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争 | 蜀汉悲歌之司马昭对蜀汉展开灭国打击

三国战争 | 蜀汉悲歌之司马昭对蜀汉展开灭国打击


衣赐履按:之前,我们掰着手指头儿,把姜维的十一次北伐捋了一遍,从公元239年伐到公元262年,从三十几岁伐到了六十多岁,从小姜伐成了老姜。对姜维的挑衅,魏国总体保持守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了公元262年,击退了姜维最后一次北伐,魏国内部的矛盾,也基本上都摆平了,司马昭认为,对蜀汉政权实施灭国打击,可以列入议事日程了。

这些年,姜维动不动带着几万人,跑到魏国境内溜达一圈,把司马昭烦得够呛。司马昭的一个骑兵卫队队员,名叫路遗,表示愿意到蜀国去,刺杀姜维。司马昭有点心动,就跟手下干部荀勖(出自颍川荀氏,魏国太傅钟繇的外孙,钟会的外甥)念道这个事儿,荀勖说:

明公以至公主宰天下,自当以大义讨伐叛逆,现在派一个刺客去搞事情,这可不是给天下立规矩、给百姓作表率的做法诶!

【荀勖这哥们儿是西晋的一个神奇存在】


司马昭认为荀勖说得有理。到了公元262年,司马昭与群臣商议说,蜀国地方小,人口少,又经过几十年的折腾,百姓疲敝,资源耗尽,现在,我想出兵灭了它。但是,群臣大都反对,只有司隶校尉钟会认为,蜀国一定可以拿下。于是,司马昭就和钟会深入研究讨伐蜀国的具体方案。

衣赐履说:为什么所有朝臣都认为伐蜀不可行,但司马昭却认为可以呢?

这其实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

后主刘禅登基后,孔明主政时,五次北伐;孔明去世后,姜维十一次北伐。你说烦不烦哪!那么,魏国就这么由着蜀国,从来不反击?

也不是。

魏国曾经两次讨伐蜀国。

第一次,公元230年,明帝曹叡时期,大司马曹真讨伐蜀国。当年八月,曹真率军出发,部队分别从褒斜谷(陕西省太白县西南)、子午谷(陕西省宁陕县北)向汉中挺进。但是,突然天降大雨,一下就是三十多天,曹真泡凉水澡,泡了一个多月,都泡秃噜皮了,实在没办法,只好撤军(可参详拙文《大司马曹真伐蜀,率领官兵泡了一个月冷水澡》)。

第二次,公元244年,大将军曹爽讨伐蜀国。曹爽是曹真的儿子,明帝曹叡死后,托孤于曹爽和司马懿,曹爽为首辅。司马懿是什么人啊,岂会甘居曹爽之下?一方面,对曹爽处处隐忍,另一方面,给曹爽处处设套儿。曹爽伐蜀,老天爷倒是没有下大雨,但是,司马懿没少使阴招:一是指示前锋郭淮,到了前线,一仗没打,拔脚就跑了;二是动员朝臣,不断扯曹爽的后腿,泄曹爽的气;三是安插内线,随时捣乱。最终搞得曹爽没怎么打就灰头土脸撤军了(可参详拙文《高平陵事变始末之曹爽伐蜀》)。

有了以上两次深刻教训,蜀汉政权之不可讨伐,已经升华为一种传说,山高,路险,暴雨,山洪,后勤保障无从下手,等等,这些东西已经深深烙在了魏国群臣的头脑中。

因此,一片反对之声,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司马昭为什么坚持要打呢?

一般认为,司马昭之所以讨伐蜀国,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下一步取曹而代之,需要一场胜利;二是高贵乡公曹髦之死,也需要一场胜利来淡化。

但是,前有两次伐蜀失败,后有举朝大臣反对,司马昭怎么就那么笃定,此次伐蜀,一定能够成功呢?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就不取曹而代之了?更何况,曹髦已经死了两三年了,朝中都是司马昭的人,司马昭既不是一个赌徒,又不是二杆子,干什么非要去打一场胜算极低的仗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思考良久,我恍然大悟:

司马昭一定认为,此次伐蜀,胜算非常大,所以才下的决心

为什么呢?

