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最惨队,但罪有应得——北京北体大

中甲最惨队,但罪有应得——北京北体大

随着赛区分组在近日完成,新赛季的中甲联赛也即将开打。虽然中国足球大环境仍处于寒冬之中,但还是有很多中甲球队招兵买马,想要大干一场。

然而有一支球队,他们不仅没有任何引援,而且上赛季的球员大量流失;如今,他们甚至快要凑不齐球队大名单,可谓是中甲“最惨”球队。

这支球队,就是仍然处于国家体育总局实际控制下的北京北体大。作为曾经的中甲劲旅,北京北体大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球员大批离队,一线队仅有18名球员

根据《中国足球协会关于2022年职业联赛相关政策的通知》中显示,中甲联赛球队的报名人数为18至35人,外援可同时报名3人。

而目前北京北体大阵容里有多少名球员呢?根据德转网站显示,不多不少正好只有18人

1名门将、8名后卫、5名中场、4名前锋,平均年龄23.8岁,这就是北体大新赛季的全部阵容。非U23球员仅有5人,而经历过北控时期的球队元老仅剩邹仲霆一人(甚至他也不确定留队)。

上赛季球队则有41人在队,如今人员流失过半,所有主力球员都已经不在队中:阎相闯、卜鑫、温智豪、姜灏等老队员合同到期离队,徐勃睿、王鹏、张帅等轮换球员也没有拿到续约合同,田玉达、季胜攀等发挥不俗的借将更是早早返回母队。

这批队员并非没有实力为球队效力。尤其是前队长阎相闯,35岁的他在大连人试训时连场进球,使得他顺利签约家乡球队,并当上了副队长。然而曾经北控球迷津津乐道的“玄冥二老”——阎相闯和卜鑫都将在第一阶段对阵老东家,真是令人感叹世事无常。

遭遇转会禁令,学生都签不了

北体大放弃了这批老队员,是打算签下更强的新援吗?然而,他们“准备”签下的是中甲的陈子桐、中乙的赵啸天和荣上、中冠的李振和王禹泽,一群名不见经传的球员。

为何是准备?马上会讲。

其中,赵啸天和荣上来自原“北体大系”的河北卓奥,陈子桐代表北体校队踢过体院杯比赛,而王禹泽就干脆是北体的学生……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只能让各位自行揣摩了。

但对北体大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

4月22号中午,德转管理员朱艺发布消息,沧州雄狮前锋谭想转会北体大。这让该队球迷非常高兴,因为谭想是球队新援里能力较强的球员,上赛季在北理工的表现也不错。

然而,当天晚上,朱艺就补发了一条消息:“北体大因欠薪被国际足联限制引援,转会终止。”

风云突变,短短几天时间,北体大已经记录在德转官网的转会被纷纷取消,谭想等球员也都立刻找到了新下家。

不过,北体学子王禹泽为什么也不能加入球队?背靠北京体育大学的北体大能不能参考北理工,签下北体校队的球员呢?

答案是否定的。根据德转管理员朱艺给出的信息,北体大现在只能通过四种方法获得新球员:己队租借球员归队,租借到期继续租借,办理临时转会证明,提拔梯队成员。

王禹泽虽然在北体大就读、并代表校队出战,但他的所属权仍在中冠球队长春申华,因此无法加盟球队。至于北体校队,则干脆和北体大俱乐部不构成所属关系,也就不存在所谓“提拔”之说。

钻了几个赛季空子的北体大,终于卡在了国际足联的洞口。

就这样,北体大由外部补充阵容的最后一线希望也被切断,唯一能做的只有从梯队提拔球员。至于新赛季这支最多能凑到二十人出头的队伍,恐怕已经预定一个降级名额了。

祸根早就埋下,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也只能说北体大是“咎由自取”。

2019年初,作为体育总局、“蔡乒乓”、许家印等人筹划的“国家集训队”的一部分,体育总局旗下的北京体育大学完成了对北京北控燕京俱乐部的控股,并将球队改名为北京北体大。

同一段时间,总局还通过旗下单位控制了内蒙古中优、河北精英、宁夏火凤凰;但其实,让整个“国家集训队”体系出名的两支队伍,还是在中超的广州恒大和天津天海。

然而,仅仅过了几个月,随着内部矛盾爆发以及足协内部大换血,“国家集训队”计划便被放弃。

三年过去,失去总局支持的六支“集训队”里,已有四支球队解散;财大气粗的恒大也遭遇空前危机,早已不复往日辉煌。只有北体大,还强撑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空架子,似乎一触即溃。

