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赴喜宴,遇老道为其算命,老道:你妻子身上有宝

民间故事:男子赴喜宴,遇老道为其算命,老道:你妻子身上有宝

清朝康熙年间,在莱阳县合江村有一个小伙子名叫高小宝,他十四岁那年,其父因意外不幸去世,母亲李氏因此事备受打击,身体每况愈下。

高小宝懂事孝顺,深知母亲的不容易,小小年纪就担起了家里的重担,他每日上山砍柴,然后拿到集市卖些散碎银两,母子二人才得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很是贫苦。


转眼间高小宝长大成人,他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可因家中贫苦,又有一个病怏怏的母亲需要照顾,二十岁的他至今还没有婚配。


这日,高小宝早早上山砍柴,李氏在院中休息,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李氏起身去开门,见一男子站在门外,李氏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男子笑嘻嘻地说道:“李夫人,我是高员外家的仆人,我家少爷过几日成婚,我家老爷邀请你前去参加喜宴。”


男子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喜帖递到李氏手中,李氏打开喜帖看了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向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男子听后向李氏告辞离开。


傍晚,高小宝背着一捆柴回到家中,他看见母亲愁眉不展,心中有些疑惑,问道:“母亲,你这是怎么嘛?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李氏从桌上拿起喜帖递给高小宝,说道:“你大伯托人送来的喜帖,你弟弟高琦过些日子成婚。”


高小宝很是诧异,说道:“弟弟结婚不是好事吗?你为何愁眉不展啊?”


李氏叹了口气,说道:“你弟弟成婚,我们总要送些像样的礼物,可这几年因给我治病抓药,家中也没有多余的银两。


你大伯家是富贵人家,随便拿着礼品前去祝贺,你大伯未免看得上,再者说,你父亲在世时,你大伯经常照顾我们家,我们拿的礼品轻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高小宝打开喜帖看了看弟弟的结婚日期,距今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高小宝说道:“母亲,你不必忧心,离弟弟成婚之日还有一个月呢,这些日子我多砍些柴便是,即使到时候我们拿不出像样的礼品,我想大伯也不会怪罪的。”

李氏听后点了点头,母子二人吃过晚饭,各自回房间睡觉,高小宝回到房中久久不能入睡,他盯着喜帖,心中有些说不出的难过,同样是高家人,命运却完全不同。


话说,高小宝的爷爷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他有两个儿子,大伯高枫,父亲高海,兄弟二人性格截然不同,高峰打小聪明伶俐,而高海天资愚钝。


高枫十五岁那年,他不愿像父亲一样整日守着那几亩薄田,便和同乡小伙伴一起去莱阳县做工,他打小在田家劳作,对粮食有特殊的情感,他便来到一家米铺做起了伙计,他勤奋好学,深受店掌柜的器重。


短短三年的时间他就做得有模有样,手中也积攒了些银两,他有心开家自己的米铺,打定主意后,他便辞去了店伙计的工作。


他在县城的东北角租了间铺面,米铺就风风火火地开了起来,可因为米铺位置偏僻,来往客人稀少,店铺生意很是惨淡。


恰逢这年莱阳县天降大雨,一连数日,田里庄稼被侵泡在雨水中,颗粒无收,附近大批的灾民涌入莱阳县,高枫心善,就吩咐店中伙计在米铺门前开设粥铺,救济穷苦百姓。


灾民得知消息,纷纷来到米铺吃粥,过了大半个月,朝廷的救灾粮才被运到莱阳县县衙,灾情才得到缓解,高枫的义举深受当地百姓称赞,因此,米铺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短短五年的时间,高枫就成为了莱阳县赫赫有名的富商,高枫生活很是富裕,他有心拉扯一把自己的弟弟高海,可高海舍不得那一亩三分地,不愿离开家乡,高枫执拗不过,只是平日里接济一下他。


合江村虽说是莱阳县的下设村庄,但两地相距甚远,来回也要两日的时间,高海去世后,两家疏于往来,感情也就淡了很多。


故事说回来,眼看天微亮,高小宝也没有睡意,起身穿好衣服,拿着斧头就向山中走去。


临近午时,他有些疲惫,就在山林中休息,突然,天色变得阴沉,紧接着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他急忙四处找地方避雨。

他在山上乱跑,突然,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他赶忙向山洞跑去,他来到山洞口,向洞内瞧去,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了一跳。


他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在地上躺着,样子十分痛苦,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查看,见女子浑身是伤,眼看就要奄奄一息,女子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微微说道:“救救我。”


女子说完便昏倒过去,高小宝看情况危急,也顾不得天还下着大雨,背起姑娘就往家中跑去,等他回到家中,雨也停了,他急忙去请村里的郎中,郎中开了些汤药喂姑娘服下。


直到傍晚,女子才苏醒过来,她看着站在床前的母子二人,说道:“是你们救了我吗?”