因为,司马昭去过

可以说,曹魏政权中还在世的,唯一一个曾经亲自讨伐过蜀国的人,就是司马昭

【汉中,孤去过!】


公元244年,曹爽伐蜀,司马懿坚决反对,反对无效,司马懿就把儿子司马昭安排到曹爽大军中,做了征蜀将军,跟随征西将军夏侯玄抵达汉中。当时,司马懿和曹爽明争暗斗,曹爽如果伐蜀获胜,权力就会更加稳固,因此,司马懿想尽办法要让曹爽无功而返。司马昭在前线,一方面及时向老爹汇报前方情况,另一方面,向夏侯玄猛灌迷魂药,撺掇夏侯玄力劝曹爽撤军,终于,曹爽那个货没怎么打就撤军了。

正因为此,曹魏政权内部,就只有司马昭一个人知道,只要兵力足够,后勤保障跟上,别太倒霉,跟曹真似的泡几十天凉水澡,灭掉蜀国,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然,也得承担一定的风险。不过,做大事的,又有哪个从来都不冒险呢?

司马家的那些个阴招儿,当然只能烂在肚子里,因此,伐蜀之事,大家全都反对,只有钟会这种有大志(野)向(心)的人,才会支持。

公元262年,冬天(应该是在年底),司马昭任命钟会为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又下令青州、徐州、兖州、豫州、荆州、扬州,建造大船,另外,还专门让唐咨建造能够在海上航行的大船,制造声势,让地球人都知道,我们要讨伐吴国啦!

衣赐履说:唐咨是吴国的降将,因此让他督造海船。

姜维听说钟会当了镇西将军,恐怕魏国有大动作,就向后主刘禅上表说:

听说钟会在关中整治军队,想图谋进攻,我们应该派遣左车骑将军张翼和右车骑将军廖化,分别率军驻守阳安关口(陕西省勉县西)和阴平郡(甘肃省文县)的桥头(文县东南),以防患于未然。

刘禅最宠幸的太监黄皓,相信鬼神巫术,认为魏军不会进攻,于是就奏明刘禅,把姜维的上表给摁住了,因此,蜀国群臣没人知道此事。

衣赐履说:我们之前说过,夏侯霸归降蜀国后,姜维曾经向他咨询过魏国的情况,夏侯霸当时就说,司马家正在稳定国内局势,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来打蜀国,但有个叫钟会的年轻人,那小子很有一套,可能会成为蜀国的大患。因此,当魏国任命钟会为镇西将军之后,姜维敏锐地感觉到,魏国可能要来了,立即向刘禅建议加强防守。至于黄皓信鬼神之类的说辞,我觉得有点别扭,想要挑拨刘禅和姜维的关系,有很多其他方法,根本没必要对国家重大军事行动指手划脚。我个人认为,大约是刘禅本人不想折腾,黄皓才跳将出来拿鬼神说事儿,他存在的意义,就是把皇上伺候好,只要皇上高兴,别说普通的鬼神巫术,就是玉皇大帝老儿,他也能给请下来。所有人都认为黄皓不是个东西,但他究竟怎么不是个东西,史书上却没什么记录。

【后主和黄皓,真的是一对好基友】


公元263年,夏季,司马昭决定行动,就与众人商议说:

自从平定寿春以来(指诸葛诞反叛,公元258年年初平定),已经六年没有大动干戈,现在是时候整顿军备、消灭两个敌寇了。如果先打吴国,就得造战船,开河道,需要十万役夫干一百多天才能完成。并且,南方潮湿,我军南下,一定会发生瘟疫。因此,应该先取蜀国,三年之后,从巴蜀顺流而下,水陆并进,一举灭掉吴国。蜀国有战士九万,成都守军以及屯驻其他郡里的部队,不下四万,这样,能够打仗的最多只有五万。如今,我们把姜维困在沓中(甘肃省舟曲县西北),让他无法东顾。然后发兵骆谷(陕西省周至县西南),袭击汉中。如果蜀军既据守城池又屯兵险要,兵力就会分散,首尾难顾。我们举大军攻城,以精兵略地,则剑阁(四川省剑阁县北剑门关)和关头(关头即陕西省阳平关,常称关头或阳安关口),他们根本守不住。刘禅暗弱无能,一旦边境城市被攻破,老百姓惊惶不安,蜀国之亡,计日可待也。