而这三年北体大干过的迷惑事件,完全可以供迷惑行为大赏出一期专辑了:

2019年中甲首战,学校以学分裹挟六千多名学生到奥体主场看球,此后又多次征召学生看球,引发原北控球迷不满

2020年5月,球队前锋吕征官宣退役,并爆出球队长期欠薪、北体大总经理孙哲东一家独大、球队逼迫球员协同造假以通过准入等事实;

7月,球队发表公告,公开表示贯彻所谓“培养年轻球员精神”,总计引进U23球员达10人;

年底,被曝出合力万盛欲收购球队,合力万盛人员训练安排不当导致球员受伤,同时还逼迫球员签承诺书,否则开除;

2021年初,足球人石雪清加入球队当副总,随机就要求球员重签合同降薪,有球员因不服被当场开除;

3月25日,同为“北体大系”的呼和浩特球迷现身北体校门拉横幅讨薪,校长曹卫东震怒,把俱乐部实控人张健副校长喊到办公室怒斥(ps:年底曹卫东卸任校长,前FIFA理事张剑继任)

3月29日,合力万盛退出,孙哲东、石雪清被传出均退出球队,但商业查询平台显示孙哲东仍是俱乐部董事长(笔者甚至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4月22日,将17年为外援蒂奥特退役的24号球衣分配给了恒大外租门将麦高崚,并封禁反对此事球迷微博;

以及如今,因为拖欠球员薪水,被国际足联处以禁止引援的严厉处罚。

众所周知,国内球员被欠薪基本不会上告国际足联,因为不仅成功率寥寥,而且会让自己在人情世故的足球圈里丧失立足之地(这也是为什么吕征在自宣退役后才开始指控孙哲东);只有外援和外教被欠薪才会主动上告国际足联,申花就是拖欠前主帅弗洛雷斯薪水才被下禁令。

因此不难得出,北体大一直以来不仅拖欠国内球员的薪水,还欠了外援的工资,真是里外都得罪人,结果只能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未来在何方?哪有什么未来

北体大入主球队四年以来,球队的战绩连年倒退,如今更是已经濒临绝境。

然而,北体大竟然还在去年底给俱乐部“追加”了一笔1.65亿元的认缴出资,从而使自己对球队的控股比例达到了近92%,算是彻底掌控了这支球队。

可是,别说认缴出资的钱能不能到得了俱乐部的手上,就是北体大能否如期缴纳这笔钱,都是一个问题。因此,这次股资变动除了使北体大对球队的控制进一步加深之外,对球队本身没有任何的积极影响。

很多球迷将希望寄托在球队另外的8%股份的股东、原东家北控集团(东方龙威占股份可忽略不计)身上,但事实上分心于篮球的北控早已放弃了对球队的继续注资,更妄提收回球队。

而曾经俱乐部的掌门人盛世八喜,现在则已经投身于青训。

至于其他本地企业,也很难对这支球队打起兴趣:就算回到几年前,现在这样的北体大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想打理好属实是难如登天。

说白了,现在的北体大是真的没人要了。

结尾

如今,北京北体大仍然在体育总局的实际控制下,并且已经奄奄一息;但仍然在中国足球的寒冬里强撑着,维持着总局最后的一点“面子”。

更残酷的是,这支球队除此之外,已经几乎没有别的出路。

明年,这支俱乐部就将踏入它的第二十个年头。从最早的八喜、北控一路走来,它是北京除了国安以外最年长的足球俱乐部,是北京足球的一抹独特的色彩。

可如今,它的球迷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这支俱乐部或许等不到明年了。

球迷从来都是无辜的,但他们通常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中国足球如滚滚江水,浪花淘尽的不止是英雄,更是多少无辜过客。

而笔者只想替这支北京土生土长的球队的死忠拥趸们问一句:这支球队还能迎来自己的“二十岁生日”吗?

没有答案,只有一声叹息。

(资料来源:Transfermarkt,德转中国管理员朱艺,天眼查,广州足球俱乐部、大连人足球俱乐部官博,球员吕征个人微博,以及各足球自媒体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