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锐正畸品牌「微笑公式」被曝倒闭清算!创始人哈佛海归

「独家」新锐正畸品牌「微笑公式」被曝倒闭清算!创始人哈佛海归

DTC隐形正畸品牌「微笑公式」被传倒闭,大量治疗未完成客户线上求助。


01.

近日,一名网友在小红书发帖求助,称自己在「微笑公式」(SmileFormula)刚刚做了半年的牙齿矫正,却突然收到了公司倒闭的通知,让后续治疗陷入困境。

根据该网友发布的截图显示,近日,「微笑公式」的牙齿管家在服务群中发布通知,称受新冠疫情影响,深圳市笑明科技有限公司拓展业务受限且前期实缴注册资本已将耗尽,现公司经全体股东的决定即将解散,已于2022年5月11日成立清算组。同时上传了笑明科技有限公司的债权申报通知及材料等文件。

该网友追问公司将如何对未矫正完成的客户进行善后处理,但对方只告知其走债权申报,除此之外便无任何其他说法解释。

目前,「微笑公式」的品牌公众号、官方抖音都已经呈注销状态。

(账号已无法显示)

根据天眼查显示,「微笑公式」品牌所属公司深圳市笑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微笑公式的创始人&CEO徐颖琳,持股比例62%而法定代表人刘小卫持股仅为1%,还是在2022年5月10日才刚刚获股。

而且,笑明科技在2022年4月13日曾进行了信息变更,徐颖琳、张泽楠退出了执行董事与监事之列,由刘小卫、郭晓威接任管理职务,但徐颖琳、张泽楠依然持股62%与37%,为公司的大股东以及实际受益人。

此外,而根据天眼查显示,徐颖琳同时也是深圳市微笑公式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

深圳市微笑公式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月6日,由SmileBright Technology Hong Kong Limited(疑似香港星辉科技)全资控股,认缴金额1000万美元。公司的一般经营项目包括牙齿美容产品的技术研发、技术服务及销售,但是并未显示与「微笑公式」品牌有任何关联性。

02.


「微笑公式」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专注走“Direct To Consumer”(DTC)直销的隐形正畸平台服务商,模式对标美国齿形矫正公司SmileDirectClub(SDC)。

据三六九医彩网了解,「微笑公式」在其矫治服务中并不执行医疗工作,而是通过远程牙科诊断,将授权的正畸医生及用户连接起来。不过与SDC将咬泥寄给消费者的取模方式不同,「微笑公式」采用的是上门提供3D口腔扫描服务,把线上渠道宣传、上门口扫与自营的线下体验店三线结合。

(图片来自微笑公式官网)

据其介绍,因为免去了“不必要的”中间商及用户到医院诊所复诊的费用,同时提升医生供给来降低产品价格,「微笑公式」的隐形正畸定价仅为14,999元,固定一口价的同时还支持分期付款

(图片来自微笑公式官网)

对此,该位求助网友也在发帖中表明,自己是分6期购买的矫正服务,目前已付清三期共6399.6元。

「微笑公式」曾公开表示,这一价格瞄准的是隐形正畸行业的增量市场,主要覆盖的消费群体为青少年及白领消费者。同时公司从供给端入手,在美国、加拿大、巴西、中国香港等DTC模式成熟的地区匹配熟悉流程的专业正畸医生,在线上协助中国内地的正畸医生进行客户服务,在不受到任何地域限制的同时,还可以协助注册医生发展客户,提高收入。

成立不到一年,「微笑公式」就获得了由德国慕尼黑风投机构Global Founders Capital (GFC) 领投的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品牌获得迅速发酵,成为了国内隐形正畸DTC模式的代表之一。

03.

根据相关报道介绍,「微笑公式」品牌CEO徐颖林和COO张泽楠都毕业于哈佛商学院MBA。徐颖林曾任英国石油公司高级工程师经理以及华尔街董事总经理,在能源投资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张泽楠则曾就职于滴滴出行战略部,对于投放获客及用户转化十分有经验。核心团队的执行能力及投放能力优势明显,但都没有齿科专业背景

(创始人徐颖林)

同时,天使轮投资人GFC以往的数据也显示,其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占比只有8%多一点,除了同时期投了一家模式相似的海外牙科公司SouSmile,其在齿科相关的经验可以说是聊胜于无

