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战争、饥荒、死亡,揪出制造世界性危机的幕后黑手

瘟疫、战争、饥荒、死亡,揪出制造世界性危机的幕后黑手

前两日,我在文章《全球负债300万亿美元,到底谁是债主?》中勾画了资本主导下的金融规则的大体轮廓,随着这个轮廓的形成,游离于资本规则之外的那些幕后玩家们开始浮出了水面。


但是,他们的真容仍然被一层迷雾所笼罩,今天,我就试着扒开这层迷雾,让这些人的真面目露在阳光之下。


人的意识是客观世界的反映,人的思想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是对整个世界宏大的,系统性地反映。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1848年,距离鸦片战争结束没几年,当时的资本主义大生产运动正在蓬勃发展,资本即使有万般不对,但是客观上它确实在大力推动社会进步,推动经济发展。


能在资本蓬勃发展之时,方兴未艾之际,就能洞察到资本的种种弊端,马克思确实伟大。


但是,任何人的意识都有时代的局限性,马克思也无法避免。


马克思创造性地提出了“剩余价值”理论,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实质是对剩余价值不顾一切的追求,这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同时也是经济危机的根源。


一针见血,真知灼见。


但是,剩余价值理论虽然从来没有错,却有它的局限性,恰如当年牛顿的力学三大定律,它们也没错,只不过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面前,就有了局限性。


仅仅是局限性而已,局限性源于资本与人性的贪婪。


任何一种理论,如果与人挂钩,与利益挂钩,比如描述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的资本论,都终将有其局限性,理论不会错,错的只是时代。


曾经,资本最害怕的是经济危机,每一次大危机都导致整个世界的动乱,不仅民不聊生,资本持有人也不好过。


但是,危机危机,既是“危险”又是“机遇”,资本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这些人类社会的精英们最终将“危机”这个词的内涵诠释到了极致。


当然,这里指的是托拉斯垄断那样的大资本,也只有他们才能站在更高的维度去俯视“剩余价值”,至于底下的小资本,依然站在低纬度,践行着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他们无法突破到更高的维度,实力使然。


资本经济危机,曾经很久以来,着重的是“危”字,而现在,在小资本眼里依然是“危”,但是在大资本眼里,更多的是“机”,是“机遇”。

如果知道了这一点,读者朋友们就会明白当今世界为何会发生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比如新冠疫情,已经有很多人在质疑,这种病毒是人为制造的,目的就是引爆全球危机,也许有人会用所谓“阴谋论”推翻这一论断,但这三个字在大量已经被曝光的事实证据面前,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证据可以被资本掌控的媒体所掩盖,但是借用一句老话来说: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 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面对疫情肆虐,欧美各国最后居然彻底放弃了抵抗,它们选择了躺平,选择了与病毒共存,这能解决问题吗?事实证明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使欧美国家的经济危机日趋严重,不仅老百姓苦不堪言,许多工厂也因为人力资源紧缺,供应链断裂,社会秩序混乱而面临倒闭的危险,也就是说,小资本们也苦不堪言——再想想前段时间,爱丁堡的躺平风波,是不是细思极恐呢?其实,爱丁堡那些上蹿下跳,鼓吹共存的人,不过是幕后玩家手里的棋子罢了,或者说,幕后玩家代表的是钱,而那些人是钱的奴隶。


除此之外,还有俄乌战争以及粮食危机,它们都在纷至沓来,这就如同传说中的天启四骑士正随着大幕的揭开而依次出场:瘟疫、战争、饥荒、死亡......



还可以想一想,欧美的疫苗起了什么作用,假如是反作用,会不会更加荒诞却又真实呢?


有很多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欧美百姓们拼了性命也要抵制欧美疫苗,这在许多国人看来就像傻子一样,但是,人家是真的傻吗?


