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 大年夜,老母亲冻死在儿子家门口

「故事文」 大年夜,老母亲冻死在儿子家门口

【故事文】 大年夜,老母亲冻死在儿子家门口

作者:游书蚕豆(齐帆齐商学院成员)

今年又快过完了,明天就是除夕了。

天寒地冻,村里的老老少少裹着厚厚的棉衣,个个像笨重的熊。把手互相往袖口里一揣,就觉得全身更暖一点。

四散在村子里安家落户的老李家四个儿子,一家比一家过得红火。老李老两口一辈子光为四个儿子打拼了,省吃俭用,为每个儿子盖了房子,娶了媳妇。在老李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终于把为四儿子结婚借的钱还完,人就利索地撒手人寰了。

李奶奶一人又独自过了几年,但是,身体越来越不济了,耄耋年龄不是开玩笑的。于是四个儿子商议,轮月接娘回家。李奶奶想,养儿防老,果然没错啊。她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儿子们的赡养。

“哎,我说顺子,明天除夕,是不是咱娘该去老大家了?”老四媳妇边搓着衣服,边扭头向坐在马扎上的李顺叨叨。

“不是吧,得到大年初一吧?”李顺玩着手机,叼着烟道。

“哪有大年初一赶娘走的?就除夕吧?大哥那边应该也没啥意见。”

李顺想了一下:“行,你说得有道理,我给大哥提前说一声。”


李顺主院旁落有一间放着杂七杂八的小屋,这小屋子是用当时盖房子剩下的砖头随便砌起来的,水泥也没糊,所以漏风撒气。

李奶奶的手微微抖着,眼睛半闭半睁的。她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好久了,身体有些僵硬,想要起身活动一下,她使尽力气,却还是起不来,于是想叫四儿子过来帮忙扶她一下。

“顺子,顺子·····”李奶奶喊着他的老幺四个儿子。

风声早已盖过了李奶奶的喊声,李顺的手机声盖过了风声。

李顺正跟他大哥李柱商量娘亲的事。

“什么?不行?哪有大年初一送娘走的。除夕是年末最后一天,把娘送到你那,正好!”

······

“大哥,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

“啪!”李顺把手机狠狠地扔在床上。商量失败,李顺气得牙痒痒。

“那我不管,除夕就该到大哥那!”老四媳妇也不洗衣服了,坐在板凳上跺着脚。

李顺赶忙安慰媳妇:“好好,知道了。你放心,这事我会解决的。”

李奶奶叫不醒四个儿子,她决定趴在床上睡会儿,不知睡了多久。

“娘,吃饭了。”老四媳妇走进来,把碗筷放在桌子上,转身就出去了。

李奶奶好像听见有人叫她,只是怎么也睡不醒。她的身子动了动,没有起来。

她的四个儿子围绕在她身边叫着娘,娘······好不热闹,都在向她要糖吃。她们到了孩子们小的时候,李奶奶年轻漂亮,孩子们长得健健康康,快乐活泼。最喜欢让她抱,个个争怀。

李奶奶嘴角笑着,忽然一阵冷风吹进来,把李奶奶冷醒了。

桌子上的饭菜早已放凉。李奶奶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这时,四个儿子走了进来。李奶奶抬头,眼里放着光。

“娘,明天除夕·····”

“明天除夕啊,这么快,这年又过去了。”李奶奶似自言自语,又像是想和四个儿子说会话。

“姑娘,明天除夕了,我和大哥商量过了,明天送你到大哥那,大年初一送你不太好啊。您看怎么样?”李顺试探着问。

“行啊,怎么着都行,你们商量妥就行。”李奶奶笑着说,“这一个月,辛苦你和四媳妇了。”

“应该的,娘。那没啥事,我走了。”说着李顺便闪身出了小屋门。

“那个······”李奶奶想说多坐会儿吧。

李奶奶低头看着手里的饭,大米已凝结成块,她往碗里倒了点水。


四媳妇看着回来的李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李顺被盯得受不了,说:“我想好了,咱们明天把娘送过去,我就不信,娘都到家门口了,大哥能不接?”

