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半路救人,受托送回铜镜,老汉:这铜镜不能照人

民间故事:男子半路救人,受托送回铜镜,老汉:这铜镜不能照人

赵德才,是个货郎,从十几岁跟着父亲走街串巷,一直到现在自己独自行走,已经足足二十年了。

这张德才也没什么其他本事,但是靠着走街串巷,仍旧是给 自己置办了一座小宅院,也娶妻生子了,在镇上,也算是有些名气。

旁人一年四季,足足会有两个季节吃不饱饭,这赵德才一家,最起码吃喝不愁,这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大清早,天刚蒙蒙亮,妻子就起床了,张德才也醒了,只是没有起来,闭眼眯着。

良久之后,妻子推开房门喊道:当家的!快吃饭吧!

张德才这才醒来,起床吃饭,此刻的镇上,才见到了几缕炊烟。

吃好了之后,妻子将一个馒头塞进了担子之中,说道:路上吃!记得早回来!

张德才看着妻子,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收拾好了之后,挑起担子,便走出了家门,颤颤悠悠,一道人影朝着东方行去,看着丈夫的背影,妻子露出了一抹笑意,一股满足的感觉。

这条路,张德才走了几年了,途经过个村庄小镇,在离着县城不远处,便会直接折返,如此的话,一天往返七八十里,对于旁人可怕的数字,张德才早就习以为常了。

一直到了午时,离着县城不远了,卖了不少东西,不过比之昨天差了些,张德才迟疑了一下。

前面还有最后一个镇子,过了就是县城,若是去了,按照时间回去的话,就会赶上天黑,若是不去,总是心有不甘,最终一咬牙,还是向前走了去。

正在走着呢,口中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突然停了下来。

​此刻乃是正午,阳光浓烈,路上几乎是没有行人,但是路旁的树下却是躺着一人。

走街串巷这么多年,他也见过许多的事情,所以只是迟愣了一下,便要过去,有时就是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经过这人的时候,张德才有些惊讶,这人身上衣服凌乱,还有些被树枝刮破了,显得极为狼狈。

此刻这人靠在树上,也正在盯着他看,眼神之中,有着冷漠,不过瞬息之间,这人眼神变缓,竟是呼喊道:老哥!帮帮我!

听到此人说话,张德才停了下来,看着他,有些迟疑,不过最终还是走了过来,问道:阁下有何事要我帮忙?

这人脸色煞白,几乎是没有多少的血色,到了近前,张德才看清了,这人的腹部竟然插着一柄刀子,此刻仍旧有鲜血从伤口处溢出。

这可是将他吓得不轻,转身就要走,心中害怕,若是跟这种人命案有所牵连,那么麻烦就大了。

​那人见此,声音陡然提高了些:慢走!帮帮我!

​说完之后,便是咳嗽了起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张德才见此,这才停了下来,盯着此人,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男子苦笑了一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说道:我拿着家传的宝物过来,打算换些钱,但是被人盯上了,在半路截杀我,幸好我跑得快,这才躲过一劫,只是你也看了,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竟然是这么回事,张德才带着疑惑的神色,盯着此人。

这人手臂轻抬,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布包,鼓鼓囊囊的。

这人艰难将布包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面铜镜。

张德才看得清楚,这铜镜估计是年月久了,上面都是铜锈,不过镜面四周有着繁复的花纹,看着就不一般。

​这人气息微弱,拿着铜镜,说道:还请阁下帮忙,将此物交给我妻子,事后,我那妻子自会给你报酬的。

​听到这里,张德才仍旧是有些迟疑,那人见了,叹气道:我即将身死,还请好心人帮我一把,事后的报酬,至少十两纹银,如何?

​张德才皱了皱眉,说道:钱财倒是小事,我是怕引起麻烦。

这人又是哀求了一番,张德才还是答应了,这人将地址说了出来,张德才算了算,稍微有些绕远,不过也算是顺路。

​接过铜镜,也没怎么细看,直接将布将其包裹好,直接放在了怀中,毕竟是贵重之物,还是贴身放着安全。

​那人见到事情已了,心气就没了,顿时气息变得弱了起来,片刻之后就死在了树下。

见此,张德才不敢停留,朝着原路返回,也不去前面的镇子了。

折返之后,路径变了,朝着男子所说的镇子走去,那里他也曾经去过。

既然答应了那人,就要办到,这就是张德才,回想刚才的一幕,心中有着诸多不解。

不明白那人为何被被人所杀,难道真的是如他所说,其实张德才有些不信。

​不过想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悲,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

