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年龄最小的女战士,来自四川大巴山的万曼琳

长征中年龄最小的女战士,来自四川大巴山的万曼琳

笔者之前写过几篇红军长征之最,这次写参加红军和长征时年龄最小的女战士,来自四川大巴山的万曼琳。万曼琳出生于1926年,1933年参加红军,当时7岁左右,1935年长征开始时8、9岁,年龄与长征中最小的男战士向轩差不多大。万曼琳是现在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贵民镇蟒洞坝村人,年幼时生活在大巴山的一个山村,那里风光非常秀美。现在四川、重庆出名的旅游地光雾山就在南江县,旅游业在南江很发达,但在百年前,因为身处大巴山,南江经济却是四川最差的县之一。

南江县贵民镇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万曼琳参加红军才7、8岁,长征时才9岁左右,过了几十年,但她记得她的母亲、哥哥、嫂子与侄儿,可见她家虽然穷,但家庭亲情温暖,家人给了她无限的关爱。几岁还是个孩童,如果是现在还在读小学二、三、四年级,还处于贪玩的年龄段,能记住的事情不多,但记忆深刻的事一定记得。万曼琳老人一生经历丰富,而且她也高寿,现在已经96岁了,生活在陕西西安,但她年幼参加红军、参加长征的事在她心里分量很重,因为那有她与家人、战友的故事。

红四方面军在1932年12月到四川通南巴后,万曼琳家就与红军打上了交道,因为红军的亲热和气、乐于助人,南江群众与红军军民情深。万曼琳哥哥万兴煜,当时16岁,整天形影不离地跟着红军到处跑,帮助红军做事情,不久因为读过2年书,当上了区苏维埃秘书。1933年2月,四川川北军阀田颂尧对红军发起三路围攻,到3、4月占领南江,在徐向前指挥下,红军在5月打败田颂尧部川军。因为田颂尧的三路围攻,万曼琳一家离开了家乡,跟随红军转移。开始万兴煜回家告诉母亲,上级决定在苏维埃工作的年轻干部随红军撤退,他回家来告别。可万兴煜母亲舍不得分开,要大家一起走,然后全家就一起走了,母亲拉着7岁的万曼琳,嫂子带着侄儿,万兴煜背着几件衣裳和干粮,离开了蟒洞坝。

万曼琳一家跟着转移群众在大巴山走了很久,干粮也吃完了,笔者看地图,估计是往通江县和万源市方向走。有一天,万曼琳一家到了一条大河边,当时大河涨水,一起转移的很多群众还是淌水过河。万兴煜就挽着母亲背着万曼琳,嫂子背着小孩,几人一起过河,忽然一个浪头打来,把嫂子打倒冲走了。当时,母亲几次跌倒在水里,万兴煜腾不出手来去拉他的妻子……过了河,母亲站在河边,望着这条河流,痛哭不止。万兴煜苦劝很久,母亲才离开河岸,随着慌乱的人群继续往前走。

当天晚上,万曼琳一家在山崖下露宿,万兴煜拾来柴火和稻草生火给母亲烘干衣服,挨到天明,继续向前走。母亲因为悲伤、饥饿,耳朵里灌了水,得了重病,实在走不动了,万兴煜向一家农户哀求借一间草棚住下来,又向房主要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让母亲睡在上面,母亲身上发烧,一夜不停地呻吟,没有睡觉。到了早上,万兴煜领着万曼琳出去讨饭回来给母亲吃,可母亲说不想吃,晚上,母亲高烧不退,非常难受。

第二天天刚亮,母亲稍微安静一些,万兴煜就端水来给她喝,可母亲不想喝。一早万兴煜兄妹俩人又出去讨饭,中午俩人回来时,发现草棚外面站着很多人,他们都悲切地望着俩人。俩人走进草棚,万曼琳连叫了几声妈妈,都没有回应。万兴煜惊慌地走到母亲身旁,看见她静静地睡着,就跪下去要扶她坐起来,然而,这已经是不可能了。兄妹俩人伏倒在母亲身上大哭起来,房主人可怜他们母亲,给了一张旧席子让兄妹俩人安葬他们母亲。正在俩人悲伤困苦时,房主人迷信,让万兴煜请法师送鬼,这对身无分文的万兴煜来说,怎么办得到! 同乡中有人给万兴煜出主意,让他们偷跑,半夜,万兴煜领着万曼琳到母亲坟上哭了一场,就被迫离开了。

万兴煜兄妹俩想找到红军,白天沿着红军走过的路线,边走边讨饭,晚上,就在群众屋檐下或是堆放柴草的茅屋里睡一觉,天亮了继续向前走。时间久了,俩人衣服都破烂不堪,但是更大的苦难摆在他们面前。有一天上午,在一条大河边,万兴煜刚带万曼琳在河边洗完脸往岸上走,却被川军拉住了,强迫他当挑夫,而且还用棍子打他,强迫他挑东西走。这样,万兴煜肩上挑着沉重的担子,手里还要拉着万曼琳,怕她走丢了。万兴煜肩膀给担子压得肿起老高,脚杆被打得到处是伤,但川军看管得严,还一时无法跑脱。

