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称多尔衮十世孙要特权,为血统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

男子自称多尔衮十世孙要特权,为血统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

公元1650年12月31日,为大清朝征战一生的多尔衮,在出塞外狩猎时因坠马而伤重,最终不治身亡,终年39岁。

可以说能征善战的多尔衮奠定了清朝大一统的局势,是清朝当之无愧的入关第一功臣。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战场上度过的,所以即便他有十位妃子,却只有一个独生女儿。

但谁能想到,在几百年后的新中国,一个自称是多尔衮十世孙的男子出现在广州街头。此时,大清朝已经灭亡一百多年,但该男子却坚持穿清朝服装,还留着清朝标志性的长辫子。

非但如此,该男子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更是拒绝娶汉女,更扬言故宫也是爱新觉罗家的,希望国家将故宫归还给他们。

在接受一些媒体采访时,该男子得意地拿出家谱,满脸自豪地说如果按照辈分来算,爱新觉罗··溥仪还是自己的堂哥。

那么,这位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对自己是清朝“皇室”的身份如此痴迷呢?他真的是清王朝皇室后人吗?

该男子名叫爱新觉罗·州迪,据他本人描述,其父亲是清朝皇室官员,对清朝王室忠心耿耿,哪怕大清朝灭亡了,依然会教育子女们不要忘记祖宗。

不过,在早些年为了避免麻烦,父亲告诉他们在外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要低调地活着,一切规矩都要汉化,这其中就包括穿衣打扮。

州迪还说,自己出生时是六指,这是清王朝皇室成员特有的“标志”。但为了不被歧视,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他去医院,通过手术的方式将第六指切除了。

但在州迪家的家谱中,还是记载了他出生是六指的事情,而在成年后对于自己被切除的第六指,州迪还表示很遗憾和怀念。

虽然父亲教育他们要汉化,但在周迪小时候,父亲还是会带他们到抚顺、北京等地祭祖。每次去祭祖,州迪都很激动,仿佛穿越到了一百年前的清朝。

为此,州迪虽然生活在新中国,但他骨子里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清朝皇室后裔的身份,甚至想着若是回到大清朝,自己就是王爷了。

这种思想也阻碍了州迪个人的发展,因为总是自以为是“王爷的命”,所以在他青年时期,对于打工、干粗活非常的排斥,他甚至觉得那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而随着社会的开放和包容越来越强大,州迪觉得完全不用掩饰自己的身份了,于是他不顾亲友的反对,开始恢复清朝时的习惯,力求将清朝的规矩和习俗永久地延续下去。

此后,州迪开始穿黄马褂、留长辫子,而为了保持纯正的血统,他坚决不娶汉女,最终和一满族女子结婚。

婚后州迪和妻子养育了一个儿子,但这个儿子似乎有些低能,可州迪却不以为然,还以儿子血统而深感自豪。

他们三人之间的称呼都是“王爷、福晋、阿妈”,就连家里的装修风格也是完全遵循了清朝的标准,俨然就是一个“小府”。

当进入州迪家中后,落入眼中的都是“黄色”,家具、书架、窗帘、橱柜等等无一例外都是明晃晃的黄色,甚至浴室里都摆满了古色古香的脸盆。

而最显眼的当属州迪家的客厅,在其中心位置摆放着努尔哈赤和多尔衮的画像。在画像前摆放着果盘,上面的水果每天都要更换,以表示对祖先的敬重。

客厅的屋顶更是壮观,镶满了满清八旗的旗帜,墙壁上也挂满了书画作品,门口还挂着清朝特有的弓箭和宝刀。

而且他家里没有现代的床,在卧室里是一个炕,书房安装的则是一个罗汉床,上面有一个茶几,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和电视剧里清朝人的习俗几乎没有差异。

平日里,州迪和妻子出门也是穿着满清时的衣服,这样的穿着打扮经常会让路人指指点点,可州迪夫妇压根不在乎,相反他们还觉得这种一种荣耀。

随着时间的推移,州迪的野心越来越大,他不满足只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希望能够享受“王爷”的特权。

2004年春运期间,广州火车站人头攒动,挤满了要买票回家过春季的游人,这其中就包括州迪。

那日,在拥挤的人群中,穿着黄马褂、梳着长辫子的泰迪非常的显眼,很多买票的人都忍不住都看他几眼。

州迪洋洋得意,但当时因为车票紧张,州迪并没有购买到需要的车票,没想到他竟然不服气了,叫嚷着让工作人员帮自己解决车票的事情。

当工作人员耐心地跟他解释时,他突然高声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皇室后裔,放到清朝我就是王爷,今天你们必须给我拒绝车票的问题,我有这个特权..

他的一番叫嚷,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没想到他竟然称呼大家为“奴才”。当时无论工作人员如何沟通,州迪就是软硬不吃,霸占着售票口的位置,长达一个多小时之久,严重影响了其他乘客的购票时间。

最后工作人员无奈,只能给他补了一张火车票。没想到州迪拿到票后,不但不感恩,还说了一句:“这些奴才,办事真是费劲!

除了这次买票外,州迪平日里也是嚣张跋扈,到处要“搞特权”,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甚至叫嚣着,故宫是爱新觉罗家的,理应归还给他等荒谬的言论。

其实,别说是其他人,就是州迪的亲戚和满族后裔都对他很反感,多次劝阻他,清朝已经灭亡了,不要在痴心妄想了。

为此,州迪觉得他们都不是忠臣,甚至和亲属断绝了关系。而在这些规劝他的人中,就包括溥仪的弟弟溥任。

那年,州迪去抚顺祭祖,途径北京时要求和溥任见面。当时的溥任年事已高,很少露面,但还是和州迪安排了见面。

当穿着满族服装、梳着长辫子的州迪出现在眼前时,溥任非常的愤怒,告诉州迪不要再做白日梦了,清朝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就是普通老百姓。

但州迪哪里听得进去,气呼呼地从溥任那里走了出来,不管外人如何评说,他都一意孤行,对清朝皇室的迷恋,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

但其实,就在州迪因行为等原因备受关注时,他“皇室后裔”的身份却遭到了质疑。

先说辈分,州迪口口声声叫嚣着,自己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弟,但从他曾用名来看,这个就很打脸。

州迪曾用名“毓迪”,但爱新觉罗家的辈分排序是“载、溥、毓、恒”,如此推算溥仪应该是他的叔叔辈分,怎么能称兄道弟呢?

在来说姓氏,州迪的汉族名字叫做“周佑钱”,也就是清朝结束后他家族沿用的是“周”姓,但为了保持高贵的身份,爱新觉罗家后裔的汉姓,几乎都是“金”,和“周”压根没有瓜葛。

最后一点,就是州迪引以为傲的“多尔衮十世孙”,文章开篇我们有写道。在正史中,多尔衮只有一个独生女,没有儿子的他又怎么会有一个十世孙呢?

种种推测下来,州迪所谓的“皇室后裔”可信度并不高,广州满研会的会长更是直言,州迪不但身份可疑,就是他是否是满族血统都有待考察。

其实,不管州迪是不是皇室后裔,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活得不够清醒,在新时代下竟然大玩腐朽没落的一套,注定不被这个社会所接受和允许。

有些人觉得,州迪是想借借机会炒作自己,也有人觉得他是得了“臆想症”,不管原因为何,都2022年了,封建社会的那一套都是立不住的。

如今是人人平等的社会,那些如州迪一样,妄想通过“血统”来搞特权,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他们所以的“高人一等”,更像是人群中的小丑,自娱自乐罢了。

——本文完结,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