事实的真相是,以前的资本恐惧危机,而现在的资本(托拉斯垄断资本)却欢迎,甚至制造危机。


这才是当今世界一切乱象的根源。


那些所谓的托拉斯垄断资本,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传说中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背后的共济会了。


即使罗斯柴尔德家族灭亡了,只要托拉斯垄断资本架构还在,就一定会出现第二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第二个“共济会”。


人,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反映,选择了魔鬼就化身成魔鬼,选择了天使就化身成天使。


事实上,那些垄断资本就是真正的幕后玩家们,他们选择了躲在幕后。


因为一直躲在幕后,所以这些游离于规则之外的玩家们极其神秘,鲜为人知,所以他们的真容一直被迷雾所笼罩。


而想要扒开这层迷雾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迷雾不过是障眼法,只要洞悉了资本规则的核心内涵,迷雾也自然会烟消云散。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知道他们是如何通过制定资本规则去掠夺世界财富的,让事实的真相暴露在阳光下,他们也就无从遁形了。


知道了这些,我们就会明白,剩余价值的局限性究竟在哪里。我们就会知道,原来不仅扎根在生产基础上的小资本们可以通过剩余价值获得财富,扎根在制造危机,破坏生产基础上的垄断资本也可以通过资本主导制定的金融规则合法的掠夺财富。


这里有资本主导制定的金融规则三大定律:


第一,“钱”,也就是所谓的货币,本质上是财富流通的工具。


第二,金融规则的核心目的是推动货币的不断流通,也就是说通过金融手段将“钱”最大程度地变成在市场上流通的“活钱”。


第三,无论纸币印制多少,都只能代表世界实际财富的一小部分。你即使印制无数的纸币,即使货币体系不崩溃,也不可能代表现实中的所有财富的价值。它能代表的只是流通的那一小部分财富的价值。


好了,上面这三条就是打开现代金融规则背后真相的核心密码。


根据这三大定律就可以推断出事实的真相,看清幕后玩家们那极度贪婪的嘴脸与渴求危机的热切目光。


如果说这些幕后玩家们有一个大本营,那么美国就当之无愧了。


因为那个国度有两大法宝,一个是美元,一个是美联储。


美元是世界货币,也就是说,美国印制的纸币可以流通向全世界。


至于美联储,则是美国的“央行”,就是负责印钱的,只不过,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央行”掌控在私人,也就是幕后玩家们的手里。


有了这两大法宝,幕后玩家们就可以挣脱“剩余价值”的束缚,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收割世界了。


也许有人会说,美元的印制居然掌控在幕后玩家们手里,那么幕后玩家们还不是想印多少就印多少吗?何必又如此大费周章的去制造世界危机,掠夺全世界呢?


如果真是这么认为,那只能说明太low了。


没人是傻子,幕后玩家们不是,一旁的吃瓜群众也不是。这么明显的漏洞,谁看不出来呢?


所以,所有人,也包括掌控印钞大权的幕后玩家们,都在默契中遵循着金融规则的第一定律:纸币,不过是财富流通的工具。


仅仅是工具而已,当然也有人违背过这个第一定律,结果无一例外,都很快被市场所抛弃,也就是说,被踢出了金融游戏,自生自灭去了。



所以,美国政府需要发行国债,然后,美联储用美国的国债作为抵押品才能印制美元。


也就是说,美国财政部通过国债从美联储手里拿到了美元,然后花出去,注入市场中去。


根据金融规则的第二定律就可以知道,这些放出去的美元纸币,在早已完善的金融体系的运作下,会不断在金融市场上翻云覆雨,流进流出,最终会在最大程度上,将这些钱变成市场上离不开的“活钱”,当然在准备金利率等的限制下,一定不是全部,只能做到最大限度。至于这个限度的大小,本质上是由经济体的耐受程度和经济活力决定的。


如果打个比方,就像是输血,血输少了不行,输多了,超过人体的需要与耐受度也不行。


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与身体衰弱的老年人,输血的标准也是不同的。


资本注入市场中,不断变成“活钱”的过程,它的体现就是债务了。


很多时候,当流通受到阻力的时候,就会通过金融市场不断空转,不断地加杠杆,想一想也是挺有意思的,关于这个,我在文章《全球负债300万亿美元,到底谁是债主?》中说得很清楚了,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一看。


说到这里,还有网友与我较真,质疑上面的数据哪里来的,当然是各国公布出来的数据。其实,异常精准的数据真的很重要吗?这就像你在太空中俯瞰地球,你如果非要专注于地球上一个人的毛发有多少,还能看到地球的整体轮廓吗?