征西将军邓艾认为征讨蜀国没有可乘之机,屡次上书反对。司马昭派主簿师纂担任邓艾的司马,顺便给他做思想工作,邓艾这才奉命。

衣赐履说:这里要注意四点:第一,蜀国全部兵力只有九万,能抽出来作战的只有五万,司马昭对蜀国的情况了如指掌。第二,钟会并没有做主帅的经验,司马昭竟然敢用他。远有赵括,近有马谡,司马昭为何对钟会如此放心?我判断,一方面,钟会曾随司马师、司马昭出战,出过很多好点子,虽然没当过主帅,但作战经验是有的;另一方面,司马昭可能认为,以魏国的实力,近二十万对五万,必定碾压蜀国,钟会不可能搞到赵括、马谡的地步。第三,邓艾为什么坚决反对伐蜀?没有可乘之机,当然是一个原因,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更重要。谁当主帅?邓艾六十多了,钟会虚岁四十;邓艾身经百战,镇守一方,钟会只不过是个小参谋而已,究竟谁听谁的?征西将军比镇西将军官阶高,但督陇右显然比督关中权力小,老邓心中不服啊。司马昭派师纂给邓艾做思想工作,邓艾才奉命。师纂说什么了?甭问啊,一定是说,邓将军你不用担心,你可以不受钟会的节制!第四,邓艾老跟司马昭唱反调儿,司马昭会记在心里的。

【基本上,出征之前,他的命运已经定了】


钟会在去长安之前,曾经拜访幽州刺史王雄的孙子王戎,说,我应该如何行事?

王戎说,道家有句话叫“为而不恃”,您尽量去做吧,但是千万别嘚瑟。

有人问参相国军事、平原人刘寔,说,钟会、邓艾能平定蜀国吗?

刘寔说,破蜀是必然的,但这哥儿俩都回不来了。

对方问为什么,刘寔笑而不答。

衣赐履说:王戎是竹林七贤之一,与嵇康、阮籍关系很好。一般认为,嵇康是钟会给害死的。颇值得玩味。

刘寔的话,很玄妙,仿佛未卜先知,我们后面会讨论。

八月,灭国行动展开。司马昭征四方之兵十八万,分三个方向进攻蜀汉。西路军,主帅征西将军邓艾,率军三万,从狄道(甘肃省临洮县)奔赴甘松(甘肃省迭部县)、沓中(甘肃省舟曲县西北),以牵制姜维。中路军,主帅雍州刺史诸葛绪,率军三万,从祁山(甘肃省礼县东北)奔赴武街(甘肃省成县)、桥头,断绝姜维东归之路。东路军,主帅镇西将军钟会,率军十二万(一说十余万),进军汉中。

简单摆一下各路将领:

西路军:征西将军假节督陇右军事邓侯邓艾、司马师纂、将军惠唐亭侯邓忠(邓艾之子)、天水太守王颀、陇西太守牵弘、金城太守杨欣。

中路军:雍州刺史诸葛绪,将军田续、庞会,南安、广魏、安定、武都、阴平各太守。

东路军: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关内侯钟会,长史杜预,护军胡烈,参军爰倩、皇甫闿,司马夏侯咸,前将军李辅,将军荀恺、句安、王买,魏兴太守刘钦。其中,句安是蜀国降将,对蜀国的情况非常了解。

大军从洛阳出发,司马昭犒赏将士,陈师誓众。有个不长眼的将军邓敦,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跳出来说,蜀国不可讨伐啊!司马昭差点儿气背过去,下令将邓敦斩首,以祭军旗。

【镇西将军钟会】


衣赐履说:司马昭一出手就是三路大军十八万人马,灭掉蜀国,志在必得!但这次出兵,非常古怪,三路大军,竟然没有主帅,邓艾、诸葛绪、钟会,都直接向司马昭负责,相互之间,谁也管不着谁。

举朝反对伐蜀,司马昭坚持;

以从未领过兵的钟会统十万大军;

三路人马各不相属,各干各的,这显然不利于协同作战,犯了兵家大忌。

倘若征蜀失败,我们可以尽情嘲笑司马昭不会用兵;但是,仅仅三个月后,蜀国就亡了,这就让我们不得不承认,司马昭这一系列骚操作,彰显了高度的政治智慧和一切尽在掌握的政治定力。

真是老头儿尿尿,不服不行啊!

【图片来自网络】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