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新郎与大十岁妇人有奸,新娘离奇身亡,林则徐查出真凶

民间故事:新郎与大十岁妇人有奸,新娘离奇身亡,林则徐查出真凶

撰文 | 撕文六爷

清代嘉庆年间(1796-1820年),陕西韩城县知县和仁正在县衙里办公,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很快便有衙役来报,说是有人前来报案,县里出了一桩离奇的人命案。

和仁闻讯,不敢怠慢,命人将报案人带了进来。仔细询问之下,得知报案人是朱家坪的一户村民,名叫朱有成。

朱有成年约五旬,生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朱大成,早已娶妻;小儿子朱小成,也娶了朱家坪村民胡全有的独生女儿秀姑;三女儿名叫淑贞,小时候便跟瞿家的儿子定了亲。

前不久,瞿家派人来跟朱有成商议,两家一同择定了吉日,瞿家又下了聘礼,准备迎娶淑贞过门。

没想到,今天一大早,朱有成的妻子马氏去喊女儿起床,却发现女儿已经被人杀死在榻上,早已死去多时了。

朱家人得知了淑贞的死讯后,顿时乱作了一团,无不悲痛欲绝。朱有成还算有点见识,一面去向瞿家报信,一面又赶紧急匆匆地去了县衙报案。

和仁听了朱有成的述说后,当即让他在前面领路,带了一帮衙役和仵作赶往现场勘验。

和仁和仵作仔细查验了淑贞的尸体,发现她是被人用利刃切断了咽喉,以致于气管和食管全部断裂而死,现场却并未发现什么凶器。

这时,和仁又命人去检验朱家全部人员的卧室,竟然在朱家二媳妇秀姑的婢女小桃房间的枕头下,搜出了一封私签。

和仁打开私签,发现这似乎是一封奇怪的情信,只见上面潦草地写了几句话:小桃姐:朱家耳目众多,事情一定要慢慢来才行,一旦事成,我与秀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淑贞面前千万不可泄露。请姐姐早晚留神!

这封情信私签虽然写得有些不明不白,也不知道里面说的是什么事,可是在私签后面的落款处,却清清楚楚地写了一个“瞿”字。

和仁看了私签,也不细想,就派人去把秀姑和婢女小桃抓到了公堂,严词询问私签里面的内容。

小桃目不识丁,自然觉得莫名其妙,而秀姑也是瞠目结舌,当然矢口否认。和仁见两人抵死不认,不由得勃然大怒,对她们严刑逼供,要她们说清楚私签里面的语意。

秀姑和小桃受刑不过,只得承认了这是秀姑与人私通,却被小姑子淑贞在无意中发现了,于是,她便一不做二不休,暗中与婢女小桃合谋,将淑贞杀死了灭口。

和仁见真相已经大白,便把秀姑定做了主犯,判了凌迟之罪;小桃也成了从犯,判了斩立决。

谁知,和仁定下的判决还没有上报,他就因为贪污受贿而被免了职,秀姑和小桃的案子也就暂时搁置下来。

不久,有一个名叫赵焕文的人前来代理韩城知县,按照惯例,他在上任后,要复查前任遗留下来的案卷,在审查淑贞被害一案时,觉得里面有些蹊跷,隐隐地感到秀姑很可能是冤枉的。

于是,赵焕文便决计将这个案子重新进行审理,在查证证据时,他看到了和仁当年搜出的那个私签,认为落款处的“瞿”字非常重要,便派人带来朱有成询问,得知淑贞的未婚夫名叫瞿如玉,就把他拘来公堂问讯。

瞿如玉是一位书生,生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可他却矢口否认了是自己杀死了未婚妻淑贞。

赵焕文见他言辞闪烁,似乎隐瞒了什么东西,心里不禁有些怀疑,便又把朱家人一一传来对质。当朱小成上堂时,瞿如玉再也无法抵赖,只得承认自己因与朱家是老亲,也没有顾及那些礼节,经常来往于朱家,而自己一向轻薄,又见二嫂秀姑的婢女小桃长得娇小玲珑,有着几分姿色,便上前去勾搭于她,一来二去,两人便厮混在一起,经常趁着没人时在背地里幽会。

瞿如玉和小桃的这些勾当,自以为瞒住了所有人,却没想到全部被朱小成看在了眼里,但他并未声张,直到赵焕文传他问讯时,他才不得不全部说了出来。

然而,瞿如玉却对赵焕文说道:“大人,我虽然跟小桃私通,但是这封私签并不是我写的,不信请大人当场核对笔迹。”

赵焕文听罢,觉得也有道理,便命人取来纸笔,让瞿如玉当场验证笔迹。瞿如玉奋笔疾书,不仅写下了私签上面的内容,还写下数副条陈呈给赵焕文看。

赵焕文一一仔细核对,发现笔迹跟瞿如玉的果然不符。赵焕文见状,也无可奈何,只好将瞿如玉暂时收监,又将这件案子的全部案卷报告给上级。

这时,林则徐刚好出任陕西按察使,他接到卷宗时,仔细查看,觉得这个案子并不简单,便让赵焕文将这个案子移交到了省里,由自己亲自审理。

林则徐又仔细查看了案子的全部证据,认为案子的关键还是在这封私签上面。于是,林则徐又让人把全部案犯拘到了公堂,一一审问。

林则徐先让瞿如玉验证笔迹,发现依然与他不同,又让朱家其他人验看笔迹,也都一一排除了。等轮到朱小成时,他却死活不肯,还狡辩道:“淑贞是我的亲妹妹,她现在被人害死了,为什么还要我验证笔迹呢?”