说到债务问题,它的根源在于财富的不均等,债务越大,说明贫富差距就越大,然后,经济运行的阻力就越大,当阻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经济危机也就彻底爆发了。


所以说,全球债务这个数据就能直观反映出经济危机酝酿到何等程度了。


在这里还要明白一点,不是说垄断资本大联盟整天就围绕着制造危机忙活着,而是说,资本经济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即便那些人再蠢再笨,人家也能咂摸出一点门道出来,何况人家并不蠢也不笨呢?


人家就不能搞出一套类似马克思的,并与之相反的完善理论吗?


在资本经济危机将要来临的时候,就一定会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征兆,这些征兆普通人很难看到,但幕后玩家们是一定会最先知道的,然后,他们就会顺势推出事先拟定的预案,然后去拥抱危机,引爆危机,他们会努力主导整个危机的进程,也只有这样,才能占据最有利的位置,做到最大程度地收割世界财富。


也就是说,人家是在顺势而为,打个比方,知道世界洪水要来了,幕后玩家就会事先将诺亚方舟打造好,然后在其他人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还没有避险船只的前提下,抢先开闸放水,而他们自己则优哉游哉的坐在船上,打捞其他人的财物,大发横财。


这条生财之路,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可曾指出?


而事实上,这已经在现实中发生过很多次了,具体来说——说得好听点,就是全球经济都很不景气,看看现在的全球债务,已经达到了全球GDP的3.5倍,这说明钱这个东西在流入市场变成活钱的过程中,遇到的阻力已经非常大了。


至于全球债务还能攀升到什么程度,这个没人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对于幕后玩家们来说,差不多就行了,也就是说,流入市场中的钱,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变成了市场离不开的“活钱”了,能做到这种程度,时机就算成熟了。


什么时机?当然是收割世界财富的时机。


这才是“美元潮汐收割”的内涵。


于是,美联储开始了加息。


只不过,这一次,席卷世界的洪水已经足够大,幕后玩家们自己心中也是没底,不知道承载他们的诺亚方舟能不能承受住这次洪水的冲击。


幕后玩家们的诺亚方舟,早已被自身的贪婪蛀得千疮百孔。


也因此,他们愈加的疯狂,无所不用其极地去制造危机,只想让他国首先不堪重负,然后轰然倒塌,而他们则踩着他国的尸体度过此次危机。


美联储的加息,就是通过加息缩表,将早已充分浸入全球市场的活钱给生生地抽出来,人为制造资金紧缺。


这就像对一个人进行抽血,人离开了血液的滋养能行吗?市场离开活钱的滋养,能行吗?何况本来危机就已经在酝酿中了,用大白话来讲,就是苍蝇不叮无缝蛋。


于是,金融危机就爆发了,钱这东西就成为紧缺货了,这其中的滋味,想必恒大最有发言权了。


也因此,相对于钱而言,很多优质资产就变得非常廉价了,而对于幕后玩家们而言,钱只是他们收割财富的工具,钱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实中的物质财富,就像金融规则第三定律所指出的,钱代表的只是流通的财富价值,于是早已做好准备的幕后玩家们就可以出手了,用钱这个工具去换取大量廉价而优质的实打实的资产。


然后在吃饱喝足,吃干抹净之后,心满意足地等待着下一轮收割的到来,在他们看来,危机终究还会到来,这个早在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就已经指出来了,而他们有的是时间,一边践行着“剩余价值”理论,一边等待着危机的再次到来。



这才是真正的幕后玩家们,一群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剩余价值理论的羁绊),转向更高层次,有着更高追求的幕后玩家们。


全文完。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