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来朝的朝贡体系,古代东亚和平的基石

万国来朝的朝贡体系,古代东亚和平的基石

古代东亚的和平秩序以中国为中心,以朝贡体系为载体。这一体系以“中国既安,四夷自服”、“九州殷盛,四夷自服”为上策,希望通过自身的富强昌盛感召“四夷”,反对“疲中国而事外夷,所谓获虚名而受实祸”,也反对“穷兵黩武,敝中国以事四夷”,实质是维护东亚和平的历史形态。

朝贡体系的起源

朝贡的起始源自大部落对小部落的掠夺。第一种叫军事征服,大部落攻打对抗自己的小部落,战败的部落成为奴隶被吸收进大部落;第二种就是朝贡,大部落选择不吞并小部落,但后者要上交部分生产物以自保,且如果发生战争,小部落还要为大部落贡献兵源;第三种就是以上两种的综合。

弱小部落为获得政治、军事上的安定,往往会与多个部落进行联盟,其中最大的部落便是联盟的中心。夏部落如此,商部落也是如此。部落联盟有个无法回避的缺点,就是政治平衡取决于武力值大小,而不是礼法。如果联盟中的一个小部落突然实力超过了“盟主”,那么改朝换代就不可避免。商部落如此,周部落也是如此。

周灭商之后,开国之君周武王很快挂了。新即位的周成王年幼、弱小、无助,只能让叔叔周公摄政。周公为更好地控制地盘,发明了封建制度或者叫分封制度,就是把有血缘关系的、最可信赖的人分到国都的周围,让他们建立诸侯国,部分的功臣也得到了封地。诸侯在封地内享有高度自治权,同时要对共同的主人(帝王,共主)承担拱卫和上贡的义务。

周朝还制定了周礼,确保周天子的正统性和神圣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周朝统治者在处理和解决民族关系时,进一步发展出五服、六服和九服的概念。所谓服,就是朝廷将王都以外的地区,按其与王朝的关系以及离王都的远近划分为几个大区域的一种制度。最外围的“服”,也就是边远少地区,要服只需要每岁上贡一次,荒服甚至只需要一代人朝见一次,可见周朝对这些地方只有名义上管辖权,基本上都是放任自流的。而在《周礼·秋官·大行人》中,周人还第一次提出了“九州之外,谓之蕃国”的概念,试图将这一制度推广到更广阔的宇宙。

周公分封71国,本家诸侯国就有53个,如晋国、鲁国、燕国等,齐国是最重要的功臣姜子牙姜尚的封地。楚国的先祖也曾出过力,但由于楚地的子民长期跟少数民族杂居,导致中原这帮贵族们很鄙视楚人。直到周成王时,楚王才被封了一个低档的子爵(公、侯、伯、子、男,位居第四等)。

齐桓公在管仲的辅佐下,挟天子以令诸侯。奉共主周王之命,公元前656年率中原诸侯联军浩浩荡荡南向伐楚。楚子明知不敌,赶忙派人向管仲请罪。管仲责问了两个罪名,一个是“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另一个是“昭王南征而不复”。

“包茅“即包扎捆束的楚地茅草,是用来“缩酒”(即过滤酒的)。只有用茅草过滤的酒才是洁净的,才能让祖先、神灵们享用并赐福报。楚国地理位置特殊,在诸侯国等级也比较低,国家也穷,所以周天子同意主打进贡包茅草。楚国之外的其他中原地区的诸侯国,位置优越,水草丰美,物产丰饶,他们是不被允许进贡廉价的包茅草的(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没有包茅草)。

楚使对周昭王淹死在汉水的指控拒绝承认,而对不贡茅草表示认罪“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进贡包茅草就意味着楚国服从中央的管辖,意义就在于此。

诸侯国得益于铁制农具的诞生和农耕理论,逐渐强大起来。这让原为天下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的周王朝,逐渐失去统治地位。以氏族为单位建立起来的社会联系瓦解,诸侯们开始谋求脱离周王朝的管束。朝贡东西越来越少,更多的是些“形式主义”,比如会盟和朝聘。

会盟很好理解,是从齐桓公开始的。诸侯国君主聚在一起开会,从中选一个龙头出来,被称为“霸主”,在某些事务上替代周天子的职权。霸主家国富民强,并不强迫小国保护自己、贡献生产资料和兵源。

