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五月行走,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散文:五月行走,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汽车停在服务区,天空下着微雨,细密的雨珠落下来,地面潮潮的。南方的雨啊,总是缠绵悱恻,到了这样的季节,就日日夜夜地滴答,不眠不休的。


我顶着细雨行走,完全忽视了同事递过来的伞。我喜欢在雨中漫步,喜欢发丝潮湿,喜欢衣裳上披着雨滴。


因在新疆出生的缘故,我的骨子里保持着新疆人的野性,性格粗放,且不那么矫情。我也有一点文人的气息,喜欢舞文弄墨。


诗歌,不,我写的不能算诗歌,因为无韵,我说是长短句;散文,我写的散文,完全是一种心灵的诉说,语乱,而无章法;小说,我在编制自己的梦,情节老套,且毫无新意,唯一的是,文字的细腻,当是一种内心情感的释放。


来到南方后,在我的性格里,融入了雨的柔情,于是,多多少少的,有一些忧伤与惆怅伴随着,再加之,母亲去世的早,忧伤仿佛刻在骨子里一般了,文字自然有淡淡的幽静。


五月,江西的雨,开始了。今年的雨季,相对而言,来的迟了些。南方的雨是多情的,南方的绿是长情的,南方的花事是多姿的。


白居易作诗《忆江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实在是把江南的美,在诗里表达的尽善尽美,却有深深的思乡之情,我亦是不例外的,内心对家乡的思念,时常萦绕梦中。家乡是一个游子的归属,是内心长久的吟诵,无法熄灭的乡愁。


抬眸,与一些花草相遇。服务区里的绿化带里,有很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把服务区点缀的很美。色彩是上天的馈赠,世间如果没有了色彩,没有了花朵,会多单调,真无法想象。


我左顾右盼,观赏花儿的娇俏,看绿植的层叠葳蕤。一双紫燕飞的很低,绕着我唧唧复唧唧,我的注意力,瞬间分散到了燕子身上。燕子回旋着,一左一右地,高高低低地,飞在我身边,我内心喜悦。


我突然想到晏几道的那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有雨,有燕,如果有落花,那意境,真就有了。


目光搜索,那些先前被我看见的花花草草,又一次映入眼帘,细细品咂花儿的美,几朵月季花,黄黄红红,粉粉白白。与花对视,片刻,居然发现白月季花的花蕊是粉色的,粉月季的花蕊是白色的,到底是白还是粉,真的把我也整糊涂了。


轻轻笑,是花就会凋敝,我虽然一直认为月季花是最长情的花,从浅夏到深秋,可月季花的花瓣还是落了一层。嗯,此时,真的应了景。


默念“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你看,落花有了,独立的人也有了,当然是我,微雨有了,紫燕双双飞,只是我没有晏几道的忧伤,也没有晏几道那种琵琶弦上的相思情。


那种行走的安静,看花的心情,赏雨的惬意,观燕儿飞的浪漫,都是有的。岁月是静好的,现世是安稳的,如果有一个人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那么,在内心,这原本薄情的世界,也会温柔了几分。


总归是要与美景离别的,坐进车里,那双紫燕唧唧复唧唧,而后,就远去了。离别,真的在所难免。


文:甄小竹

图:网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