也没什么心思卖东西了,有时有人叫他,他也不听,干脆直接朝着男人所说位置走去。

​足足十几里之后,前面出现了一个镇子,便是男子所说的那座小镇。

到了镇子之后,张德才终于是松了口气,此刻才察觉,自己的腹中有些饥饿,已经咕咕叫了。

既然已经到了,也不急于一时了,旁边有棵大树,树下有着一张长条桌子,一位老者坐在后面,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

​张德才认识,此人估计是位算命先生,朝着老者旁边的位置走了过去。

直接坐在了地上,从货担之中,取出了妻子做的馒头,里面还夹了些菜,虽说凉了,但是没有迟疑,张嘴就咬了一口。

​吭哧吭哧吃了几口,这才感觉好多了。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可以给我点吃的么?

顺着声音,只见那位算命先生带着一脸艳羡之色,盯着他手中的馒头呢。

老者的衣服有着很多补丁,此刻不断咽着口水,明显馋了,干脆说饿了。

​张德才看了看手中的馒头,苦笑了一下,还是掰了不少,递了过去。

​老者拿着馒头,几口就吃了个精光,神色顿时恢复了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看得他一阵无语。

老者看了看他,笑道:后生过来是干什么啊?

​听到老者询问,张德才含糊道:帮忙,给人送个东西回来。

​老者倒是没有在意,问道:带给谁啊?老朽在这里数十年,没有我不认识的。

​这倒是好办了,正愁找不到人,张德才赶紧问道:你可知道王炳义家住在何处?

​听到此话,老者本来嬉笑的神色顿时凝固,带着疑惑道:你说你是帮他带东西过来?

说完之后,赶紧向着四周看去,似乎是生怕别人听到。

​张德才点了点头,老者露出了思索之色,问道:你帮他带什么东西回来啊?

听了老者所说,张德才却是露出了警惕之色,老者一看,却是苦笑了几声,说道:你可是知道,就在昨夜,那王炳义家,被人抄了,他妻子被杀,家中似乎是遭劫了。

骤然听到此话,这张德才傻了,老者一看,说道:幸好你是遇到我了,若是你直接过去,恐怕隐藏在暗处的人,会要了你的命啊!

​张德才这才反应过来,若是按照老者所说,自己可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危险之中。

​老者也是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那王炳义叫你带了什么东西?

此刻的张德才慌了,忍不住将怀中的布包取了出来,老者见此,便皱起了眉头,伸手接了过来。

不过在入手的一刻,老者差点将其扔了出去,布包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铜镜的一角。

老者神色严肃,盯着这一角铜镜,问道:便是此物么?

见老者盯着铜镜,却是不敢伸手,张德才点了点头,老者叹了口气说道:此物不详,这枚铜镜不能照人!

​此话一出,张德才有些不解,问道:此话何解?

老者盯着铜镜一角,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枚铜镜,摸着冰冷异常,有着一种腐朽的味道,老朽见多了各种东西,所以判断,此物乃是给死者之物。

​张德才愣了,不解道:什么意思?

老者苦笑道:废话!不就是给 死人用的,说白了,这件东西是陪葬品,既然是那王炳义叫你送回来的,说明此物应该是此人盗墓所得,而且此人家里如此,应该是分赃不均,被其同伙追杀吧!

老者竟是给出了这么一个解释,张德才听完,竟是觉得十分在理,忍不住问道:您说这件东西我该如何处置?

老者听了,说道:这是赃物,而且还是陪葬品,即使价值惊人,但是我劝你还是扔了为好。

张德才点了点头,这么个铜镜,已经害死了两个人了,他可不敢要,问道:我要扔在哪里啊?

老者思索一番,说道:野外生火,将其置于其中便可。

​谢过了老者之后,将铜镜重新收起,不过此刻却是心惊胆战了,赶紧朝着家里走去,在路过荒野的时候,升起一堆火,将这铜镜丢在了里面。

​随即不管了,便径直回到了家中。

​只是在其身后不远处,那老者显露了身影,看着这一幕,老者点了点头,这才折返回去。

​老者是怕他贪财,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张德才好心帮助遇难的人送东西,没想到其中有着巨大的危险,这就是好人难做,做好事的时候,也要考虑到自己的安危,幸好在吃饭的时候,一时心善,给了老者一块馒头,那老者出手帮他解决了为难,这也是好人好报了。

​故事完。

说明:民间故事也是文学的一种传播形式,请勿与封建迷信挂钩,请多多关注作者,继续欣赏下一篇民间故事!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