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松只一:日军第二总军司令官畑俊六的第一任参谋长

若松只一:日军第二总军司令官畑俊六的第一任参谋长

日本陆军中将若松只一是陆军大学校“军刀组”出身,曾长期在参谋本部和陆军省任职,侵华战争期间仅以第三十八师团步兵团长和第二十二军参谋长之职出现在中国战场上,时间是1939年11月至1940年11月,是侵华日军将领在华时间最短的将领之一,其后又相继出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长、第四十六师团长、南方面军总参谋副长、第二总军参谋长和陆军次官兼兵站总监等职。

若松只一

若松只一出生于1893年3月8日,1914年5月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26期步兵科,1923年12月26日考入陆军大学校第38期,与贺阳宫恒宪王、田坂专一、鹈泽尚信、后藤光藏、木村松治郎等人同学,以“优等”成绩于1926年12月7日毕业,进入该期“军刀组”,并被天皇御赐军刀。

陆军大学校“军刀组”

若松只一从陆军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参谋本部任职,期间还在陆军大学校兼任教官,1936年8月1日调任陆军省军务局军务课高级课员,此时正值“二.二六事件”不久,日本陆军内部正在进行整肃和调整,由寺内寿一任陆军大臣,陆军次官为梅津美治郎,军务局长则是矶谷廉介,而担任军务课长的是柴山兼四郎。

1937年3月1日,若松只一又被调回参谋本部,并于同年6月2日被外派日本驻奥地利公使馆附武官,同时兼任匈牙利公使馆附武官,直到1938年6月24日专任日本驻匈牙利公使馆附武官,就是在这一年,日军大本营在巴黎组织召开了驻欧洲武官联合座谈会,商讨和交流对国际军事局势以及对苏、对华作战的看法,若松只一参加了这次座谈会。

脱掉军服的日军

1939年8月1日,就在欧战爆发的前夕,若松只一结束任期回到日本,出任第三师团留守师团司令部部附,同年10月2日晋升陆军少将,并升任日军第三十八师团步兵团长,该师团是在日本编组成立的三联队制师团,下辖步兵第228联队、步兵第229联队、步兵第230联队及山炮兵第38联队等,由藤井洋治中将担任师团长。

1939年11月,日军第三十八师团被投放到中国战场,编入日军第二十一军作战序列,驻屯在广东地区,1940年2月10日第二十一军建制被撤销,同时组建了日军第二十二军,该军下辖中村明人的第五师团、樱田武的近卫师团和盐田定七的台湾混成旅团,隶属于安藤利吉率领的华南方面军作战序列,并被部署在广西南宁、龙州地区,由久纳诚一出任司令官,若松只一出任参谋长。

日军在南宁地区作战

1940年9月,日军第二十二军撤离南宁,移驻到越南北部地区,及至11月19日,日军大本营又撤销了第二十二军的番号,若松只一被调回参谋本部待命,同年12月7日出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长,成为日本陆军情报领域最高领导者,负责统领日本陆军的情报工作。

1941年4月1日,若松只一转任参谋本部总务部长,任内于1942年12月1日晋升陆军中将,12月22日又转任参谋本部第三部长,从1943年8月25日起又兼任参谋本部第四部长,历经了参谋总长杉山元及冢田攻、田边盛武和秦彦三郎三任参谋次长。

1943年10月15日,若松只一调任第四十六师团长,该师团是以第66独立步兵群为基干,于1943年5月在日本本土编成的,下辖步兵第123联队、步兵第145联队、步兵第147联队及野炮兵第46联队等,同期编成的还有第四十二、第四十三、第四十六、第四十七、第六十一和第四十九师团。

日军进驻马来半岛

若松只一到任之时,正值第四十六师团被改编成海洋师团,裁撤掉了炮兵联队和步兵第145联队,并被调到马来亚太平岛驻防,防御盟军实施登陆作战,隶属于日军第七方面军作战序列,而第七方面军又隶属于南方军统辖。(林海青蛙原创,搬运抄袭可耻)

1944年11月14日,若松只一被调任日本南方面军总参谋副长,协助饭村穣和沼田多稼藏两任总参谋长,辅佐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统领强大的南方军集群在东南亚及西南太平洋战区作战。

为了实施日本本土防御决战,日军大本营于1945年4月初组建了第一总军和第二总军两大作战集团,若松只一于4月8日被调回日本,升任第二总军参谋长,辅佐司令官畑俊六,司令部设在广岛,下辖内山英太郎的第十五方面军和横山勇的第十六方面军,前者统辖9个师团又3个旅团,而后者下辖15个师团又11个旅团,负责日本西部地区的防御作战任务,即名古屋以西至九州一线的防御作战。

日军在海边集结

1945年7月18日,若松只一被调回东京,出任陆军次官兼兵站总监,辅佐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大将,而若松只一之所以能够出任陆军次官,完全是其前任柴山兼四郎举荐的结果,柴山兼四郎毕竟曾是若松只一的顶头上司。

若松只一上任陆军次官还不足一个月,就于8月14日这一天,与陆军大臣阿南惟几一起参加了裕仁天皇召开的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上,裕仁天皇决定于8月15日12时发布《终战诏书》,而所有出席会议的成员,都沮丧而无奈地在一份协议书上签字,表示坚决执行裕仁天皇的终战命令。

裕仁天皇召开御前会议

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回到家中郁闷至极,既不能坚持决死一战,又不能违抗裕仁天皇的圣旨,于是选择在8月15日凌晨剖腹自尽,若松只一在处理完阿南惟几的丧事之后不久,又迎来了新任陆军大臣下村定,又开始辅佐下村定处理日本投降后的善后事宜。

就在下村定出任币原喜重郎内阁陆军大臣不久,若松只一于10月30日被转入预备役,但他还不是陆军省末任陆军次官,而是由原守中将继任陆军次官,此后若松只一退出了公众视野。

而美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即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出于研究细菌武器的需要,派出桑达斯中校等人飞抵东京调查细菌武器,若松只一也曾是其调查对象之一,最终美军与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人达成了秘密协议,全盘接收了日军第731部队所有细菌武器的研究资料和研究成果,因而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成为第731部队所有恶魔的庇护者。

日美达成秘密协议

若松只一死于1959年11月17日,由于其军事生涯大多都在日军统帅部任职,尽管曾担任第三十八师团步兵团长和第四十六师团长,但却没有什么作战经历,因此任何等级的金鵄勋章都没有得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