电影里的老兵伊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