朝聘就更直接明了。“朝”的意思拜谒天子。小国为自保,主动向大国“朝”拜,表达臣服、藩属的意思。

朝贡成为制度

中国古代王朝建构、维系朝贡体系并非单纯追求经济利益,与朝贡国交往时奉行“厚往薄来”,经济上一般得少失多;并非追求疆域扩张,主张“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汉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长期存在的统一帝国,其“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汉朝对边疆地区大约有三种统治方式,一是设郡县直接管理,二是设属国间接管理,三是设都护、中郎将、校尉等对西域各部、匈奴、羌、乌桓、鲜卑各部进行管理。

始于汉武帝时,汉朝已击败匈奴,将版图延伸至西域一带,并建立起以中原王朝为中心的朝贡体系。公元前60年,西汉设置西域都护府,管辖东起阳关、玉门关,西到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帕米尔高原的50个方国,确定了西域诸国对汉朝的臣属关系。汉朝封少数民族首领为“王”、“侯”、“长”,又用和亲、朝贡、互市等笼络当地部族,以保护东西交通线的畅通。

汉代“羁縻”(朝贡)对象主要是汉初的南越、朝鲜、匈奴,西汉中后期的匈奴,东汉的北匈奴和不受西域都护“领护”的西域国家。汉朝对待他们的原则是“来则惩而御之,去则备而守之。其慕义而贡献,则接之以礼让“。诸国无须向汉朝贡赋纳税,只须尊重汉朝主权,保障汉朝边境安全,不主动挑衅、侵犯即可。

汉朝的政策相当务实,仅仅册封其有能力控制或者自行前来投附的地方政权。这些政权若敢挑战汉朝的共主地位,就会遭到军事打击。汉武帝先后消灭了南越(南粤)、闽越、朝鲜,并远征大宛。而其控制范围之外的国家,如安息、大秦等,汉朝都承认其的独立地位,并不试图进行册封控制。

在与中国交往时,朝鲜半岛的高丽与朝鲜王朝、越南历代王朝、琉球等,其文书格式、交往礼仪都会主动遵照朝贡的规定。古代日本、朝鲜、越南等在建立各自国际秩序时,也采用朝贡制度,以本国(“小中华”)为中心建立“小天下”的秩序。

大唐盛世,中原王朝利用军事优势构筑起庞大的帝国,如渤海被封为“忽汗州大都督”、疏勒被封为“疏勒都督”等等。随着唐朝向西推进,原先附属于西突厥的诸多中亚小国,纷纷归附唐朝。唐朝在中亚诸国设置羁縻府州,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把中亚纳入统治范围。

那时朝鲜半岛上面有高句丽、新罗、百济三个国家。这三个国家都向唐朝朝贡,按理说都属于唐朝的“藩属国”。公元600年,百济联合盟友高句丽入侵新罗,新罗王向唐朝求救,唐朝很快出兵帮助新罗灭了百济。百济灭亡以后,高句丽失去了一个盟友,从此被孤立。百济一部分残兵败将,就向日本求援。日本经过“大化改新”自己认为很强大了,趁机出兵朝鲜,援助高句丽。

日本(倭国)出兵朝鲜,中日之间爆发了历史上第一次战争——“白江口之战”。日本四战四败,海上舰队被彻底打垮,几乎全军覆没。公元668年,也就是白江口之战的第5年,新罗联合唐朝灭了高句丽,统一了朝鲜半岛。

国力式微后,唐朝不惜以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绢马贸易和朝贡回赐),与强悍的回鹘政权维持名义上的朝贡关系。南诏背离朝贡体系成为唐朝边患,并加速唐朝的覆亡。

在唐朝后,中国又陷入大分裂。北宋竟然变成了主动向辽国称臣纳贡的国家,丧失了对周边国家的领导地位。为维持边疆地区的稳定,宋朝在常规措施之外,还采取了如遣使诏谕、盟誓、以贸易优惠及经济援助换取和平“以蛮夷治蛮夷”等政策。

朝贡体系的衰落

公元1368年,大明王朝建立。经过20年努力,明王朝基本完成统一大业。宋元时期,由于海运的兴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大增。朝廷通过对商船、商户抽税(并不是现代意义的关税)能获取大量财政收入。但明末朝开始,中原皇朝为了吸引各国前来称藩朝贡,开始取消定税(明朝海禁只是闭关锁国,只是不允许自由贸易,藩属国定期使团贸易还是允许的)。

朝贡表面上是种政治关系或者礼仪关系,但本质上也是一种经济关系。朝贡国进献的贡物,大明王朝会按市价高好几倍付钱,还会给朝贡国“回赐”,通常都是回些精美的高价值的丝绸和瓷器。更吸引人的是,朝贡者自从踏上中国的领土,所有吃喝开销都不用出钱,全部由中央王朝买单。

