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去哪了?一年内A股2132家公司现金合计蒸发2.3万亿元,金龙鱼、豫园股份、蓝思科技都有份

钱去哪了?一年内A股2132家公司现金合计蒸发2.3万亿元,金龙鱼、豫园股份、蓝思科技都有份

近日,山西汾酒(600809.SH)200亿元闲置资金买理财的消息引发关注。一边是这样“不差钱”的企业用大额资金买理财;另一边,不少公司主营业务造血乏力、投资规模高企但筹资渠道有限,导致现金持续流出、现金流承压。

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整理了2021年出现明显现金流承压迹象的公司名单。整体来看,2021年A股上市公司现金共增加1.32万亿元,其中2667家公司现金净流入,2132家公司现金净流出,流出金额合计约2.3万亿元

剔除掉银行、非银金融和房地产行业后,2021年现金流入最多的是煤炭行业,流入金额为1418.51亿元,流出最多的是建筑装饰行业,流出金额为556.57亿元。

剔除银行、非银金融和房地产企业后,按单个公司情况来看,现金净流出和经营性现金净流出的金额从大到小排序,前二十家公司中,包括中国交建(601800.SH)等在内的多家建筑装饰行业央企排名靠前;金龙鱼(300999.SZ)、青岛啤酒(600600.SH)、豫园股份(600655.SH)等消费品公司赫然在列;受猪周期影响的正邦科技(002157.SZ)、牧原股份(002714.SZ)净现金流双双为负数,但经营现金流表现出现分化;此外还有中公教育(002607.SZ)、浪潮信息(000977.SZ)、蓝思科技(300433.SZ)、三安光电(600703.SH)等公司表现不佳。

“油茅”:盈利质量堪忧

2021年,金龙鱼创下了有公开业绩数据以来的最大现金净流出。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油茅”上一次现金净流出还是2019年,净流出金额仅16.2亿元,而2021年金龙鱼的现金净流出额达108.3亿元。从各细分项来看,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同比增加、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减少导致了金龙鱼2021年现金净流出额增加较大。数据显示,金龙鱼2021年投资活动净流出215.65亿元,同比增加65.65%,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7.25亿元,同比减少39.49%。这意味着,金龙鱼主营业务赚钱减少的同时,还增加了投资及业务扩张的支出。

和现金流一并下滑的还有金龙鱼的净利润,数据显示,金龙鱼2021年实现归母净利润41.32亿元,同比减少31.15%,尽管如此,金龙鱼的经营现金流入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只有17.56%,盈利质量堪忧的同时,金龙鱼大存大贷现象明显,2021年年末公司账面趴着438.35亿元现金和119.8亿元结构性存款的同时,短期借款达787.24亿元。

对业绩不佳的情况,金龙鱼解释称原因系原材料成本上涨、消费疲软导致中高端产品销量受到影响,但同时金龙鱼表示对未来保持乐观,将继续建设更多的综合性生产基地,将加快中央厨房的布局和建设,打造综合食品产业园。2022年一季度,金龙鱼状况有所好转,经营现金流和整体现金流均由负转正,但可持续性值得关注。

从细分行业整体来看,2021年申万粮油加工三级行业A股公司有6家,其中有4家公司现金净流出,2家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

青岛啤酒:大幅增加投资

和金龙鱼类似,青岛啤酒2021年因投资现金流出同比增幅较大导致现金净流出大幅增加。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青岛啤酒2021年现金净流出58.29亿元,上年同期为流入30.86亿元,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达102.5亿元,同比增加588.95%,青岛啤酒解释称主要系本年度办理结构性存款、金融同业存单等债务工具使得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增加所致。但青岛啤酒整体现金状况看起来更加健康,其现金短债比约31.44倍,经营现金净流入占净利润的191%。