林则徐见状,心里不禁狐疑起来,越发觉得朱小成有问题,便大喝一声道:“大胆狂徒,你不核对笔迹,如何洗清嫌疑?赶快给我如实写来,不然休怪皮肉受苦!”

朱小成吓得魂飞魄散,只好趴在地上,按照林则徐的法令,如实按私签上面的内容写了一遍。

林则徐拿起他写的私签,仔细查看了一番,见他虽然故意藏匿笔迹,可是有数处笔锋却依然露出了破绽,跟作为证据的私签上的笔迹如出一辙。

可是,无论林则徐如何问讯,朱小成却死咬着不放,只是承认私签是自己写的,却始终不肯承认杀了淑贞,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道:“大人,私签的笔迹虽然是我的,可是淑贞是我的亲妹妹,我为什么要去谋害她呢?”

林则徐听了,觉得也有道理,便让人把他带了下去,又把瞿如玉带来审问,问他道:“瞿如玉,这封私签虽然不是你的笔迹,却为什么要署你的姓氏呢?看来这件事跟你脱不了干系,你如果想要脱罪,赶快从实招来!”

瞿如玉一向惧怕林则徐的威名,也不敢隐瞒,就如实供认道:“大人,这封私签的确是朱小成交给我的。他娶了秀姑为妻,却嫌弃她长得丑陋,打算将她休回娘家,然而秀姑却非常贤惠,并无过错,朱小成一直找不到把柄。谁知道,他却无意中撞见了我和小桃之间的丑事,借机要挟于我,要我把这封私签放在小桃的枕头底下。我不敢拒绝,便只好同意了,至于淑贞到底是如何被害,我真的毫不知情,还请大人明鉴!”

林则徐听了他们的供词,觉得这件案子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不由得沉思了一个晚上,在第二天一大早又把朱家的男女佣人们全部传到公堂问话。

林则徐先问大家道:“你们可曾看见瞿如玉与小桃来往过?”众人纷纷回答,都说曾经见到了他们在一起鬼混。

于是,林则徐又问道:“你们家的小姐淑贞,平日里可曾谨守妇道?有没有跟其他的男子来往呢?”

这时,一个仆妇上前答道:“大人,要说我们这位小姐,可是为人和善,一向守身如玉,就算遇到了姑爷前来,她也不想跟他相见,一直绕着道走,更别说是其他那些不相干的男子了!”她的话音刚落,其他佣人们也纷纷附和,点头称是。

林则徐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让他们全部退了出去。突然,他想到瞿如玉一向轻浮,又是个喜欢招惹女人的浪子,顿时心里一动,又把他拘到了公堂,大声喝问道:“瞿如玉,你天生就是一副浪子模样,肯定不止跟小桃一人有染,你还有几个外遇?赶快全部招供!”

瞿如玉吓得脸色苍白,却又不敢不认,只好如实招认道:“大人,小人虽然生性风流,却有心无胆,除了跟小桃私通,其他的相好却只有朱家隔壁的寡妇屈大娘一人,再无别人。屈大娘跟朱家毗邻而居,比我也大了十余岁,我们一起厮混已有数年,近日她听闻我跟淑贞的好事将近,还跟我吵了好几次,强逼着我退了婚事,跟她成亲。我嫌弃她大我十岁,又是个寡妇,怎么可能娶她为妻呢?便一再好言拒绝,她也没有再提了。”

林则徐听了,低头想了一会,让瞿如玉跪在一旁,又让人去把屈大娘拘到了公堂审问。

谁知,屈大娘却死活不认,百般抵赖,甚至当场撒起泼来。林则徐也不跟她废话,当即让瞿如玉跟她对质,又让衙役当众打了她的嘴巴三十下。

屈大娘被打得昏头转向,又见有瞿如玉指证,也不敢再使性耍泼了,只得招认是自己嫉妒瞿如玉始乱终弃,又无法让情郎回心转意,便把一腔愤怒转嫁到了新娘朱淑贞身上。

那天晚上,屈大娘苦等约好的情郎瞿如玉不到,越想越气,认为他再也不爱自己,便揣了一把匕首,趁着夜深人静,从自己家里的露台上爬到了朱家,又来到淑贞的房间里,将在熟睡中的淑贞杀死,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家里。

至此,这样一桩由一封私签情信引出、历经三名官员审理的人命案全部真相大白。随后,林则徐命人将秀姑和小桃当场无罪开释,又将朱小成和瞿如玉重打了五十大板,狠狠地斥责了一番,让其家长领回严加管束,最后将屈大娘判了斩立决,押赴闹市口斩首示众。而林则徐的名声越传越远,引得人人称道。

后来,林则徐的官职越做越大,一直做到了江苏巡抚、湖广总督,甚至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前赴广东,在虎门销毁鸦片,成了留名青史的民族英雄。

特别声明:民间故事是前人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精华,旨在宣扬正义,阐述公理,不可等同于封建迷信。图片来自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撕文六爷原创,欢迎关注,期待与你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