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卡申科替普京发声:联合国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重建新世界秩序

卢卡申科替普京发声:联合国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重建新世界秩序

俄乌战争迟迟未见胜负,各利益攸关方的外交动作自然也是一刻不停。就在近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就给联合国秘书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建立“世界新秩序”。我们认为,这种呼吁虽然没啥实际意义,但却对我们有好处,值得及时跟进。

在这封信中,卢卡申科是这么说的。他首先指出,在当今的世界舞台上,对合作伙伴利益的忽视和不尊重已经严重损害了各国和多边机构之间的彼此信任。联合国已成立近80年了,联合国存在的不足可能会给其自身造成“关键时刻”。

所以,现在是时候建立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和决定性进程,以旧金山精神让所有主要国际参与者参与进来。”

所谓旧金山精神,指的是1945年4月25日,150个国家代表齐聚美国旧金山,就联合国组织成立问题进行商讨,是联合国这一当今世界最大也是最权威国际合作组织建立的起点,也是现代“国际社会”出现的源头。

卢卡申科称,如今的世界已经到了必须拿出这种合作精神的时候了。这一新的进程应产生“明确和透明的协议”,规范“世界新秩序”的规则。在此范围内,国际社会的所有成员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得到安全保障。联合国秘书长应该在和平解决乌克兰冲突的过程中秉持“独特的公正”立场。

也就是说,卢卡申科认为,现在是美西方世界的自私自利造成了当下国际社会有重回“丛林法则”的趋势,而联合国在这其中毫无力量的表现也正令联合国自身的权威受到空前质疑。

因此卢卡申科建议,联合国已经到了应该改革的时候,或者至少要在联合国框架下再次拿出各国平等合作的精神,重新建立一套“新秩序”。这个“新秩序”应该更加透明,更加权威,能对各成员国的安全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而联合国秘书长话语权的独立性和公平性也应得到更好的保障。

那么该怎么评价卢卡申科的这种想法?

我们认为,卢卡申科这种关于建立更透明、更公正的世界“新秩序”的呼吁当然是完全正确的。当下的国际社会确实已经走到了是否继续全球化的十字路口考虑到大多数国家的利益,我们决不能再让世界回到大国霸权决定一切的“丛林时代”。

但反过来说,这种建议其实也毫无可行性,其中不切实际的地方实在太多:

比如要改革联合国,建立“新秩序”,这同样首先需要得到各大国的点头;

比如要对各成员国的安全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这几乎就是在暗示重建联合国军,但这种只能依靠大国力量才能建立起来的军队又怎么能制约各大国本身?

再比如公平也是相互的,出于对乌克兰主权的尊重,如果美西方愿意答应停止对乌军援,也不再接纳乌克兰加入北约,那么俄罗斯方面愿意将自己的军队撤回到2月21日之前的位置么?

白俄罗斯是俄罗斯的小弟,在自己老大都做不到的情况下,作为小弟的提出这种“满分作文”式的建议,那真的只能当成一篇“满分作文”来看待了。

那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为何还要写这种公开信?

让我们扩宽一下视野,看看卢卡申科最近的外交活动:

就在5月23日,也就是写下这篇公开信的几乎同时,卢卡申科来到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与普京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会谈。

在这次会谈中,普京称,尽管现在困难重重,但是俄罗斯经济能够挺过因制裁所造成的打击,与合作伙伴转而采用本币结算产生了良好效果,这令卢布不断坚挺。因此俄白双方很有必要就下一步在安全、经济等方面的合作展开正式、深入的探讨。

卢卡申科则表示,俄罗斯和联盟国家的经济出乎意料地出现了增强,西方对此没有预料到,也未想到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实行的制裁措施最终打击了自己本身。此外两国在安全领域有许多问题需要谈,尤其是北约正在白俄罗斯西部边境地区集结。

翻译成人话,那就是,无论普京还是卢卡申科,都认为现在的俄白两国遭到美西方的严酷打压,好歹也算是挺过来了,但之后的道路漫长又严峻,所以在内部,两国都有进一步合作的必要;而在外部,两国则必须开始新一轮的外交攻势,以分散和瓦解美西方的这种压力。

所以说白了,这封公开信,就是卢卡申科代替普京说的,这种建立“世界新秩序”的说法,是和普京之前提出的“美西方秩序即将崩塌”的论断是遥相呼应的,即:

美西方破坏世界现有秩序,美西方必将因此付出代价,世界需要建立一套新秩序对美西方取而代之。

但问题是,这种建议说给联合国的秘书长听,有用吗?

当然没有。如果古特雷斯真有这种振臂一挥,世界各国就纷纷响应建立“世界新秩序”的权威,那这场乌克兰危机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也就不需要卢卡申科现在来写这封公开信了。

所以这封信,首先是说给美西方听的,表达一种不愿服输的强硬姿态。甭管你美西方怎么军援乌克兰,我们俄国人根本不在乎,你跟我说乌克兰的问题,我跟你讲世界和平,讲联合国改革,你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也别想通过其它方式得到;

其次是说给其它国家听的,希望其它国家跟随自己一起反对美西方。你美西方借这个机会搞内部团结,那我俄罗斯就去团结整个世界,看谁的力量更大;

最后,这封信真正要呼吁的对象,其实是我们中国。

因为很简单,能够带领世界建立“新秩序”的力量,首先要同意这种支持全球化和一体化的理念,其次要足够强大,最后还要在世界范围有足够的权威,也就是必须是一个各国公认的爱好和平的大国,没有借机成为下一个世界霸主的可能。

那么这种国家是俄罗斯吗?当然不是。即使普京同意这种支持全球化和一体化的理念,现在的俄国无论国力还是军力都是力不从心。就在5月16日,普京把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的各成员国都叫到一起,要这些苏联时代的亲戚都在乌克兰问题上表个态,支持一下俄罗斯这个大哥。

但结果呢?会后的联合声明,甚至连“乌克兰”三个字都没出现。如果连自家亲戚都搞不定,俄罗斯也别指望能去搞定整个世界了。

对于这点,普京估计也是想通了。所以在集安会不久之后,就让真正的小弟卢卡申科写了这么一封公开信,表面上是说给联合国秘书长,实际就是告诉中国,今后改变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中国了,只要你们还记得俄罗斯这个朋友,为俄罗斯说句公道话就行。

那么对于俄罗斯的这种“让贤”,我们能接受吗?

我们要说的是,建立“世界新秩序”这种大事,即使中国再强大,那也不能是中国一家说了算,否则就又进入新的死循环。

但无论如何,当今世界的全球化和一体化成果确实需要有国家站出来带头维护,如果我们不希望乌克兰战争的惨状在我们的土地上再次上演,那么有所作为,就的确是我们现在必须认真考虑的事情了。