有天晚上,万兴煜听同房被关的民夫们说,红军就在前头不远的山里跟川军打仗,半夜万兴煜趁当兵睡着了的机会,背上万曼琳偷偷地跑了。俩人走了两天,又到了一条河边,在一位老年船夫的帮助下过了河,并在老人指点下终于找到了红军。当与两名红军战士相遇时,万兴煜紧紧握着俩人的手,万曼琳在哥哥背上望着他俩,战士看见了她,惊奇地指着她说:“这个娃儿?” 万兴煜边哭边说:“她是我的妹妹嘛!我一家五口人逃出来,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就只剩下我兄妹两人了哇!”

两名战士带着兄妹俩见了连长,连长让人给他俩打来热水洗脸,洗完脸一位卫生员来了,笑嘻嘻地从挎包里取出药瓶、棉花和镊子,细心而熟练地给兄妹俩的伤口擦了碘酒。然后连长又给他俩找衣服换,有很多战士拿出了他们的衣服,万兴煜就穿上了红军衣服,但万曼琳太小了,没有合身的衣服,连长就亲自拿着针线把衣袖和裤腿长出的部分卷起来缝住,然后给她穿。换好衣服,饭菜就端上来了,连长接过饭,递给兄妹俩连声喊道:“快吃饭!快吃饭!” 兄妹俩接住碗,坐在草铺上就大口吃起来,连长又端上两碗肉菜放在他们面前,白米饭和肉菜他俩好久没吃到了。

吃完饭,又给兄妹俩安排了住宿的床铺,实际上也是大通铺,在地上铺厚厚的干草,干草上面铺毯子,再给兄妹俩拿来一条灰色军毯。万兴煜给万曼琳盖上毯子,万曼琳很快就睡着了,万兴煜坐在草铺上和大家伙说话,说了很久。

红军在大巴山留下的标语

这样,万兴煜兄妹俩就当上了红军,万兴煜从战士当起,因为作战勇敢,还负伤两次,再加上读过两年书,就成为连级干部,调到另一个连任职。万曼琳年龄小,就在连队炊事班,分给她的任务就是拾柴、捡菜、拾蘑菇。刚开始她还经常见到哥哥,后来万兴煜工作变动,也不经常见到了。炊事班的战友们很关心她,作战送饭时,快到送饭的时候,总要分配点儿工作要她做,等她做事时就悄悄去送饭,不让她到第一线。

但万曼琳很想她哥哥,有一天她见饭菜做好,要往前面山头阵地送饭时,就赶紧扛起饭铲跑到前面去了,这样两位炊事员才把她带上到阵地去。万曼琳走在中间,前面一位背饭,后面一位挑菜和开水,快到阵地时,听到前面喊“注意隐蔽!”,话音未落,忽然响起一阵枪声,后面挑菜的炊事员喊了声“哎哟”,万曼琳回头一看他扁担滑落肩头,在这一瞬间,这位炊事员猛推她一下,她跌进了交通沟,这位炊事员也掉到交通沟里,但他右腿肚子中了一枪。万兴煜跑过来,埋怨她为啥跑到前面来,万曼琳见到了哥哥,却高兴地又是跳又是蹦。之后,万兴煜批评万曼琳无组织无纪律,连长也帮万兴煜说话,这以后,万曼琳就安心厨房工作不到第一线去了。根据笔者看万兴煜、万曼琳在红军的随军作战经历,他们所在连队估计是红四军某个连队。

万曼琳当红军,年龄很小,只有七、八岁,炊事班和连队战士对她很好,让她在部队生活感觉到很愉快。万曼琳长着一张小圆脸,而且眼睛圆、鼻子圆,很是可爱,大家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皮球”。因为战友对她的关心关爱,让她的性格活泼开朗,当行军休息时,她常常为大家唱歌、跳舞,性格活泼的她成了大伙的开心果。

到了1935年3月初,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一路打到了川西,6月在小金县达维镇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万曼琳也跟着红4军行动,在要过雪山时,万兴煜来看她,并带来他亲手编的小草鞋,再三叮咛要她爱护身体,要经常洗脚,还保证经常来看她。到1936年,部队到了天全、芦山一带,和红二方面军胜利会师,有次万兴煜来看万曼琳,给她说了改名字的事,他们的母亲姓胡,是南江县兴马坎人,为纪念她,万兴煜改名叫胡少南,万曼琳改名叫胡秀英(这个名字万曼琳叫了很久)。