可见,「微笑公式」从创始团队到投资人,都算得上是妥妥的“跨界创业”。

在该网友的求助帖下方评论区,有人问其为什么不选择时代天使或隐适美等拥有完善治疗保障的大品牌,该网友无奈回复称:“我是看博主推荐的啊。”

据悉,不同于强调权威医疗形象的其他隐形矫正品牌,走DTC直销的「微笑公式」采取了直面消费者的推广打法,在线上营销渠道集中发力

除了在微博以及微信公众号进行产品宣传,还入驻抖音、小红书和B站等流量平台,借助短视频、直播等镜头经济的活跃,合作素人博主和明星大V进行“种草”,以此吸引和教育以职场新人及青少年用户为主的新消费人群来熟悉、了解并体验这种新兴的正畸模式。

(图片来自微笑公式官网)

不过,这种推广方式还是具有一定的风险,一不小心就容易“玩脱”了。

今年3月,正雅齿科就因为DTC模式虚假宣传受到行政处罚。据公开消息,正雅齿科以34万元的推广费用,通过上海趣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招募了400名流量博主,在某电商平台的个人账号上以分享使用体验的方式宣传推广其隐形牙套产品。但经核查,该400名流量博主均不是正雅旗下隐形牙套的实际患者或使用者,其发布的图文内容也是根据宣传文案编撰的。

04.

自从隐形牙套DTC鼻祖SmileDirectClub(SDC)在2019年成功上市以来,国内的隐形正畸赛道便兴起了复刻该模式的创业浪潮。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微笑公式」以外,还有定位女性定位的「smilelab笑盈」、拥有3D打印自主知产的「雅速美」、市占率前三的「正雅齿科」、华西口腔医生集团旗下的「哈哈美牙」等20余家中式DTC品牌活跃于正畸市场,而且近两成都拿到了融资

“颠覆隐形牙套行业”、“减少医生限制”、“无中间商赚差价”、“充分开发市场消费”等特点让该模式迅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也引得赛道同行热切关注,大大小小的品牌都有意图浅尝试水。

而好景不长,今年3月,刚完成D轮融资的正雅齿科还未从喜提5亿的兴奋中缓过神来,就迎来了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正雅齿科的“去医生化”被质疑“将风险转嫁给消费者”、“对患者存在潜在危害”。一时之间,市场对于隐形正畸DTC直销模式的专业性质疑声四起。

事实上,不仅是正雅齿科,哪怕是模式已跑成熟的SDC,也曾因其“跨过医生”的正畸方式受到了美国牙医群体的抨击。2018年,美国正畸医师协会对SmileDirectClub等远程正畸公司发布了消费者警报,指出因在治疗过程中医生参与甚少,其商业模式不足以保护患者,具有潜在危害

有趣的是,隐适美母公司爱齐科技也曾与SDC达成过合作,为其供应非隐适美系列的隐形牙套,并获得了SDC约19%的股份及董事席位。后来,爱齐科技开始在自己的门店试水DTC模式,被SDC指控这种“抢生意”的行为违反了不竞争条款,要求其退股。扯皮许久后,以爱齐科技被要求关闭旗下12家隐适美门店结束,双方的合作也就此作罢。


(2019年SDC财报阐述与爱齐科技的纠纷)


不过,从宣称“专注于医生”、“坚定的走‘To Doctors’”的隐适美也会试水DTC来看,不排除其在未来会认真发展这条产品线。若真如此,上游产品优势、案例经验优势、医生资源优势齐备的“六边形战士”隐适美,又是否会用更成熟的DTC模式杀进正畸大金矿的中国市场,彼时的“血腥”场面可想而知。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个猜想。

暂且不论爱齐科技会不会违背隐适美的“医生核心”原则,就目前来看,政策的不可控首先就是一大阻碍。隐形牙套属于二级医疗器械,国家政策对其安全性把控非常严格,而且还在不断趋严,短期之内这个口子很难放开

而且,国内隐形正畸市场以医生为主力的培养红利还在上升期,且不说DTC模式的发展还未见水花,就是出于对国货品牌的保护,也不会冒然放任这一冲击入市。(“大宝贝”时代天使地位依然稳固)

尽管「微笑公式」的倒闭消息还未有明确的官方声明,但也足够让赛道重新审视DTC的尝试。直面市场痛点的确是革新的有利抓手,但被一腔热血蒙蔽了思考也是断不可取。

关于此消息的后续,三六九医彩网将会持续跟进,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