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热搜频现大病求助:捐款信息真假难辨,有商家靠推广链接获利

微博热搜频现大病求助:捐款信息真假难辨,有商家靠推广链接获利

“希望阳光照进来呀”博主发布的筹款文章,只能捐款无法私信联系

5月18日凌晨,睡不着的网友小北点开了微博热搜榜。在其中一个话题下,他看到有人在为患病的儿子求助,便点进其主页。求助信、治疗中孩子的照片,以及一些简单的日常介绍……相关信息不多,小北没有犹豫的点开了筹款链接,献上了自己的爱心。但就在小北想要进一步帮助对方时,却发现自己无论私信还是评论都操作不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微博热搜榜的话题按受众关注的热度高低排名,因此,不少人为博得关注而在评论里下功夫。以往,热评里常常乱入一些无关话题内容的广告,但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却发现,热评里总会出现各种雷同的大病求助信息。而这些信息的发布账号似乎都设置了半年可见或仅有一两条求助博文,且均无法私信联系。

多个网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求助账号多是打着“爱心”旗号的骗子,他们并非实际的求助者或病患家属。此外,也有正在求助的病患家属向记者表示,有专门的团队会针对病患家属进行筹款链接推广业务,并以此获利。

针对该现象,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律师表示,对于求助人而言,个人求助虽然没有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属于《民法典》《刑法》等法律的监管范围。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其次,虽第三方转发推广求助者的筹款链接并未违反法律,但其若是以支付佣金的方式来推广,则需区分佣金来源,“根据相关法律,求助人如将赠与款项(筹得的善款)部分作为佣金支付给第三方,违反了赠与附带的条件,那么赠与人是有权利要求撤销赠与,并且追究求助人的民事责任的。”

某微博网友在某热搜事件下发布求助评论

求助乱象

微博热搜下频现大病求助信息

“只能捐款却无法私信联系”

“我是一个大病家庭的爷爷,我的孙子沐沐确诊了白血病”“我是一名大病家庭的骑手,我儿子浩浩确诊了白血病”“我的儿子才10岁,不幸身患急性白血病,恳求大家救救他”……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微博热搜的多个话题评论下,总会出现这样的求助信息,而内容几乎都是家中有亲友身患重症急病,急需筹款治病。

5月18日,红星新闻记者随机点开了一名求助者的微博。该账号头像系一张外卖骑手的照片,网名为“希望有光能照进来”,内容设置了仅半年可见,主页只显示一篇置顶的求助文章《救命之恩 永生难忘》。记者看到,在该文章里,作者谈到自己的孩子浩浩确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M5,需要筹集30万元,希望大家能够帮助。当记者点进文章作者附上的链接后发现,该链接实为轻松筹的筹款链接,里面有相关患者的患病情况、住院材料和他人证明等信息。

记者尝试评论博主发布的筹款文章时,却发现无法评论

通过该链接提供的相关信息,记者拨通了浩浩所在的燕达陆道培医院电话。据院方表示,该院确有患者浩浩在住院接受治疗,但并不了解是否为浩浩亲属在网上发布的求助信息。此外,红星新闻记者也尝试与网友“希望有光能照进来”私信联系,但一直未能得到回应。几小时后,“希望有光能照进来”的账号却显示因被投诉违反《微博社区公约》相关规定,已无法查看。

随后,记者在微博搜索中发现,除了有账号“希望有光能照进来”发布过该信息,还有“希望阳光照进来呀”“希望有阳光照进”“希望光照进来”“想有光照进”等名字相似、头像相同的账号也多次发布过同样内容。多名网友曾发文表示,这些雷同账号发布的微博内容会经常更换,“今天得白血病的是外甥,明天又变成得‘血癌’的女儿,让人难以相信。”

5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某热搜事件下又看到另一名微博网友“雨中的花藤”发布的大病求助信息。虽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微博社区公约》相关规定已无法查看,但通过查看其过往的相关评论及回复,记者发现,该账号自称是一名14岁白血病患儿的父亲。