甘孜草原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甘孜草原兄妹最后一次见面。1936年7月,在甘孜,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后不久,万兴煜当时已经在许世友指挥的骑兵师去了,一天,他和一位门牙调了一颗的“豁牙政委”来看万曼琳。他们在草原里走了很久,万兴煜和“豁牙政委”边走边谈话,万曼琳跟在后面,在美丽的大草原采野花玩。后来他们回到了宿营地附近,在草坪上坐下,万兴煜像往常一样,又叮嘱了万曼琳许多事情:把准备的干粮、过雪山要用的姜面、辣椒面保存好;为万曼琳编的几双小草鞋不要丢掉;不要喝生水,不要吃脏东西,行军过后晚上要洗脚,遵守纪律,不要自由行动,千万不能掉队。最后,万兴煜说他调到新单位去了,万曼琳也要调到另外一个单位去,这时万曼琳说要跟哥哥在一个部队,万兴煜感到为难,“豁牙政委”说在骑兵部队照顾不到万曼琳,还是不去的好。

说了一阵后,万兴煜又说:“妹妹,妹妹你听我说呀!这一回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暂时留下来随后方部队行动,你在这里有熟人照护,我也好放心。你说好吗?”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红绒线拴着的小铜佛像给万曼琳戴在脖颈上。“这是一位乡亲要我带给你的,你戴上玩吧。”听到这里,万曼琳意识到再犟也没有用了。眼看着就要与哥哥分别,万曼琳忍不住泪水流了出来,哭了……“豁牙政委”和万兴煜劝万曼琳不要哭,他们都沉默下来。最后万曼琳说不能跟哥哥在一个部队,她还是愿意留在原来的连队。兄妹分别时,万曼琳对哥哥说:“到了那边,早点调我到你们部队去哟。” “豁牙政委”和万兴煜齐声满口答应了。

在红四军,多亏了战友的帮助,万曼琳过草地走了三次,但都顺利地走过去了。有一次,过一条河时,因人小,战友们把万曼琳放在马背上过河,由于水深流急,连人带马一起被大水冲走,她只记得醒过来时,自己躺在岸边,身上已被大家用皮袄裹起来以保持体温。还有过草地时,战友怕她掉进烂泥潭,就把绳子系在她腰上,一旦掉进去好把她拉出来。

万曼琳跟着部队长征,比同龄人不知懂事好多,部队过草地烧煮皮带吃,万曼琳看见战友纷纷把皮带拿出来吃,她也要解下自己的皮带,但连长说啥也不要,说她人小衣服宽大,离不开皮带,不到万不得已不用她的皮带。但年幼的万曼琳哭闹着,非要让大家吃她的皮带,还一把就将皮带扔进了沸水锅里。战友们看着小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皮球”,心疼的用干草捻了条草绳给她系衣服。

过了草地后,万曼琳就到康克清和蹇先佛身边当勤务兵。一次列宁剧团(抗战剧团前身)演出,万曼琳觉得很好玩,康克清问她想不想参加剧团,她当即点头答应,然后就成为了抗战剧团一名小小的文艺战士。抗战不久,有次日本飞机轰炸延安,一位八路军大哥哥把万曼琳压在身下保护她,“咣、咣……”几次爆炸过后,万曼琳看到自己的衣服一点点被鲜血染红,她又一次受到了保护。

兄妹最后一次见面的四年后,1940年春天,万曼琳在为从新疆归来的同志举办欢迎演出,她在台上跳舞时,突然看见台下坐着“豁牙政委”。万曼琳表演完,赶紧下台找到他,问哥哥的情况,“豁牙政委”一见到她,就说“噫!是你呀!小妹……胡秀英同志。” 万曼琳说:“啊!我哥哥,我哥哥他坐在哪儿?” “豁牙政委”没有正面回答,却热情地招呼万曼琳坐,给她装从新疆带回来的方块白糖到衣兜。过了一段时间,万曼琳去党校找“豁牙政委”,他正在收拾行李,说要上前线,这一次他说了实话,说了万兴煜在西路军牺牲了,“豁牙政委”劝万曼琳不要哭,可是他自己却流泪了。万曼琳还是忍不住哭了,“豁牙政委”又说了些什么她都没听见了。写到这,笔者猜想“豁牙政委”是谁呢?长征过草地时在骑兵师,西路军时又转移到新疆,1940年回到延安。

万曼琳老人中年时期照片

万曼琳解放后在西北军区、西安市地方工业局等单位工作,60年代因身体长期患病提前离休,现居住在西安。前几年万曼琳老人回老家南江县,看到原来老家屋前栽的两株木兰树(四川叫姜朴树)长得高高大大,刚劲健美,每年春天,姜朴树开花,满树雪白,像玉石一样洁净,其景象壮美极了。看到树,万曼琳老人就想起她的哥哥万兴煜,这两株树是当年万兴煜亲手栽种的,精心抚育,茁壮成长,在南江生长了快一百年了。

生活朴素的万曼琳老人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