豫园股份:现金连续净流出

著名消费产业集团豫园股份也呈现出净现金流和经营现金流双双为负的情况,2021年,豫园股份经营现金净流出68.77亿元,公司表示系购买商品及为获取物业开发项目而支付的款项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

记者注意到,从2012年到2019年的8年里,豫园股份仅2015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出,但2020年、2021年到2022年一季度,豫园股份的经营现金连续呈净流出状态。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豫园股份大幅缩减了投资支付的现金,在经营现金流出同比扩大的情况下,才实现整体现金的净流入。从行业整体看,15家公司中有4家公司现金净流出,3家公司经营现金净流出。

2022年一季度,尽管经营现金流仍然呈净流出状态,但得益于投资现金流流出大幅减少,豫园股份整体现金流由负转正。

牧原股份、正邦科技:猪周期发威,净现金均流出

2021年,猪周期发威,头部养殖企业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年度净现金分别流出55.02亿元和98.94亿元,正邦科技经营现金净流出22.04亿元的同时,投资和筹资现金流均为负数。细分行业内公司经营现金流入规模均较小。但牧原股份经营现金流入162.95亿元,甚至超过归母净利润69.04亿元的2倍,同比减少29.72%。行业整体来看,经营现金流规模流入普遍较小,仅牧原股份“一枝独秀”。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深交所对牧原股份的流动性风险、大额关联采购的合理性、猪价大跌却未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展开问询。

中公教育:上市以来年度净现金流出之最

刚于4月份因信披违规收到证监会处罚的中公教育2021年经营现金大幅流出40.98亿元,上年同期为流入48.82亿元,此外筹资现金净流出增加等因素,共同导致了中公教育整体现金的净流出39.8亿元,系公司2011年上市以来现金流出金额之最。同时,中公教育净利润也录得23.7亿元的亏损,中公教育表示,业绩波动原因包括行业需求收缩、受疫情影响部分网点无法正常开展业务,公司对市场形势判断过于乐观,经营计划调整不及时、导致退费猛增而成本居高不下等。细分行业内15家公司普遍表现不如意,有10家公司现金呈现净流出状态。

浪潮信息:销售回款走弱,采购备货增加

全球排名前列的服务器供应商浪潮信息2021年经营性现金流出82.9亿元,同样系近10年来的年度现金流出最大金额,公司方面表示主要系本期公司加大备货力度,存货大幅增长,相应现金流出增多所致。也即公司认为经营现金大幅流出的原因是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增加。

但记者注意到,浪潮信息2021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同比仅增加3.8%,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同比减少9.62%。换句话说,数据显示,除了备货导致的采购现金支出增加外,销售产品回款同比减少可能也是浪潮信息整体现金净流出的原因之一。此外,这一趋势也延续到了2022年一季度,浪潮信息2022年一季度现金净流出34亿元,经营现金净流出152.82亿元。

蓝思科技:增收不增利,新项目投入大

从事化合物半导体材料的研发与应用的三安光电和头部消费电子公司、“果链成员”蓝思科技的现金流情况类似,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同比下滑、筹资现金净流入不足综合导致公司2021年整体净现金流出。2022年一季度,三安光电的上述趋势持续,季度内净现金流出1.74亿元;蓝思科技的情况有所好转,经营现金流入同比增加151.09%,整体现金流由负转正。

据悉,蓝思科技等“果链”公司已纷纷对受制于他人感到不安,开始向新赛道进军,例如AR和VR领域等,蓝思科技2021年研发投入大幅增加47.97%。公司方面表示2021年,公司对智能手表、VR/AR等智能穿戴类新产品,中控屏、B柱、新型汽车玻璃、充电桩等汽车类新产品,智能手机中框等金属合金产品,以及蓝宝石、陶瓷等非金属新材料,自动化设备等相关的研发投入均有所增加。但在公司利润开始出现下滑的情况下,蓝思科技主营业务造血和筹资规模能否在支持新项目投入的同时维持公司健康运营需要进一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