李氏说道:“姑娘,是我儿子救的你,她看你受了很重的伤,就把你背回家中。”


女子看着高小宝说道:“感谢恩公救命之恩。”


高小宝听后,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说道:“姑娘,郎中给你看过,嘱咐你要好好休息。”


一连三日,女子几乎都在睡觉中度过,母子二人也不敢叫醒,只好在一旁精心照料。


第四日清晨,高小宝正准备上山砍柴,女子也睡醒来到院内,他看见高小宝,赶忙上前施礼,问道:“恩公,你这是干什么去?”


高小宝看着女子惊讶不已,见她活蹦乱跳,哪像受过重伤的样子,他问道:“姑娘,你伤势好了吗?”


女子看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时李氏也起床来到院内,正巧听到了二人的谈话,她来到女子面前,笑哈哈地说道:“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高小宝拿着斧头走出院子,李氏则和女子闲聊起来,从女子口中得知,她名叫青莲,父母都去世了,父母临终前让她来此地寻亲,可她来到时发现亲戚已经搬了家,也不知搬往了何处,她无依无靠,只好四处流浪。


她途径山林时,不慎从山坡上落下来,摔成重伤,又恰逢天降大雨,她只好躲在山洞中避雨,幸得遇高小宝相救,才捡回一条命,李氏听后很是同情,便让青莲安心住下来。


转眼间,弟弟高琦婚期已至,母子二人有些犯愁,虽说这些日子也赚了些银子,但为青莲治病抓药花费了一部分,家中吃喝用去一部分,家中银两所剩无几。

高小宝见母亲愁眉不展,安慰道:“母亲,你不用担心,大伯知道我们家情况,俗话说:礼轻情意重,大伯不会怪罪的。”


母子二人的谈话,青莲听得真切,她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但她知道母子二人在为钱发愁,她来到李氏面前,说道:“伯母,家中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李氏见青莲发问,也不好隐瞒,如实将事情告知青莲,青莲闻后悄悄来到房内,从衣袋中翻腾了一会,掏出二十两银子。


她来到李氏面前,将银子递到李氏面前,说道:“伯母,我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先拿着用。”


母子二人很是诧异,直勾勾地盯着青莲,心想青莲来到家中时就一身素衣,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母子二人都没有伸手去接。


青莲好似看穿了二人的心思,笑嘻嘻得说道:“伯母,这些银子是我父母临终前留给我的,我担心路上遇到强盗,就藏在了衣服内,你就放心用吧。”


母子二人听后才放下心来,李氏说道:“青莲,既然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我们自然是不能用,你也十七八岁了,眼看也要结婚嫁人,就留着日后做你的嫁妆吧。”


青莲有些不乐意,说道:“伯母,你们救了我一命,又收留我在家中,我才有了安身之所,这二十两银子怎抵得过救命之恩。”青莲执拗,李氏推脱不掉,只好将银子收下。


次日,母子二人本该一同去参加高琦的婚宴,可李氏早上起床后身体有些不适,只好留在家中,高小宝拜托青莲帮忙照顾母亲,他只身一人前往莱阳县。


临时午时,他有些口渴,就在路旁的一处茶铺喝茶歇脚,茶铺开在官道上,过往的路人很多,茶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他见自己不远处的一处桌前围满了人,他很是好奇,就上前去瞧个热闹,他挤进人群,见一老道坐在桌前,老道五十多岁,衣衫褴褛,表情严肃,手里拿着一把破旧的蒲扇。


老道对面坐着一男子,只听男子说道:“道长,你算得可真准。”围观的人们也纷纷为老道拍手称赞。


突然,老道的目光落在高小宝身上,他上下打量了一阵,说道:“公子,要不要算上一卦?”


高小宝可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可他架不住旁边的人群起哄,一群人唧唧哇哇地说个不停,他为了讨个安静,只好在老道面前落座,问道:“道长,怎么算?”


老道指了指桌上的几枚铜钱,说道:“你拿起桌上的铜钱,随意散落在桌上就好。”


高小宝听后,捡起桌上的铜钱,握在手中,他对着手中吹了口气,随手将铜钱散落在桌上,说道:“道长,你看看如何?”


老道一手摇着蒲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铜钱,嘴里念念有词,过了良久,老道说道:“公子,大富大贵之命。”


高小宝听后,差点没把老道的摊给掀了,心想自己穷得叮当响,连弟弟结婚的银两还是借的,自己还大富大贵之命,想必这老道也是个骗子。


但他没有揭穿,笑哈哈地问道:“此话怎么讲?”