明朝时锡价每斤约五百文,但朝廷给琉球国的收购价却是8贯,高出市价十六倍。胡椒在产地每斤不过十九文,运到中国的市价是每斤三贯,而朝廷给琉球的是三十贯,是市价的十倍,是产地价的一百六十倍。

暹罗国君主(泰国)历来自认为自己是菩萨的化身,其地位不亚于、甚至高于中国的皇帝。但为了获得贸易上的巨额利益,暹罗国频繁地向中国朝贡。1208年的素可台王朝前往中国朝贡14次,阿瑜陀耶王朝(也称大城王朝)在276年中,派遣使臣来华112次。满清建立后,他们迅速向清朝称藩,并积极要求朝贡。由于派出使团过于频繁,逼得清廷发国书要求他们严格限定进贡次数。

明朝开国后,朱元璋曾向日本派出使臣,让日本来朝贡,但日本那时很傲慢,把朱元璋7个使臣当中的5个都给杀了,说死也不会向你进贡的。但等到永乐年间,日本人反应过来,原来朝贡这么有利可图。永乐年间日本的幕府将军、各地大名就假冒天皇的名义开始向明称藩、朝贡。

明朝嘉靖二年(1523年),日本的两个大名(细川氏和大内氏)各自派出了朝贡团。两派为争夺进贡利润,在宁波发生冲突,不但相互杀戮,还在回国途中沿路大肆烧杀抢掳,史称"争贡之役"。之后的丰臣秀吉侵略朝鲜,又跟中国打了一仗,所以中日朝贡就断了。不过日本人精得很,发动战争控制了小国琉球,操控了琉球使团的“进贡商品”,就以一种隐蔽的方式,继续与大明王朝进行“贸易”获利。

藩属国向中国朝贡,一点也不吃亏。当使者回国时,中国皇帝还不忘回赠礼物。当藩国遭遇入侵时,宗主国还要出兵援助。

朝贡体系的瓦解

随着新航路开辟,欧洲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欧洲对外殖民扩张,逐渐打通向东方的航路。明末清初,中国一直施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只在广州开了一个口岸,允许进行外贸。

各国在朝贡体系中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按照海洋远近,分隶沿边各省,宗伯(礼部尚书)掌之”。朝鲜、日本、暹罗(泰国)、缅甸等国被清朝归为第一梯队,荷兰、西洋国(葡萄牙)、英吉利、意大利等国则为第二梯队。

清初规定各国正贡时间为:朝鲜国一年一贡、暹罗国为三年一贡、荷兰国八年一贡等(贡期就是皇帝规定各国的来华贸易的间隔期限)

当时的欧洲经历了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工业革命洗礼,经济和工业都得到飞速的发展。中国出口欧洲大量的茶叶、陶瓷、丝绸,而购买的商品却少之又少。英国人觉得,英国货是机器生产的,既便宜又好,只要打开中国市场就能大卖。

1793年,英国派了一个叫马戛尔尼的使臣,率领一支庞大的船队,以给乾隆皇帝祝寿的名义,装满了礼品和希望,驶向广州。

广州海关的官员非常高兴,把英国人叫做“英吉利贡使”。马戛尔尼却不太高兴,他觉得:我是给你们送礼的,不是进贡的,我也不是你说的那个藩属国。马戛尔尼从天津上岸到达北京,在理藩院接受基本的礼仪培训。

中英双方不多,也没什么双边协议,马戛尔尼前来祝寿,还带着英国国王给乾隆皇帝的一封信,信里希望双方互通有无,平等通商。理藩院的官员跟马戛尔尼介绍,见皇帝需要有什么样的礼仪——所有的贡使,所有藩属国来使,觐见皇帝都要双膝下跪,因为中国的皇帝是天下共主。别的方面马戛尔尼都可妥协,就是不愿下跪,怎么说都不行。

马戛尔尼刚来华的时候,乾隆皇帝很高兴,听说一个都不知道的国家要成为我们的藩属国,要大臣好好接待。后来得知来使不愿下跪,就认为没有诚意,就下令让马戛尔尼一行离开中国。乾隆皇帝还给英国国王写了一封敕书:我是天朝上国,无所不有,不需要跟你互通有无。

鸦片战争后,中国国门被暴力的方式敲开。当清朝被迫卷入全球化浪潮时,才发现自己对这个新世界竟一无所知。清末开始的洋务、立宪,为时已晚,没几十年就亡了。没有强大的国力作支撑,哪来的万国来朝?不过是自己花钱买来,装饰虚荣心的幻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