四媳妇往左歪歪嘴角,点点头,忙活去了。

三十这天,大约傍黑时,李顺开着刚买不久的小轿车,把李奶奶送到了大哥李强家门口。

砰砰······大媳妇打开门,一看愣了一下,迅即把门又关上!

砰砰······李顺强硬地继续敲门,越敲越大声!

一会儿,李顺的手机响了。

“老四,你什么玩意!我没有同意你那歪理!凭什么把娘送过来?今天三十,娘也该在你家!明天把娘送过来!”

“大哥,今天我把娘送你家门口了,我就不信你还不给娘开门了!”说完,李顺对李奶奶说了一句:“娘,大哥一会儿就把你接进家了,你再等会儿。”

没等李奶奶问什么,李顺便驾车而去。如果李奶奶知道,当时这是四儿子给她此生说得最后一句话,会多想些什么呢?

李奶奶,忽地明白了,其实早该明白的,不是么?很多事,只是她不愿多想,然而这一刻,她强硬包裹住自己的心不让它洒出血来,还是洒了,洒了满腔,痛彻的感觉蔓延全身。

李奶奶,在寒冷的风中战栗着,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她还是觉得大儿子会给他开门。那是她第一个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啊,生他的时候,丈夫不在身边,婆婆不管,她死命地把他生了下来,满床流血,把他包裹好,自己快没了生气。幸亏邻居及时过来帮忙,才保住了两条命。

沉沉的黑幕完全压下来了,家家户户的灯闪亮着,除夕夜的热闹,在里面蒸腾着。

“强子,强子······”李奶奶熬不住,叫着他的大儿子。她的声音太微弱了,来时,四个儿子并没有让她吃年夜饭,她说老大家给准备了。

老大家的门,不出一声,像是永远也不开一般,李奶奶看着那门,心在往下沉,沉。

李奶奶想,去老三家吧。于是她拖着步子,一点一点地朝老三家走去。

暗黑的除夕夜,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孤苦伶仃地朝着她渺茫地希望走去。

砰砰······她敲开了老三家的门。

“娘!你怎么来了?”老三打开门大惊失色。

待李奶奶说明了原因后,老三眼神乱飘,慌忙说道:“娘,这不合规矩啊,你今天要是在我这,咱们定的顺序不就乱了么?老四也太过分了!”

“福儿,今儿就叫娘在你这吧,娘······”

“娘,不是我不答应, 不合规定啊!”李福想了想接着说,“这样娘,我送你到老四那,行不?就该还在他那。”

“那不用了,我去老二那吧,你歇着吧。”

“娘······”李福还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娘离开的背影,关上了门。

“奎奎,奎奎······”李奶奶走到了老二家,四个儿子都知道,老二是李奶奶最疼爱的孩子。

老大,老三,老四都想,老二一定会让娘进家门,谁让他是最受宠的呢!从小,好吃的,都让他们先吃,衣服也总比他们穿得新。老二总该不管吧!

“奎奎,奎奎······”李奶奶在寒风中发出最后的喊声。那声音微弱,那声音又像看不见的针,刺到老二李奎的耳朵中。

李奎隔着窗户朝李奶奶喊道:“娘,你快回老四那吧!还没轮到我呢!”

突然,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有人家在放鞭炮!

大年初一了,李奶奶来了。她挪到老二家门前一颗大树底下,这里稍微背背风,她坐在一石板上。零下十几度,石板如冰凌,李奶奶已经感觉不到了,身体的温度也快要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有什么感觉呢?

李奶奶太困了,她的眼皮终究抬不动,合上了。

大树上仅剩的叶子,掉落到她的身上,轻轻的,像是怕弄伤她。李奶奶睡着了,她梦见自己飞起来,身体轻盈不带一丝重量,她看到丈夫了,丈夫拉起他的手,笑着对她说:“来我这吧,我这里温暖······”

作者:游书蚕豆(齐帆齐商学院成员)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