老道紧接着说道:“你妻子可不是一般人,她身上有宝,你托你妻子的福报,日后定是富贵之人。”


高小宝听后哈哈大笑,他不愿看着其他人在上当受骗,他要当众揭穿老道,说道:“老道,我家穷得叮当响,我二十多岁连妻子还没娶呢,还托妻子的福报,你就是个骗子。”


高小宝说完生气地离开,老道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自言自由道:“真是个傻子。”可惜老道的话他没听到。


临近傍晚,高小宝来到莱阳县,他拿着二十两银子,在县城中买了些高档礼品,前往大伯家中,明日就是弟弟的大婚之日,大伯留他在家中住了一晚。


次日,高小宝参加完弟弟的婚礼已到傍晚,他实在放心不下母亲,便向大伯告辞,一路往家中赶去。


转眼间青莲来到家中已有大半年,李氏见青莲温文尔雅,勤奋孝顺,有心撮合高小宝和青莲的婚事,二人整日出双入对,心中早已心生情愫,只是高小宝木讷,不知该如何表达。


李氏深知二人的心意,她只好帮儿子捅破这层窗户纸,李氏问询青莲没有意见,便托媒婆为二人选定了良辰吉日,婚礼很简单,只邀请了几个要好的邻居,婚后,夫妻恩爱,如胶似漆。


青莲也是争气,来年就为高家生下一大胖小子,儿子取名高盛,他活泼可怜,聪明可爱,一家人很是高兴。


好景不长,高盛年满一岁,这日,李氏带着孙子玩耍,突然,孙子哭闹不止,不多时便哭晕倒过去,不醒人事。


李氏很是害怕,赶忙吩咐高小宝去请郎中,郎中看后也束手无策,因为他根本找不到病症所在,也无从下药,只吩咐让其准备后事。


青莲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伤心不已,喃喃道:“都是母亲的错,是母亲害了你。”


高小宝听后,赶忙安慰妻子,说道:“娘子,你莫要多心,儿子病了,和你没关系,你莫要自责。”


青莲趴在高小宝身上痛哭不已,过了许久,她缓过劲来,沉思了片刻,说道:“我顾不了那么多,我要救我的儿子。”


说完,青莲席地而坐,双目紧闭,嘴里念念有词,她轻轻张开嘴巴,只见一颗灵珠从青莲口中而出,她伸手将灵珠取下,随之她口吐鲜血,趴在地上。


李氏和高小宝看得目瞪口呆,母子二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自己在做梦,见青莲摔倒在地,才回过神,高小宝赶忙上前将妻子搀扶起来。


青莲将灵珠递到高小宝手中,有气无力地说道:“相公,快把灵珠为儿子服下。”话音刚落,青莲晕倒过去。


高小宝将青莲放在床上,手里拿着灵珠,不知如何是好,他犹豫再三,决定听从妻子的吩咐,将灵珠塞入儿子的口中,过了没多久,儿子传来了哭声。


青莲整整睡了三日才醒过来,她睁开眼看着玩闹的儿子,脸色露出了喜悦,她见高小宝和李氏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也不想再隐瞒,如实将自己的身世告知了母子二人。

原来,青莲是一条青蟒,她历经千年,好不容易到了飞升成仙之日,可惜她道行尚浅,没能躲得过历劫之苦,那日,高小宝上山砍柴,正是青莲历劫之日,青莲被雷电击中,身受重伤,幸得高小宝相救,才能活命。


青莲被高小宝带回家中,她见高小宝相貌堂堂,勤奋孝顺,久而久之,她心生爱慕,青莲见高小宝家中过得贫苦,她有心帮着改善家中生活,但她又担心母子二人心生疑惑。


她趁李氏睡觉的功夫,化身老道前去给高小宝算卦,希望他能提前感知些事情,可惜他愚钝,虽但没有察觉,还把老道当成了骗子,青莲只好将此事搁置下来,不敢再使用法术。


青莲和高小宝是两路人,她明知自己不能和高小宝成婚,但她一意孤行,才酿此祸事,只是没想到祸事落到自己儿子身上。


灵珠是青莲千年的修行,失去灵珠她就没有了飞升成仙的机会,但她为了儿子,只好不顾一切,儿子吃了青莲的灵珠,注定一生不会平凡。


李氏和高小宝听后才得知其中的缘由,高小宝安慰青莲道:“娘子,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最重要。”


青莲点头答应,至此,家中再无祸事,一家人和和睦睦,过着安逸幸福的生活。


(故事完)#民间故事大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