“他的主页里面有一篇求助文章,文章里面有轻松筹的捐款链接。”曾为该账号捐过款的网友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在热搜评论里看到该信息后,出于同情便为其捐款,事后想进一步提供帮助时却发现无法私信对方,“然后我就翻看他以前的博文动态,发现他的年龄有些不对劲。”王先生说,“雨中的花藤”曾发表过关于年龄的动态,表明其在2012年时为18岁,“但今年他却有一个身患重病的14岁孩子。难道他14岁就结婚生子了吗?”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也在“雨中的花藤”曾经的评论里发现了端倪。据其曾出现在热搜评论下的IP地址显示,其5月17日21:30时是江西,但23:55时为广州,到了5月18日,该账号的IP地址却又显示为湖北。

微博网友“雨中的花藤”在某热搜事件下发布求助评论,其IP地址显示为广东

网友质疑

跨平台后的众筹信息真假难辨

“现在一律都当骗子对待”

一微博网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曾在微博热搜中发现评论求助,但是点进账号查看,相关微博都是仅半年可见,只显示一条求助微博,“内容显示是一名来自沈阳的5岁白血病儿童。但据这条微博编辑记录显示,该账号之前还发布了另一个来自湖南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的10岁少年的轻松筹链接。”

另一微博网友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曾向类似的微博求助者捐款,但都没有与对方实际联系上,特别是在发现对方言论不一致后还反被其拉黑。“我觉得自己好心捐款,反而被这样对待有些心寒。”该网友告诉记者,不管最后是否查实对方有无骗人,但受此影响,其已将微博上的所有大病求助都当作骗子对待。

红星新闻记者观察到,在某微博网友发布的轻松筹链接里,曾有一名实名认证为护士的用户说资料属假,另有两位用户也同样表明该链接里的资料有所改动,并不属实。甚至其中一位用户还留言说“这帮人天天在微博骗钱。”对此,一个账号认证为“微博工作人员”的微博用户曾回复网友说,筹款人提交的材料在轻松筹,暂时无法获得,但已经联合公司反垃圾部门和网警进行排查,有线索会及时处置。随后记者在查询这位微博工作人员排查的账户信息时发现,这些被排查的相关账号均已被处理无法查看。

那么,这些发布在微博上的筹款链接是否真实?它们集中出现在热搜评论里,是否意味着背后存有特殊的产业链?5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通过点进一名微博求助者公布的轻松筹链接,记者获取了其中一位急性白血病儿童家属徐女士的联系方式。徐女士表示,她的孩子于2020年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目前已接受了三个化疗,花费约四五十万,而之后的医药费至少还需要70万。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上轻松筹平台筹款。”徐女士告诉记者,她确实在轻松筹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发过微博向好心人求助,但是记者了解到的发布账号并非其本人所有,她也并不知情。徐女士说,曾经有人来找她商量推广,表示可以帮助其将筹款链接进行推广,最后的筹款她与对方二八分,“我并没有同意,但那些推广的人会挨个病房打电话,甚至还会到病房直接找人谈。”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也通过自身的手机号在轻松筹平台上进行注册。据该平台客服介绍,在轻松筹平台上注册,最主要需要提供医疗单据和诊断证明,需要盖有红章的包括骨穿、扎针、化疗的单据。同时,住院号住院单、身份证、收入、房产等基本情况也需提供。由于平台是公益性质的,因此不需要费用。客服人员称,在资料提供审核之后就可以转发朋友圈进行筹款了,“审核特别快,上传之后应该10分钟左右就可以”。

筹款需要转发,转发次数和捐款金额有着直接密切的关系。而如何在自身力量之外寻求更多的曝光呢?轻松筹客服人员称,公众号轻松筹平台的爱心首页,会使许多人看到之后,可能会产生捐款的意向。而针对上述文章中提到的有用户在链接认证里公开表示资料有假一事,轻松筹方面则回应记者称,“这种情况是比较少的,因为核实需要许多朋友证明,一般都是真实存在的,有公章。”

灰色产业链

求助信息转发+捐钱+提成

“2000元以下可提成50%”

当爱心被“消费”,面对病毒式传播的微博求助信息,有公众对于网络筹款的真实性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据轻松筹方介绍,轻松筹的筹款“主要就是借助你的亲朋好友的力量,这样的捐款力量比较大,因为平台里有许多有困难的人”。也因此,如果转发力量不足可能或难以筹到预期款项。故此,便有人抓住这一点,借帮忙转发扩大影响来谋利。通过调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自第三方代转发提成现象出现后,已逐渐形成了一条转发、捐钱加提成的灰色产业链。

