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峦叠嶂的梅峰,山的尽头,有一个叫关上的古村

重峦叠嶂的梅峰,山的尽头,有一个叫关上的古村

我一直以来对梅峰关上村有种探寻的欲望。 记得在埭溪读高中时,梅峰乡范围里的同学都要路远迢迢地走上半天到埭溪读书。对这些同学,我由衷地敬佩。而对关上村,总给我一种遥远的神秘感。我只知道,关上村在梅峰最西北,同长兴和平,安吉昆铜交界。

与自强兄一起,小心开着车,从梅峰太平桥村进山,竹林夹道,层峦叠嶂,行进在小而干净的乡村公路上,吹来的草木清香让人气爽。依山而行约20分钟,在峰回路转处,关上村如画般地被镶嵌在了山腰,让人眼前一亮,不禁想,世外桃源是否就是这个样子。

在村口古树下,听村里人说,说过去山里有一个关口,因村子在关口之上而得名。村里现有百来户人家,600多人。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在湖州、埭溪工作,难得回来。所以,古朴的村里,显得有些寂寥。留守的中老年山民,依旧过着靠山吃山的日子不过。好在农事也不忙,像一季茶叶、笋、毛竹的收入,加上子女们的孝敬钱以及村里的养老金,也够他们一年简单的生活支出了。


村里古银杏已有千年,还是枝繁叶茂。树下的空白场地,通常是村民的活动交流中心。此刻,一辆贩卖蔬菜的小货车停靠旁边,村民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日常之需。

百年旧屋有的还完好地保留着,当然,也有很洋气的别墅。一条小溪穿村而过,让这古村落充满灵气。

我们上行至村子最高处,在一座石头墙的房子前驻足。老伯母热情地邀我们进门喝茶,一杯熏豆茶很快就端上来了。老伯伯也摸索着烟来让我们抽。萍水相逢这般客气,叫人顿觉感动。他们说,前段时间,湖州来了几个人,也不认识,还在他们家做饭吃呢。我们聊天知道,老伯姓钟,伯母姓施,一个84岁,一个80岁,伯母从长兴小溪嫁过来已有63年了,现在是四代同堂,玄孙也有5岁了。两老心地这么善良,我想这也是长寿的因素呀。


雨滴好像要落下来的样子。我们匆匆向两老告别。老伯患痛风,行走不便。自强说,下次去,带个秘方给他们。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