在闲鱼等三方平台上,红星新闻记者以“众筹”“推广”等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现,至少有30余个私人账号发布有关水滴筹、轻松筹、放心筹等平台的推广业务员招聘。而据了解,这其中多数都要求新加入的推广人员自身拥有多个微信群或QQ群等社交资源,此外还需有推广经验等。

红星新闻记者以病患家属的身份联系到其中一位发布者王先生。相关信息显示,其IP地址位于福州,过往发布的内容多为轻松筹、公益众筹、水滴筹等一手链接推广,其还声称每个链接都是真实病人,公司可提供推广渠道。据与王先生交流,推广人员的工作主要是在微信群里进行推广,即将王先生给的众筹链接进行扩散筹款。另一位在闲鱼招募推广人员的陈先生则表示,推广人员“起码要有几百个群,几十个群没法做。我们合作的都是几百到一千个群的。”

在与一名筹款信息推广员交流时,对方表示,自己手下有22个链接,下线还有代理人员,在他将一手链接转给代理后,会从中提取总捐款所得的5%。“像我给他们60个点,他给人家55个点,他直接介绍给我就一毛钱没有。”据其表述,“点”就是提成百分比。

记者与第三方商家的聊天截图

在最后收益方面,前述王先生表示,2000元以下的筹款总额个人会有50%的提成,“筹到2000元可以自己提走1000元。2000元以上则为60%。”闲鱼上的另一位发布者方女士则表示,这一收益水准在行业里存在差异,例如在其公司里,给出“300元以下没有钱拿,300到1000元是55个点,1000元以上则是60个点,3000元以上65个点。”

王先生告诉记者,每个推广的人给的链接不同,但后台会有“底子”,点开链接,每一位推广者最终的筹款金额都能看到。而这一赚钱方式也会有时间限制,“今天打,明天下午两点之前截图,三点左右到账。”面对记者关于转发链接真实与否的疑惑,王先生表示信息都是真实的。然而,当记者问及是私人转发收取佣金还是平台专门运作,其表示“你只需要推广拿钱就行,其他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们这边都是长期做,很稳定。现在都已经很普遍了。”

律师说法:

如将部分捐款作为佣金支付第三方

赠与人可要求撤销赠与并追究责任

针对该现象,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律师表示,对于求助人而言,个人求助虽然没有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属于《民法典》《刑法》等法律的监管范围,“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对于大病救助平台,在实务中,其义务是审核发起人提供的信息,通过后上线和生成筹款链接,但这些求助信息的真实性还是要由发起人自己负责。

此外,张凌霄律师还表示,虽第三方以支付佣金的方式来转发推广求助者的筹款链接,并未违反法律,“但需区分,这个佣金是求助人另行支付,还是约定在筹到的款项中抽成支付。”张凌霄律师说,根据现行法律,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赠与者的赠与是附带条件的:求助者所有发布的信息是真实的、准确的,所有的赠与款项都应用于治疗或指定目的。如果个人求助者违反了以上条件,则赠与者有权撤销赠与,并追究个人求助者的民事责任,“具体到这个现象中,求助人如将赠与款项的部分作为佣金支付给第三方,赠与人是可以要求撤销赠与,并且追究求助人的民事责任的。”

“如何规范互联网慈善及个人求助行为,不仅关乎患者的利益,也关乎网络筹款平台的信任度,甚至会关乎整个慈善行业的形象。”张凌霄律师说,相较于传统的求助方式,高效、便捷的互联网服务能更大程度的为公众求助或帮助他人提供了便利和保障,但网络平台审核甄别力量很有限,家庭财产状况核查比对渠道非常匮乏,并不能保证所有信息的真实和准确性。且要让网友自己分析判断信息的真实性,也绝非易事。也因此,近些年网上始终存在病情夸大、造假诈捐、筹款过多、隐瞒实际家庭背景、炒作营销等捐款乱象,“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弥补这其中的监管缺位,进行立法监管层面的规范,并严厉打击网络诈捐等行为,推进我国公益事业健康、长远发展。”

(原标题:《微博热搜下求助的大病患者:捐款信息真假难辨,有商家靠推广链接获利》)

[ 编辑: 何雯飔 ]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